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神樹篇 第三十九章 燭九陰

  貼著鼻子的巨大舌頭,滿眼蠕動的鱗片,我不知道怎么來和別人說這種震撼,一下子我的心臟好像停止了跳動,渾身僵硬得猶如石頭一樣。

  第一次實際領略這種能力的巨大威力,讓我僅有的一絲懷疑也一掃而光,可是這條巨大的黑色蟒蛇是如此的真實,每一片鱗片,空氣中的氣味,那種無處不在的摩擦聲都毫無破綻,我實在想象不出這東西是怎么突然產生的,如果剛才亮著燈,難道會“砰”一聲憑空就變出來?

  “老癢”還在外面叫著什么,我也沒有心情理會他,只覺得那種爬行動物毫無感情的目光在我身上徘徊。本來我所處的巖石縫隙就小,現在突然出現了這一條黑龍一樣的巨蟒,連做廣播體操的空間都沒了,這個時候,只要那條蟒蛇隨便一張嘴巴往邊上一咧,我就馬上嗝兒屁著涼,什么都完蛋了。

  我心里閃電一般盤算了一下,蟒蛇的嗅覺和視覺都很靈敏,沒道理看不到我,現在只有一個希望,就是它對于我這樣的體形不感興趣,蟒蛇是不會捕食體積太小的東西的,我只要坐著不動,不引起它的恐慌,它可能就會放任我不管,但是如果這一招不管用,那這一次就真的無計可施了。

  我咽了口唾沫,盡量不讓自己發抖,巨大的舌頭在我耳邊舔過,留下極其難聞的唾液,但是,幸運的是,它只是抬起頭注視了我一下,馬上轉頭去看在石頭后面的“老癢”的手電光源。

  “老癢”躲在擋住洞口的巨石后面,看到蟒蛇沒攻擊我,反而轉頭向他探了過來,馬上意識到不對勁,封住通道口的巨石,相對于巨蟒只有它的腦袋一樣大,根本擋不住它,我聽到老癢罵了一聲,忙縮回石頭后面,喀嚓一聲關了手電。

  四周一下子黑了下來,巨蟒兩只黃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發出熒光,我仍舊大氣也不敢出,隱約看見巨蟒輕輕頂了兩下,見石頭沒動靜,突然縮起了脖子,做了一個攻擊的姿態。

  我腦子里出現了電視里蟒蛇捕食的動作,馬上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剎那間,蟒蛇縮起的脖子猶如子彈一樣撞了出去,就聽一聲悶響,整個山洞一震,堵門的巨石像風箏一樣給撞飛,我聽到“老癢”一聲慘叫,接著就是石頭互相撞擊的聲音接連不斷地傳了過來。

  雖然知道外面不是真正的老癢,但是這一聲慘叫還是讓我條件反射地心里一慌。巨蟒發現了石頭后面的空洞,但是它的腦袋太大了,怎么也鉆不出去,它的身體在纏繞中不停地弓起來,我左躲右閃不給它卷進去,不然給它兩邊的蛇鱗一夾肯定骨頭盡斷。

  幾次嘗試不行,蟒蛇開始煩躁起來,甩著腦袋開始撞向那洞口邊上的石壁。蟒蛇的身體盤起來看上去已經非常嚇人,如今龍一樣舞動起來,更是壯觀得離譜。幾下子那洞口就給它撞裂了一個口子,巨蟒用力一轉,腦袋便鉆了出去,鱗片摩擦著石壁,把整塊石頭都擠出了裂縫。

  巨蟒將前面擋路的石頭盡數向外推去,我跟著蟒蛇出去,看到“老癢”躺在碎石頭堆里,幾乎全部身體給壓在石頭后面,氣息微弱。看到我,咳嗽了幾聲,似乎想說什么,可是嘴巴一開,血就從嘴角流了下來。

  我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勢,試著搬動了一下石頭,可是一眼看下去,下半身已經全部壓爛了,實在連看都不能看,我嘆了口氣,問他道:“你……你還有什么話說?”

