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神樹篇 第三章 跟蹤

  我們正聊得起勁,他這句話沒頭沒尾,口音又重,我們根本聽不懂,老癢“啊”了一聲,問道:“啊答是什么地方?”

  那老頭子看我們聽不懂,便換了口音很重的普通話問我們:“俺的意思是兩位想去啥地方做買賣?是不是來挖土貨的?”

  我不知道什么叫土貨,而且在南方人情冷漠,除了推銷的,很少有人會在路邊攤和人隨便搭腔。一時不知道怎么反應,幸好老癢反應快,學著那老頭子的腔調說道:“俺——俺們是來旅游的,對土特產不感興趣。你——你老爺子是賣土貨的?”

  那老頭子哈哈一笑,對我們擺擺手就走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去,我們兩人莫名其妙,就聽老頭子對他幾個同桌輕聲說道:“沒事沒事,倆個剛上岡岡的青頭,哈也不懂,不用搭理。”

  老癢一聽,臉色略微一變,就輕聲招呼我走,我覺得奇怪,但看他神情緊張,就丟下十塊錢,和他離開這個路邊攤子。直走到一個轉彎處,我就問老癢:“干啥要走?酒才喝到一半呢?”

  老癢鬼鬼祟祟的往后看了一眼,說道:“那——那老頭子,剛才他對同桌說我倆是上岡岡的青——青頭,我在牢里聽那幾個走江湖的人說過,上岡岡就是這里盜墓的黑話,這青頭就是指我們不是道上的人,這一班人一身子土腥子味,恐怕也是來跑地仙的,剛才聽到我們說倒斗的事情,才過來打探。”

  我笑說:“那也不至于要走呀,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這大庭廣眾之下,他們能拿我們怎么樣?”

  老癢拍拍我,說我不懂,這黑道上的事情說不清楚,剛才我們說的那些話估計已經全部被聽過去了,也不知道哪些人能聽懂多少,現在好墓可遇不可求,要是給他們盯上了,夜長夢多。

  我知道他在牢里恐怕聽些獄友添油加醋的說了不少事情,也不去和他強辯。點點頭就回招待所去了。

  第二天,我們不到七點就起來了,每人負重十五公斤的裝備和干糧,向中國最大的龍脈進發。

  我之前來過秦嶺幾次,每次來都是給導游提溜著轉,從來不知道這路該怎么走。所以這次還得跟著老癢,他三年前過來地時候也是跟在旅行團里,旅行團怎么走他這次也得怎么走,不然就認不到路了。

  我們經西寶高速大約三個小時的車程到達陜西寶雞的常羊山。然后又轉向嘉陵江的源頭。

  我平時走逛了直來直去的路,這盤山公路五秒一小轉,十秒一大轉,我腦袋頂在前面的坐位上,只覺得五臟六腑翻騰,老癢更是不濟,他三年沒坐過車了,這一路上已經暈得夠嗆了,這一次更是了不得,膽汗都要吐出來了,直說:“老了,老了,人老了不中用了,三——三年前走這條路的時候還能跟邊上的娘們扯皮,沒想到這次連眼皮都睜——睜不開了。”

  我罵道:“你他娘的廢話別這么多,放著高速路不走,你非要走羊腸盤山道,現在后悔有個屁用。”

  老癢朝我擺擺手,叫我別和他說話,他難受著呢。

  這個時候,突然間聽到一聲爆炸聲從遠處傳來,震得車窗玻璃翁翁作響,全車一陣騷動,我往窗外一看,只見對面山上漫起滿天的塵煙,老癢嚇了一大跳,問我:“咋——咋回事?地——地震啦!”

  前面一個當地人樣子的中年人回過頭來,笑道:“兩位外地來的,這都不知道?那是有人在炸墓,這季節,一天里總有兩三炮。”

  我奇道:“這光天化日之下,這盜墓的膽子這么大?”他咧開嘴笑露出滿口黃牙,“對面那山和這山可不一樣,他別看中間只隔著一條嘉陵江,我們這邊還有盤山道,那邊可是連走路的地方都沒。你就算現在報警,警察趕到那邊最起碼要一天一夜,除非你能長翅膀飛過去,不然就只能干瞪眼。”

  我點點頭,咋舌道:“還有這種事情?”

  那人看了看爆炸的地方,笑道,“這也算咱們這地方的特色,特別是現在這個季節,前兩天還逮住一撥呢,現在古墓也越來越少了,沒幾年好折騰了,深山里頭可能還有點,不過路太難走了,政府也只能聽之任之。不過看剛才這一動靜,怕是炸藥放太多了。”

  我“哦”了一聲,轉頭看向窗外,這里應該是秦嶺無數支脈中的一支,只見一片莽莽森林,成片的茂密樹冠之下所發生的情景根本無法窺得。

  出來之前,我查過資料,陜西境內的秦嶺呈峰腰狀分布,東、西兩翼各分出數支山脈。山嶺與盆地相間排列,有許多深切山嶺的河流。八百里秦川自古以來就是有名的文物古跡薈萃之地,特別是北坡有著許多帝王陵墓群,其他達官貴人、富豪巨紳的墓葬就更加不計其數,所以這里永遠是盜墓賊蜂擁而至的地方,只是想不到還沒進秦嶺深處,就有盜墓賊在這里明目張膽的炸墓,看樣子現在要找到一兩個值得倒的墓絕對不是這么容易的事了。

  那本地人挺熱情,話題一打開,就不想收,遞過來一根煙問我道:“你們兩個娃娃是來旅游的吧?想到哪個地方去啊?”

