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7 第二十三章 世上最大奇怪事(二)

  胖子沉吟了一下問道:“金萬堂本人有沒有推測?”

  霍秀秀道:“他覺得,這人被稱為領頭人,說明權力很大,說他和九門一點關系也沒有不太可能,但是,他明顯不是九門之一,而被稱為領頭人,可能是這么一種情況,九門之中可能有一個統領全局的人,是他們公選出來的,這個領頭人可能是九門之一。”

  我看了眼胖子,胖子就搖頭:“非也,老九門只是江湖排位,不是等級之分,張大佛爺年紀那么大,不可能在現場,就算是張大佛爺本人,要指揮這批人也需要一個很大的由頭,這人很年輕就更加的不可思議,小輩指揮長輩更是不可能,要選統領,選出來的應該是陳皮阿四之流吧。”

  我點頭也想到了這一點,但是其實這也不沖突:“小輩指揮長輩是不可能,但是張家大佛爺當時的身份非常特殊,他的子女,也不會是平頭老百姓,雖然在老九門是晚輩,但是他在社會階層里,也許地位非常顯赫,讓他能指揮這些刺頭,可能不是他的能力和輩分,而是他的當時身份和身份所代表的那一方的利益。”

  “也對,如果這樣說,那甚至有可能這人都不一定是張大佛爺的兒子,他可能是你說的,外來勢力的特派員?”

  “bingo.”胖子就道,“好了,讓我們來歸納一下。他娘的,老太婆和她的朋友們,參加過一次失敗的但是規模巨大的倒斗活動,然后,幾十年后她女兒和她媽媽的朋友們的孩子們也參加了一個非常神秘的考古活動,接著他女兒失蹤了,然后,某一時間開始,她開始收到一盤錄像帶,里面有她女兒的圖像。你們覺得這算什么?”

  “有人想告訴她,她女兒還活著。”我道。

  “或者,這是一個警告。”秀秀道。

  “但是,按照我們的經驗,這些錄像帶,應該是文錦寄出來的。”我道,“她為什么要這么干?”

  “這是我們之后要查的。”秀秀就道。

  “我們?”

  “你看,我的情報其實對你們非常的關鍵,當然,你們的情報也非常的棒,所以,幾位哥哥,咱們應該鼎立合作。”

  我和胖子對視一眼無言,胖子點起一根煙:“我X,天真我就不說了,他已經老了,你還小,你這是在浪費自己的生命,老天把你生出來不是讓你們來做這個的。”

  秀秀就沒看胖子,而是看著我:“不是我的同類,沒法理解我們的心,對吧?”

  我不想秀秀和我一樣,但是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去說服她,事實上我知道我們這種人是沒法被說服的,我也沒心思去考慮那些,我想起了文錦當時和我說的那些話。當時她沒告訴我,她還寄過錄像帶給霍玲的老娘。

  當然她不用告訴我這些,事實上,她只告訴了我,我需要知道的部分,然后讓我能找個借口遠離這件事情。

  我想起了她寄給我的錄像帶,想起了阿寧,想起當時的情況,又想起了老太婆的情況。一個想法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

  “你還記得我們收到的那幾盤錄像帶嗎?”我打斷在互相做思想教育的胖子和秀秀,“那幾盤帶子寄過來的目的,不是帶子的內容,而在于帶子本身。”我在里面發現了鑰匙和地址。

  “帶子里的內容只是在迷惑可能的攔截者。”

  “嗯?”他們兩個靜下來。

  我繼續道:“老太婆對錄像帶不熟悉,而且她也是一個女兒失蹤了幾年的母親,她看到錄像帶里的內容一定蒙了,她不會有任何其他的想象力來思考錄像帶的真正意義。”

  “但是這個錄像帶里的霍玲,是假的。”

  “她不知道,這無關緊要,重要的是,文錦連續幾年向她寄出東西,如果和我想的一樣,那些錄像帶里,一定藏著什么東西,得把它們拆開來。”我看向霍秀秀,“丫頭,你不是說要合作嗎?來,表現出點誠意。”

  “你要我把帶子偷出來?”

  “那不算偷,你是她孫女,你可以假裝你只是偶然看到,然后以為是黃色錄像帶,偷偷去看,在你這種年紀我們經常干這種事情。”我道,最多打你一頓,或者扣掉你的零花錢。”

  小丫頭看著我道:“不用,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東西拿出來,我想我奶奶不會天天去看在不在,但是如果你把它們拆開,那么我奶奶一定會發現,她不是那種可以隨便騙過去的人。”

  “現在不是擔心這個的時候。”我道,“文錦連續幾年想給你奶奶傳一種信息,這個信息一定非常的關鍵。如果你奶奶當時解開了信息,那么,事情可能就不會發展到現在這樣。”