  他看了我一眼,咬了咬牙,從巖石縫里扯出他從王老板那里弄來的背包,甩給我。

  我接過包,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覺,他咳嗽了幾口,吐出很多血,然后也不再說話,閉上了眼睛。

  我頓了頓,想問問他當天到底是怎么一個經過,突然“轟”的一陣巨響,整個山洞狂震,我幾乎連坐也坐不穩,撞到巖壁上,頂上又是悠長的一連串石頭開裂的聲音。

  我嚇得夠戧,心說難不成外面那條巨眼蛇又開始撞了,忙貓著腰向洞外爬去。“老癢”這時候突然嘶啞地叫了一聲:“老吳!”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還想說什么,回頭一看,只見他對我張了張嘴巴,突然他所在的那塊地方坍塌了下去,上面的石頭瀑布一樣翻落下來,一閃之間他就像陷入泥沼一樣消失在碎石堆里。

  我心中一悸,竟然有一種撕心的感覺,但是此時也沒有時間調整情緒,幾個翻滾避開落石沖到洞外,正趕上一團黑影又撞了過來,我趕緊往邊上一翻,黑影子撞到山體上,整塊山壁都給撞得震動起來,石塊紛飛,山體裂出了一條裂縫,一直從我站的位置延伸下去。

  我看到撞得如此厲害,不由得奇怪,這蛇難道不要命了?轉頭一看,原來不是這樣,只見剛才爬出去的那條黑蛇巨蟒,已經和從青銅樹中爬出的細鱗巨蛇纏繞在了一起,斗得難解難分。那細鱗巨蛇體形比蟒蛇大出不少,但是打斗起來卻絲毫占不得一絲上風,加上兩條都是黑色,一時間也看不出誰是誰,只見兩團黑色的旋風在青銅樹上不停地纏繞,尾巴亂掃,將四周的石筍石乳拍得像炮彈一樣亂飛。

  我從沒見過如此驚心動魄的場面,只看得呆了,突然一條尾巴直掃在我的腳邊上,我站的整塊石頭給掃成了石粉,情急之下忙往四周一抓,卻沒料到邊上的石頭全部都已經給撞得松動了,一下子沒抓牢,整個人向下面的深淵栽了下去。

  幾分鐘內幾次經歷大生大死,一下子我也反應不過來,大叫一聲,忽然聽到了隆隆的水聲,接著渾身一涼,耳邊一靜,整個人竟然摔進了水里。

  他娘的,哪來的水?

  我一直刺進水里六七米才停了下來,入水的姿勢根本無法調整,就聽見脖子咯嗒了一聲,不知道是不是斷了。渾身用不上力氣,人直往水里沉去。

  正在無計可施的時候,一個人影從背后游了過來,將我托住,把我往上帶去。

  我回頭一看,原來是一直躲在下面巖洞里的涼師爺,大概也是給不斷上漲的水逼了出來,看到有人掉下來,過來拉了我一把。

  沖出水面一看,只見我們剛才爬上來的深淵不知道何時變成了一個水潭,水里有水流涌動,不知道由哪個地方涌進來,水位還在迅速地上升。

  我看著四周,心說難道他們三年前來這里的時候,這里會是一個水潭,但他娘的這樣一來,豈不是回不去了。

  我的水性比涼師爺好,他將我拉上來后自己沒了力氣,直往下沉去,我將他拉到青銅樹邊上,也不想和他計較以前的事情,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涼師爺咳嗽了幾聲,這才說道:“外面肯定下過一場雨,這是山洪,這里這個季節經常有山洪。洪水瀉進我們過來時的地下河里,那條河肯定和這里墻上的幾個巖洞有連通,高海拔上的洪水沖下來,水位上升,水就倒灌進來了!山洪一過,水位馬上就會降下去。”

  我心里暗罵一聲,這樣一來上下不著邊際,也不知道該從哪里出去好了,抬頭一看,只見一團巨大的黑色影子還在上面纏斗,心說乖乖,現在已經斗成這樣了,待會兒要掉進水里,不真成龍潭虎穴了,我們還不給折騰死?

  還沒想完,耳邊呼嘯一聲,黑色巨蟒已經摔了下來,直摔進水里,一時間水花四濺,不大的水潭像開水一樣沸騰了起來。

  緊接著細鱗巨蛇也順著青銅樹爬了下來,涼師爺看到那蛇巨大的紫色眼睛,嚇得整個人往水里沉,我把他拉起來,他哆嗦著說道:“我的天!這東西是哪里來的?這……這條是燭九陰啊!”

  我聽這名字怎么這么熟悉,拉著他直往青銅樹后面躲,問他怎么回事。

  涼師爺咬著舌頭輕聲說道:“燭九陰是龍,古時候叫做燭龍,其實是一種遠古時代的巨大毒蛇,帝舜時代用這種東西來煉油做燭照明,幾千年前就滅絕了,怎么這里還有一條?”

  我從來不知道這些事情,當下感覺到奇怪,既然我不知道,那這不可能是我幻想出來的,那難道是真的,這青銅古樹里真的有一條遠古時候的巨大毒蛇?

