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魯王 第三章 瓜子廟

  我看看上面滿是文字的帛書打印件,又看看三叔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啊,怎么難道三叔叔已經超脫到能從字里看出畫來的地步了?怎么看這平日里吃喝嫖賭的老不正經也沒什么仙根啊。

  三叔興奮得不住得發顫,一邊自言自語:“這些人從哪里搞來這么好的東西,怎么我就從來碰不到,這次真是造化了,看樣子他們還搞不清楚這是什么,我們可以趕在他們之前把這撥沙子給淘了。”

  我大大迷惑:“三叔,也許我是笨了點,可您真能從這么小的字里看出地圖來?”

  “你懂什么,這叫字畫,就是把那地方詳細的地理位置用文字寫出來,這東西,如果是別人還真看不懂,幸虧你三叔我還有點閱歷,這世界上,能看懂這玩意的除了我之外恐怕不超過10個人。”

  我三叔沒什么其他本事,但是從小對那些稀奇古怪的非正統的古代文字和暗語非常得有研究,一句話概括,就是什么東西生僻他就研究什么,像什么西夏的五木書圖,女真最早期的牙字,他都能說出個道道來。所以他能知道這個什么勞什子的字畫,我倒是一點也不驚訝。

  不過他這個人是得了便宜便賣乖的那種類型,在他面前還得裝笨,不然他一句話就把你打發了,于是我裝出很憨的表情,問他:“哦,那上面是不是寫著向左走然后向右走,看見前面大樹向右拐,看見一口井然后鉆下去?這樣?”

  三叔嘆了口氣:“儒子不可教也,你的悟性這么差,看樣子我們家到你這一代就玩完了。”

  我看他這個樣子,還嘆的真是真切,似乎是心里話,不由覺得好笑:“那你說是怎么樣的?我爹又不教我,這東西又不是天生的。”

  他得意地嘎嘎嘴,說道“這種字畫,其實是種密碼,它有嚴格的格式,只要把里面寫的東西按照它的格式畫出來,就是一幅完整的地圖了,所有你不要小看這區區幾個字的帛書,不知道里面的信息有多復雜,說不定連哪里用了多少塊磚都標得很清楚。”

  我一聽就來了興趣,心說我從小到大,家里也沒讓我出去倒個實斗,這一次必然要讓三叔帶我去見識一下,摸幾個寶貝也好度過我的經濟危機。這么一邊想著一邊就問他道:“那你能不能看出里面寫著是誰的墓,或者是不是比較有來頭的主?”

  三叔得意地一笑:“我現在不能完全看懂,不過這個墓穴應該是戰國時期魯國的一個貴族的,關看他的墓穴所在被人用這種隱秘的字畫方式記錄在這張帛書上,說明此人的地位應該相當高,而且這個墓地必然十分隱秘是個好斗,一定值得一去。”

  我看他眼睛里直放光的樣子,就覺得稀奇,這老家伙平日里門都懶得出一步,難道這次竟然想親自出馬?那真是千古奇聞了,忙問他:“怎么?三叔,你真的打算親自去淘這撥沙子?”

  他拍拍我的肩膀:“這你就不懂了吧,和你說,唐宋元明清,那斗里面是有寶貝,但那最多只能說是巧奪天工,但是戰國的時候,那時期的皇族古墓,年代過于久遠了,你永遠也估計不到那里面有什么東西,那戰國墓可是出神器的地方,那可都是人間沒有的東西!你說我能不想見見嘛?”

  “你就這么肯定?說不定里面啥都沒有呢?”

