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魯王 第五章 水影

  “喲,我的小爺爺,你也別嚇我,我塊頭大,最怕這說不出名堂的東西來,你說就是一幫馬賊,我大奎也不放在眼里,這東西,是啥都不知道,你看我這腿都軟了。”

  我心想,在這里待下去也不辦法,而且一種很不舒服的預感在我心里一直時有時無的,不知道是這壓抑的洞穴給我的心理作用還是什么,于是說:“別管是什么,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快點出去,現在我們是逆流,要往回走,肯定比來的時候快,我想我們進這個洞才十分鐘不到點,出去肯定不是問題。”

  “對,對,小三爺說的對。”大奎忙附和,“三爺您就說句話,大不了我們出了以后翻山過去,東西都我來扛,我力氣大,耽誤這一兩天的工夫,也差不了多少啊?咱盜洞打的快一點,不就補回來了嗎?”

  三爺又看了一眼那悶油瓶,問到:“小哥,你怎么看?”

  悶油瓶淡淡道:“現在想出去,恐怕已經來不及了,那兩個人既然能放我們進來,就肯定有十分的把握我們出不去。”

  “不出去,難道在這里等到老死?”潘子看著他,那悶油瓶看了他一眼,竟然把頭轉過去閉目養神起來。潘子吃了個閉門羹,只好對三叔說:“我看這樣,往前咱們是萬萬不能,你看阿奎,非嚇死不可,我們就往后退,這進來的路不復雜,說不定能出去,要真遇上什么奇門遁甲的,我們再想辦法!”

  “也只有這個辦法了,”三叔點點頭,對潘子說,“前后都打一礦燈,你把那幾桿獵槍都裝起來,我和阿奎用來撐篙,潘子和大侄子盯著后面,小哥你就幫我指路。”我們各自答應,潘子又拿出一只礦燈,對著我們身后一照,那第二只船上的牛被這光一照,叫了一聲,潘子罵了聲娘:“三爺,得把這牛趕到水里去,不然這篙沒辦法撐啊。”

  因為剛才礦燈是打向前面的,所以我們根本就沒注意,早把后面還拉了只船給忘記了,現在看到,不由駭然,看樣子這兩老賊考慮得真是周詳,這洞的高度,那牛根本站不起來,不要說把牛趕到水里去,那一車的裝備加上這牛,吃水已經很深了,我們人再上去,不僅篙子撐不動,還有可能會沉。這樣子,這后面的這拖船,就像一個塞子一樣把我們給堵住了。

  這個時候,我隱約又聽見了洞的深處傳出了怪聲,而且,明顯比上一次近了很多,那聲音,好像無數小鬼的竊竊私語一樣,讓人極端的不舒服,所有人都靜了下來,氣氛一時間詭異到了極點。我突然間全部的注意全部被這聲音吸引了,幾次想收回心神,卻馬上又被吸引了過去,心叫不妙,這聲音有蹊蹺!雖然知道,但是卻怎么也回不了神,一時間滿腦子都是這種聲音。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誰狠狠地踢了我一腳,我一個不穩就掉到水里去了。

  馬上,腦子里的聲音全沒了,幾乎是同時我看見潘子也掉了下來。然后是三叔和大奎,最后那悶油瓶帶著一只礦燈也跳了下來,在水里那聲音模糊了很多,我們都沒什么影響,但是用肉眼在水里看東西非常的模糊,我瞇起眼睛也只能看到個大概,悶油瓶向我們指了指水下,然后用燈一照,水并不很深,能夠看到水底一層白沙,他掃了一圈,既沒什么植物,也沒有魚蝦之類的,我實在憋不住氣了,探出水去吸了一口,剛把眼睛上的水甩掉,突然發現一張血淋淋的臉從上倒掛下來,兩只眼睛死死瞪著我。

  我就這樣盯著他,他也這樣盯著我。

  我認出這個人就是給我們撐船的那中年人,一抬頭,發現他只剩下上半身,洞頂上一只黑色的大蟲子正在啃咬他的腸子,不時還甩一下。我頓時就嚇蒙了,這不是只巨大到可怕的尸蹩嗎?我的老天,這得吃多少死人才能長這么大啊?!

  正在這時候,潘子的頭也在另一邊冒了出來,可惜他沒我走運,還沒等他明白怎么一回事情呢,那蟲“吱”地叫了一聲,把尸體一甩,直接一下就撲到他頭上,仰起一對大螯“唰”地卡進了潘子的頭皮里。

  那潘子也算是個人物,這種情況下見他左手一翻,不知道什么時候軍刀已經在手上了,直接把刀往那蟲子的螯根下一翹,直接把它一只螯給挖了出來。要是我,挨了大蟲子這一下子估計就得去閻王那里報到了。那蟲子不知道從哪里發出“吱”的一聲慘叫,另一只螯吃不住力氣,被潘子順勢一拳推了出去,這一連串都是電光火石一般發生的,那潘子也沒看見我,卻直接把那蟲子按在我臉上了。

