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海潛沙 第三十四章 連環

  這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就算是粽子,他也只見過能蹦能跳的,從來沒見過會笑的,張起靈覺得心中一緊,急忙后退一步,全身戒備,準備應對它的下一步動作,沒有想到的是,那具干尸原本指著天的手,突然一動,變成了水平指向東邊,同時,整個房間突然一暗,寶頂上的夜明珠不知道什么原因,瞬間熄滅了。

  他們進來的時候,為了節約電池,已經關掉了手電,這一下子其他幾個人都嚇了叫了起來,張起靈發現雖然房間變暗,但是并沒有變成一片漆黑,忙抬頭一看,發現最靠近四面墻的四顆夜明珠并沒有熄滅,就像漆黑街道上的昏暗路燈一樣,只照亮了一小塊區域,這個時候,邊上傳來了李四地發抖的聲音:“墻上有~有~臉!”

  張起靈一個激靈,忙轉頭一看,只見這東邊那顆夜明珠所照亮的黃漿磚墻,都出現了光影的變化,平白無故顯現出一張巨大的慘白人臉來。

  張起靈知道必然又是一個把戲,有點厭煩地跳下石臺,走到東邊的磚墻前一看,發現墻上的其實是一幅影畫,這種畫是當光線從一個固定角度射過來時候,由墻上溝壑的影子所形成的,如果光線的角度不對,畫就不會出現,但是因為這些線條太詭異了,在高度緊張的情況下,很容易被人想象成可怕的人臉。

  他仔細看了看,不由心中一動,眼前的這一幅似乎是敘事畫,而且看內容,應該是在展示云頂天宮剛完工時候的情形,他看到所謂的天宮,其實是建筑在一座非常陡峭的山脈上,山頂云霧繚繞,把整個宮殿都包了起來,才給人一種浮在云上的感覺。張起靈看著那座山峰的情景,似乎白雪皚皚,海拔應該非常的高,不知道是在哪座山上。

  他轉了轉頭,發現四面墻上都有影畫出現,忙轉到南面的磚墻繼續看,只見這一幅,天宮下面的懸崖上,被修鑿很多的有棧道相連石窟,一行工人,正在用一個“桔槔(吊車)”將一具巨大的棺材,順著懸崖一個石窟一個石窟的向上拉升,而送葬的隊伍,則排成一排,順著棧道艱難的往上攀。張起靈啊了一聲,這個天宮,難道竟然是一個陵墓,那這棺材里裝的,是誰呢?

  他繼續走下去,西邊的那幅影畫,更加的奇怪,只見懸崖上的棧道,竟然燃起了熊熊裂火,這應該是守陵的士兵在入殮儀式結束之后,為了保證陵墓的安全,而把進入天宮的唯一的道路燒毀,。這樣一來,基本上可以杜絕所有的小規模盜墓行為,無論南派北派,均沒有人有能力到一個海拔如此高的地方,爬上百米懸崖,去倒一個斗,不可能也沒有必要。

  他記憶里并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墓葬,不由覺得驚訝,忙跑到最后一幅影畫之前,一看就呆了,因為這幅畫卻出奇的簡單:山頂上的天宮突然消失了,只見一片皚皚的白雪,不僅如此,連懸崖都被一片白色蓋住。雖然并不是很生動,但是張起靈已經知道了這應該是一場雪崩。

  他猜測,可能是大火使得溫度上升,天宮上方的積雪松動,造成了大規模的雪崩,不僅把整個天宮掩埋在了白雪之下,還覆蓋了整個山頭,把這座宮殿變成了一個貨真價實的墳墓。

  他看到這里,不由長出了一口氣,真沒想到這個云頂天宮,最后的命運竟然是這樣的。看來汪藏海對此也是耿耿于懷,自己的杰出作品在建成后沒多少時間就直接被雪崩壓毀,夠他到死都郁悶的了,也難怪他要把這件事情通過這種隱秘的方式記錄下來,這應該是一個地位顯赫人物的陵墓,他肯定不能把這件作品公諸于世,但是以他這么喜歡炫耀的性格,他肯定會以某種方式讓后人知道,自己的作品里,還有一座這么壯觀的云頂天宮。

  現在唯一不知道的,就是這座墳墓里埋的是什么人了,張起靈深吸了一口氣,這個時候,他突然看到文錦和其他兩個人正在試圖搬動東南角的那面大鏡子。他覺得很奇怪,忙問她在干什么,文錦焦急的說:“我剛才看到三省躲在這面鏡子的后面,一閃又不見了。”

