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8 第七十四章(一)

  之后的幾個月里,發生了很多事情。

  我的生活慢慢恢復了正常,我用三叔的身份告訴底下的人,我要去其他地方考察很長一段時間,需要把鋪子的生意交代給自己的侄子打理。

  小花的人從長沙過來,在一個賓館里給我除去了面具。

  當我再一次看到自己的臉的時候,我頓時痛哭流涕,我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個時候脆弱,那種感覺,好像是卸下了無數的必需的堅強、必需的勇敢、必需的擔當、必需的決絕、必需的血淋淋和殘忍。我終于變回吳邪了。

  我終于是那個可以退縮、可以軟弱、可以嘻嘻哈哈、可以出糗、可以天天半死的天真吳邪了。我可以毫不猶豫地問別人”為什么””不會吧”,甚至可以毫不猶豫地罵別人:“狗日的,你不知道,那我問誰去?”

  我哭了很長時間,失而復得或者是情緒崩潰?什么都不為,只是止不住地流眼淚,我抱著那個姑娘,她拍著我的后背,什么也沒有說。我放開她的時候,發現她的眼眶里也閃著淚花。她說從來沒有見到一個人,哭得如此悲傷。

  晚上我喝了很多酒。我在桌子上擺了很多杯子,孤魂野鬼都來助興吧,我希望里面有我熟悉的人,能看到我現在的樣子,從而由衷地感到欣慰。

  然而,臉上的面具脫掉了,人心上的面具卻很難脫掉。之后的幾天,我還是經常會突然以三叔的口氣說話,會突然在睡眠中驚醒,覺得自己露餡并前功盡棄了,甚至在照鏡子時,有一種陌生的感覺。好在,我這種錯覺,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慢慢地淡化了。

  我至少還是一個非常能適應環境的人,胖子說得沒錯。

  休息完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鋪子,王盟看到我的時候,露出了陌生的表情,好久才意識到是我回來了。他胖了一些,又頹廢了一些。我看了看架子上擺放的拓本,似乎是少了一些,看來,再沒有生意,也總有一兩單上天恩賜的。

  我躺到了里屋的躺椅上,看著四周熟悉而又陌生的環境,又開始過那種做白日夢一樣的生活。但是,很快我就發現不可能了,三叔那邊繁重的業務,讓我不得不勤奮起來。

  王盟在那天晚上第一次向我提了辭職,我給他漲了工資,他才答應繼續干下去。

  即使是最穩定最單純的人心,也總是在慢慢發生著變化,當然,這種變化是正向的,而錯誤更多的是在我這一邊。

  其實在之前,我很想把他炒掉,但是如今,我只希望有更多的東西,能讓我感到自己的真實存在,盡量不要去做任何改變。我不知道這是一種什么心態,不過在網絡上,很多人把這種想法稱為:你老了。

  用吳邪的身份去接管三叔的生意還有一些困難。在一些問題上,我得到了二叔的幫忙。經營管理上總是磕磕絆絆,但是我已經完全不害怕了。因為,就算現在手上的所有東西都失去了,我也不在乎了。人一旦有了這種心態,反而能更加冷靜客觀地判斷那些重要的東西。

  在這段時間里,我也得到了一些小花的信息。這一切對于他來說,并不算太困難,只是有一些艱難。

  他的傷勢很嚴重,回去之后在協和待了一段時間,便轉去美國進行治療,大概兩個月后才從美國回來。回國后沒幾天,我接到了他的一封郵件,在郵件里他和我說了他的大概情況.

  霍老太太的葬禮,他并沒有參加。霍家按照霍老太太的指示,由秀秀接班,秀秀以個人的力量,很難平衡家族里的各種糾紛。小花斷掉了和霍家的所有生意,勉強壓住了局面。各路的牛鬼蛇神肯定還有各種表演,只是霍老太太的那封家書,決定了一切都只能在水面下進行了。

  以后的日子相當地難走,但是小花說比起他小時候,已經是很好的局面了。他讓我不用擔心。

  我在杭州代表吳家,也表明了態度。我知道有小花在,秀秀一定可以走下去,并且可以走得很安穩,而需要我的地方,我也一定會幫忙。雖然未來一定有著大量的磕磕絆絆,但是現在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分享到:
贊(263)

評論72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63
    好好看,別眼睛跟瞎了似的,四個星期
    靈哥哥2019-10-23 19:12:41回復
  2. #62
    人皮面具不是就4天嗎?這都半個世紀了
    匿名2019-09-19 22:20:25回復
    • 四星期,你看錯了
      匿名2019-10-21 15:57:01回復
  3. #61
    只剩吳邪了 曾經有多少人保護他呀 心里一酸
    單單2019-08-21 23:31:11回復
  4. #60
    我哭了很長時間,失而復得或者是情緒崩潰?什么都不為,只是止不住地流眼淚,我抱著那個姑娘,她拍著我的后背,什么也沒有說。我放開她的時候,發現她的眼眶里也閃著淚花。她說從來沒有見到一個人,哭得如此悲傷。
    小花本命2019-08-18 13:07:13回復
  5. #59
    就算再不愿意,老九門的殘局還是由第三代撐起來了
    悶油瓶2019-07-16 14:16:37回復
  6. #58
    我想肯定沒有人記得我了
    大奎2019-04-12 11:19:03回復
  7. #57
    他媽的看到這淚崩了,吳邪真的長大了,但為什么心里那么壓抑那么難受呢
    稻米2019-01-15 1:10:26回復
  8. #56
    晚上我喝了很多酒。我在桌子上擺了很多杯子,孤魂野鬼都來助興吧,我希望里面有我熟悉的人,能看到我現在的樣子,從而由衷地感到欣慰。
    匿名2019-01-14 11:11:11回復
  9. #55
    終于有一天,老九門的第三代撐起了這一盤殘局
    R2018-09-24 18:34:27回復
  10. #54
    那晚假扮天真打了天真的人是誰?
    匿名2018-09-07 14:38:56回復
    • 好像是張海客
      匿名2019-03-28 2:44:57回復
    • 汪家,汪藏海的后人
      匿名2019-06-09 23:32:41回復
    • 我也好奇。一開始以為是小花知道些什么真相,是組織的一員,想抹殺掉吳邪
      匿名2019-07-23 13:00:48回復
    • 張海客
      匿名2019-08-17 2:06:32回復
    • 似是張海客
      匿名2019-08-18 11:11:28回復
  11. #53
    真的非常心疼吳邪,他真的長大了。
    匿名2018-08-28 23:00:23回復
    • +1
      小邪2019-07-05 16:35:21回復
  12. #52
    看到這里莫名淚目
    顧兮橦2018-08-20 21:43:19回復
  13. #51
    感覺到了結尾,再一次的、再一次、再一次的舍不得。他只是書中人,奈何我入戲太深。誒
    hmy2018-07-22 5:11:16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