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海歸巢 第十五章 等待

  遠遠地看著那個王座上的人影,不是十分分明,是否是西王母的尸身?這種事情我經歷的多了,感覺這地方邪氣沖天,立即讓人準備黑驢蹄子。

  胖子說:“不可能是西王母,死了要么埋了,要么趟在棺材里,哪有坐著的道理。我看可能是石頭人。”

  文錦道:“絕對不可能是石頭人,這里不興人俑,我們一路過來沒有看過一個人俑。這里如此隱秘,是西王母的圣地,這個人影在這里肯定非同小可,要千萬小心。”

  胖子道:“可惜潘子的槍毀了,否則這個距離,老子一槍打他的腦袋,是人是鬼一下就試出來了。”

  我心說是鬼你也打不死,是人你就成殺人犯了。

  不過無論如何,我們必須過去,因為那個地方是唯一可以接近隕石的地方。我們召集人過來,一邊朝石階漟水而去。

  這里肯定不會有機關,因為根本就沒有修建機關的條件,石階都是非常簡陋的砸出來的,兩邊本來可能是用來照明的青銅燈座現在完全繡成了擺設,胖子想裝一個進背包里,結果一碰就碎。慢慢的石階梯脫離出水,覺得身子重的灌了鉛一樣。休整了片刻,我們才揣著黑驢蹄子,小心翼翼地毛腰走上神臺。人多膽子大,幾乎沒什么猶豫,礦燈光攢動往那人影照去,果然就看到王座上坐著一個人。

  走近看,發現那是一具端坐在王座上的女尸。

  這具女尸戴著非常繁瑣的頭冠,如果不是發簪,已經無法分辯出男女,身上穿著金絲裙袍,綴滿了玉片。整具女尸端坐如定,栩栩如生。

  女尸的臉發青,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尸臉上覆蓋了一層類似于石灰的青色膠質,然后仔細雕塑出來的效果。女尸渾身上下沒有露出一絲皮肉來,也不知道衣服中的尸體保存的如何。這么看上去,好像廟里得泥塑菩薩,在礦燈光下顯得無比的陰森。

  在女尸的身后還站著兩具守衛,穿著西域的盔甲。這兩具尸體顯然沒有女尸保護的那么好,能看到臉上的石灰已經脫完,露出了里面糜爛殆盡的骨骸。因為盔甲是黑色的,好似玉俑同樣的材料,剛才我們沒有看到。

  三具古尸都筆直的或立或坐,顯然經過了特殊處理。

  “這會不會是西王母?”胖子輕聲問。

  我點頭:“看這架勢差不離,想不到她還真的在這里,一定是古人將她的尸體處理之后安放在這里。”

  胖子看見那些玉片,一下就兩眼放光了,道:“總算給胖爺我看到些好東西了,原來這娘們都穿在身上呢。娘們就是娘們,臨死也舍不得這點基業。”我一聽立刻在他沒動前就把他抓住。

  悶油瓶讓我們不要靠近,他指著王座四周地面雕刻的花紋,是一只大頭小身的人面鳥,花紋呈現一個圓盤將王座圍在中心,他用奇長的手指摸著圓盤的邊緣道:“有細小的縫隙,可能也有平衡機關,不要靠近她。”

  我們松了口氣,這才想起抬頭看頭頂,只見隕石的表面幾乎就在我們天靈蓋上面,跳一下就能碰到。在我們頭頂的部分就有幾個深深的孔洞,照進去,發現那些洞口直通到隕石的內部,深不見底,而孔壁非常光滑,確實不可能是人工開鑿的。

  汪藏海找這東西干什么呢?如果按照文錦說的,他是來尋找長生之法的訣竅,那么這顆隕石和長生又有什么關系呢?

  我仔細抬頭去看,看著看著,忽然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

  這顆隕石的材質,怎么這么像玉俑?這種顏色,這種光澤,似乎是同一種材料。我跳起來摸了一把,發現隕石溫潤一點也不涼手,竟然真的好像是玉石。

  乖乖,我心說,這該不是一塊“隕玉”?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寶石叫做隕玉,是一種特殊的隕石,因為材質手感和玉石十分相似,所有被當成玉石,在古代極端珍貴。不過這隕石的顏色比隕玉的顏色要深上許多,會不會是一塊含有特殊成分的罕見隕玉?而那些玉俑就是使用這種隕玉做的?