  我心里大罵,這潘子太不厚道了,平日里說如何如何罩我,現在一有情況,直接把這要命的東西往我臉上扔。你說你還有把軍刀,老子就一雙手,這下子要完了。那蟲子還真不客氣,直接就用它鋒利的爪子割去我臉上的一塊皮,我一咬牙,想把它甩開,沒想到它幾個爪上都有倒鉤,牢牢地鉤住我的衣服,有幾個都直接鉤到我肉里去了,疼得眼淚都出來了。

  這時候,那悶油瓶也浮出了頭,一看我快頂不住了,趕忙沖過來,一下子把兩根手指插進那蟲子的背脊,一發力,一扯,一條白花花的通心粉一樣的東西被他扯了出來,可憐那蟲子剛才還占盡上風,一秒都不到就歇菜了,我把那蟲尸往船上一扔,感覺像做了場夢一樣。

  那大奎對著悶油瓶舉起大拇指:“小哥,我大奎服你,這么大一蟲子,你愣把他腸子扯出來了。不服不行!”

  “去,”潘子頭上破了倆血洞,還好口子不大,一邊撕牙一邊說,“瞧你那文化,這叫中樞神經,人家這一家伙,直接把那蟲子搞癱瘓了!”

  “你是說這蟲子還沒死?”大奎半只腳已經爬到船上去了,一聽這,又把那腳放回到水里。

  悶油瓶一個翻身上了船,把那蟲子踢到一邊,“還不能殺它,我們得靠它出這個尸洞。”

  “你說剛才那聲音,是不是這蟲子發出來的?”三叔問他,剛才聽這蟲子叫了幾聲,好像不像。

  悶油瓶把那蟲子翻過來,我們看到在它的尾巴上,有一只拳頭大的六角銅制密封的風鈴,不知道什么時候植進去的,已經銅綠得一塌糊涂了,那風鈴的六面,都刻著密密麻麻的咒文。潘子一遍綁上繃帶,一邊用腳踢了一下,那六角鈴鐺突然自己動了起來!

  發出的聲音和剛才聽到一樣,不過剛才聽到的非常空靈,好像幽明里飄來的一樣,現在這個聽起來就很真切,看樣子這個鈴鐺就是那個聲音的來源,但是一定要和空曠的回聲配合才有蠱惑人心的作用。這六角鈴鐺里必然有十分精巧的機關,而且還能經歷千年而不腐,估計是金銀一類的東西。但是它何以能夠自己響起來?

  我正在納悶,這鈴鐺越發放肆地響起來,好像里面有個關不住的冤魂想逃出這封閉他的神器。可惜這東西太小,反而讓我覺得有些可笑。潘子自顧自包扎完傷口,熟練得好像每天都會傷這么一回似的,那鈴鐺劈里啪啦的響,他聽得心煩,就一腳想把它踩住,沒想到這青銅的外殼其實已經老化得不成樣子了,那鈴鐺啪一聲,竟然被他踩裂了。從里面飚出一股極其難聞的綠水。

  三叔氣壞了,一拳就想敲潘子的頭,一想他腦袋剛被插了兩個洞,他再一拳,恐怕就和這鈴鐺一樣了,只好作罷,改打為罵:“你小子腳就不能給我放老實點!這東西少說也是個神器,你就這樣一腳給我糟蹋了!”

  “三爺,我哪知道這東西這么不結實啊。”潘子還覺得委屈。三叔氣得直搖頭,他拿軍刀撥開青銅的碎片,里面是一個又一個像蜂窩一樣的大小和形狀都不一樣的小鈴鐺,這些小鈴鐺都附在一個很精致的空心球上面,那球上面打滿了孔洞,如今球已經被踩裂了,里面一只青色大蜈蚣,頭部已經被踩扁,那綠水就是從這手指粗的蜈蚣體內被踩出來的。

  三叔叔用刀尖把那空心球翻過來,發現這球上有一個管子,直插到與那巨大尸蹩連接的部分,說道:“恐怕這蜈蚣肚子餓的時候,就通過這根管子鉆到尸蹩肚子里去吃東西。這樣的共生系統,到底是怎么想出來的。”

  那半截船工的尸體飄在水上,一沉一沉,三叔嘆了口氣:“這叫做自作自受,他們肯定是想把我們放單在這尸洞里,等我們死了,再來撈我們的東西。不曉得今天遇上了什么變故,竟然自己死在這大尸蹩手里,真是活該!”

