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8 第六十三章(二)

  ”他還會不會回來?”我問道。

  胖子道:“以前他突然消失的時候,你有沒有擔心過這個?”

  我搖頭:“那個時候,我們只是發現他不見了,沒有所謂的分別。這一次,他是第一次拒絕了我們同行,我覺得事情有些不一樣。”

  胖子道:“沒什么不一樣的,你就當你沒有看到他離開就行了。”

  我轉頭就問胖子:“你有什么打算?”

  胖子嘖了一聲:“打算很多啊,要么回北京去,安安穩穩過過日子,不知道新月飯店那事兒擺平沒有。如果還回不去,我就想在這里先待著,看看我的小媳婦兒,反正這兒風景好,空氣好,妞兒也漂亮。我那點兒存款,在這兒能當大爺好多年。你呢?”

  我沉默不語。我不知道,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一旦我停下了對謎題答案的追尋,我的生活就沒有什么意義了。

  其實,我的生活本來就沒有什么意義,就是不停地發呆,想著下個月的水電費,然后思考自己活著的意義。想著我就苦笑,我的生活變成這個樣子,真是無話可說。

  ”我不知道,我得好好想想。”我對胖子說道,”但是要等這一切都平息了之后。這一切的謎題,我大概是知道了一些,很多能推測的,我也都推測出來了。我覺得,這件事情很快就會有一個結果。我會等到事情慢慢地平息,看最后露出水面的礁石是什么樣子。”

  我說的是實話,我確實有一種預感,這件事情已經接近完結了。胖子拍了拍我:“反正不管怎么說,你最好先把你的臉換回來。”

  我摸了一把我的面具,又想起了潘子,就覺得所有的心事都沉了下去:“我已經無所謂了,這張臉,最后還有點用處。”

  和胖子聊完之后,我回了房間。我以為這已經是尾聲了。在張家古樓的整個過程,我都有點記不清楚了,只覺得和以往一樣,到了這一步,所有的一切都應該平息了。

  但是我錯了,接下來又發生了一件事情,這件亊情雖然和故亊的發展已經沒有了太大的關系,但是,我還是必須把它寫下來。

  在悶油瓶走后的第三天,云彩死了。

  我當時朦朦朧朧地聽到外面的騷亂聲,爬起來就聽到有人說有一個女孩子死了。

  我完全沒有意識到是云彩。我當時已經覺得,不可能再有人死了。這種情況下,一切都已經這么安定了。我們都出來了,竟然還會有人死去。

  云彩死了,他們在溪流里發現了她的尸體。是被槍打死的,子彈穿過了她的肺葉。當時她一定沒有立即死去,而是逃到了溪水里,一路被沖了下來。

  所有的村民都認為是裘德考的人干的,他們和裘德考的人發生了激烈的沖突。我真的沒有反應過來,太多的悲傷使我只是呆看著那具蒼白的尸體,沒有任何表情。

  我知道是誰干的,是那個鬼影,是那個塌肩膀的人。我忽然想起之前在阿貴家二樓看到的那個人影。

  那個鬼影,從一開始就在監視著我們,是誰為他打開二樓的門的?

  我沒法在這個時候去問阿貴,但是我知道,除了盤馬,鬼影和阿貴一定也有聯系。阿貴也許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一定和他有利益往來。

  也許,云彩就是阿貴派去和這個鬼影接頭的人。云彩她并不是真的對我們那么有興趣,她偽裝出天真的樣子和我們混在一起,也許只是為那個鬼影刺探情報。

  如今,那個鬼影要抹去很多東西,云彩知道得太多,便被他抹去了。我想,我再去那個山洞,肯定不可能再見到他了。

  我覺得一切于我都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了。為什么還有人會繼續殺害那么可愛的生命?

  胖子推開人群的時候,我選擇了退縮,我沒有任何力氣去面對同伴的悲傷了。我聽到了一聲響徹山谷的悲號,那是胖子的怒吼:“誰?誰干的!”他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沖昏了頭腦,沒有想到我想到的。我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覺得好累好累。

分享到:
贊(321)

評論73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02
    結局好多人走了。。(擦淚)
    真的很感慨,盜墓筆記這么多年了,我還是很喜歡,哎。。。。。。。。。。這玩意設有字數量的咩。。。最后說一句: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會發現(●'?'●)??2019-10-04 22:15:38回復
  2. #101
    神他媽吳邪害死了潘子,真會道德綁架。誰能預料到結局呢?照你們這意思,那吳邪一開始就不應該找潘子,不用救張起靈了唄?
    匿名2019-08-23 22:24:26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