  張起靈這才想起三叔的事情,忙上去幫了一把,這面2米高的鎦金福字紋銅鏡非常的重,他們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挪開了半米,眾人探頭一看,只見鏡子后面的墻角壁上,竟然有一個半人多高的方洞,張起靈照了照里面,只見一片黑漆漆,不知道通到哪里去。

  吳三省前幾天規劃地宮的時候,并沒有發現這里還有這么大一個房間,但是張起靈早就知道,地宮并非他規劃的這么簡單,因為沉船葬和陸葬不同,有一個沉船的過程,這個過程中船必須保持絕對的平衡,所以對陵墓的對稱性要求非常高,吳三省規劃出來的地宮雖然沒有原則上的錯誤,但是明顯的頭重腳輕,如果以這樣的結構來沉,估計整個墓會倒栽進海里。

  他那個時候也懶的去出這個風頭,就沒和吳三省說,先在想起來,這里有一個用來平衡的通道,也不足為奇。

  他和眾人解釋了一下,打起手電第一個走了進去,因為手電在進盜洞的時候一直開著,基本上都有點電力不足,文錦就讓他們前后各開一只,其他人全部關掉。這個石道里面相當的寬,幾乎可以四個人并排走,霍玲看到張起靈和文錦走的如此的近,不由有點不舒服,就硬擠上去,這個時候,張起靈已經覺得事情有點不對了,他隱約看到前面的黑暗中,有什么東西正在蠕動。

  同時,空氣中那股越來越濃的香味,也引起了他的注意,這種感覺,好像是他們正在走近香味的源頭一樣,再往里走了幾步后,這些味道已經香的讓他無法集中自己的精神,他回頭想問文錦,突然發現,身后的幾個人已經倒在了地上,文錦摸著自己的額頭,迷糊的看了他一眼,一下子倒在了他的懷里。

  張起靈心叫不好,馬上閉住呼吸,然而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覺得一股無法抗拒的困意襲來,開始向墻壁上靠去,然后逐漸失去了意識,朦朧中,他看到三叔蹲了下來,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悶油瓶說到這里,深吸了一口氣,沉默了下來,說道:“我醒過來的時候,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面,什么都不記得,什么都不知道,直到幾個月后,才一點一點的開始想起一些零碎的片段,后來又過了幾年,我開始發現,我自己的身體出了點問題。”

  我忍不住想插嘴問他,是不是發現自己不會老,但是他沒給我這個機會,就接著說道:“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是什么問題,不過我在三個月前,碰到了你的三叔,我發覺他非常的眼熟,為了想起更多的事情,就跟著你們去了魯王宮。”他講到這里,突然轉向我,說道:“我在魯王宮里,發現你的三叔很有問題!”

  我一楞,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繼續說道:“你們從青銅棺里拿出來的那塊金絲帛書,其實是假的,早就被你三叔調包了。”

  我大吃了一驚,叫道:“胡說!他娘的那不是被你掉包的嗎?”

  悶油瓶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說道:“不是,是你三叔自己,他和大奎兩個人,從樹的后面打洞,直接挖到棺材底上,這大概也是為什么,大奎必須要死的原因。”

  我聽的渾身發冷,比任何時候都要緊張,雖然仍舊想站在三叔這一邊,但是腦子里已經猶如一到閃電劃過,無數的景象跳了出來,我想起大奎是怎么中毒的,想起潘子為什么在上樹之前還很清醒,等我們在地面上看到他的時候卻已經深度昏迷,想起我和胖子還沒有爬出那條縫隙的時候,他已經扛著汽油筒跑了過來。

  我無法再想下去了,只覺得世界上的一切都顛倒了,不知道誰說的是真話,誰是騙子,我到底應該相信誰。我覺得腦子一片混亂,無法控制的自言自語道:“不對不對,事情沒有這么簡單,沒有動機,三叔他到底為什么要這么做?”

  悶油瓶淡淡的說道:“如果這個人真的是你三叔的話,的確是沒有動機。但是——”他說到這里嘆了口氣。

  我沒有明白他的意思,不過心里似乎已經相信了他,不由苦笑,我原來一直在想三叔到底有多少東西在騙我,現在,我必須要想的是到底他有多少東西沒有在騙我了。

  事情發生這樣的變化,我真的沒有想到,不過轉念頭一想,現在想這些也沒有什么用,無論誰真誰假,都要等到我們逃出去后才有意思,不然死在這里,知道了真相有能怎么樣。

  想到這里,我忙定了定神,讓自己放松了一下,這個時候,我發現胖子已經走到了石碑前面,笨濁的蹲著,翹起個蘭花指頭,在那里晃晃悠悠的梳起頭來,我皺了皺眉頭,叫道:“死胖子,你他娘的又在搞什么雞吧事情,你就不能給我消停點?”

