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神樹篇 第三十五章 失控

  來的時候,涼師爺和我們說過,王老板是一個粗人,從小在道上混的,文化水平很低,他唯一可以炫耀的,就是他祖傳的那本《劫余錄》。這樣一個人,我剛才給他解釋潛意識的時候,他竟然一下子就明白了,還能舉出例子來,這說明他或多或少對心理學有一點了解。

  剛才我就感覺到有一些奇怪,但是并沒有太過在意,以為這只是湊巧的事情。

  也許王老板有著高尚的情操,在坑蒙拐騙的同時,還一直抽出時間自修心理學,想做一個有文化的黑社會成員。但是看他那種暴戾勁,又不太可能。

  一想到這些,我不由自主地看向王老板,一種很奇怪的預感籠罩著我,心里感覺到非常的異樣——眼前的這個人,會不會不是王老板呢?

  他正在考慮我提出的那個想法,想得出神,一時間也沒有注意到我正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我乘機打量著他的表情,他的衣服,還有他身上的很多細節的地方。

  一直以來我對王老板都沒什么印象,一來他不太說話,二來他的動作也不突出,我在爬上青銅樹前,只見過他一兩次,此時也沒有多少記憶來判斷眼前的人的真偽。

  但是一看之下,我還是感覺到自己好像發現了一個問題,但是我又不敢肯定。

  為了驗證我的想法,我突然裝出看到了什么的樣子,在他面前揮了揮手,輕聲叫道:“王老板!”

  王老板一下子轉過頭來,問道:“什么?”

  “千萬不要動!”我做了個手勢,讓他不要動,自己小心地一點一點走了過去。

  他很緊張地看著我,以為肩膀上沾了什么東西,用眼睛直往邊上瞟。我走到他身邊,按了按他的胸口,心里哎呀了一聲,什么都沒做,就退了回來。

  他給我弄得莫名其妙,也輕聲問:“干什么?出了什么事?”

  我此時心里已經有了幾分把握,看了他一眼,說道:“我覺得你的衣服很奇怪,你哪里買的?”

  王老板用一種看到神經病人的表情看著我,失笑道:“有沒有搞錯啊,突然問我這個問題。”

  我說道:“一點也沒有搞錯,王老板,幾個月前,我第一次去倒斗,我的叔叔讓我去采購東西,那個時候我也想買你身上這個牌子的登山服,但是我后來沒買,你知道為什么嗎?因為這種衣服胸口的兩只口袋,看上去很大,其實是假的,是用來做裝飾的,我當時覺得探險用的衣服,當然是口袋越多越好,所以就買了另一個款式。”

  王老板摸了摸那兩只口袋,表情變了一下。

  我拍了拍手,輕聲說道:“所以我感覺有點奇怪,你剛才那根熒光棒,還有你的香煙,到底是從哪里掏出來的,嗯,王老板?”一道閃光在我的頭腦閃過,我幾乎脫口而出“或者——還是叫你老癢比較好?”

  王老板呆呆地看著我,隔了好久,才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忽然間,肥胖的身體開始收縮,就好像一只泄了氣的氣球一樣,一下子癟了下去。

  我看著王老板的臉一點一點地變化,慢慢的,變成了老癢的臉孔,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他最后舒展了一下身子,嘆了口氣,說道:“吳邪不愧是吳邪,他娘的從小就只有你騙我的份,我難得想騙你一次,還是給你拆穿了。”

  我冷冷地看著他,問道:“少廢話,你在玩什么花樣?”

