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8 第二十一章(一)

  所有的過程幾乎和之前一樣,只是這一次他們更加疲倦。他們幾乎是一寸一寸地在石道壁上尋找,用胖子的話說,悶油瓶那兩根觸角一樣的手指幾乎摸過了這些石壁的任何一寸地方,但是一路都毫無結果。

  就在他們覺得很快又會走出去的時候,這一次情況卻發生了變化——他們很快走進了一條死路。這條隧道竟然變成了死胡同,他們的面前出現了石壁。

  參加了三次選秀之后,選秀節目的獎品真的換成了屎。

  莫名其妙地,悶油瓶就覺得不妙,于是他們立即往回走,打算出去之后再琢磨。只走了十幾米,他們就發現,這次的獎品不止是屎,而且是臭狗屎。

  他們很快就回到了入口,等他們走出去之后,立即就發現不對,這竟然不是他們進來的口子,他們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小型的洞穴。這個洞穴的底部全都是水潭,坑坑洼洼的。

  他們一開始以為自己陰差陽錯地找到了古樓的位置,這個洞穴就是古樓的所在地,這些水潭就是關鍵,于是開始研究這些水潭,水潭并不深,胖子立即就發現,水潭的底部沉著大量的白骨,都是人的骨頭。就在他們納悶這是怎么回事的時候,很快霍老太就開始出現了反應。

  “也虧得霍老太身體弱。我們一路過去,只是覺得空氣非常沉悶,也沒有意識到太多,一直到霍老太忽然皮下出血,我們才意識到,洞里的空氣有問題。那個洞里的空氣有毒,可能是因為地下的礦物和氣體積聚的原因。我們戴了防毒面具,但是沒有用,那毒氣的腐濁性十分強,是直接被皮膚吸收的。”胖子道,“我們立即退到隧道口子邊,接著退回了隧道里面,那里稍微可以堅持一下。”

  至此情況已經很清晰了,這條隧道里的機關,只能錯誤兩次,第三次開始,機關就會把所有人引向一個充滿毒氣的洞穴里。

  如果使用現代科技,這個機關其實并不難實現,只需要一個三向閥門就可以了。但是,在悶油瓶百分之百確定這里不可能有機關之后,這樣的現象還是發生了。于是,兩撥人都開始產生了不信任的感覺。

  在那種狀況下,胖子和霍老太都開始懷疑悶油瓶的判斷,只是其他人沒有任何有說服力的想法。后來霍老太用自己的威信壓住了危機,接下來的幾小時十分難熬,他們使用了所有的東西堵住隧道口,不讓毒氣過快涌入。

  同樣的一條路,走了兩次,出口竟然完全不同,這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這種軟性的機關是怎么建造的呢?這有空間上的悖論。

  我不由得想起了在云頂天宮遇到的事情。難道古人就是有這種技術?

  他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嘗試。但是,幾乎每一次,他們都是從不同的出口出來。這山內不知道有多少出口,竟然能讓他們每次出來都不一樣。

  他們先是討論了這里有尸胎存在的可能性,胖子的摸金符又被燒了一回,但是這一次完全沒有效果。

  這種打又打不到,挖又挖不著的感覺,讓他們已經近乎崩潰,整支隊伍完全不知道自己處在何方,當時甚至還覺得,整個張家古樓不在我們的空間當中,而處在另外一個空間里。只是可惜,通往那個空間的通道,還沒有嫁接到這個空間之中。

  我在聽的過程當中,就知道胖子他們最終還是找到了張家古樓。我非常慶幸的是,搞錯的密碼并沒有把他們害死,雖然我很想知道胖子最終是怎么逃出來的,但是現在我急于知道后面張家古樓的事情,比平時還著急了些。

  “不用跟我說這些細節,直接告訴我結果。”我說,“你們最后是怎么進入古樓的?”

  胖子搖頭:“不是我們,是他們,我沒進去。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進去的,你別急,我不是要從頭說起,我說上面這些是有意義的,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是關鍵。我只能告訴你經過以及他們一定還活著的理由。”

  在長時間的無計可施之后,他們終于停了下來,開始思考事情的真相,進行某些假設。胖子列出了他的枚舉法。

  這一次的幾個選項是這樣的:

  其一,這條隧道之中存在著他們無法理解的精巧機關,這些機關運作導致了這個結果。

  其二,這條隧道確實超越了時空的限制。

  其三,他們的神志被什么東西左右了,這個東西和尸胎不同,用犀角燃燒的煙無法找到。

  其實這些都是老生常談,也就是前面推測的幾種可能性。

分享到:
贊(354)

評論47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1
    有誰是看了怒海沉沙和秦嶺神樹回來復習的
    匿名2019-06-30 21:27:40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