  我說道:“想到太白山里去看看。”他點點頭,說道:“你們不跟著旅行團可走不遠,這山里面七拐八拐的,弄不好就會迷路,要不要俺給我們帶一段路?俺就住在保護區邊上的一個村里面,翻過兩個山頭就到,你看這出來玩的,找個導游也是必要的嘛。”

  我一聽,敢情這家伙還是個黑導游,這大山里面民風彪悍,可別把我帶到山溝里捅了,忙搖頭道:“不用不用,我們自己有安排。”

  那人道:“你先別搖頭,這里不比其他地方,這里山多林子密,你們要自己貿貿然進深山里面去,很容易出危險,您可得好好考慮考慮,這一帶做向導的,我也算小有名氣,絕對不會嚇唬你們的。”

  我看他說的也算誠懇,也不好馬上推辭,就告訴他這次來主要是想去山里的少數民族村子里,計劃先在山下呆幾天,所以也不急著需要向導,等過幾天真要動身進山了,再去找他。

  那人馬上道:“那趕早不如趕巧,這條線我帶的最多,您要到最近的一個瑤族村子,也得翻過這座山。”說著他指了指遠處一條連綿不段的山脈,“這叫做蛇頭山,最高的地方有海拔一千多米,整個山像蟒蛇的頭,所以叫蛇頭山,所有十里八鄉的路客,要想去正宗的少數民族寨子里去看看,全得一步一步翻過去,這山里死的人多了,去年還有幾個藝術學院的學生進去寫生,到現在還沒出來呢,你說要沒人帶行嗎?”

  我順著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見蛇頭山橫亙在視野盡頭,山呈碧綠,山頂高聳入云,因為氣候的關系,正條山脈都在云霧繚繞之中,不見真面目,只有對著嘉陵江的一面勉強可以看到,可惜臨江的都是懸崖,山勢非常陡峭,我看連猴子也不一定爬的上去。

  這真是“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我看著不由暗暗咋舌頭,心說要爬過這山還有命在?

  車又開了個把小時,總算到了太白山腳下,我和老癢跌跌撞撞的下了車,那黑導游非得介紹旅館給我們,我看著既然到了他的地盤,也不能老是敬酒不吹吃罰酒,就跟著他去了,他把我們帶到一農家樂的小旅館里,我一看,價錢還不貴,看樣子這人倒還是真的熱心。

  把我們安頓好,他就拱手告辭,臨走給我們留了個電話,就說什么時候進山了,就打他電話給他,他給我帶進去。

  農家樂的老板娘挺熱情,給我們做了晚飯,我們不好意思和他們一家在客廳里吃,就和老癢回到自己房間,靠在窗臺上,一邊吃一邊看這里的地圖。

  那黑導游說的沒錯,從這邊進去,要進到秦嶺原始森林的內部,需要翻過一座海拔一千多米的大山,這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以我們現在的閱歷,要自己進山,實在是等于送死一樣,但是如果找那個導游帶我們進去,那他勢必要帶我們出來,這讓他等上一天兩天還行,我們這一進去可能就是個把星期在山里跑,他難免不會起疑心。

  老癢上次來的時候,他老表是找了一個同行的老手帶路,現在他老表進去吃牢飯了,那老手自然也是無從找起,他也沒想過要再來一次,對山路沒什么記憶,這一次靠他也是沒門。問了老板娘,也說沒有其他辦法,一般村寨里的人也就是有集市的時候出來一下,都是翻著山過來的,從來沒聽他們說過那里還有捷徑。看樣子要過這座山,還真有點困難。

  正琢磨著怎么辦,老癢拍了拍我,輕聲道:“老吳,快——快看,下面那人是誰?”

  我瞄了一眼窗外,只看到窗下農家院的天井里,來了五個人,我仔細一看,其中一個竟然是我們在西安路邊攤上遇到的那個老頭子。

  我心里嘀咕,怎么這幫人也來了這里,該不成真給老癢說中了,他們也是來踩盤子的?

  老癢把窗簾拉上,只留出一條縫隙,輕聲對我道:“這幾個家伙也是大包小包的,和我們賊像啊,該不會在西安那會兒聽到了我們說話,想跟在我們后面,找機會截胡?”

  我搖了搖頭,看著老板娘走出來,笑著把他們迎了進去,說道:“不像,你看著這親熱程度,估計這些人經常來這里投宿,是熟客。這里客棧也不多,應該是碰巧和他們住到一會了。。”要是老癢說的沒錯,他們也是來倒斗的,那這里應該是他們固定的落腳點,他們每次來做活,恐怕都是住在這里

  老癢擔心道:“那不妙啊,他們在西安已經聽過我們講話,要是讓他們在這里看到我們,難保不會打我們注意,要不連夜就撤吧?”