  他苦笑了一下,擺了擺手,“聽我解釋,聽我解釋,哎呀!我就知道嘛,這事情沒這么容易蒙混過去。”

  看我不說話,他才說道:“我的目的不是騙你,但是這件事情一定要這么做才有用,等一下你聽我解釋完了,你就知道,我這樣做是有苦衷的。”

  我看到他自如地控制自己的外表,已經意識到他對這種能力的運用超出了我的想象,那他必然對所有的事情都有所了解了,那到這個地方來的目的,就肯定不是錢了。因為有了這種能力,錢根本就不是問題。

  但是有著這種能力,幾乎可說是無敵的,他還有什么目的達不到的,非要來這種鬼地方?難道這種能力,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不管怎么樣,我現在已經肯定,從他來找我的那一刻起,我就掉進了一個處心積慮的圈套里,也就是說他一開始就在撒謊,虧我還這么相信他,這該死的龜兒子,要是我能控制這種力量,我就把他變成一只豬。

  老癢看到我的表情變化,知道我雖然表面上冷靜,但是心里已經火到了極點,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來平息我的怒火,不知所措地看著我。

  呆了半晌,他突然嘆了口氣,好像想通了什么一樣,從口袋里面掏出一張照片,說道:“你看看這個,我再解釋給你聽。”

  我接過來用手電一照,照片上是他的媽媽,頭發已經斑白了,可能是太過操勞的原因。看來老癢坐牢的那幾年,她受的打擊很大。她媽媽年輕時很漂亮,對我們都很好,我們都叫她漂亮阿姨。我老爸和我每年都會去看她幾次。

  我不知道他把這照片拿出來干什么,對他道:“你什么意思?”

  他嘆了口氣,黯然地一笑:“我不是說我需要錢嗎?其實我是騙你的,我來這里的目的,是為了我媽,我媽在我坐牢的時候,已經走了。”

  我啊了一聲,用一種極度懷疑的眼神看著他,皺起了眉頭,問道:“你媽…去世了?”

  他默默地點了點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說道:“我出獄的第二天,急不可待地回到家里,想讓我媽有一個驚喜,可是等我推開房門的時候,卻聞到了一股惡臭,我媽趴在縫紉機上,一動不動。我以為我媽犯心臟病了,馬上去扶她,等我把她扶起來的時候,你知道他媽的我看到了什么嗎?!”

  老癢閉上眼睛,痛苦地呻吟起來:“她的臉,已經粘在了縫紉機上,一拉就全部撕了下來,我的天——”

  我不知道他媽已經去世了,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么反應好,呆在那里看著他。老癢這個人非常孝順,他絕對不會用他媽媽來開這種玩笑。

  他摸了摸額頭,又說道:“我把我媽收殮了之后,一個人待在空房子里,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辦好,我也不敢睡覺,一躺下,就看到我媽粘在縫紉機上的臉。就這樣一直待了九天,我肚子餓得要命,心想要不就餓死算了,可是這個時候,突然,我就聞到了香味從廚房里飄出來,好像有人在炒菜。我過去一看,看到我媽竟然又出現了,看到我過來,還說:等一下,馬上就好了。”

  我聽到這里,已經意識到這是怎么回事了。

  老癢繼續說道:“我一開始還以為我想我媽想得瘋了,出現幻覺了。后來,我逐漸發覺了不對勁,這不是幻覺,不僅是我,連賣菜的都看到了我媽。我才知道我媽真的回來了,她真的和以前一模一樣,連燒出的菜的味道都一樣。

  “如果是別人,可能會以為見鬼了,但是我沒有,我開始思考這是怎么一回事。逐漸地,我開始發覺,我四周的環境有一種說不出的不對勁,但是還沒有找到關鍵,直到有一次,我看電視看了一個通宵,結果你猜怎么的,那天晚上竟然是斷電,整個小區只有我家照樣有電,所有的電器,沒電照樣開,連插頭都不用插。

  “我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這個時候,我的老表給我寫了一封信,信里他告訴我,他也出現了這樣的情況,當時我一下就明白了,這和那棵青銅樹有關系。

  “我看了很多的書,知道了那棵樹,可能就是古人說的許愿蛇神樹,我這種能力,可能就是從那青銅樹上來的。一開始我很開心,以為自己發財了,可等我研究了這種能力,并且開始逐漸可以控制的時候,出了問題。