  “不會,你沒看這圖案嗎?”他指了指那張詭異的狐貍臉:“這是魯國最早人牲時候祭祀帶的面具,這墓里埋一定是什么身份很特殊的人,可能比當時的皇帝還要尊貴。”

  我脫口而出:“皇帝他爹。”

  三叔瞪了我一眼,就想把那張打印紙收起來,我一把按住,朝他一笑:“三叔,你別急著收起來,怎么說這東西也是我搞來的,這次你怎么樣也要帶我去見識一下。”

  他大叫:“不行,淘這沙可不是這么簡單的,那地方可沒空調,還機關重重的,隨時可能要歇菜。你是你爹的獨苗,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非讓你爹給扒了皮不可。”

  我也大叫:“那拉倒!就當我沒來過!”說著把那紙頭從他手里猛地抽了出來,轉頭就走。我知道三叔這人,一旦遇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就一點原則也沒有,看到古董這樣,看到女人也這樣,我就吃準他這一點,果然才走了幾步,他就投降了,追上來,一把拉住我手里的紙:“好好好,你厲害,不過咱可說好了,我們下盜洞的時候,你可得待在上面。這樣總行吧?”

  我頓時心花怒放,心說:到時候我要下去你還能攔得住我?忙點頭道:“一句話!出門在外,就全聽你的,你讓我干嗎我干嗎!”

  三叔無奈地嘆了口,說:“我們兩個人還不成事,我明天再調幾個有經驗的伙計過來,這幾天我就解這張字畫,你得幫我去置辦些東西。”說著他迅速寫了張條子給我,對我說,“千萬別買了假貨,還有,準備套旅游的行頭出來,不然還沒到地方,我們就先拘留了。”我點頭答應,就各自分頭去忙。

  三叔要的東西都比較刁鉆,我覺得恐怕是故意為難一下我,因為這單子里的東西一般店里還真沒有,比如什么分體式防水礦燈,螺紋鋼管,考土鏟頭,多用軍刀,折疊鏟,短柄錘,繃帶,尼龍繩等等,我才買了一半就花了將近一萬塊錢了,心里那叫這個心疼啊,直罵這老狐貍,媽的這么有錢還這么吝嗇。

  三天后,我還有我三叔的兩個老淘沙的伙計,還有那天買了我叔叔那手龍脊背貨色的小伙子,五個人到了山東瓜子廟再往西100多公里的地方。

  說起這地方,該怎么說呢,真只能說這就是一個地方,什么都沒。我們先是長途汽車,然后是長途中巴,然后是長途摩托,然后是牛,我們最后從牛車下來的時候,前看后后左看右看還是什么都沒,然后就看到前面跑來一只狗,我三叔一拍請來的向導,“老爺子,下一程咱騎這狗嗎,恐怕這狗夠戧啊!”

  “不會,”老爺子大笑,“這狗是用來報信的,這最后一程啊,什么車都沒,得做船,那狗會把那船帶過來。”

  “這狗,還會游泳?”

  “游得可好咧,游得可好咧,”老頭子看著那狗,“驢蛋蛋,去游一個看看。”

  那狗還真有靈性,真跳到河里游了一圈。上來抖抖毛,就趴地上吐舌頭。

  “現在還太早,那船工肯定還沒開工,咱們先歇會兒,抽口煙。”

  我一看表:“下午2點還沒開工,你這船工是什么作息時間啊?”

  “我們這里就他一個船工,他最厲害,他什么時候起來什么時候開工,有時候一天都不開工,能把人急死。”老頭子笑笑,“沒辦法,這河神爺只賣他面子,別人,只要一進那山洞洞就肯定出不來,就他沒事。要是你們會騎騾子,我們就能從山上翻過去,再一天也能到,不過你看你們這么多東西,我們全村的騾子也不夠你們用的。”

  “哦,”三叔一聽到山洞,馬上來勁了,拿出翻譯好的地圖,這地圖他一直當寶貝一樣,看都不讓我看一眼,他一拿出來,我們馬上湊過去看,只有那個小伙子還是一言不發坐在一邊。

  說實話,我二叔兩個伙計很好相處,都是實在人,就這人像個悶油瓶,一路上連屁都沒放過一個,只是直勾勾看著天,好像憂郁天會掉下來一樣,特討厭!我一開始還和他說幾句話,后來干脆懶的理他,真不明白三叔把他帶來干什么。

  “有山洞,還真是個河洞,就在這山后面。”三叔說,“怎么老人家,這山洞還能吃人?”

