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海歸巢 第三章 記號

  我搖頭,腦子亂得猶如燒開的泥漿:“我不明白,什么叫他上一次留下的,他來過這里?”

  三叔摸著那幾個符號,“沒錯,我在這片廢墟里,看到這個記號不止一次了,到處都有,我就是跟著這些記號,以最快的速度穿過了雨林,到達了你找到的那個營地。不過我當時還不敢肯定這記號就是這小哥留下的,現在證實筆跡一樣,那就沒錯了,這小哥以前肯定來過這里,而且還有點年頭。”

  “可是,這是怎么一回事?”我一時間失語,想問問題,卻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問。

  我是認拓片的,對于筆跡,特別是雕刻的筆跡有著極端敏感的認識,所以我能肯定這符號確實是悶油瓶刻的。但是,這上面的石糜不會騙人,這確實不是最近刻上去的,這么看來,唯一的解釋確實是悶油瓶來過這里。

  是他失憶之前的事情嗎?難道,他也在文錦和霍玲當年的考察隊里?

  不可能,他在西沙的時候就完全失去記憶了。

  “我暫時也不清楚,不過我和你說過了,這個小哥不簡單。顯然他的過去深不可測,而且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理由。”三叔道,“不過,我猜我們只要跟著這個標記走,我們就能知道,他最后到達了哪里,也可能找到出去的路線。”http://www.jlnnxe.tw/

  我感覺我的腦子無法思考,不過悶油瓶的過去我確實一無所知,他如果真的來過這里,時間上倒也完全可行,這時卻看到三叔說這些的時候,眼睛看著黑眼鏡出去的方向。

  我問他怎么了,他做了讓我別說話的手勢,看著黑眼鏡出去,才壓低聲音對我道:“我真被你氣死了,這一次你實在不應該跟來。”

  我看他突然轉了話鋒,又是這么輕聲說話,好像在忌諱著黑眼鏡,就愣了一下。

  三叔繼續急促道:“你他娘的真是不會看風水,你三叔我已經今非昔比了,這一次的伙計都是你三叔我臨時從道上叫來,這批人表面上叫我聲三爺,其實根本不聽我的,只能做個策應,還得防著他們反水。我一個人都應接不暇,你跟來不是找死。”

  我一下就明白了剛才三叔的表情為什么這么無奈,潘子和我說過這些情況,沒想到事情嚴重到這種地步,立即也輕聲道:“我也沒辦法,你叫我……”

  沒說完,三叔立即給我打了個眼色,我回頭一看黑眼睛已經回來了,他問黑眼鏡道:“怎么樣?”http://www.jlnnxe.tw/

  “下來了,我讓他們先把裝備送下來。”黑眼鏡咧嘴笑,“他們問那個死胖子怎么辦,要么把那個死胖子留在上面,找個人照顧?帶著他走不現實……小三爺,你臉色不太好看啊。”

  三叔剛才一說,我有點反應不過來,也許臉上就表現了出來,但我應變能力還是有的,立即道:“這味道太難聞了。”

  三叔想了想道:“不能留下來,絕對不能分散,告訴他們先全部下來,然后我們找個地方再想那個胖子的事情。”

  “得。”他道,“那小三爺出來幫個手來,這家伙算是個大部件。”

  我點頭道:“我這邊說完就來。”就看著黑眼鏡出去了。

  我和三叔對視了一眼,見三叔的表情也很異樣,心說確實沒有想到事情會到這種程度,看來三叔真的很不容易。

  說實話我對黑眼鏡印象還不錯,雖然這人好像有點癲,看來這江湖上的事情我懂得實在太少。

  三叔輕聲繼續道:“你別和我爭,你這次跟來我真的沒法照顧你了,你要自己小心,我真被你氣死了,要是咱們能出去,我肯定到你爹那里狠狠告你一狀。”