  如果是真的,這玩意可值了錢了。這么大一塊兒,就是按斤賣我們也發大財了。

  我把我的想法一說,眾人都感覺很有道理。

  “看來,那些血尸的形成,和這塊隕石有著相當深的關系。”文錦道,“而古代的西王母發現這種力量,就用隕石來制作那些玉俑。”

  我一下發散開去,就想到一件事情:“你們說,從漢開始流行的金縷衣,傳說可以防止尸體千年不腐爛,然而現在考古發現的金縷衣往往連玉石都爛了,顯然這種傳說是不科學的。那么這種傳說是從哪來的呢?最開始,會不會是因為那些方士查閱了某些古籍,查到了對于金縷衣千年護尸的描寫,卻不知道這個玉和普通的玉是不同的。”

  “難道是戰國錦書!”胖子道,“你是說,漢代的金縷衣是模仿戰國錦書上寫的玉俑來制作的?”

  “有這個可能。”我就點頭道,“然后,汪藏海就發現了這個破綻,所以他開始來尋找古籍上制作這種玉俑的真實材料。”

  一下我就覺得腦子里的事情變清晰了。“他娘的,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汪藏海這么多的盜墓活動,都是在尋找這塊隕玉?最后他終于發現了隕玉的所在地,于是帶人來這里?”

  “不對。”文錦并沒有我那么興奮,“按照你這么說,他既然到了這里,應該已經得手了,可是我們在海底墓里沒有看到玉俑,玉俑應該不是汪藏海的目標。”

  “那他的目標是什么?”我道,我覺得我的想法十分的合理。

  文錦看著那些隕石上的孔洞,對我們道:“不知道,不過我有一種感覺,這個目標,就在這些洞的里面。”

  文錦說的語氣很玄,我們都給她說得愣了一下,心里有點發毛。抬頭看那些洞,心說里面會是什么呢?

  看了一會兒,她忽然開始抽出背包里的繩子,對我道:“我要進去看看。”

  我一聽這怎么行,想阻止,卻被悶油瓶攔住了,我和他對視了一下就意識到他是什么意思:我們有選擇,但是文錦別無選擇,說什么都沒有意義。

  我長嘆一聲,有一種無力感,人只有在無法幫助自己想幫助別人的時候才會覺得自己渺小,我總以為這種無奈只有在電視上才有,沒想到現實中也會給我碰上,感覺真的不好受。

  文錦動作很利索,立即便開始準備,讓悶油瓶去幫她連接繩子,自己用礦燈照那些洞口,準備選擇一個進去。

  我本想找個人替她,發現也不大可能,雖然這一個個洞都有柏油桶那么大,但是孔洞幾乎是垂直,進去必須使用膝蓋或者腳掌蹬著孔壁往上。我們幾個男人都太高了,進去之后無法完全彎曲,幾乎都不能用力,胖子就更不用說了,如果里面孔洞直徑變小他都可能被卡住。只有文錦身材嬌小,可以勉強用上力氣。

  我有些擔心,但是看到文錦身手矯捷的樣子,也知道這種擔心是無意義的。一邊的文錦在腰上系上繩套,被胖子托到了肩膀上,她探身進入孔洞之內,然后用力一蹬胖子,人就進去了。

  我叫道“小心點”,她應了一聲,低頭看了我一眼。我發現她的臉色有些奇怪,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隨即她對我笑了一下,就開始往深處爬去。

  我們一邊放繩子,一邊看著她逐漸往上深入孔洞,動作十分緩慢,顯然十分吃力,直到看著她的礦燈光消失,整整過了半個小時,估計進入的距離還不到五十米。

  看著整個過程,我覺得毛骨悚然,這就是爬盜洞的感覺,但是這孔洞到底有多深,到達最深處起碼也有兩三百米的距離,這種好像爬進別人食道的滋味絕對不好受,更何況爬到中途的時候,會出現前后夠不著的情況。

  又抬頭看了洞口十幾分鐘,脖子就吃不消了,我不忍再看,就和三叔那幾個伙計一樣坐下來休息,脫掉衣服用燒酒抹身驅寒。繩子一直在往里面放,隔十幾米,胖子就和里面的文錦確認一下,打幾個信號。

  氣氛很凝固,我們都不說話,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一方面身后的女尸讓人毛骨悚然,一方面又擔心文錦的安危。

  等了大概一小時,忽然就聽道胖子“嗯”了一聲,我立即站起來問怎么回事,他道:“大姐頭沒回應了。”

  我們湊過去,看道胖子拉扯著繩子,拉了幾下,繩子被扯下來一些,沒有人把繩子拉回去。

  我腦子一緊,心說是不是出事了,示意胖子再試一下。

  胖子又拉一下,繩子還是被拉了下來,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不好,繩子很輕,好像那頭沒系著人。”

  悶油瓶一聽,臉色一變,立即對胖子道:“把她拉出來!”