  老頭子呵呵一笑:“都是上幾代留下來的話了,我也記不清楚了,那河道沒通的時候,村里都說里面有蛇精,進去的人一個都沒出來過,后來有一天,那船工的太爺爺就從那洞里撐了個小船出來了,說是外面來的貨郎,你說這貨郎哪有扛著只船到處跑的?大家都說他是蛇精變的,他太爺爺就大笑,說船是他隔壁村里買的,不信可以去隔壁村問,他們跑去一問,果然是這樣,別人才相信,還以為那洞里的妖怪已經沒了,結果膽子大的幾個年輕人去探洞,又沒出來。從那以后只有他家的人能夠直進直出,你說古怪不?后來他們家就一直做這一行,一直到現在。”

  “那狗沒事情嗎?”我奇怪了,“不是用它報信的嗎?”

  “這狗也是他家養的,別人家別說是狗了,牛進去都出不來。”

  “這么古怪的事情,政府就沒人管?”

  “那也要說出去有人信才行。”老頭子在地上敲敲旱煙管。

  三叔眉頭一皺,拍拍手:“驢蛋蛋,過來。”

  那狗還真聽話,屁顛屁顛就跑過來了,三叔抱起他一聞,臉色一變:“不會吧,難道那洞里有這東西?”

  我也抱起來一聞,一股狗騷味道嗆得我一陣咳嗽,這狗的主人也真懶,不知道多久沒給這狗洗澡了。

  他一個叫潘子的伙計哈哈大笑:“你想學你三叔,你還嫩著呢。”

  “這死狗,怎么這么臭!”我惡心得直咧嘴。

  “這狗小時候就吃死人肉長大的。”三叔說道,“那是個尸洞,難怪要等時間才能過,那船工,小時候恐怕也是……”

  “不會吧!”我嚇得寒毛都倒立起來,這句話一出,連那悶聲不響的小子的臉色都變了。

  我三叔的另一伙計是一個大漢,我們叫他阿奎,看他塊頭都和拉車那牛差不多大了,膽子卻很小,輕聲問:“那尸洞到底是什么東西?進去會不會出事情?”

  “不知道,前幾年我在山西太原也找到這么一個洞,那里是日本人屠殺堆尸的地方,凡是有尸洞的地方必有屠殺,這個是肯定的,那時候看著好玩就在那里做實驗,把狗啊,鴨子的放在竹子排上,然后架上攝像機,推進去,那洞最多一公里多點,我準備了足夠長的電纜,可是等到電纜都拉光了,那竹排子都沒出來,里面一片漆黑,不知道漂到什么地方去了,后來就想把這竹排子拉出來,才拉了沒幾下,突然竹排子就翻了,然后就……”三叔手一攤,“最后只看到一半張臉,離得屏幕太近了看不出是狗還是什么東西。要過這種洞,古時候都是一排死人和活人一起過去的,要是活的東西,進去就出不來!不過,聽說山西那一帶有個地方的人從小就喂小孩子吃死人肉,把尸氣積在身體里,到了長大了,就和死人沒什么兩樣,連鬼都看不到他。老爺子,你那船工是不是山西過來的?”

  老頭子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搖搖頭:“不曉得哦,那是他太爺爺那時候的事情了,都不是一個朝代人。”說著看了看天,對那狗叫了一聲,“驢蛋蛋,去把你家那船領過來!”那狗嗚的一聲,跳進水里就游往山后面游去。

  這個時候,我看見,三叔叔對潘子使了個眼色,潘子偷偷從行李里取出一只背包背在身上,那個一邊坐著的年輕人,也站了起來,從行李堆里拿出了自己的包,潘子在走過我身后的時候,輕聲用杭州話說了一句:“這老頭子有問題,小心。”(翻頁提示:下方5厘米處,有個鏈接“下一章:七星魯王 第四章 尸洞”,這就是了。其他各章類似。)