  我看他的表情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就點頭。他急促道:“我長話短說,你記住,這批人都是長沙地頭上的狠角色,也只有這些人才敢夾這種喇嘛。這黑眼鏡是個旗人,名字我不清楚,道上都叫他黑瞎子,他是一伙。另外一伙就是那個叫拖把的帶的人,這批人以前是散盜,亡命之徒,你要特別小心的就是這批人,不要當成我以前的伙計,也不要什么話都說。”

  我繼續點頭,三叔看了看外面。這時候黑瞎子叫了幾聲,三叔就拍了我一下,讓我自己注意。

  我于是不再說話,跟著黑瞎子出去。這時其實我還沒完全反應過來,一邊幫忙一邊想了想才真正意識到事情的麻煩程度,三叔要和我單獨說話竟然要這樣,顯然這伙人已經心生戒備了,有可能是之前發生過一些事情了。

  江湖上的事情我完全不懂,此時也不能多考慮,只得盡力裝出和剛才無恙的樣子,心說只能靜觀其變了。

  胖子是和“拖把”綁在一起下來的,兩個不好控制,拉進來之后,兩個人身上的尿味濃得離譜,幾乎讓人作嘔。接著,上面的人就一個一個下來。

  拖把倒還是很客氣,罵了幾聲長沙話,對我還是點頭笑,小三爺長小三爺短。不過我聽著一下就感覺和剛才在上面大不相同,看著這些人,覺得表情都有點假,不知道是否是心理作用還是真的就有這一層意思在。

  我就裝作完全聽不出,這就上了心了,也沒心思去考慮悶油瓶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五個小時后,所有人都下到了下層的井道,整理裝備,找了兩個人抬著胖子,我們開始順著悶油瓶的記號,往井道的深處前進。

  三叔給了我一把短頭的雙筒虎頭獵槍,雙管平式,這是我以前打飛碟的槍,型號一樣,只是輕了一點,一次兩發,用的是鉛散彈。這應該是三叔能搞到的最高檔的武器了,我們在七星魯王宮也用這種東西,當時還是我從黑市里買過來的,一把好像要五千多。

  這東西打大型動物只能起一個阻礙和威懾的作用,但是要打那種雞冠蛇應該相當便利,一次可以掃飛一大片。我心說潘子怎么就沒帶一把,還用他那種短步槍真是落伍了。

  想到潘子又很擔心,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在那個神廟中應該會比在這里安全,但是如果他再發起燒來,恐怕就真的兇多吉少了,如果有他在,三叔應該就不需要這么擔心。

  我提醒三叔之前看到的浮雕,這些坑道除了蓄水之外的作用,就是侍養那些雞冠毒蛇,我一路從雨林過來,并沒有看到太多的雞冠蛇,只是集中看到過幾次,顯然這些蛇的地盤,是在這些坑道里,我們要加倍小心。

  三叔道這些蛇防不勝防,加倍小心都沒用。

  坑道高高低低,這里的環境,讓我感覺和魯王宮相當的類似,難道當時的西周嵌道,根本就不是我們想的嵌道,而是排水的井道嗎?

  無法推測,因為山東那邊雨量充足,不需要如此復雜的地下蓄水系統。否則碰到連月大雨,這些蓄的水可能會淹出來,這里應該只是單純的相似而已。

  行不到五百步,井道就出現了分岔,三叔用礦燈照了照,一道朝上去,一道朝下去,朝上去的應該是上游的井道,水從上面下來,然后和這一條匯合往朝下的那道流去。我們在附近搜索,立刻就在下面井道上看到了悶油瓶的記號。

  三叔掩飾不住興奮的神情,但是我現在能看出他的興奮有點假,我也不得不裝作非常緊張的樣子。他毫不猶豫,揮手繼續前進。

  在這種井道行進,是極度枯燥乏味的事情,四周全是石磚,沒有任何浮雕和人文的東西,有的只是簡陋的石頭,礦燈的光斑晃動的井壁,長時間都沒有一點變化。

  第一段足足走了三個小時,一個又一個的岔口,看到悶油瓶留下的許多記號,過程很枯燥,不多贅述。途經很多的蓄水池,唯一讓我感到有點意思的是,我發現隨著我們高度的降低,這些蓄水池一個比一個大,而且,四周沒有任何的聲音,似乎這里根本就沒有蛇。

