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8 第二十四章(二)

  我們所有人都條件反射地低頭,我心說,我靠,還要炸哪里,就聽到空中輕微的呼嘯聲,炮彈競然是朝我們這個方向過來了。

  難道同樣的位置他還要補一炮?我心中大罵。這一下爆炸卻不是在我們身邊,而是在離我們大概幾百米外的森林里。

  隔得還遠,沖擊不強烈,但是那邊立即就燒了起來。

  我和胖子看向那邊,胖子就問我:“那里有什么?”

  我看著,幾乎是一瞬間,又是一發迫擊炮打了過去,落在了同一個地方。

  我立即知道對方在攻擊什么地方。我們完蛋了!

  “裂縫!”我大叫,“他在炸那條裂縫!”

  “哪條?”

  “把你拉出來的那條!”我大罵著沖過去,被灌木絆著腳,一口氣沖到林子里,來到山體邊上,就知道徹底完蛋了。那邊整個山坡都被炸塌了,裂縫已經被埋在了下面。守在裂縫邊上的人兇多吉少.很可能被壓在了下面,而小花和潘子恐怕再也不可能從這個口子出來了。

  我沖上前,嘗試著去搬動那些碎石,隨后而來的胖子一把把我拉回來,幾乎是同時,又是一發炮彈落到了山崖上,炸出滿天書包大的碎石雨。

  在火光中,我看到遠處的山脊上站著一個人。

  我看不到那個人的樣子,但是認出了那個影子,他沒有肩膀。

  皮包和胖子要上前去圍剿,我攔住了他們,那個影子迅速轉身,消失在了林子里。

  這一晚的襲擊,所有人都損失慘重,我眼睜睜看著幾十發炮彈準確地落在山崖上,把整條裂縫完全摧毀。

  這些炮彈都不是從同一個方向發射的,顯然打炮的人一直在移動。但是他對這里太熟悉了,這么黑的夜晚,他都能準確地從各個地方打出炮彈,擊中那條裂縫。

  我把我在巴乃對于那個沒有肩膀的怪人的想法和盤托出,胖子并不感興趣。他看著自己的肚子,簡直憤怒難當。

  一開始我只是隱隱覺得他就是放火的人,如今看來是坐實了。他一定知道很多內幕,如果有時間的話,我一定得想辦法抓住他。

  天亮之后,我們整頓了一下自己的營地。接著我派了幾人摸去裘德考的營地看情況,從而了解到他們比我們更慘——死了七個,大部分還都是被自己人亂射射死的,傷的人不計其數,幾乎所有人都帶著傷。

  猞猁是從湖面摸過來的,我們和裘德考的崗哨都設在靠林子的地方,沒有想到它會從湖面上偷襲,之后竟然還有如此詭譎的重武器攻擊,自然誰都好不了。

  這些猞猁似乎是被訓練過的,攻擊我們的人竟然能夠控制這些動物的舉動。這些我們都沒法去深人思考了。讓我崩潰的是,那條縫隙竟然被堵住了,不要說救人,小花和潘子都回不來了。

  怎么辦?我滿腦子都是這個問題。所有人都看著我,我必須給出一個答案來,否則我只能說:我們各回各家吧。

  不能回家!我拿回一個胖子,失去一個潘子、一個小花,這交易不合算,我還是虧本的。

  胖子非常沮喪,因為他刻在肚子上的路線圖一下失去了所有的價值。我們坐在石頭上,默默地吃著還有火藥味的食物。秀秀道:“三爺,你得拿個主意。”

  我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只有唯一一個選擇了,便對他們道:“計劃不變,但是我們現在只能換條路走。這里的縫隙四通八達,也許我們能找到其他入口。”

  胖子搖頭:“不可能,我們沒有那么多時間。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回原來的路口,重新去走走那不可思議的走廊。”

  只能去原來的路口了,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但是比在這里挖石頭要節約時間。

分享到:
贊(326)

評論64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8
    原來的路口是哪里
    匿名2019-09-13 13:15:46回復
  2. #57
    幾十發炮彈?一個人?還是山林中?寫小說離譜的無法評論了,知道一發迫擊炮彈一顆有多重嗎?知道幾十發炮彈多大一堆嗎?知道迫擊炮需要多大的空地來發射嗎?
    星火燎原2019-09-08 19:55:32回復
    • 他又不是去攻城,整個小口徑的不行???多大重量多大場地,您倒是說啊
      匿名2019-10-19 22:43:11回復
  3. #56
    哈哈哈哈,我又來遼
    張塌塌2019-08-15 10:35:10回復
  4. #55
    現在我都急得要死
    匿名2019-07-25 18:47:20回復
  5. #54
    怎么感覺吳三智商不夠啊
    小哥2019-07-16 21:13:07回復
  6. #53
    又打我
    2019-04-19 21:30:15回復
  7. #52
    居然才想到走原來的路口
    行號2019-01-24 19:25:35回復
  8. #51
    我靠 ,這么有毒的炮
    匿名2018-11-01 19:53:32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