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8 第七十六章(二)

  ”長白山?”我甩下我所有的現金,告訴服務員把找的錢送到隔壁的西泠印社去,然后抓起椅子上的衣服就去追。

  我一路追到了北山路,跑得我渾身是汗,也沒有追上他。北山路上只有無數空的士在路面上來回穿梭。

  我又跑回自己的鋪子里,簡單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背起來就和王盟說:“我要出去一下。”

  王盟立即臉色慘白,一下拉住了我。我問他干嗎,他說:“老板,以往這樣的情況,鋪子里來一人,然后你匆匆忙忙要走,肯定都得離開很久。你得交代一下。”

  我心說沒空交代了,就對他道:“來人找我就說我出去度假了,事情全部由你打理。如果有什么大件的買賣,不是特別保險的就不走了,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你真會回來嗎?”王盟問道。

  我問他:“為什么這么問?”

  他道:“你不是說再也不亂走了嗎?一般電視里,所有的高人,都是退隱江湖之后再次被人叫出去就必死的。老板你可要當心哦。”

  我拍了拍他,心說,狗日的,回來再收拾你這烏鴉嘴,我不再理會他,轉身就跑了出去。

  悶油瓶沒有身份證,沒法坐飛機,他肯定得坐汽車或者火車。火車是有班次的,我在出租車上,用手機查詢了火車的時刻表,立馬發現他不可能坐火車。去吉林方向的火車班次只有晚上很晚才有,看來他應該是坐長途汽車。

  于是,我讓出租車把我送到長途汽車站去。這樣即使我在長途汽車站找不到他,也還有時間去火車站,他總不可能是走路去吧?想到這里,我就覺得我的計劃相當穩妥。

  一路到了汽車站,不知道又是什么運輸期的旺季,人山人海。我擠進人群,不停地找,好幾次都感覺自己似乎是看到了,擠過去卻發現不是。

  接著我跑到上車的入口處,繼續在附近尋找,但還是沒有。我滿頭大汗,心說,難道是出租車司機極速飛車,我竟然超過他了,先到達了這里?還是說,小哥確實沒錢,他根本不是打車來的,而是走路。那他現在能走到延安路口都算是不錯了。

  擠了幾圈之后,我發現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找到他,便去看汽車的發車時刻表,我這才發現沒有去吉林方向的汽車,似乎是因為這條線路太遠了。我的心一下就安定了下來,剛想說看來他只有火車這一線路可走了。恍惚間,我一下就看到,在外面停的一輛車里,他就坐在里面,車子已經開動了,從候車室的窗外開過去。

  我咦了一聲,心說什么情況,沒有去吉林方向的車啊。我立即去問值班員,值班員說,這是一輛去北京的車。

  我靠,我心說這是什么情況,不管什么車,只要是一個方向,先上了再說啊,這是悶油瓶的邏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所有行為,和理智已經沒關系了。

  我追出站,汽車的出站口離候車室很遠,等我到了,車子連尾燈都看不到了。我喘著氣告訴自己必須冷靜。狗日的,我就不信,在這種城市里,我會輸給一個生活能力九級傷殘的人。

  我打車重新回了鋪子,王盟正興高采烈地玩著”掃雷”,我一進去,差點把他嚇得從座位上摔下去。

  ”老板,你這一次這么快就回來了。”

  ”少廢話。”我把他從座位上踹下來,上網訂了機票,然后迅速在網絡上查了所有的行程,汽車到站的地方、時間,他可能繼續走一程的途徑。全部記錄下來之后,一路狂奔去機場。

  飛到北京之后,我比汽車的到達時間最起碼早了五個小時。我在汽車站的出站口買了幾個茶葉蛋吃著,等著悶油瓶的到來。我在想,我應該怎么去勸他?

  打是根本打不過他的,跑也跑不過,如果他心意已決,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只不過是在這里浪費口舌。要么我就趁其不備,從背后偷襲他。我在邊上找了一塊板磚,掂量了一下,看了看旁邊賣茶葉蛋的,他的身高和悶油瓶差不多,就比畫了幾下。

  我的腦子里浮現出悶油瓶反身一腳把我直接踹到墻上去的畫面。他的警覺性太高了,我覺得偷襲他的成功概率實在太低,而且,萬一我成功了,一下把他拍死了,老子還得坐牢被槍斃。要是到下面去和他再見,不知道該怎么和他解釋。

  用藥?