  這多少有些出乎我們的意料,也可以說有一些慶幸,不過,我總覺得不太對勁,這種安靜下好像隱藏著什么。

  長話短說,一直走到晚上都相安無事,我們緊繃的神經終于開始松弛了下來。我們當天只能在井道中一字排開地休息,點了好幾堆火,吃飯的時候,胖子第一次醒了過來。

  三叔給他打了針鞏固,又給他吃了東西,我就問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他還是沒力氣說話,只說了幾句,很快又睡著了。

  但是我心已經寬了,這中蛇毒不是重傷,如果他能醒過來,說明他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了。果然到了第二天早上,他醒來的時候,臉色已經有所恢復,雖然還不能走動,但是被人攙扶著能站起來了,看著四周,就有氣無力地問我怎么回事。

  我道這一次你可得謝我了,難得老子不拋棄不放棄,差點把我折騰死,才把你救下來。你這一次新生得怎么感謝我?

  胖子這人能折騰,就找人要了煙抽,一臉萎樣道:“我靠,胖爺我都救了你多少次了,你就救我一次還來這套。我和你說,這一次扯平都不算。”然后問我這是什么地方。

  我把后來的情況大概一說,他聽了也沒做什么表示,我就問他悶油瓶最后和他怎么了?

  他道他們追著追著就跑散了,那小哥是什么速度,他根本攆不上,后來就聽到蛇的聲音,他和我的想法一樣以為,三叔的人還活著,但是沒我那么莽撞,偷偷摸了過去,結果撩開一草叢,一下就被蛇咬了。

  這和我琢磨的差不離,他道,那小哥恐怕也得中招,娘的那些蛇太邪門了。上帝保佑他比我們兩個機靈。

  三叔看到胖子還是挺開心的,遞給他煙,我想來大概因為胖子總算是個自己人。不過胖子看到三叔就很郁悶,道:“三爺,你看你這個喇嘛夾的,你回去得給我加錢,否則我可不干。”

  說完其他幾個人也附和他,一通說笑,看上去氣氛一點問題也沒有,似乎誰也沒注意到三叔笑容的苦澀。

  胖子復原得很快,我讓他多喝水,第一次他的尿都是黑的,慢慢的,尿開始清起來。他的體質確實好,臉色也越來越紅潤起來,等我們要出發的時候,他已經基本可以站起來自己行動了。

  我攙著他繼續出發,還是和昨天一樣一點一點地深入,一個蓄水池一個蓄水池地下去,我們發現其實這蓄水系統應該是一個網兜狀的,越往下越結構簡單,但是井道和蓄水池體積越大。

  最后我們在第六個蓄水池里停了下來,這個蓄水池已經大到不成樣子,在水池的中央竟然立了一根三人合抱的石柱防止倒塌。整個蓄水池都是干涸的,目測距離,足有半個足球場那么大。

  胖子已經不需要我攙扶,不過體力還是沒完全恢復,坐下就直喘,一身的虛汗。

  我們停下來倒不是因為休息,在井道中行進比起雨林行軍簡直是在風和日麗的沙灘上漫步的感覺,一點也不疲倦。而且到了這個蓄水池,我們發現里面長滿了干枯的樹根,幾乎把整個蓄水池都覆蓋了,那些分流的井道口全部被遮蓋在樹根之中了,上面長滿了奇形怪狀的菌類,找不到繼續前進的道路。

  我倒奇怪,我們現在已經深入地面以下了,為什么這些樹根會長到這里來,世界上有根系這么長的樹嗎?

