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7 第二十三章 世上最大奇怪事(一)

  表層的帛書都被鮮血浸透,如此多的血,要不就是有人頭顱被砍斷,鮮血四濺,要不就是有很多人受傷遭殃。后來證明,這些東西是被六個人抱在懷里送出來的,六個人此時有四個已經死了,還有兩個躺在外面的某個帳篷里,不知道結局如何。

  魯黃帛有一種極難解碼,世間留存極少,金萬堂一看就知道送來的這批就是屬于這種,連夜解出來根本不可能,他只能復原出大概的文字并寫成現代漢字,置于密碼中的意義就算再有十年都不一定能解開。

  氣氛之壓抑讓他窒息,但是長時間的休息讓他已經得到了足夠的放松,所以很快他就進入了狀態,之后十天他保質保量地復原出了所有可以復原的帛書。

  因為頭腦極度清晰,之前那種沒有“順手牽羊”的后悔,在他工作的時候時不時地在他心里揪一下,特別是在完成前夕,一種焦慮在他心里產生。

  魯黃帛價值連城,就算是拓本,如果拓印清晰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順手牽這個絕對沒錯,但是,看老九門這么緊張,而且是有人用命換來的,拿了也許給自己帶來大禍,于心也有很多道義上的譴責;但是如果不拿,自己是上了賊船,這種情況,還不知道自己的酬勞能不能拿得到,就算拿得到,三年的時間這點錢也早就不是對等的買賣,不拿恐怕再沒有下次機會了。

  他猶豫來猶豫去,最后是他的身體給他作的決定,他從里面偷偷將一張魯黃帛塞人自己的袖子,完全是在他的猶豫之中,手不自覺的動作,等他反應過來,他已經這么做了,幸運的是,沒有人發現。

  既然做了,就沒有理由還回去,他這才下定了決心。晚上,他在被窩里(因為三人一個帳篷)將這份帛書小心翼翼縫到了自己的布鞋底里。思前想后一番,覺得不可能有問題,這些東西本來就有缺損,少了一份,又沒人數過,沒有任何被發現的理由,于是慢慢安心下來。

  然而輕松之后,和某些寓言故事一樣,他忽然又有一個念頭產生了:偷了一份是偷,不如再偷一份。

  于是第二天他故技重施,可惜這一次卻出事了。因為他沒想到,這第二天就是他在這里的最后一天,這一天他完成了最后的整理工作,袖子里藏著那份帛書正準備回帳篷繼續藏好,忽然就有人來告訴他,他被安排當晚就直接出山,可以回北京了。

  這是他始料不及的,他原以為至少還有幾個月好待,但是,一聽到可以出山,無疑也是讓人高興的,一下子反應過來后,他立即應允。

  沒有人來送他,霍老太在北京對他相當客氣,但是在這里他也不強求,想必老太婆現在根本沒心情來管這些事情,他于是回帳篷收拾包袱。沒想到,在那里等待他的是,是一次全身徹底的搜身。

  那是解九爺的理念,我不來防范你的小偷小摸,但是最后,你偷來的東西,你絕對帶不走。

  金萬堂還記得當晚他的窘態,聽到要搜身之后,他瞬間的冷汗就濕透了衣衫,一瞬間想了無數的辦法,但是無奈時間太緊了,根本沒有時間去處理。

  一開始搜身的伙計相當的客氣,這給了金萬堂唯一的一點緩沖,他首先把自己的鞋子和隔壁那人的鞋子脫得特別近,然后一點一點打開自己的東西讓他們查。同時想著借口,可惜借口來不及,他打開東西,一個伙計上去查,另一個伙計就請他到另一個帳篷搜身,他裝出非常無所謂的樣子,故意穿上了隔壁那人的鞋,跟他出去,一邊想著把袖子里的帛書在路上扔掉,可惜,當場就被發現了。