  胖子馬上用力,飛快地拉動繩子。我看著他拉的力氣就發現不對,完全不需要用力了,繩子猶如流水一樣被他拉了出來,一直拉到垂直,繩子就結成一團整個從孔洞摔了出來,全部打在我身上,把我纏繞進了里面。

  我掙脫繩子那起末端一看,發現沒有割裂的痕跡,繩子是被她自己解開的。我們面面相覷,我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種十分糟糕的感覺,“他娘的,文錦自己解開的繩子?”

  悶油瓶臉色凝重一下按住胖子的肩膀,整個人借力踩著胖子的背,接著一跳,就鉆進那個洞里,動作之快,根本攔不住。胖子大叫:“繩子!帶上繩子!”他也不理會,幾下就往上縮了進去

  我一看他不帶繩子不行啊,立即對胖子叫道:“蹲一下。”胖子大怒:“他娘的都當老子是馬夫啊。”我不去管他,貼著他的身子就歪歪扭扭地爬了上去,他托了我一把,我用力一蹬腿也竄了上去,無奈力氣不夠,屏住呼吸撐住孔壁想把腳也提上來,結果沒幾秒就滑了下來,直接摔在胖子身上。再來一次,還是那樣,一下明白自己的體質肯定是進不去了。

  我站起來揉了揉摔痛的地方,抬頭就看到悶油瓶艱難地從洞里面前進。他太高了,膝蓋無法著力,只能用小步上,十分消耗體力。我突然產生了一種錯覺,這隕石會不會是活的,這些孔洞就是它進食的陷阱,悶油瓶在自投羅網。

  但是隨即我就意識到這不可能,再想腦子已經一片混亂,無法思考了。我就這么抬頭看著悶油瓶爬上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悶油瓶也完全消失在孔洞的深處。

  我再也坐不住了,一直堅持站在洞口往下看,希望能看到有燈光返回,然后他們兩個都安全地回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心急如焚地等著,從焦慮到冷靜,從冷靜到麻木,從麻木到腦子一片空白。

  十個小時之后,還是什么都沒有發生,悶油瓶也沒有回來,文錦也沒有回來,空洞里沒有一點聲音。這兩個人,好象被這些孔洞帶去了另外一個世界。

分享到:
贊(248)

