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引子 第四章 同病相憐之人

  楚哥這樣的說法,讓我感覺他知道相當多的事情,不由讓我緊張起來,于是出言催促,唯恐他和三叔一樣,說到一半又不說了。

  這一下不由就露了怯,楚哥看著我笑了笑道:“你別急,我會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不過你要先答應我幾件事情。”

  “是什么?”我問道。心說:該不是要臨時加價?

  他看了看門口,發著哆嗦道:“你不能對別人說,這些事情是我告訴你的,畢竟,能告訴你啞巴張的事情,我也能為了錢告訴你其他人的事情,搞不好有人聽到這個消息,想不開找人把我做了。我也不是無期,還是要出去的,而且這里也沒我想的那么安全。如果我不是走投無路了,我也不會賣這些消息。”http://www.jlnnxe.tw/

  我點頭,這我可以理解,所以他才讓我來見他,還要把潘子支開,這種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和你三叔是多年的朋友,所以早年有很多的事,都是我去實施的,比如說,調查陳文錦。所以,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的多得多。”他哆嗦道,“你知道這后面的水有多深。你可能不知道,你三叔經常提你,所以我知道你的事情,你不是道上人,所以我才敢賣消息給你。”

  哦,我心里一陣翻騰,這倒是可以解釋為什么他會有那張照片。問他道:“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繼續道:“我不知道你三叔有沒有和你說過,那些人的事情?”

  “你指那支考察隊?”我道,腦海里響起了三叔的話:他們都不正常。“說過一些,但是不多。”

  “你三叔這輩子,一直在調查那批人的行蹤,我之前跟他混的時候,經常聽他嘮叨,但是越查,他就發現這批人越不正常。”楚哥又吸完一根煙,拿出一根來對上繼續吸,“這些人,好像都是獨立的,獨立于這個世界,和這個社會一點聯系也沒有。他們來自哪里?是什么人?到底在考察什么?誰也不知道。”

  “這些我知道。”

  “但是我勸他放棄,他對我說,他絕對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這種人存在。那幾年我們幾乎用光了所有的辦法,一直沒有進展,最后你三叔還是聽了我的,死心了。我以為這事情就這么完了,沒想到一年前,你三叔、你、還有啞巴張那幾個人去山東回來之后,你三叔忽然告訴我,那啞巴張也是那伙人之一,而且一直沒老。驚訝之下,我們馬上開始調查,目標自然是啞巴張。”

  我坐了坐直,看到楚哥又點了一支煙,這不知道是第幾支了。他還是深深地吸了一口。“啞巴張當時是四阿公的人,是你三叔從四阿公那里借來的,我就找人過去打聽他的身世,結果聽到了一些難以置信的事情。”http://www.jlnnxe.tw/

  他頓了頓,“據說,四阿公第一次見到啞巴張的情形相當奇特,那事情發生在四年前,在廣西的一次捕尸當中,你聽說過捕尸嗎?”

  我點頭,捕尸是舊社會的事情,一般發生在出現某種災難的時候,有僵尸傳說的地方比較盛行,打旱魃就是其中一種。這種時候往往會挖墳翻尸,也有真的鬧尸變的時候,村民挑出膽子大的,用套索套粽子拖出古墓,在太陽下暴曬除害。

  陳皮阿四的人和楚哥講的捕尸卻和這個不同,楚哥道,“這要從陳皮阿四在廣西的生意說起。”

  廣西歷來是一個各民族文化薈萃的地方,文物古跡眾多,不過因為文化差異與中原太大,中原人那一套在廣西完全沒用,在廣西活躍的一般都是淘家或者是古董倒家,都往村寨民間去收古董。因為廣西和越南接壤,久而久之,有一些越南人就發現這個生財之道,這些人結伴越境到中國來盜掘一下古墓。廣西有嶺南文化,古墓眾多,而且很多都是明葬,越南人不懂盜墓,亂挖亂掘,但還是能搞到一些東西的。