分享到:
贊(712)

評論152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81
    不好看
    匿名2019-09-16 15:35:55回復
  2. #180
    好好看喔~
    星辰^o^2019-09-09 19:48:04回復
  3. #179
    告訴我,看見潘子哭得稀里嘩啦的不止我一個
    匿名2019-08-30 14:53:30回復
  4. #178
    改過了
    沈冪2019-07-25 13:57:19回復
  5. #177
    怎么有兩個版本?
    張起靈2019-07-21 20:57:32回復
  6. #176
    我老婆呢~
    張起靈2019-06-13 10:05:27回復
  7. #175
    盜墓筆記陪著我渡過了難熬的失戀期 只有一直看著盜墓小團體我才能忍住不去找他的沖動 真心希望三叔永遠寫下去 真的放不下
    匿名2019-06-11 16:44:00回復
  8. #174
    用了一個月時間把盜筆包括重啟和所有番外全讀了一遍又回來看瓶邪的初識 忘不了小哥的那句還好 我沒害死你 忘不了天真背著小哥說乖出去就給你買粥 再讀一遍又感覺多此一舉 可是 真的放不下
    匿名2019-06-11 16:39:09回復
  9. #173
    好奇吳邪和小哥真的有一腿嗎?
    匿名2019-06-07 22:11:45回復
  10. #172
    潘子和大奎
    潘爺2019-05-02 19:20:20回復
  11. #171
    看標題還覺得自己沒看過,可是看內容之后發現都看過?
    匿名2019-04-26 14:16:30回復
  12. #170
    好看
    ??2019-01-31 6:05:05回復
  13. #169
    潘子還在
    阿花迷妹2018-12-30 11:56:09回復
  14. #168
    匿名2018-10-26 19:03:54回復
  15. #167
    感覺讀著沒以前的味了。是不是改版過
    匿名2018-10-17 19:01:15回復
    • 可能是你看書的喜好變了吧。
      匿名2019-06-22 12:56:03回復
  16. #166
    不知道第幾次看了,看完就會忘記所有的情節,每次看就像第一次看一樣,這樣也挺好的!
    匿名2018-10-15 14:57:57回復
  17. #165
    還好我沒有去看什么電視,電影。開什么玩笑,小哥是隨隨便便一個人都可以演出來的嗎!8
    可愛2018-10-06 11:23:59回復
  18. #164
    重溫看到潘子總想哭
    ……2018-10-03 21:29:35回復
  19. #163
    三叔叔,我是無邪你在哪呢
    手插口袋不談戀愛2018-09-29 16:22:43回復
  20. #162
    你小三爺那時還是那時的天真無邪。..心情復雜
    coco2018-09-24 22:29:27回復
  21. #161