  那個“拖把”看了看道,這些不是樹根,都是菌絲,這個蓄水池看來是種香菇的好地方。說著,讓手下人去砍掉這些菌絲,尋找悶油瓶留下的記號。

  我湊近去看,發現這些菌絲和樹根很像,但是很軟,而且上面長滿了黑毛,緊貼在井壁上,看上去好像很難吃。

  找著找著,有人就驚叫了一聲,翻倒在地,我們立即端槍朝他瞄去,一下就看到他砍掉了一片菌絲之后,菌絲后面的井壁上出現了一張石雕的人臉。

  我一看就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了,立即報以報復性的大笑,來報復他們嘲笑我被假人嚇到。他們莫名其妙地看著我,我就撿起地上的碎石丟了過去,當下組成人臉的飛蛾被驚飛了起來。

  那人一看,長出了一口氣,所有人都笑起來。

  這些蛾子可能是偶然飛進井道來的,這里可能也有蛇蛻來吸引它們。我對他們道,小心一點,附近可能有蛇。自己就到飛蛾聚集成臉的地方去翻找,果然在樹根密集處,看到了一大片白色麻袋一樣的東西。不過讓我吃驚的是,這片白花花的蛇蛻不是很多,而好像是一個整體。

  我用獵槍把蛇蛻挑了起來,發現那是一條大蛇,足有水桶那么粗,能看到蛇蛻上長著雙層的鱗片。

  三叔過來一摸,一手的黏液,他的臉就白了,叫道:“他娘的把槍都給老子端起來,這玩意是新鮮的,這皮是剛蛻下來的!”催促尋找井道口的人快點,這地方不能久待。

  我馬上也過去幫忙,用刀去砍菌絲,把菌絲砍掉后扯掉,然后用礦燈去照井道口子,按照我們的經驗,悶油瓶會把記號刻在那個地方附近。

  忙活了半天,竟然沒有找到,人都有點急躁起來,這稍微矮點的井道口幾乎都找了,只剩下蓄水池頂上的一些。我心說這一次該不是開在上面,上面沒有坡度,幾乎是垂直的,必須攀著井壁的縫隙爬上去。

  這里有個瘦瘦的小個子身手最好,義不容辭地爬了上去。我們用手電幫他照明,看他一邊單手抓住巨石的縫隙,一邊就用砍刀砍掉菌絲,然后像攀巖運動員一樣抓住縫隙,扭動身子吊過去。

  我心說要我像他這樣我可做不到,等一下找到了,我怎么進去啊。

  他探了幾個井道口,道“在這里”,我們才松一口氣,三叔讓他立即結好繩子,我們開始陸續地爬上去。才爬上去三四個,忽然上面那小個子又叫了聲:“三爺,不對,這里也有,記號不止一個。”

分享到:
贊(240)

