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神樹篇 第十章 哲羅鮭

  老癢說是這樣說,但是我們弓在齊脖深的積水里,如何逃得快,我撲騰了幾下,回頭一看,那三角的水痕已經閃電般向我沖了過來,經過的水面翻起一陣渾濁。

  我趕緊將手電綁在自己的手腕上,拔出橫插在皮帶里的匕首,將背包背到前面當成盾牌,同時招呼老癢幫忙,卻發現這小子已經屁顛屁顛的游出去十幾米了。

  我心里將他十代祖宗罵了遍,這個時候再不容我多想,那怪物閃電般沖過來,轉眼便到了眼前。

  我矮下身子,就準備硬吃這怪物的一擊。那三角的水痕來的飛快,到了我面前三尺左右,突然水面出現一個扭曲的波紋,水痕卻消失不見了。

  說是遲,還是快,還沒等我納悶,突然我的眼前就炸開了一團水花,同時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了我的胸口,這一下子實在太快了。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鼻子里嗆進一口臭水,酸的我睜不開眼睛。

  我被這股力量壓進了水里,頂著我向前游去,一下子我就被推出去十幾米,我入水的時候根本沒時間換氣,氣非常短,已經差不多到了極限。要是一直給它頂下去,非窒息了不可,于是咬緊牙關,操起匕首胡亂一桶,就覺得手里一震,也不知道桶在了什么地方,那家伙吃痛,猛地在水里一扭。將我甩的整個人倒了轉,我腦袋拍在了墻上,一下子就蒙了。

  不過好歹這一刀算是起了作用,我覺得胸口一松,那股力量消失了。

  我知它松了口。掙扎著探出頭來,貪婪的呼吸了一口空氣,同時一摸背包,他娘的已經整個兒被撕走了一半,里面的東西都掉的差不多了,幸虧我把背包擋在胸口,不然這一下我已經掛了,這東西的咬力也太厲害了。

  這時候四周光線非常差,只看見老癢的手電在后面直晃。但是這些微弱的光根本照不出什么來,反而把水片照的反光,影響我的視野。

  我喘了幾口氣,腦子清醒了不少,這時候就發現手里的匕首沒了,也不知道是剛才撞墻的時候掉進水里了,還是壓根沒拔出來,心里長嘆一聲,現在赤手空拳。又沒了背包的保護,要是給它再來一口,估計掉出來的就是俺的內臟了。

  我貼到石壁上,這里地方狹窄,這樣貼著一邊。它想要一口咬住我的身體也沒有這么容易。

  剛才搏斗的時候,我依稀感覺是條大魚,可是這密封的礦洞里怎么可能會有魚,而且還是這么大一條,這太不符合情理了。就算有,它吃什么,吃石頭嗎?

  老癢從后面追了上來,看見我就大叫:“你沒事情吧,沒缺胳臂少腿吧?”

  我忙攔住他,讓他貼住墻,說道:“別過來,那玩意還在附近!”

  他沒聽到我說什么,還問:“沒事情吧,剛才我是想弄出點聲音,吸引他的注意力,沒想到他不吃這一——”話說到一半,突然他整個人一歪,一下被扯進了水里,水花四濺,同時水里拍出一條大魚尾巴,綠水撲了我一臉。

  我心里暗叫不好,老癢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被咬到了,要是咬在身上,那真的不得了,不死也得殘廢。

  我摸遍身上,再沒有別的武器,只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開軍用罐頭的刀來,這刀卻是好鋼口,但是太短,桶一百刀也不一定能把人桶死,現如今也沒得挑剔,我大叫一聲,飛身就撲進水里,向老癢那個方向游了過去。

  那個地方正在混戰,在水里我什么都看不見,只能用摸的,才摸了兩把,正趕上魚尾甩過來,面門被狠狠拍了一下,我被拍的七葷八素,身子在水里打了好幾個轉,脖子幾乎折了。

  巴掌把我拍的有點火起,咬緊鋼牙再次沖了過去,慌亂間我一把抱住一個東西,只覺得滑膩膩,一摸全是鱗片。心說就是你了,也不是魚的哪個部位,操起罐頭刀就捅。

  雖然這罐頭刀短,但是橫切的刃口非常的鋒利,那怪物中刀后,身體狂扭,我再也抱不住,被甩的撞出水面,但是有了上次的教訓,我的手死死拽住罐頭刀不放,刀的倒鉤卡在他身體里,它一用力氣往前,整個兒在它身上拉了一條大口子。