  我想了想,覺得這非但不是麻煩,而且還是一個好機會,搖了搖頭道:“不,這些人是蒼蠅,無縫的蛋不落,來這里肯定有目標,我們兩個啥經驗也沒有,與其亂闖,不如跟著他們,一來可以看看有沒有洋落好撿,二來,也可以跟著他們過山。”

  老癢道:“這些人都是亡命徒,殺個人不當回事兒的,跟著他們,要給他們發現了,說不定會給做掉,這樣會不會太冒險了?”

  我嘿嘿一笑,嘲笑道:“你小子什么時候變這么婆媽了,這里是深山老林子,那有這么容易被發現。而且我們又不是傻子,給發現了不會跑嗎?你要真擔心,怎么就先跟著看看,看他們警覺性怎么樣,要是跟不下去了,咱們不跟就是了,也沒什么損失,對吧?”

  老癢聽我這么說,一時間也沒話反駁我,只好點頭,我們馬上把東西準備好,免的明天慌亂,我心里盤算著以后幾天可能很不輕松,就后把鬧鐘調早,讓老癢別搞其他事情,各自睡覺休息。

  這一路過來實在是太過疲勞,一睡就睡到了中午,鬧鐘根本沒聽到,我睜眼一看太陽老大,猛的驚醒過來,趕緊跳起來把老癢叫醒,下去一問老板娘,那幾個人已經走了,往蛇頭山下去了,走了也不長時間。

  我們兩人匆匆忙忙的買了幾個燒餅當干糧,一路急趕,只往山里追去。跑了大約十五分鐘,總算在山腳下的景點入口追上了他們。

分享到:
贊(378)

評論112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28
    “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2019-08-22 11:29:48回復
  2. #127
    我怎么還不出來
    小哥2019-08-18 11:18:28回復
  3. #126
    天真好可愛了XDDDD
    匿名2019-07-30 0:18:58回復
  4. #125
    我覺得還闊以
    匿名2019-07-25 9:39:53回復
  5. #124
    “無聊什么,大不了暗中跟我一起來嘍”偷偷望向身后樹叢,不見一人。
    吳邪2019-06-19 23:22:31回復
  6. #123
    19年還沒人評論啊
    少年時2019-06-16 22:58:39回復
  7. #122
    想看鐵三角
    殉璇2019-04-20 19:23:11回復
  8. #121
    得了,老解
    解雨臣的朋友2019-01-06 20:31:31回復
  9. #120
    “一群半吊子就敢去搞事”分不清喜怒的聲音如是說,無聊的閉了閉眼
    解雨臣2018-11-24 17:24:57回復
  10. #119
    嘉陵江?四川?
    匿名2018-09-24 13:59:42回復
    • 陜西秦嶺以南就是四川,并不奇怪
      日山2019-07-17 15:25:11回復
  11. #118
    我要小哥???
    小瞎子2018-08-19 13:23:00回復
  12. #117
    想到老癢就覺得害怕
    匿名2018-08-14 11:50:08回復
  13. #116
    鐵三角,還我鐵三角????
    薛洋/小哥、瘋迷妹2018-08-07 11:47:08回復
  14. #115
    沒有小哥陪同的天真
    黑金古刀2018-08-06 9:34:35回復
  15. #114
    滴,打卡。2018.8.5
    啊笑2018-08-05 16:14:14回復
  16. #113
    哇,好久沒看盜墓筆記了,都快忘光了!
    梅澤洛斯2018-07-04 21:14:45回復
  17. #112
    雖然我也想看 胖子和小哥 可是這純小邪的劇情也很好看的!
    20182018-06-29 21:58:53回復
  18. #111
    2018.3.18。第三次打卡
    匿名2018-03-17 15:10:47回復
  19. #110
    為什么有錯字?
    管理員2018-02-07 8:55:04回復
  20. #109
    2018第六次盜筆打卡
    匿名2018-02-05 22:44:49回復
  21. #108
    還我小哥
    王邪靈2018-01-29 14:36:00回復
    • 你媽死了
      匿名2018-07-28 13:07:08回復
  22. #107
    小哥呢?胖子呢?
    王邪靈2018-01-29 14:31:19回復
  23. #106
    想念我滴張小哥了!
    張啟山2017-09-14 23:28:35回復
  24. #105
    還我小哥!!!還我胖子!!!
    張邪靈2017-08-18 11:09:27回復
  25. #104
    評論因缺斯亭/滑稽/滑稽
    吃瓜/吃餅/吃辣條群眾2017-08-13 10:27:51回復
  26. #103
    loser。QAQ
    521yyj2017-07-24 12:35:57回復
  27. #102
    為啥沒有小哥和胖子
    M鹿M2017-06-19 23:00:53回復
  28. #101
    樓下那個殺吊,你哪只狗眼看見書中說寶雞和湖北接壤了
    大奎2017-05-21 19:50:12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