  涼師爺繼續說道:“這么大的燭九陰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你發現沒有,從這里看只能看到它一只眼睛,燭九陰的眼睛是橫著長的,你現在看到的這一只應該是本眼,還有一只眼睛長在這只眼睛上面,叫做陰眼。傳說千年的燭九陰陰眼連著地獄,給它看一眼就會被惡鬼附身,久之就會變成人頭蛇身的怪物。”

  我想起那老癢那種毒蛇一樣的表情,心里一陣發寒,回頭偷偷看了一眼,所幸燭九陰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我們身上,我感覺到水下的水流變得極度混亂,知道黑色巨蟒還在水下,燭九陰盯著水里,恐怕是怕巨蟒突然襲擊。

  水位不停地上漲,我們越來越靠近燭九陰的身體,涼師爺緊張得要命,我看了看頭上,這巖洞的頂上應該有一處出口,只要水位上升得夠高,我們就能爬到那上面出去,只是不知道這水位能上到多少,畢竟這里非常靠近山頂,過千棺陣的時候,棺材沒有給水浸過的痕跡,水位不可能高過那一邊,具體能到哪里我也不知道,只好浮一點是一點了。

  我將自己的想法輕聲告訴涼師爺,他完全聽不進去,這個時候,幾只白色的面具從水里浮了上來,那是螭蠱的殼。我心里突然感覺到不妙,拿起一只一看,嘴巴部分的空腔是空的,里面的蠱蟲不見了。

  “媽的!”我罵了一聲,突然意識到為什么那條蟒蛇在水里潛了這么久都不上來了,打起手電潛進水里一照,只見無數螃蟹腿一樣的蟲子,有些還帶著面具,有些只剩下身體,猶如螞蟥一樣附在那條黑色巨蟒的身上,白花花的一大片,黑色巨蟒肚皮朝天,還在不停地翻滾,但顯然沒辦法甩掉這些蟲子。它的身體撞在巖石上,蠱蟲的面具給蹭掉,但是蟲身還是牢牢地吸在蛇身上,看起來古怪異常。

  一些蠱蟲無法搶到位置,在蛇身的四周游蕩,行動非常的敏捷,不妙的是,一看到我手里的手電,所有的蠱蟲突然都頓了一下,然后迅速從蟒蛇身上彈開,我還沒反應過來,眼前一花,所有的蟲子猶如海里的巨型魚群一樣向我直圍過來。

  這些東西游得極快,我一看不好,已經來不及反應,情急之下,我往后一貼,狠狠地咬了自己的手心一口,這一口連我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咬得那么狠,一下子鮮血涌了出來,我把手在水里揮動,將血均勻開來。

  蠱蟲忌諱我的血,一下子沖到我面前又游了開去,不敢靠近。成群的白色蟲子在我面前形成一道蟲墻,我甚至還隱約覺得這些蟲子排列的起伏有點像人的臉。

  涼師爺嚇得要命,二話不說就往青銅樹上爬去,我知道在水里待著也不是辦法,就探頭出水,回頭一看,燭九陰已經發現了我們,巨大的蛇頭對著我們的方向,那只紫色的眼睛已經閉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血紅色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時候張了開來,怨毒地注視著我們。

分享到:
贊(280)

評論48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64
    所以老癢的結局就是死在這了嗎..
    匿名2019-10-11 23:29:02回復
  2. #63
    你大爺的,老子又不是第一次看了,竟然少了好幾張文章
    匿名2019-09-30 10:20:31回復
  3. #62
    感覺這個修訂版改過啊,沒那么恐怖的感覺了,
    胖大爺2019-09-28 16:51:32回復
  4. #61
    燭九陰 (╯>д<)╯(˙3˙?扔出去
    2019-08-25 15:13:19回復
  5. #60
    看老癢死了,還有點莫名的傷心
    吃瓜路人2019-08-22 10:18:23回復
  6. #59
    老氧又復制了一個自己吧
    吳邪2019-07-26 21:35:26回復
  7. #58
    不想了。
    匿名2019-07-24 11:42:15回復
  8. #57
    不 想 了。
    匿名2019-07-24 11:41:24回復
  9. #56
    不想了。
    2019-07-24 11:41:06回復
  10. #55
    我真是害怕 但停不下來。
    小哥快來2019-06-26 23:56:53回復
  11. #54
    我告訴你們,我做的實驗是物化出一個自己來救自己,物化成功了,可惜他把我殺了
    老癢2019-06-08 9:59:40回復
  12. #53
    看著有點蒙
    天真無邪2019-06-05 14:44:22回復
  13. #52
    物質后畢竟還是有本體的意識,對吳邪還是有感情的,最后將包給了他
    吳邪2019-05-16 17:53:12回復
  14. #51
    老癢一號已經歸西,老癢二號馬上完蛋,老癢三號準備出擊。
    復制人2019-04-17 20:27:07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