      我看看上面滿是文字的帛書打印件,又看看三叔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啊,怎么難道三叔叔已經超脫到能從字里看出畫來的地步了?怎么看這平日里吃喝嫖賭的老不正經也沒什么仙根啊。   三叔興奮得不住得發顫,一邊自言自語:“這些人從哪里搞來這么好的東西,怎么我就從來碰不到,這次真是造化了,看樣子他們還搞不清楚這是什么,我們可以趕在他們之前把這撥沙子給淘了。”   我大大迷惑:“三叔,也許我是笨了點,可您真能從這么小的字里看出地圖來?”   “你懂什么,這叫字畫,就是把那地方詳細的地理位置用文字寫出來,這東西,如果是別人還真看不懂,幸虧你三叔我還有點閱歷,這世界上,能看懂這玩意的除了我之外恐怕不超過10個人。”   我三叔沒什么其他本事,但是從小對那些稀奇古怪的非正統的古代文字和暗語非常得有研究,一句話概括,就是什么東西生僻他就研究什么,像什么西夏的五木書圖,女真最早期的牙字,他都能說出個道道來。所以他能知道這個什么勞什子的字畫,我倒是一點也不驚訝。   不過他這個人是得了便宜便賣乖的那種類型,在他面前還得裝笨,不然他一句話就把你打發了,于是我裝出很憨的表情,問他:“哦,那上面是不是寫著向左走然后向右走,看見前面大樹向右拐,看見一口井然后鉆下去?這樣?”   三叔嘆了口氣:“儒子不可教也,你的悟性這么差,看樣子我們家到你這一代就玩完了。”   我看他這個樣子,還嘆的真是真切,似乎是心里話,不由覺得好笑:“那你說是怎么樣的?我爹又不教我,這東西又不是天生的。”   他得意地嘎嘎嘴,說道“這種字畫,其實是種密碼,它有嚴格的格式,只要把里面寫的東西按照它的格式畫出來,就是一幅完整的地圖了,所有你不要小看這區區幾個字的帛書,不知道里面的信息有多復雜,說不定連哪里用了多少塊磚都標得很清楚。”   我一聽就來了興趣,心說我從小到大,家里也沒讓我出去倒個實斗,這一次必然要讓三叔帶我去見識一下,摸幾個寶貝也好度過我的經濟危機。這么一邊想著一邊就問他道:“那你能不能看出里面寫著是誰的墓,或者是不是比較有來頭的主?”   三叔得意地一笑:“我現在不能完全看懂,不過這個墓穴應該是戰國時期魯國的一個貴族的,關看他的墓穴所在被人用這種隱秘的字畫方式記錄在這張帛書上,說明此人的地位應該相當高,而且這個墓地必然十分隱秘是個好斗,一定值得一去。”   我看他眼睛里直放光的樣子,就覺得稀奇,這老家伙平日里門都懶得出一步,難道這次竟然想親自出馬?那真是千古奇聞了,忙問他:“怎么?三叔,你真的打算親自去淘這撥沙子?”   他拍拍我的肩膀:“這你就不懂了吧,和你說,唐宋元明清,那斗里面是有寶貝,但那最多只能說是巧奪天工,但是戰國的時候,那時期的皇族古墓,年代過于久遠了,你永遠也估計不到那里面有什么東西,那戰國墓可是出神器的地方,那可都是人間沒有的東西!你說我能不想見見嘛?”   “你就這么肯定?說不定里面啥都沒有呢?”   “不會,你沒看這圖案嗎?”他指了指那張詭異的狐貍臉:“這是魯國最早人牲時候祭祀帶的面具,這墓里埋一定是什么身份很特殊的人,可能比當時的皇帝還要尊貴。”   我脫口而出:“皇帝他爹。”   三叔瞪了我一眼,就想把那張打印紙收起來,我一把按住,朝他一笑:“三叔,你別急著收起來,怎么說這東西也是我搞來的,這次你怎么樣也要帶我去見識一下。”   他大叫:“不行,淘這沙可不是這么簡單的,那地方可沒空調,還機關重重的,隨時可能要歇菜。你是你爹的獨苗,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非讓你爹給扒了皮不可。”   我也大叫:“那拉倒!就當我沒來過!”說著把那紙頭從他手里猛地抽了出來,轉頭就走。我知道三叔這人,一旦遇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就一點原則也沒有,看到古董這樣,看到女人也這樣,我就吃準他這一點,果然才走了幾步,他就投降了,追上來,一把拉住我手里的紙:“好好好,你厲害,不過咱可說好了,我們下盜洞的時候,你可得待在上面。這樣總行吧?”   我頓時心花怒放,心說:到時候我要下去你還能攔得住我?