評論98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80
    文錦自己解開繩子,是因為她發現身體里的變化停止了,越進入隕石越能保持正常,知道了到里面去可能就不會變禁婆。 隕石是長生術完整版的關鍵,吃丹藥做玉俑都不能完整長生而會變異成怪物,只有在隕石里呆上足夠的時間才能穩定身體。
    來自隕石坑2019-10-21 14:38:36回復
  2. #79
    兩個人……gua一個了?
    波哥nb2019-09-22 8:43:09回復
  3. #78
    好多疑點啊
    2019-08-16 10:40:43回復
  4. #77
    我不知道我在干嘛
    峯雫2019-07-28 23:41:21回復
  5. #76
    最后文錦躺在了那塊石頭里面,因為那塊石頭能阻止她尸變
    匿名2019-07-21 15:46:17回復
  6. #75
    哥,我好想你, 想你身上的氣味,想你溫暖的懷抱,想你嘴唇的溫度,想你如起靈一樣安全的依靠
    雨煙2019-07-17 22:30:32回復
  7. #74
    文錦可能要死。因為她和啊寧一樣,都朝吳邪笑了
    匿名2019-06-09 14:15:43回復
  8. #73
    小哥怎么總這么在乎陳文錦,繩子都不系就走了,估計胖子和天真丟了他都不會這樣吧,每次都特別在乎陳文錦
    匿名2019-05-09 19:52:14回復
  9. #72
    71樓,你的評論讓我惡心
    張三2019-01-09 13:39:11回復
  10. #71
    悶油瓶臉色凝重一下按住胖子的肩膀,整個人借力踩著胖子的背,接著一跳,就鉆進那個洞里,動作之快,根本攔不住。胖子大叫:“繩子!帶上繩子!”他也不理會,幾下就往上縮了進去。 小哥,你喜歡的人,是陳文錦,不是我。
    吳邪2018-09-22 16:13:03回復
    • 哎,同感
      北派七叔2019-07-10 19:42:13回復
    • yy過頭了吧
      匿名2019-07-12 20:32:55回復
    • 這么想好難受……好叭理智看盜筆 小哥目前確實和文錦阿姨還有胖子的相處更自然??
      可憐弱小茫然無助的尸鱉小可愛2019-07-17 22:09:56回復
  11. #70
    大概天真來講敘盜墓筆記比較好,胡思亂想比較恐怖一些
    ???2018-08-22 0:37:55回復
  12. #69
    極海聽雷里面三叔把這個坑填上了大家可以去看看
    劇透狗2018-07-29 21:55:16回復
    • 看完極海聽雷的我突然懵逼
      匿名2019-09-08 15:40:41回復
  13. #68
    書的坑有點多啊emmm...
    瓶邪大旗永不倒2018-07-17 12:42:14回復
  14. #67
    文錦最后一場戲殺青……回去領盒飯吧qaq你跑了整整兩本書的龍套,已經很累很累了……
    第三遍2018-04-29 22:49:35回復
  15. #66
    這書作者也是城府極深的寫了一半看到書大火就開始各種挖大坑為后續填坑開新書。
    無間道2018-02-09 6:20:48回復
    • 同意
      匿名2018-08-25 11:34:18回復
  16. #65
    丟下我又
    小三爺2017-11-27 9:05:56回復
  17. #64
    會不會孔洞后面和青銅門后一樣
    楠小城2017-10-29 17:03:21回復
  18. #63
    我迷路了
    起靈2017-09-11 20:40:17回復
  19. #62
    專業失蹤戶瓶子
    路人2017-08-27 22:03:46回復
  20. #61
    到這里文錦的戲份就結束了,我就想問這人最后的結局是什么?死也要有個尸體吧?
    吳邪2017-08-26 10:46:18回復
  21. #60
    是不是文錦察覺到自己快尸變了然后故意走的啊。。瞎猜的
    。。。2017-07-21 13:43:32回復
    • 有可能誒
      溫瓊林2018-04-24 20:32:07回復
      • 你的昵稱吸引了我,鬼將軍溫寧
        啊笑2018-08-25 20:28:29回復
  22. #59
    別在這里秀物理好嗎自己去試啊
    讀者2017-07-18 13:17:17回復
  23. #58
    吳邪跟上啊!!這個終極就是三叔挖的坑啊!這么多年了NND我就一直沒見他試圖填上過啊!好奇心憋死我了!
    重溫、重溫2017-07-17 14:51:41回復
  24. #57
    女尸帶著頭冠,已經分辨不出男女了。 女尸:???
    女尸2017-06-11 16:21:54回復
    • 沒看到后面的“如果不是發髻”嗎?一個個眼睛都是抽筋的么,看一句漏一句的
      無邪2018-02-17 10:27:29回復
  25. #56
    哈哈哈
    yyj2017-05-08 21:45:26回復
  26. #55
    他們是不是被吃了?(這話好傻啊)
    夜厥2017-02-26 16:18:01回復
  27. #54
    用燒酒抹身驅寒?酒精揮發的過程是吸熱的,那不是越抹越冷嗎?
    無名2016-12-25 19:05:07回復
    • 就像你發燒的時候,用白酒擦身子,擦紅了,身體就發汗,體溫就上升
      匿名2017-02-25 0:05:18回復
      • 老哥。。發汗是降溫。。
        匿名2017-07-20 11:07:59回復
    • 燒酒是熱的
      匿名2017-03-27 16:27:27回復
  28. #53
    一等就等了十小時,時間過得真快呀
    時間2016-11-17 9:56:13回復
  29. #52
    我死沒?
    阿寧2016-08-08 11:32:25回復
  30. #51
    你媽,這邏輯惡心叫惡心他媽開門,惡心到家了
    無邪他爹2016-03-11 18:50:53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