  他轉了一下頭,裝成女人的聲音,說道:“哀家他娘的正在梳頭~,梳個頭又要不了你的命,你羅嗦什么?”我簡直無可奈何,問他道:“梳頭?你難道也想去那個天門里看看?”

  胖子說道:“當然,這么壯觀的情景,胖爺我怎么可能錯過,況且,你看我們下來一次也不容易,那女人又跑了,看來我們的傭金也指望了,再怎么樣,也得挖幾顆夜明珠過來,所謂有錢就不倒斗,倒斗就不空手嘛。”

  我罵道:“敢情剛才你聽了這么久,就聽到個夜明珠啊?”

  他聽了不服氣了,說道:“哎,你還真不能這么說我,你胖爺我要進這個天門,還有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你們可知道是什么嗎?”

分享到:
贊(339)

評論91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90
    不是 ,小哥話這么多?
    2019-08-22 14:53:47回復
  2. #89
    悶油瓶,難道你忘了?你的記憶并不靠譜
    天真2019-08-14 23:57:42回復
  3. #88
    不是吳邪,以小哥和胖子的脾氣,兩人早打起來了,還談合作和鐵三角?
    小哥&吳邪&胖子2019-08-07 23:47:25回復
  4. #87
    總感覺小哥跟我三嬸有那么一腿
    天真2019-08-01 13:05:45回復
  5. #86
    又倒到小哥懷里,我醋意太大,必須要棄了小哥??
    日山2019-07-17 11:54:04回復
  6. #85
    看了一遍電視劇,我是迷糊的,看了原著。我還是迷糊的,那個三叔,吳三省到底是好人壞人?
    小哥死忠飯2019-07-16 20:09:22回復
  7. #84
    l/giopgw8o7gtiwyfouisfghsdug那部分是否有人管 djfgweyirfyweyrweyirfweuioryweufuyyufyugtyw7f8ewjk 故一定會更加嚴格的加快國家 郭德綱的發貨單號
    匿名2019-07-15 16:24:24回復
  8. #83
    三叔其實就是解連環,他當年帶上了三叔的面具
    xyz2019-07-15 15:07:03回復
  9. #82
    哀家他娘的正在梳頭~
    匿名2019-05-18 10:19:32回復
  10. #81
    和我之前看到的片段不同啊?
    第一次看2018-12-18 12:39:18回復
  11. #80
    老九門老一輩的,哪有幾個好東西
    解雨臣2018-11-23 23:29:52回復
    • **
      匿名2019-05-30 15:38:07回復
    • 三叔可算不了老一輩,并且也不壞吧
      日山2019-07-17 11:53:01回復
  12. #79
    三叔是假的?
    薛洋/小哥、瘋迷妹2018-08-07 9:58:19回復
    • 那是解連環
      匿名2019-06-09 16:52:25回復
  13. #78
    哀家他娘的正在梳頭
    匿名2018-04-25 16:11:36回復
  14. #77
    吳邪整個人除了記錄和敘述事情外還有什么用?
    匿名2018-03-11 8:24:45回復
    • 人家是主角 只不過是以第一人稱出現
      匿名2018-08-23 9:11:44回復
    • 吳邪用處大了,他是鐵三角的大腦,兼顧驅蟲,刪除的東西太多了,明明還有一個悖論甬道的
      匿名2018-12-08 9:16:58回復
      • 我想起了周深的天機,唱的就是盜墓筆記,我覺得很符合盜墓筆記的一首歌
        匿名2019-07-11 22:47:57回復
      • 悖論甬道不是云頂天宮里的嗎。。
        匿名2019-07-22 15:37:39回復
    • 你可挺事兒逼的啊,你自己知道不
      匿名2019-08-30 1:05:22回復
    • 小三爺用處大了,往后面看,這是個成長的故事
      潘子本命2019-09-02 23:40:21回復
    • 確實沒用,就跟你在地球上是個渣一樣沒用
      匿名2019-10-15 10:27:45回復
  15. #76
    好想替吳邪哭一場啊
    重溫黨2017-06-28 11:38:31回復
  16. #75
    看評論很有意思
    林景玉2017-03-27 22:09:55回復
  17. #74
    哀家他娘的正在梳頭……噗哈哈哈哈
    劇透著2017-02-28 23:24:40回復
  18. #73
    傳哀家懿旨,劇透者,統統拉去填坑,勿必填平了
    小稻米2016-11-18 23:57:55回復
    • 咋們老百姓是填不了三叔的高深坑
      匿名2017-12-07 20:37:00回復
    • 干得漂亮。
      秘密2019-08-22 23:50:43回復
  19. #72