忙點頭道:“一句話!出門在外,就全聽你的,你讓我干嗎我干嗎!”   三叔無奈地嘆了口,說:“我們兩個人還不成事,我明天再調幾個有經驗的伙計過來,這幾天我就解這張字畫,你得幫我去置辦些東西。”說著他迅速寫了張條子給我,對我說,“千萬別買了假貨,還有,準備套旅游的行頭出來,不然還沒到地方,我們就先拘留了。”我點頭答應,就各自分頭去忙。   三叔要的東西都比較刁鉆,我覺得恐怕是故意為難一下我,因為這單子里的東西一般店里還真沒有,比如什么分體式防水礦燈,螺紋鋼管,考土鏟頭,多用軍刀,折疊鏟,短柄錘,繃帶,尼龍繩等等,我才買了一半就花了將近一萬塊錢了,心里那叫這個心疼啊,直罵這老狐貍,媽的這么有錢還這么吝嗇。   三天后,我還有我三叔的兩個老淘沙的伙計,還有那天買了我叔叔那手龍脊背貨色的小伙子,五個人到了山東瓜子廟再往西100多公里的地方。   說起這地方,該怎么說呢,真只能說這就是一個地方,什么都沒。我們先是長途汽車,然后是長途中巴,然后是長途摩托,然后是牛,我們最后從牛車下來的時候,前看后后左看右看還是什么都沒,然后就看到前面跑來一只狗,我三叔一拍請來的向導,“老爺子,下一程咱騎這狗嗎,恐怕這狗夠戧啊!”   “不會,”老爺子大笑,“這狗是用來報信的,這最后一程啊,什么車都沒,得做船,那狗會把那船帶過來。”   “這狗,還會游泳?”   “游得可好咧,游得可好咧,”老頭子看著那狗,“驢蛋蛋,去游一個看看。”   那狗還真有靈性,真跳到河里游了一圈。上來抖抖毛,就趴地上吐舌頭。   “現在還太早,那船工肯定還沒開工,咱們先歇會兒,抽口煙。”   我一看表:“下午2點還沒開工,你這船工是什么作息時間啊?”   “我們這里就他一個船工,他最厲害,他什么時候起來什么時候開工,有時候一天都不開工,能把人急死。”老頭子笑笑,“沒辦法,這河神爺只賣他面子,別人,只要一進那山洞洞就肯定出不來,就他沒事。要是你們會騎騾子,我們就能從山上翻過去,再一天也能到,不過你看你們這么多東西,我們全村的騾子也不夠你們用的。”   “哦,”三叔一聽到山洞,馬上來勁了,拿出翻譯好的地圖,這地圖他一直當寶貝一樣,看都不讓我看一眼,他一拿出來,我們馬上湊過去看,只有那個小伙子還是一言不發坐在一邊。   說實話,我二叔兩個伙計很好相處,都是實在人,就這人像個悶油瓶,一路上連屁都沒放過一個,只是直勾勾看著天,好像憂郁天會掉下來一樣,特討厭!我一開始還和他說幾句話,后來干脆懶的理他,真不明白三叔把他帶來干什么。   “有山洞,還真是個河洞,就在這山后面。”三叔說,“怎么老人家,這山洞還能吃人?”   老頭子呵呵一笑:“都是上幾代留下來的話了,我也記不清楚了,那河道沒通的時候,村里都說里面有蛇精,進去的人一個都沒出來過,后來有一天,那船工的太爺爺就從那洞里撐了個小船出來了,說是外面來的貨郎,你說這貨郎哪有扛著只船到處跑的?大家都說他是蛇精變的,他太爺爺就大笑,說船是他隔壁村里買的,不信可以去隔壁村問,他們跑去一問,果然是這樣,別人才相信,還以為那洞里的妖怪已經沒了,結果膽子大的幾個年輕人去探洞,又沒出來。從那以后只有他家的人能夠直進直出,你說古怪不?后來他們家就一直做這一行,一直到現在。”   “那狗沒事情嗎?”我奇怪了,“不是用它報信的嗎?”   “這狗也是他家養的,別人家別說是狗了,牛進去都出不來。”   “這么古怪的事情,政府就沒人管?”   “那也要說出去有人信才行。”老頭子在地上敲敲旱煙管。   三叔眉頭一皺,拍拍手:“驢蛋蛋,過來。”   那狗還真聽話,屁顛屁顛就跑過來了,三叔抱起他一聞,臉色一變:“不會吧,難道那洞里有這東西?”   我也抱起來一聞,一股狗騷味道嗆得我一陣咳嗽,這狗的主人也真懶,不知道多久沒給這狗洗澡了。   