  “你一旦用你的思維去控制這種能力,如果你無法屏除雜念,很多東西就會混合起來,變得非常糟糕。所以,有一天,我起來的時候,看見我媽媽背對著我在做縫紉,我一看到她坐在縫紉機上,我嚇壞了,躡手躡腳地走過去,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的天,我媽她的臉……”

  老癢做了好幾個動作,但是實在說不下去了,在那里長嘆了好幾聲。

  我聽得心里感覺到一股寒意,實在無法想象那時的情景有多可怕。

  老癢憑空就從手里變出了一支香煙,放進嘴巴里,沒用打火機,煙就著了,他猛吸了一口,接著說道:“自那個時候開始,我意識到了這種力量的恐怖,但是我不甘心,我很想我媽回來,所以我必須找一個人過來,找一個認識我媽、又有很干凈的潛意識的人,就是你,老吳。同時,我還得把我自己的能力消除掉。”

  我沒有想到老癢的目的竟然是這個,說道:“但是,老癢,這事情聽起來,好像是在逆天而行的感覺,人死是不能復生的。”

  他說道:“老吳,我也不是很貪心,我只要三年,只要和我媽再相處三年我就滿足了,你到我家里來的時候也不少,你也不舍得我媽就這樣孤零零地死去吧?”

  我嘆了口氣,想著如果他媽真的復活了,我還敢不敢到他家里去,這棵青桐樹不知道到底是誰立在這里的,竟然有這么妖邪的力量,用那種力量物化出來的人,到底算不算是人呢。

  想了半天,我還是搖了搖頭:“這事我做不到,老癢,你媽媽已經死了,她已經歸土了,你就……你就讓她去吧,不要拽著她不放了。”

  老癢笑了笑:“已經晚了,老吳,你不明白,這件事情和你想不想幫我是沒關系的,這也是我為什么不能告訴你我的目的的原因,現在,我想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我沒聽懂他在說什么,問道:“什么意思?”

  他舉了舉自己的手,說:“你先實驗一下,你能不能物化出什么東西來。”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里想著石頭的形象,試圖也將我的意念實體化,但是使勁了半天,手上還是空空如也。毫無疑問,這種能力很難使用,普通人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潛意識的。

  老癢有點得意地對我說道:“你看,這種力量,你有意而為之的時候,肯定是沒有用處的。不然我剛才肚子餓的時候,應該會有烤鴨自己飛過來。只有在特定的情況下,它才會出現,這非常難,老吳,只能引導,無法使用,就算受過訓練,也非常困難,你想要在這里變臺電視機出來,這么復雜的東西,是無論如何也變不出來的。”

  我看著他,“你是說,這種能力是被動的?需要一個心理引導?”

  他點點頭,“對,比如我剛才和你說的那些話,已經可以在你大腦里引導你的思維,而使得在幾百里外的我的家里,物化出一個人。”

  我一下呆住了,看著他,說道:“胡扯,你他媽的以為我真的什么都信啊?”

  老癢搖搖頭,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青銅樹連帶著整個琥珀震動了一下,我們兩個腳下一滑,差點都摔下去,趕緊抓住邊上的青銅鏈條,低頭一看,只見我們身下的深淵里,好像有什么東西在蠕動一樣,每蠕動一次,青銅樹就震動一下,一下子地動山搖,連站都站不穩。

  我拉住青銅鏈條,一邊覺得奇怪,一邊想起一件事情,回頭問老癢:“對了,剛才那‘的……的……的’的怪聲音,是不是也是你弄出來的?”

  老癢也疑惑地看了看下面,點頭說道:“是啊,我用這個聲音,把你引到根盤里面去,然后我把守在外面的那王老板打暈了。那個無線電干擾,只不過是不想讓你聽到王老板和我打斗的聲音。”

  我皺起眉頭,叫道:“那這個震動是怎么回事!”