  等我再探出頭來的時候,綠色的水面上已經全是紅色的鮮血,兩種顏色混合在一起,非常的惡心,我將手抬出水面,發現罐頭刀已經卷了起來,卷起的刃口翻上來,切進了我被水泡的發白的手指,只是剛才太過投入,一點也沒有察覺。

  現在也管不了這么多了,我定了定神,剛向前一步,突然一只巨大的魚頭沖出了水面,我只看到一口密集的獠牙向我的腦袋撲來。情急之下一個后仰,那魚就撲在了我的身上。一下把我壓到了水下。

  我在水里拼命的掙扎,想抓住什么東西,這個時候,一個人抓住了我的手,猛的將我拉出了水,我抬頭一看,正是滿身是血的老癢,在那里大喘粗氣。

  “怎么樣?”我忙問:“你剛才給咬到什么地方了?”

  他從水里拿出半只背包,苦笑了一聲,我松了口氣,看樣子這里的地方太過狹窄,這條魚只能攻擊我們胸口的位置,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水里一片渾濁,那條大魚顯然吃痛,不停的在水里翻騰,不時還撞到一邊的石壁,我們戒備著,可是不久,它卻在不遠處肚皮朝天的浮了上來,兩只鰭還在不停的抖動,但看來已經不行了。

  我等了一段時間,看它確實僵硬了,才大著膽子向它游了過去。

  這魚起碼有兩米半長,腦袋很大,長著一張臉盆一樣大的嘴巴,里面全是細小有倒鉤的牙齒,最奇怪的,這魚的腦門上還有著很奇怪的花紋,一把匕首沒柄插在那里,不知道是老癢插的還是我插的。

  我這個時候已經看出,這是條哲羅鮭,淡水魚算它最狠,如果說起這種品種,那這條魚還算是小的,只不過這種只在冰冷水系里的魚,怎么會鉆到這個地方來,如何鉆進來的?

  正疑惑著,就聽老癢叫道:“快看,那里有臺階。”

  剛才一團混戰,已經不知道自己給那魚帶到了什么地方,看樣子已經進入了這個石道的深處,我轉頭看去,一邊的水下,有幾道簡陋的臺階一直延生出水面,上面有一片高地。手電掃過,可以看到一些壁畫。

  我們渾身又冷又癢,急需休整,兩個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先到沒水的地方,把傷口處理一下。

  老癢凍的厲害,也不和我多說,拎住這魚的腮片,就往里面拖去。我看了奇怪,問他還要這魚干什么?他說道:“我們包里那些裝備給它吞下去,那可了不得,我們還指望這些東西發財呢,怎么樣也要弄出來。”

  我聽了只搖頭,拿他沒辦法,只好幫著將魚向前推去,這種幾乎筆直的臺階,我先爬了上去,上面是一個用木頭撐起來的石室,一邊還有一條通往其他地方的石道,里面一片漆黑,不過這個地方倒是比較寬敞,應該是暫時堆放采出來的石料和廢石用,那些支持的木頭已經稀疏爛光,四周的壁畫非常簡單,傾向于抽象的風格,我渾身難受,沒心思去仔細看。

  我們將衣服全部脫光,用角落里的爛木頭堆起一個火堆,開始烘烤衣服,老癢著急他的裝備,光著身子就去刨那魚腹,邊切還邊對我說:“這魚這么大,就這么扔了浪費,等一下我們割點肉出去,吃吃看怎么樣?”

  我從老癢的半只包里翻出一些藥品來,先給自己的手指消了毒,然后用創口貼包好,說道:“你自己吃吧,這水太臟,也不知道這魚是從哪里來的,吃什么長大的,想想就不保險。”

  老癢這個時候已經將大魚的胃刨了出來,一刀劃破胃囊,頓時一股惡臭撲面而來,簡直能把我熏死過去,我的腦袋不由自主的轉過去一看,只見一團稀爛的東西從它的胃里淌了出來,其中一個圓圓的東西滾了幾下,到了我的面前。

  我一看,“阿哦”了一聲。

  那竟然是一個人頭。

分享到:
贊(285)