  小丫頭想了想,點頭:“好,那就先看看里面有什么再說,但是如果里面什么都沒有,我就掐死你。”

  “什么時候能拿到?”我現在總是恐怕夜長夢多,知道很多事情越快做越好。

  “不能急,我奶奶住的地方,現在我也得有理由才能靠近,因為我很久沒有過去住了,突然出現,我奶奶一定會懷疑。我得找個好時候,而且,她很少離開房間。”她道,“這事情要聽我的。”

  我揉了揉臉就知道她說得對,不過,一下子我就沒有興趣談別的,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幾盤錄像帶上。

  連灌了幾口燒酒,我躺倒在地板上,深呼吸了幾次,才從那種糾結考狀態下釋放出來。

  之前我本以為,我能放棄查這些東西,只要能找到小哥的身世就行了,現在看來,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聯系的,隨便從哪個點查,查到后來都會陷入到同一團亂麻里去。

  胖子拍了拍我,霍秀秀就嘆氣:“有時候,我就感覺好像是從后往前去看一本書,你從結局開始,一點一點往前看,然后發現任何的細節你都得猜。”

  我深吸了一口氣,太對了,就是這種感覺,不由就拿酒瓶和秀秀碰了一下:“我真該抱著你痛哭一下。”

  胖子不以為意,切了一聲表示對于我們這類人的不屑,霍秀秀剛想反駁,忽然,我們都聽到下邊院子里的大門,“咯吱”一聲,開了。接著,手電光從窗口掃了過來。

  胖子一個激靈跳了起來,透過爬山虎往外看去,霍秀秀和我也湊了過去,我們還未看出端倪,霍秀秀就吸了口冷氣:“不好,我奶奶來了!”

  說著立即看四周:“我問你干嗎?”她道:“不能讓我奶奶知道我在查她,你們可千萬什么都別說,我得躲起來。”說著四處看有沒有地方躲。

  整個老宅家徒四壁,別說躲了,連個掩護都沒有,胖子這時候就叫:“上面,到房頂上去。”

  我才想起來頭頂有個天窗,胖子不懷好意地笑著往秀秀摸去道:“來,大妹子,胖哥我抱你上去。”

  “不用!”秀秀一笑,一邊忽然翻身跳上桌子,再一跳,身形好比耍雜技一樣悄然無聲地就上了梁了,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上去的,就看到身子幾個奇怪的扭動法,小女孩身材姣好,腰肢柔軟,動作非常好看。

  可她一上去,胖子就道不好,急了,我心中奇怪,卻見小丫頭一邊就拿過胖子藏在上面的玉璽,輕聲道:“原來在這兒呢,藏在這么明顯的地方,看樣子是不想要了,我拿走了哦?”

  胖子大急:“別別,姑奶奶,你黑吃黑啊。”

  秀秀嘻嘻一笑,聽腳步聲逼近,把玉璽就甩了下來,胖子一個猛虎撲食接住,之后,她用同樣奇怪的雜技動作到了天窗口,然后探身就出去了,回頭道:”姑奶奶對這東西沒興趣,明兒見。”一下就不見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覷,一邊已經聽到了上樓聲,他就坐下,愛惜地把玉璽放到一邊,道:“霍家這些妖女真他娘的難伺候,剛伺候完妖孫女,又得伺候妖老太太,咱們都快趕上情感陪護了。”

  我噓了一聲,小丫頭那邊對我們相當有用,還是不能把她暴露,于是就看著門口,不一會兒,門就被推開了,我和胖子看著,忽然一愣,就見霍秀秀走了進來,后面跟著幾個人,拎著幾套被褥和酒,看著我們,很驚訝道:“咦,你們自己去買了被褥了?不是讓你們別出去嗎?”

  胖子看我,我看胖子,連悶油瓶都一下坐直了,我們的臉色瞬時白了。

分享到:
贊(278)

評論67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8
    人皮面具
    靈哥哥2019-10-22 12:29:03回復
  2. #57
    “霍家這些妖女真他娘的難伺候,剛伺候完妖孫女,又得伺候妖老太太,咱們都快趕上情感陪護了。”哈哈哈。前幾篇到后面這些內容,是為數不多的輕松愉快的氛圍。哈哈
    羅小黑2019-09-16 15:12:16回復
  3. #56
    哈哈哈?!?!
    匿名2019-08-29 11:17:44回復
  4. #55
    小花,解雨臣,解語花,我老公
    張起靈2019-08-13 12:32:01回復
  5. #54
    是不是張副官
    匿名2019-08-12 12:04:44回復
  6. #53
    emmmmmmm,秀啊。我又被騙了………
    小邪邪2019-07-31 22:42:43回復
  7. #52
    小花是誰?
    匿名2019-06-20 21:17:24回復
  8. #51
    來自花爺兒的下馬威。。。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6-15 10:51:24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