  “這叫做無巧不成書,看樣子我們運氣還不錯。”我說道。

  潘子搖搖頭,說:“那東西的爪子力氣恐怕不可能短時間內把一個人撕成兩半,要是它有這力氣,我的腦漿都已經給它挖出來了,我說這東西肯定不止一只,這一只肯定是在分尸后把那尸體叼過來想自己獨食。”

  大奎本來已經很放松了,聽他這么一說,不由咽了口唾沫。

  “別慌,剛才這小哥不是說了嘛,我們得靠這東西出這個洞!我們就把這大尸蹩放在船頭上,讓它給我們開路,這東西一輩子吃尸體,陰氣極重,是那些什么僵尸啊的客星。在尸洞,估計它們就是這里的霸王。有它在我們船上,我們肯定能出去。”三叔說,“來,我們也不退出去了,我倒要看看,前面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能生出這么大只蟲子來。”

  聽我三叔一說,我也覺得有理,算算在這洞里已經待了不少時間了,這連頭都抬不起來的地方太壓抑了,我們幾個從后面的行李里取出折疊鏟,用來當船篙,撐著石壁就向前駛去。

  我一邊劃一邊研究這邊上洞壁,突然有了個疑問,于是問三叔:“你看這些都是整塊的石頭,古時候的倒斗先人到底怎么挖出來的啊?就算是現在,沒幾百人恐怕也挖不出這么深的洞穴。”

  三叔說:“你看這洞這么圓,年代十分久遠了,估計當年挖這個洞的,肯定是官倒,就是專門倒斗的軍隊,看樣子,我們要找到那地圖上所標的墓穴,恐怕沒想的那么容易。”

  “三爺,你怎么就這么肯定這墓還在呢,你看人家一個軍隊來,挖了這么長的洞,難保這東西已經給人家搬光了!”大奎說,“我看,說不定我們進去的時候,連塊棺材板都沒有。”

  我三叔悶哼一聲,說道:“如果這斗在幾千年已經被人盜了,那我們也無話可說,但是你要知道,這洞穴在那地圖上是確確實實存在的,這說明這個盜洞在墓主人下葬的時候已經有了,這盜洞的年月,應該在我們要找的古墓之前。而且這一帶肯定不止一個墓穴,誰知道這個盜洞是盜哪個的時候挖的。”

  “那就是說,”我已經感覺到我三叔這番話有著令人不寒而栗的意味,“我們現在所遇到的一切,包括巨大的尸蹩,六角青銅風鈴的年月,他們的主人可能比戰國還要早?”

  三叔搖搖頭:“我更關心的是,為什么我們的這位墓主人,要把自己的墓地設在一個已經被盜墓穴周圍,這個,不是犯了風水的大忌嗎?”

  悶油瓶突然一擺手,讓我們不要說話,指了前面,我門看到礦燈光打不到的洞穴深處,有一團綠色的磷光。三叔嘆了口氣:“積尸地到了!”

分享到:
贊(590)

評論102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20
    初中看過 現在大學了 再來補一遍
    大雞巴老王2019-09-05 16:33:19回復
  2. #119
    今天又是一年稻米節呢
    匿名2019-08-17 16:41:03回復
  3. #118
    六刷
    2019-08-16 16:54:59回復
  4. #117
    從吳邪不再天真無邪開始,就有一個叫黎簇的孩子倒霉了,唉
    小哥&吳邪&胖子2019-08-06 13:09:48回復
  5. #116
    其實悶油瓶就是——張起靈
    黑小凌2019-08-01 22:46:08回復
  6. #115
    第三遍了,越看越明白
    韓蕓汐2019-07-30 16:36:21回復
  7. #114
    真好
    匿名2019-07-22 20:12:15回復
  8. #113
    六角銅鈴是張家的吧
    張起靈2019-07-05 14:54:19回復
  9. #112
    一刷,一臉懵逼
    滿塵2019-07-02 15:33:28回復
  10. #111
    有點害怕哦!現在就我一個人,大晚上的。
    擱淺2019-06-15 20:29:17回復
  11. #110
    自從看了楊洋和李易峰演的那個盜墓筆記,我現在都自動帶入了
    匿名2019-05-25 12:45:44回復
  12. #109
    我覺得挺好看的
    無知2019-02-06 21:29:03回復
  13. #108
    大四。再來一遍。
    十年已過2018-12-27 10:44:38回復
  14. #107
    初三第一次看到現在
    匿名2018-12-14 21:28:48回復
  15. #106
    難道你身邊的每一件事你都會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其實不一點是坑啊,也許只是一個無關急要的事
    可愛2018-10-06 11:42:35回復
  16. #105
    第十三年我還在
    吾王起靈2018-08-29 17:26:28回復
    • 第十四年
      匿名2019-01-17 22:00:52回復
  17. #104
    等等……既然這個六角風鈴年代在戰國以前,那這只蟲子豈不是也有幾千歲了?
    2018-08-22 20:11:55回復
  18. #103
    永遠記著吳邪天真無邪的樣子,看著他不再天真,無奈又心酸
    寶寶2018-08-22 14:41:16回復
  19. #102
    初一,第二次看,
    寶寶2018-08-20 17:52:51回復
  20. #101
    這時候我還是天真無邪的啊
    十年前天真無邪的我2018-07-25 11:53:28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