  老癢臉色也變了,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老吳,對這棵青銅樹,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我一聽他這么說,突然打了個哆嗦,“我想……它是通到地獄里去的……”說著看著下面,“不會吧,你該不是說,下面的東西,是……”

  老癢猛踢了我一腳,大叫:“白癡,不要亂想!”

  話音剛落,一只巨大的眼睛,出現在了下面的黑暗深處,紫色的瞳孔,像貓一樣變成了一條詭異的窄線。

分享到:
贊(262)

評論83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78
    看到縫紉機這段,給我留下了很深的陰影,十年了,我經常夢到或者想到這個場景。
    被縫紉機嚇到的小女孩2019-10-16 9:58:15回復
  2. #77
    這一卷Bug很多,邏輯不通
    fffffop2019-09-18 17:16:05回復
  3. #76
    我還以為王老板是王月半子(ノ=Д=)ノ┻━┻
    我永遠喜歡張起靈JPG.2019-08-28 19:57:53回復
  4. #75
    我最愛的就是這兩章啊
    花明雨2019-08-22 13:03:05回復
  5. #74
    老表的信? 哪來的
    匿名2019-08-10 20:48:15回復
  6. #73
    解雨臣不在的第十七章,想他。
    匿名2019-07-24 11:05:22回復
  7. #72
    老表在牢里,出現什么“相同的情況”?還寫信?
    2019-07-24 11:04:26回復
  8. #71
    我和燭九陰像嗎
    2019-07-23 13:40:28回復
  9. #70
    孤山寺北賈亭西,老癢他媽縫紉機。
    匿名2019-07-12 18:34:55回復
  10. #69
    晚上看得我害怕
    小哥快來2019-06-26 23:40:22回復
  11. #68
    制造腦電波吧,實際上是不存在的
    二叔2019-06-16 14:09:03回復
  12. #67
    白癡
    匿名2019-05-01 23:47:48回復
  13. #66
    三叔腦洞真大,怎么不把我弄出來
    歌者2019-04-05 17:47:18回復
  14. #65
    我記得前面的內容里,這個版本已經改成老表沒跟去,這里又出現了老表
    2019-02-03 0:46:54回復
  15. #64
    前面的內容里,我記得這個版本已經改成老表沒跟去盜墓,這里又出現了老表
    2019-02-03 0:43:28回復
  16. #63
    改太多了,先入為主我很難接受變了的
    嘿嘿2019-01-02 0:06:16回復
  17. #62
    瓶子,瓶子!緊急呼叫!
    瓶邪2018-12-21 21:42:49回復
  18. #61
    解雨臣呢
    張起靈2018-12-12 19:10:31回復
  19. #60
    我的媽啊,三叔腦洞真TM大
    匿名2018-11-19 18:03:23回復
  20. #59
    改了好多,沒以前的思維緊密,以前的比這個還精彩還恐怖一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要原版
    盜墓筆記2018-09-22 9:15:46回復
  21. #58
    怎么感覺這老癢是他老表假扮的???
    小瞎子2018-08-19 17:18:07回復
    • 兄弟,就服你
      天真2019-06-04 5:44:27回復
  22. #57
    我一直都在看著你們
    鬼眼2018-08-19 17:05:02回復
  23. #56
    超能力這么邪乎啊
    2018-08-15 15:41:21回復
  24. #55
    物質化
    黑金古刀2018-08-06 12:04:20回復
  25. #54
    無期好像是會坐一段時間再死……還有45樓的克蘇魯(笑)名稱不錯
    蘇洵弟弟2018-08-05 22:55:38回復
  26. #53
    看了這個心理都不會恐怖
    匿名2018-07-28 1:30:41回復
  27. #52
    地獄= ̄ω ̄=
    悶油瓶2018-06-24 19:48:38回復
  28. #51
    晚上看嚇死人感覺空氣都是緊張的
    吳家小二2018-05-21 14:02:41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