    看完整本《盜筆》,不得不說張起靈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人。我不想劇透,卻忍不住說。我恨他的執著,也愛他的執著。他執著于他的使命,他的責任,卻因為他的執著讓吳邪苦苦等了十年。其實...我若是吳邪,幾十年后或許感謝他的執著...若不是為等他十年,吳邪何苦為他失去無邪?失去天真?成為一個能真正生存在社會能在他出青銅門為他真正打開遮風擋雨的傘。他亦是吳邪,卻失了無邪。
    稻米2016-02-04 21:24:59回復
    • 我想打死你兄dei
      吳邪2018-10-21 10:59:44回復
    • 吳邪不再天真不是因為等小哥等了10年好不?同人看多了吧……
      匿名2018-12-08 9:18:09回復
    • 吳邪不在無邪是因為墓里看透了人心,經歷了太多事情,吳邪成長了,而成長必須付出的就是天真
      匿名2018-12-29 15:48:40回復
    • 你怕是白看了明明一直都是張起靈替吳邪遮風擋雨吳邪是老九門第三代后人應該是輪到他去守護青銅門張起靈怕他受不了所以替吳邪去守了青銅門十年用這十年換了吳邪的天真無邪明明是吳邪一直活在張起靈的保護下所以吳邪心懷愧疚
      匿名2019-06-12 12:13:46回復
    • 你怕是白看了明明一直都是張起靈替吳邪遮風擋雨吳邪是老九門第三代后人應該是輪到他去守護青銅門張起靈怕他受不了所以替吳邪去守了青銅門十年用這十年換了吳邪的天真無邪明明是吳邪一直活在張起靈的保護下所以吳邪心懷愧疚
      愛小哥2019-06-12 12:14:11回復
  20. #71
    嗨~~我是解連環~
    三叔2016-01-25 20:28:47回復
  21. #70
    唉,本來最后都死了,在這兒又活了,唉,
    潘子2015-12-30 21:33:54回復
  22. #69
    哀家他娘的正在梳頭~
    尸體2015-11-28 13:26:09回復
  23. #68
    天哪!!吳邪已經被麒麟=起靈迷得神魂顛倒了,竟然連三叔的話都不心!! 我沒有明白他的意思,不過心里似乎已經相信了他 吳三省:誰叫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 吳邪:你這是什么跟什么!!
    6樓你真相了2015-11-16 13:37:12回復
    •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吳邪2018-07-22 3:32:03回復
  24. #67
    樓上你劇透個什么勁?就不能他娘的給沒讀過的稻米想像空間嗎?
    重溫覺2015-11-13 19:57:55回復
  25. #66
    其實我是謝連環 我害死了吳三省 再假辦他
    三叔2015-11-05 8:32:20回復
  26. #65
    誰說不能?你問天真,他一天就見了七八次.
    小哥2015-09-05 20:38:11回復
  27. #64
    后來吳邪還是見到了文錦和霍玲……
    吾王起靈歸2015-08-31 14:25:22回復
  28. #63
    我是小哥體溫升高了才出現的,哪能一直拋頭露面。
    紋身2015-08-25 15:28:43回復
  29. #62
    陳文錦 霍玲 咱們聊聊吧 你是想讓我動手扒了你們的皮 還是自行給我從小哥邊滾遠點
    吳邪2015-08-24 11:21:04回復
    • 說得對,只有吳邪才能躺在小哥身上。
      匿名2018-04-08 18:19:44回復
  30. #61
    整件事情,倒是三叔像個迷
    你丫就是一累贅2015-08-24 11:08:51回復
  31. #60
    樓上,你醋味好大
    樓上那位2015-08-23 19:29:10回復
  32. #59
    陳文錦,聊聊吧
    吳邪2015-08-22 13:26:08回復
  33. #58
    一群二貨談一線神馬?
    ……………………2015-08-21 19:24:12回復
  34. #57
    紋身死到哪里去了 難不成三叔不是人
    瀟瀟2015-08-20 18:36:34回復
    • 是個伏筆懂不!
      20182018-06-29 13:48:19回復
  35. #56
    蠢啊
    好人2015-08-18 19:52:01回復
  36. #55
    黃嚴到底是誰呀?
    王猛2015-08-18 16:26:45回復
  37. #54
    大侄子!你真是太天真了
    三叔2015-08-18 12:38:09回復
  38. #53
    霍鈴,你他媽的給我滾,老子不喜歡你
    張起靈2015-08-18 12:17:34回復
  39. #52
    小哥身上的紋身好像和體溫有關系吧,并不是一直都在的
    張小佛爺2015-08-16 13:24:21回復
  40. #51
    我還是這么的帥,想去天門,其實我想去云頂天宮,誰要陪我一起去啊
    悶油瓶2015-08-08 14:15:32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