  我心里想,不知道現代的安眠藥對他的體質是否也有作用。如果有用,我就先騙他去一個地方休息,然后說我有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量,希望他能幫我。之后,我在飲料里放入安眠藥,等他昏迷過去,我就把他綁結實了,找小花要輛車,直接送回杭州。

  我的腦子里又浮現出悶油瓶在聽說我要找他商量事情的時候,毫無反應扭頭就走的畫面,我此時必然上去拖他,然后他又是反身一腳,把我踹到墻壁上去。

  我頭疼欲裂,怎么想都無濟于事,就算綁回杭州了,我也沒有辦法留住他,除非我做個鐵籠子把他關起來,否則他說走就會走。如果把他關到精神病院去,也許還可能,但是他的身手太好,我覺得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困住他,到時候還會連累精神病院的醫生護士。

  想著想著我就心涼了,我發現怎么都不可能,我是不可能改變他的主意的。

  但是,我還是要盡力一試。我還想到,悶油瓶是否只是去長白山下的那個村子里定居,每天看看雪山,抽抽老煙袋,準備在那個地方度過晚年呢?

  無所謂,就算那樣,我最多出個丑而已,沒關系。

  我收回思緒的時候,看到賣茶葉蛋的人正看著我手里的磚頭,急急忙忙地收攤走人。也許是我剛才想的時候,表情非常奇怪。我趕緊把磚頭甩掉,心中已經做了決定。這是最后一勸,如果我勸不了,也就不強求了。

  然而,悶油瓶是永遠不會讓我如意的。我在汽車站一直等,等到凌晨那輛車到站,就發現車子上根本沒有悶油瓶。

  我看著所有人一個一個地下車,然后離開,在他們背后望了好久,最終確定沒有悶油瓶。我立即上車,直接把司機揪住,問悶油瓶去哪兒了。

  折騰了老久,司機才意識到我在說什么。他和我說,悶油瓶中途在一個收費站下車了。我搖著司機的腦袋.問他:“你確定是下車了,而不是上廁所上太久落下了嗎?”司機說悶油瓶自己和他說的,絕對錯不了。

  我問了那個收費站的位置,然后在附近找了一個網吧,把地圖全部打開,自己査看。我就發現從那個收費站下去不遠有個小鎮,那里有能通往二道白河的車。

  我打電話給了小花,讓他直接給我安排了一輛車,所有的費用我出,直接就沖向二道白河。我心中感慨,這生活能力九級傷殘的小哥,我還真是小看了。顯然,他對于到某些地方的捷徑,腦子相當淸晰,不管在古墓中還是在現代社會里都是一樣。

  路途上閑話不表,第二天天亮,我已經到達了二道白河。下車之后,我立即問了當地人黑車的下客點,趕到下客點的時候.正好看到悶油瓶背著行李朝一個方向走去。

  我立即把他叫住了,他回頭看到我,有輕微的詫異。但是,他竟然沒有問我為什么跟來,而是繼續轉身一路往前走去。我只好立即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分享到:
贊(307)

評論124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18
    110樓你是魔鬼嗎?
    天真2019-10-26 3:42:59回復
  2. #117
    怎么看起來有一種耗子??舔貓逼的感覺呢???
    一位看了五遍以上盜墓筆記額讀者2019-10-17 11:42:49回復
  3. #116
    哈哈哈哈哈哈,天真好可愛哇
    一只路過的幽畜2019-08-24 15:12:41回復
  4. #115
    是愛啊……都是愛啊!
    我是不是2019唯一的評論2019-08-22 2:13:35回復
  5. #114
    我喜歡小哥
    匿名2019-08-12 10:23:28回復
  6. #113
    有點心酸,想笑,又想哭
    匿名2019-07-12 16:58:52回復
  7. #112
    天真想不正經的法子的時候,真的認真的不行,炒雞可愛了。
    魚在我這里2019-07-11 9:55:26回復
  8. #111
    就沖著這章里的留住小哥的辦法,我覺得邪瓶我可以了(安詳去世
    黑眼鏡的同類:瞎子2019-07-10 21:11:14回復
  9. #110
    報警說他是盜墓的,把他關牢里。這級別的盜墓賊,無期穩了,隔三差五還能去探望
    胖子2019-07-04 16:06:07回復
    • 哈哈哈哈哈,你是魔鬼嗎
      匿名2019-10-26 16:35:55回復
  10. #109
    媳婦你別走!
    發貨人2019-07-04 2:14:30回復
  11. #108
    煞筆,寫的這么惡趣味很有意思?
    無比惡心2019-07-02 0:34:38回復
  12. #107
    千里追老公啊!
    琳達2019-06-27 22:34:42回復
  13. #106
    每一場的結局都是反身一腳踹到墻上去??
    匿名2019-06-17 15:39:44回復
  14. #105
    哈哈哈哈一腳踹到墻壁上去
    西島茗2019-05-20 14:49:47回復
  15. #104
    我覺得吧,吳邪就是賤,還自以為是。
    匿名2019-03-17 19:02:36回復
  16. #103
    傷殘九級是最低。。。
    太白2019-01-15 10:09:17回復
  17. #102
    我在邊上找了一塊板磚,掂量了一下,看了看旁邊賣茶葉蛋的,他的身高和悶油瓶差不多,就比畫了幾下。
    太白2019-01-15 10:07:38回復
  18. #101
    吳邪千里追夫記
    小哥2018-12-29 22:08:02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