盜墓筆記8 第十章(二)

  回到昨晚住的小旅館,拿上行李,我搬到了小花在長沙的招待所。這里比在四川時略差,顯然是很早裝修的,應該是他發家時就建立起來的中轉站。據說招待所食堂的師傅以前是成都獅子樓的總廚,他給我們搞了三個很精致的小菜。

  我們回到房間,吃飯的時候,我又問晚上的事情什么時候開始。小花笑而不語,只是一個勁兒地讓我喝酒。

  那是一種我嘗不出來品種的酒,我懷疑可能是綠豆燒,就是以前土夫子經常喝的那種酒槽原汁,外加一些冰糖和藥材做成的。這酒喝的時候辣口,感覺有一股綠豆湯的味道,但是幾杯之后,我就毫無征兆地醉了過去,連什么時候迷糊的都不知道。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我看到小花和潘子躺在我房間里的沙發上,兩個人身上全是血跡,都睡得很熟我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陽光,就知道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我很默契地沒有問前一晚的細節,只知道七個盤口站在了我們這一邊,王八邱和魚販的手下都是烏合之眾,他們本身善于經營不善于火并,結果不言自明。潘子收了下面盤口欠下的貨款,總計小一千萬,接著迅速整頓了崩潰的長沙總盤。我在這段時間,就像吉樣物一樣,到處露一小臉。

  等我離開長沙飛往杭州的時候,總盤已經有了四十多個伙計,雖然大部分是新人,但在潘子的運作下,磕磕碰碰的走貨又動了起來,整個長沙已經穩定了下來。

  至此,最初的難關算是過去了,回到杭州之后,不用像在長沙那么腥風血雨,只需要風花雪月就可以了。在這段時間里,潘子會留在長沙為我物色隊伍,利用三叔的名氣和錢,夾一些還不錯的喇嘛,而我則必須在杭州處理三叔積累下來的事務,同時更加系統地模仿三叔,包括聲音。

  這看上去很難。小花教給我一些技巧,目的是在去巴乃營救之前,能大致讓三叔的臉和聲音顯得不那么突兀。

  之后小花會回北京,繼續和霍家的人周旋,拖延時間,一直到潘子把隊伍拉起來為止。

  我們計劃完成這一切只用五天時間,我心中默默祈禱悶油瓶和胖子他們能堅持下去,一定要等到我下來!

  煩瑣之事不表,五天之后,我、小花、潘子分別從杭州、北京、長沙飛往了西,三方人馬在了西機場會面。一到機場,我就看到潘子帶了能有一二十號人浩浩蕩蕩地過來了。他們打扮成旅行團的樣子。潘子舉了一個小旗,上面寫著“中青旅”,他拿著耳麥在朝我笑。

  果然是打不死的潘子,五天時間他的傷一定沒有好,但是看氣色完全不同了,頭發也焗油變黑了。小花那邊只帶著秀秀,兩個人好像一對小情侶一樣。

  我一個人穿著三叔經常穿的衣服,忽然有種孤獨感:這些人來到我的面前,潘子就對身后的人道:“叫三爺。”

  “三爺!”身后所有人都叫了起來,我點頭,盡量不說話,潘子在前頭引路。

  我們上了幾輛很破的小面包車,我和潘子、小花坐在最前面的那輛車里。一路上潘子把后面車上的一些人給我介紹了一遍。

  我聽得格外用心。我知道平日里這些環節都是三叔做的,如今我就是三叔,在潘子不在的時候這些人會聽我的,我的很多決策會影響到這些人的生死,我不能像以前那樣渾渾噩噩,以觀光的心態來下地了。

  “七小時后,我們會到達巴乃。我已經和阿貴打了招呼,到了之后我們立即進山。不過,現在有個麻煩,大家要做好心理準備,特別是三爺。”潘子道,“那兒的情況也許會出乎您的預料。”

  “什么?”我問。

分享到:
贊(363)

評論71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5
    變了
    匿名2019-10-16 16:06:10回復
  2. #54
    其實這件事還是無邪選擇,小花和潘子替他做了,但他終究要改變的
    匿名2019-09-07 20:33:02回復
  3. #53
    小三爺終于成了三爺
    匿名2019-08-05 14:50:06回復
  4. #52
    呵呵,三爺死了
    匿名2019-08-04 13:52:09回復
  5. #51
    還行
    匿名2019-07-15 20:34:55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