評論118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99
    太難想象了,這里的天真吳邪到底經歷了多少才變成邪帝的啊。
    祁夜2019-11-03 4:23:29回復
  2. #98
    有啊有啊,2019我還在重溫,感覺看明白了不少以前串不起來的東西
    來自隕石坑2019-10-21 2:04:22回復
  3. #97
      我用獵槍把蛇蛻挑了起來,發現那是一條大蛇,足有水桶那么粗,能看到蛇蛻上長著雙層的鱗片。。。。特么是不是對水桶有啥誤解?水桶粗用槍就能挑起來你咋那么能呢。
    水桶2019-10-19 14:11:39回復
  4. #96
    哈嘍?有沒有2019的人啊,我到現在也沒見到一個,這個平臺的評論系統難道自2019后就關閉了嗎?嗚
    喜歡看無邪的人2019-10-09 0:05:17回復
  5. #95
    有點矛盾,阿寧一碰就玩完,胖子,小哥,潘子咬得遍體鱗傷都能活過來!真的是紅顏溥命嗎?三叔解釋一下吧!
    難得糊涂2019-10-06 21:36:03回復
  6. #94
    ?真的三叔不是做輪椅的?
    波哥nb2019-09-22 7:14:46回復
  7. #93
    那么,三叔也沒老?
    匿名2019-08-19 0:05:07回復
  8. #92
    黑瞎子就是黑瞎子,和三叔沒關系
    fdfbc2019-08-16 0:21:44回復
  9. #91
    說實話我對黑眼鏡印象還不錯,雖然這人好像有點癲,看來這江湖上的事情我懂得實在太少。哈哈
    暴躁老哥在線罵人2019-07-18 12:26:29回復
  10. #90
    2019年7.18
    稻米2019-07-18 10:02:19回復
  11. #89
    打個卡
    匿名2019-07-18 10:01:17回復
  12. #88
    二刷中,感覺到,吳邪和胖子一直就跟不上小哥的節奏,在一起的時候能幫的忙很有限,所以小哥才一直失蹤,吳邪對小哥的感情是好奇到感激到崇拜,他的心愿是能和小哥并肩戰斗
    匿名2019-06-29 16:40:05回復
  13. #87
    2019年6月26
    小姐姐2019-06-26 1:16:30回復
  14. #86
    胖子命真大
    爸爸2019-06-21 11:27:26回復
  15. #85
    我還在躺著呢!就沒人來管一下嗎??!!
    潘子2019-06-19 16:51:14回復
  16. #84
    很多人都說為什么胖子沒死的阿寧怎么一咬就死了,前面有交待的啊 因為阿寧是女人
    大愛張起靈2019-06-06 6:18:07回復
  17. #83
    因為黑瞎子是真三叔所以吳邪看到他才會感覺怪異,但因為解連環的三叔裝的太像了吳邪又一時感覺不出來
    匿名2019-05-09 12:43:08回復
  18. #82
    潘子呢?
    AA2019-04-01 12:35:12回復
  19. #81
    黑瞎子后面不是當了無邪的師傅嗎?他為什么是真三叔?
    2019-01-31 18:56:28回復
  20. #80
    蛇沼簡直是豪華陣型:三叔,小哥,陳文瑾,潘子,胖子,無邪,黑瞎子還有阿寧
    2019-01-31 18:55:04回復
  21. #79
    黑眼鏡=真三叔(吳三省)一直在暗處 現在三叔=假三叔(謝連環)在明處一直充當無邪三叔
    解密人2018-10-19 23:37:16回復
    • 劇透?沒看出來
      匿名2019-04-10 19:55:42回復
    • ???真的
      豆豆2019-06-24 9:29:15回復
    • 哎!一個瞎說的人
      匿名2019-07-01 18:30:25回復
    • 真的假的?
      匿名2019-07-22 20:04:56回復
    • 你媽了個逼
      匿名2019-07-30 15:38:40回復
    • 黑眼鏡就是黑眼鏡。吳三省和解連環交替用三叔的這個身份
      匿名2019-08-16 14:49:26回復
    • 笑死個人,麻煩你看完再來劇透
      匿名2019-08-26 0:59:42回復
    • 黑眼鏡是黑瞎子啊,不是三叔
      重溫黨2019-09-07 13:20:38回復
    • 快得了吧你,別誤人子弟了,黑瞎子算是吳邪的半個師傅
      靈哥哥2019-10-10 14:18:26回復
  22. #78
    到底人與人之間差距那么大?阿寧怎么一咬就死?不是說蛇麻痹獵物用余溫孵卵嗎?
    不是三叔是四叔2018-08-16 7:10:12回復
    • 因為啊寧是它的人,所以她必須要死
