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8 第七十九章(二)

  他還是回來了。我忽然覺得他是不是開竅了,這是不是上天給我的一個說服他的機會?他回來,說明他對世間還是有依戀的。

  可還沒等我開口,他就先說話了。

  ”你跟我來。”悶油瓶道,”這是一個死谷,還會有更多的雪坍塌下來,先到山谷的中心去。”他指了指四周。接著我就發現,這個地方,四周全都是三十多米高的懸崖,不由得暗罵了一聲。

  我四面看看,發現完全沒有任何路線可以出去,接著,我看到了悶油瓶捏著他自己的手。

  他面無表情,但是他的手一看就是緊緊地捏著自己的手腕,我忙問他:“怎么了?你受傷了?”他淡淡道:“沒事,來之前就有的傷,沒好透。”我松了一口氣,就想幫他背包,他用手擋了一下,我一下就看到,他的手是以一種特別奇怪的角度彎曲著的,一看就知道他的手已經斷了。

  我不禁皺眉:“你的手——怎么?似乎是斷了?”

  悶油瓶道:“見你之前就斷了,恢復了一點,剛才跳下來的時候,甩得太厲害。”

  我呆了半晌,不由得就笑了起來。

  事情突然發展到這種地步,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們現在被困住了,我有了雪盲癥的前期癥狀,天氣越來越壞,悶油瓶為了救我,斷了腕骨,我如今的選擇已經不多了。

  如果我不能陪他出去,那么我只能陪著他走下去,一直走到他把我打暈了為止。否則,這事實在說不過去了。

  手腕骨斷裂是十分痛的,我看了看我的裝備,想找點有用的東西先給悶油瓶急救一下。還好其中沒有東西被摔破,背包和食物都算完好。有一些在我滾動的過程中被甩了出去,埋在雪里不可能找到了,但是最重要的壓縮食品還在。我找了一個雪坡,掰下兩根冰凌作為固定器把悶油瓶的手腕固定住。在這里風不是特別大,但是上面不時有雪球被吹下來,砸在我們頭上,非常疼,如果有稍微大一點或者包含著冰塊的雪球,很可能會把我們砸傷。

  我幫他弄完之后,就對他道:“不管你要去干什么,你首先肯定是要到達一個地方,但是以你現在的狀況,你可能會死在半路上,我覺得你最好是先回去養傷。我們不如往回走。”

  他搖搖頭,默默道:“這是小事,你走吧。”

  我道:“你是為了救我而斷的手,如果因為這個而導致你最后的計劃失敗,我于心不忍,所以我必須跟你去。”

  他道:“那我還是會用我昨晚說的辦法來。”

  ”也行,隨便你怎么樣,如果你真的把我打暈了,我也沒有什么可說,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如果你需要有一個人陪你走到最后,我是不會拒絕的。”我道,”我要陪你去,這是我自己的決定,所以你不用糾結。”

  沒有再說什么,悶油瓶和我說這么多話,我覺得他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我們沉默了片刻繼續前進。在走到這個山谷中心的時候,悶油瓶說:“第一場暴風雪會在三天內來臨,如果我們不能到達之前的溫泉,我們都會死在這里。而從這里往回走,你很快就能回到你們的世界中去。”

  悶油瓶是想告訴我,即使我要陪他走下去,事情也不是我想的那么容易的。但是我已經下定了決心,我不再理會,甚至不再思考他的話的合理性。我道:“那我也會去。這是我自己的想法。”我把所有的裝備分裝整理了一下,讓他少負重一些。但是他接過了他自己的裝備,沒有讓我去拆分,而是單肩背上。他的裝備不多,但是相當重,壓在他的身上,顯得沉重無比。

分享到:
贊(300)

評論102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02
    感動
    瓶邪2019-10-17 20:56:37回復
  2. #101
    如果你需要一個人陪你到最后,我是不會拒絕的。
    天真無邪2019-10-13 21:35:23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