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8 第三十章(一)

  是冰冷的溪水把我沖醒的。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兩塊滿是青苔的石頭中間,背后是一個小斷崖,雨水聚成的小溪從斷崖上流下來,直接沖到我的臉上。

  溪水非常冷,我的手腳幾乎全是麻木的,在這樣的狀態下醒來,于我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知道一切都會在幾分鐘內好轉,但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我努力地嘗試活動手腳,身體慢慢有了反應,然后努力動彈幾次,終于站了起來。

  天已經亮了,四周彌漫著一股霧氣。這是哪里?

  我爬起來,努力揉搓著身子,好讓血液加快循環。慢慢我暖和了起來,思維也清晰了,我馬上發現四周有些不對勁——這里的植被完全不是我被打暈前的樣子。

  媽的,昨天那個王八蛋。我心中狂罵,但沒有力氣把心中的一股怨氣吼出來。

  “可惜,你沒有你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去陰曹地府的路上,猜猜我到底是誰吧!”我幾乎立即想起了他最后一句話,心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是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人,不可能會說這樣的話。難道我還認識他?

  我腦子里一片混亂。我忽然意識到,自己當時應該在第一時間撕掉他的面具,用刀應該是能割下來的。

  我想起不知道誰和我說的,要用人皮面具易容成另一個人并不是萬能的。首先是你要易容的人必須和你本來就有幾分相像,我和三叔,或者說解連環,有著血緣關系,臉型基本類似,這才有可能易容得非常相似,否則.不可能易容成一個臉型完全相同的人。

  我想不出來他到底是誰,渾身的疼痛與寒冷也讓我無法深人思考。以那人的身手來看,他不是特別強勁的人,但身手至少比我要好很多。

  我環顧四周。我所處的一定是一條干涸很久的山間溪流,地上都是拳頭大小的卵石,卵石間長滿了野草。因為山間氣候濕潤,所有的石頭上都覆著一層厚厚的青苔。從斷崖上流下來的小股溪水滲入卵石下,能聽到水流的聲音,卻看不到水。

  我看向四周的樹木——樹干上也長滿了青苔,厚厚的一層。這個地方的濕度和我被打暈的地方完全不同。

  難道我被帶出了很遠?

  我還是一陣一陣的頭疼和眩暈,但身體確實比之前好了很多,這得益于我這段時間受到的各種打擊。打擊這東西,只要沒把人打垮打死,對人總是有幫助的。我找了一塊比較大的石頭坐下來,有點擔心地去摸自己的臉。

  其實我并不是想摸自己的臉,我是要去摸我的面具。我知道那人下了殺手,不過當時因為胖子就在附近,那家伙沒法弄出太大動靜,否則我現在根本醒不過來。但即使我沒死,我臉上的那些傷也一定是我沒法處理的。

  我心中的情緒很奇怪,我不知道自己是希望這張面具破掉,還是相反。總之兩種想法都有。這張面具唯一的好處是讓我帶著很多人來到了這里,但之后,它給我帶來的似乎全是麻煩。

分享到:
贊(286)

評論48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6
    不虧是天真啊
    匿名2019-10-13 12:35:35回復
  2. #55
    三叔讓死的人,蛇一碰就死,不讓死的人怎么都弄不死!下了殺心的人,三下石頭都敲不死,有點懸乎。
    難得糊涂2019-10-09 18:49:00回復
  3. #54
    一個是齊羽,一個是張海客。別再亂猜了
    匿名2019-08-16 23:55:24回復
  4. #53
    秀秀去哪兒了
    匿名2019-07-15 18:26:23回復
  5. #52
    2019-07-04 11:17:45回復
  6. #51
    腦洞,小花扮的吳邪,謝連環扮的小花,謝連環一直是吳邪三叔不舍得殺吳邪,小花能下得去手
    匿名2019-05-04 12:38:22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