      匿名2019-09-16 14:47:11回復
  23. #77
    為什么地下的蓄水池會一個比一個大???
    看過一遍一臉懵逼第二遍得看仔細了2018-06-30 22:42:13回復
    • 雨量小可以很快盛滿最上方的小容器以供使用,要是足球場那么大雨量又不夠要用舌頭舔。雨量大多余出來的儲存到下面更大的容器
      6上天2019-01-15 8:28:57回復
    • 匿名2019-08-21 12:10:41回復
  24. #76
    為什么胖子能活 阿寧不可以!
    吳邪2018-05-27 10:04:37回復
    • 蛇想置阿寧(唯一的女成員)于死地,起個警示作用,而胖子是孵卵的容器,蛇需要胖子保持溫度來孵卵,所以沒有下狠手。
      路人甲2019-01-18 12:49:15回復
    • 她是女的
      匿名2019-03-30 15:31:55回復
    • 因為胖子是個重要的人物唄
      匿名2019-08-20 14:02:46回復
  25. #75
    有沒有2018年4月的
    2018-04-30 16:25:17回復
  26. #74
    天真你可算想起潘子來了
    溫瓊林2018-04-23 1:50:00回復
  27. #73
    www.55susu.com www.sexx100.com m.xinshijuecn.com 拿走不謝
    三叔2018-04-21 11:37:33回復
  28. #72
    失蹤人口小哥
    QAQ2018-03-17 17:07:14回復
  29. #71
    我啥時候見吳邪呀
    張起靈2018-03-01 22:52:26回復
  30. #70
    沒人管潘子了嗎?潘子那么忠誠,如果當初不是潘子追三爺,悶油瓶追文錦,他們幾個不會搞得那么慘,
    匿名2018-01-24 21:53:10回復
    • 潘子在帳篷里休養生息
      . .2019-06-28 10:16:07回復
  31. #69
    齊羽到底是誰,在評論區看到好幾次了
    楠小城2017-10-29 16:10:46回復
  32. #68
    64樓不懂別瞎BB
    路人2017-10-03 22:47:03回復
  33. #67
    朗格里格朗
    匿名2017-07-28 10:27:36回復
  34. #66
    我又活著回來了
    胖爺2017-07-20 18:06:40回復
  35. #65
    我會分身
    記號2017-07-12 2:49:11回復
  36. #64
    黑瞎子是齊羽,德國學過操刀子。。多半給自己臉動過。。。
    秘密2017-07-03 0:58:49回復
  37. #63
    我一直在想。。。起靈哥哥的記號是不是完全沒有指路的意思。。。
    正經點討論學術好不好2017-06-26 11:45:30回復
    • 可能是悶油瓶沒有了記憶,怕自己忘了??
      匿名2018-01-24 21:53:41回復
  38. #62
    我的腎(好吧污了)
    王胖子2017-05-29 22:58:45回復
  39. #61
    小三爺,你總算想起我了
    潘子2017-05-14 16:04:11回復
  40. #60
    媳婦,我在這里
    悶油瓶2017-05-01 18:24:23回復
  41. #59
    我是無辜的
    黑尿2017-01-25 21:00:34回復
    • 兄弟牛皮
      匿名2018-07-19 14:03:29回復
  42. #58
    敲喜歡黑眼睛的mua?~
    瓶?邪2017-01-22 23:29:58回復
  43. #57
    為什么叫樓?
    ????2017-01-20 14:58:14回復
  44. #56
    胖子尿是黑的?上火了
    路人2016-12-14 20:14:05回復
    • 毒性還沒完全清除而已
      三叔2017-08-01 16:49:16回復
  45. #55
    我是潘子,小三爺別怕。
    黑眼鏡2016-02-01 22:23:10回復
  46. #54
    你們知道的,,,我有點癲
    黑瞎子2016-01-27 10:03:01回復
  47. #53
    十一樓呸呸呸呸呸小哥才不是鬼
    路人2016-01-09 9:00:28回復
  48. #52
    為什么打我呀!!!!!!!!
    手電2015-12-27 9:56:38回復
  49. #51
    小哥是鬼,沒有過去突然出現的人
    阿寧是鬼2015-12-07 19:53:52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