  之后,伙計就不那么友好了,在帳篷里,他的被褥,衣服全部被撕開,帳篷的角落四周全部都查了。他身上的衣服全部被剝光,鞋子也被撬開,好在他事先換了鞋,鞋子里的那份就沒被發現。

  之后他被扭送至九門那邊。就在那里,他見到了老九門之外的,第十個人。

  需要注意的是,這個人在金萬堂的敘述中,是一個非常關鍵,但是很詭異的存在。

  金萬堂在之前沒有見過他,但是,他聽到其他人稱呼他為:領頭人。

  說起來,包括整個老九門都很少在營地里露面,三年來金萬堂看到他們的機會少之又少。在路上的時候只能遠看,也分不清楚誰是誰,如今如此近地看到甚至可以說是第一次,他才得知,除了他們九個,還有一個領頭人的樣子。

  這個領頭人年紀不足三十歲,當時正在和另外的人商量什么事情,金萬堂印象最深的是,那人的手指很不尋常。不過,他當時沒有心思仔細去觀察,緊張得要死,謊稱自己是初犯,這是鬼使神差的第一次,目的也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對帛書有興趣,想解開云云。

  那個領頭人看著他的眼睛,就走了過來,用他兩個奇怪的手指按住了他的頭維穴,忽然用力,他幾乎聽到自己的頭骨發出了即將爆裂的聲音,疼得幾乎抓狂,而那個年輕人面無表情,手指還是不斷地用力。

  接著,領頭人開始問他問題,金萬堂還想說謊,卻發現在這種劇痛之下自己根本沒法思考,謊言漏洞百出,在令人無法忍受的劇痛中,他萬念俱灰,把鞋子的事情也供了出來。

  頭維穴的劇痛是神經衰弱和大腦極度疲勞的癥狀,擠壓頭維穴可能造成大腦的短暫思維困難和疲勞假象,人在極度疲勞的時候會為了尋求解脫而放棄說謊抵抗,以求得安寧,美國CIA的研究也表明對肉體折磨的效果不如對大腦折磨的效果,所以,現在疲勞逼供已經成為了很多地方的主要逼供手段,在電視里我經常看到審訊室用燈照臉輪番轟炸。而在中國,使用穴位逼供也是古來有之的行為。

  他說完后以為必死,還好霍老太感覺他昔日可靠,而且留著以后可能也有用,最后替他求情,也是因為老九門似乎在醞釀什么巨大的事情,對他的事情并不太在意,所以,那個領頭人讓霍老太處理這件事情。最后,他只是被免了所有酬金,然后就裸身被趕了出來。

  他回帳篷穿著被撕爛的衣服和鞋,大致地修補了一下,就有人過來催促,他灰溜溜地出了山了,并被告知什么都不能說出去。

  到了北京之后他仍然不安生了好幾年,但是之后老九門越混越差,后來就沒聲了,他才逐漸放下心來,之后他陸續聽到了一些風聲,說他走了之后,懸崖上又出了大事,老九門死傷無數,元氣大傷。

  所以霍老太的那封信寄到,他嚇了個半死,以為舊事重提了。

  霍秀秀說完,道:“那個逼供他的領頭人,你覺得他會是誰?”說著便很有深意地看向了悶油瓶,“這對你們有提示嗎?”

  我悶聲不語,胖子卻也看向悶油瓶,窗外的月光被烏云遮了起來,屋里幾乎全黑了起來。

  我明白秀秀的暗示,但是我此時不想多做推測,因為這種推測根本無法讓實。

分享到:
贊(242)

評論44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2
    是小哥,對于謊言的敏銳度還有喜歡掐穴位,老九門找小哥找了很久就是為了這次行動。
    匿名2019-09-07 16:49:57回復
  2. #51
    小說里說了的,失憶是因為張家人為了保證血統純正內部通婚造的,長生也是因為有張家血統
    fdfbc2019-08-17 1:16:53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