他一個叫潘子的伙計哈哈大笑:“你想學你三叔,你還嫩著呢。”   “這死狗,怎么這么臭!”我惡心得直咧嘴。   “這狗小時候就吃死人肉長大的。”三叔說道,“那是個尸洞,難怪要等時間才能過,那船工,小時候恐怕也是……”   “不會吧!”我嚇得寒毛都倒立起來,這句話一出,連那悶聲不響的小子的臉色都變了。   我三叔的另一伙計是一個大漢,我們叫他阿奎,看他塊頭都和拉車那牛差不多大了,膽子卻很小,輕聲問:“那尸洞到底是什么東西?進去會不會出事情?”   “不知道,前幾年我在山西太原也找到這么一個洞,那里是日本人屠殺堆尸的地方,凡是有尸洞的地方必有屠殺,這個是肯定的,那時候看著好玩就在那里做實驗,把狗啊,鴨子的放在竹子排上,然后架上攝像機,推進去,那洞最多一公里多點,我準備了足夠長的電纜,可是等到電纜都拉光了,那竹排子都沒出來,里面一片漆黑,不知道漂到什么地方去了,后來就想把這竹排子拉出來,才拉了沒幾下,突然竹排子就翻了,然后就……”三叔手一攤,“最后只看到一半張臉,離得屏幕太近了看不出是狗還是什么東西。要過這種洞,古時候都是一排死人和活人一起過去的,要是活的東西,進去就出不來!不過,聽說山西那一帶有個地方的人從小就喂小孩子吃死人肉,把尸氣積在身體里,到了長大了,就和死人沒什么兩樣,連鬼都看不到他。老爺子,你那船工是不是山西過來的?”   老頭子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搖搖頭:“不曉得哦,那是他太爺爺那時候的事情了,都不是一個朝代人。”說著看了看天,對那狗叫了一聲,“驢蛋蛋,去把你家那船領過來!”那狗嗚的一聲,跳進水里就游往山后面游去。   這個時候,我看見,三叔叔對潘子使了個眼色,潘子偷偷從行李里取出一只背包背在身上,那個一邊坐著的年輕人,也站了起來,從行李堆里拿出了自己的包,潘子在走過我身后的時候,輕聲用杭州話說了一句:“這老頭子有問題,小心。”
    匿名2018-09-04 20:34:00回復
  22. #160
    好像憂郁天會掉下來一樣,特討厭!我一開始還和他說幾句話,后來干脆懶的理他。小哥:呵~天真
    憂郁天是誰2018-08-31 12:57:56回復
  23. #159
    讀到“皇帝他爹” 我笑了 讀到“我也抱起來一聞。。。” 我。。。噴了??????
    老娘不老2018-06-24 20:14:39回復
  24. #158
    擴圈啊
    黑化蘿莉2018-06-14 23:36:34回復
  25. #157
    1244436796
    黑化蘿莉2018-06-14 23:36:16回復
  26. #156
    討厭電視劇+1
    匿名2018-05-01 19:48:01回復
  27. #155
    入坑遲了,有些好奇原版
    楠小城2018-04-23 19:31:48回復
  28. #154
    有誰有原版的嗎?
    楠小城2018-04-23 19:31:05回復
  29. #15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邪一如既往的好笑,“皇帝他爹”
    第三遍2018-04-22 14:36:47回復
  30. #152
    好、的近年
    匿名2018-04-19 20:14:30回復
  31. #151
    現在,潘子還活著,三叔也還在,吳邪依舊天真。
    天真2018-04-06 12:12:53回復
1 2 3 4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