評論93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84
    哲羅鮭沒有胃!
    匿名2019-10-18 16:21:17回復
  2. #83
    哈哈,19年就我一個嗎?
    蘇牙2019-09-07 23:11:27回復
    • 還有我。
      吳邪2019-10-27 10:40:51回復
  3. #82
    評論叫謝雨臣的人你是不是腦袋有病?
    解雨臣nmsl2019-07-16 1:30:59回復
  4. #81
    樓下那個解雨臣不要這么戲精吧
    稻米前鋒2019-06-29 15:40:22回復
  5. #80
    “你可別想養了,小三爺我的命可沒撂里頭,等我出來,喝幾杯去?”
    吳邪2019-06-20 15:44:53回復
  6. #79
    這個解雨臣戲太多了。。。
    解語花2019-04-23 0:39:46回復
  7. #78
    文章嚇人可是評論區也太可愛了叭!!!看了評論區之后都感覺不到恐怖了
    匿名2019-04-07 23:47:41回復
  8. #77
    。????????????
    解雨臣的朋友2019-01-06 20:47:09回復
  9. #76
    哲羅蛙不是云頂天宮里的嗎
    解雨臣的爸爸2018-12-31 18:33:27回復
  10. #75
    那個解語臣是干嘛的?怎么哪篇評論都有他?
    卿卿似月2018-12-23 9:07:31回復
  11. #74
    “這魚多半又是某個能人異士養的小寵物吧”閉了閉發酸的眼,繼續道“兩個包都廢了,看樣子東西拿出來也夠嗆。有趣的很”
    解雨臣2018-11-26 15:18:36回復
    • 嘿嘿那也未必
      張起靈2018-12-12 9:02:34回復
    • 正宗沙雕
      cccc2019-01-14 4:37:23回復
    • 花兒爺,這章還沒你戲那,別老給自己加戲。
      行殺2019-01-30 11:52:57回復
    • 老哥,你戲很多啊
      吃瓜路人2019-09-01 23:30:38回復
    • 傻逼
      匿名2019-09-02 18:12:21回復
  12. #73
    又是我
    人頭2018-08-23 18:36:00回復
  13. #72
    那是我的頭
    啊哦2018-08-15 17:50:50回復
  14. #71
    面對光光的邪邪。頓時流了鼻血
    稻米2018-08-15 15:50:18回復
  15. #70
    我的頭在哪
    某某某2018-07-12 12:52:20回復
  16. #69
    “啊哦”一聲蜜汁可愛是怎么回事hhhhh我邪神經真是有點粗……
    第三遍2018-04-22 21:20:42回復
    • 我也被萌到了
      匿名2019-05-30 13:55:00回復
  17. #68
    吳邪,你脫光了,小哥怎么辦。 小哥,吳邪脫光了,你快來管管。
    行殺2018-04-21 21:26:07回復
  18. #67
    吳邪...又脫光光了...
    越人2018-02-28 21:55:42回復
  19. #66
    在2018年看的第一遍,還是如此膽小的我,需要安慰啊!
    空氣2018-02-24 20:18:14回復
  20. #65
    倒數第二句戳中萌點。 蛤蛤蛤 天真 可愛。
    啊哦?2018-02-12 20:17:20回復
  21. #64
    果然。。。。。。。。
    淺依2017-08-26 14:41:40回復
  22. #63
    吳邪你為什么挖我!我送你小哥還不夠嗎
    2017-07-18 11:00:44回復
  23. #62
    為什么小哥沒有出現在秦嶺神樹?好遺憾
    南宮筱曉2017-05-15 20:40:42回復
  24. #61
    脫光光????
    233332017-03-30 17:14:39回復
  25. #60
    “說!吳邪,你背著我跟老癢做了什么?”
    張起靈2016-08-09 12:11:17回復
  26. #59
    我要吃人
    哲羅鮭2016-03-19 19:23:14回復
  27. #58
    悶油瓶我沒有!那是誤會!
    吳邪2015-12-20 19:09:32回復
  28. #57
    這是正版的嗎
    O(∩_∩)O~2015-12-13 15:10:03回復
    • 應該是吧
      匿名2017-06-24 16:15:57回復
  29. #56
    吳邪。。【幽幽】你怎么能背著我和別人脫光光。。【幽幽】
    小哥2015-12-05 11:33:55回復
  30. #55
    老癢 你等著 看我出場不把你弄死 敢跟我老婆獨處 你就有做好死的覺悟
    張起靈2015-11-01 10:41:36回復
  31. #54
    怎么生的火啊?
    ……2015-10-24 7:12:15回復
  32. #53
    我在吃東西,看到 下一個掉出來的就是俺的內臟了 我鼻涕噴出來了。。。
    路過君。。。2015-09-20 18:14:25回復
  33. #52
    我是小哥的哥哥
    大哥2015-09-04 16:38:29回復
  34. #51
    這包里裝的都TM什么玩意兒,濕巾、棒棒糖、薯片(啊,這個好我喜歡)
    哲羅鮭2015-09-02 16:09:21回復
    • 啊啊你好可愛,筆芯?
      吳邪2018-08-04 12:05:10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