  中原一代在長沙、陜西這些地方的生意其實已經很難做了,你說斗沒有吧,確實還有,有很多油斗,盜了十幾次,里面還有東西剩下,進去總不至于空手。但是有真東西,有龍脊背的真的太少了,要開一個新斗幾家都蹲著搶貨,這樣的局面,肯定得求變,所以有很多瓢把子都在打外省的主意。有一段時間,黑龍江挖金國墳的也有不少,廣西也是一條線。

  陳皮阿四的盤子大,所以和廣西的越南人也有聯系,那一次派人去廣西,就是因為聽那邊的說,有一批越南佬發現了大斗,不知道是什么來歷,看上去規模相當大,要這邊派人去“指導”,他們不知道哪些東西值錢哪些不值錢。http://www.jlnnxe.tw/

  當時去了三人,他們跟著越南人進了雨林,第一次看到了越南人是怎么辦事的。越南人是全副武裝,估計這批人不僅干這一種買賣,還抬著一個筐子,問他們裝的是什么,他們說里面是“阿坤”,陳皮阿四的人懂越南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在中越邊境的林子里穿行了三天,他們才到達那個地方。古墓幾乎是敞開的,他們用芭蕉葉蓋住發現的入口,好像是一個地窖,就在他們要進入的時候,越南人攔住了他們,對他們做手勢,意思大概是“小心”。

  說著有一個越南人把筐子里的東西搬了出來,這時候他們才發現,筐子里裝的竟然是一個渾身赤裸的男人。

  那人的手腳被綁著,披頭散發,渾身是泥,越南人就扛著他從入口吊了進去。

  入口下面就是墓道,一路是向下的石階,越南人都拔出了刀,陳皮阿四的人也準備起了黑驢蹄子,走著就發現這古墓規模極大,走了十分鐘才到了墓室,下到底下就聞到了腐臭味。他們尋著臭味,發現墓室的中央有一個臉盆大的方井,味道就從下面傳出來的。

  這是一個兩層墓,而且是嶺南國的群葬墓,手電照下去,井下是相當矮的墓室,大概只有一點五米高,能看到排列的木棺侵在積水里,從底下彌散出濃烈的惡臭。

  越南人直接把那個被綁住的男人推了下去,然后垂下繩套,用手電照著,似乎在等待什么獵物。

  陳皮阿四的人一看就知道了,這古墓里肯定有問題,也許他們第一次進去已經死了人了,所以這一次,他們帶了人進來。這個人可能相當于魚餌,他們想要用活人把里面的什么東西引出來,然后放繩套下去套住吊起來。這確實是一種捕尸的做法。

  聽著這未免也太殘忍了,盜竊文物無非是求財,弄得要奪人性命這事情就變質了,但是那邊的事情,有歷史原因,很難一概而論。陳皮阿四的人知道了越南人都是亡命徒,這種事情不能干涉,否則不知道他們會干出什么事來。

  不過他們等了半天,一點動靜也沒有,越南人非常奇怪,在那里用越南話商量了一會兒,領頭人就逼著一個越南人下去查看。

  那人下去之后看了一圈,就招手,意思是沒事了,另幾個越南人也下去,開始往上面吊東西,陳皮阿四的人當時也大意了,沒有跟著下去。結果沒吊上來兩件,突然下面就起了變故,聽到有人慘叫,血都從井里濺了出來。

  這些越南人相當彪悍,立即就有人往上逃,還真給逃上來兩個,接著,一下就有一只指甲奇長的尸手從井下伸了出來,差點把領頭的抓下去。他們嚇得半死,沒有辦法,只好用石頭把井口封了起來,壘了十幾塊大石頭,然后倉皇而逃。

  這個事情后來被陳皮阿四知道了,對于這種經驗豐富的瓢把子,不可能因為里面有幾只粽子就放棄這座古墓。于是陳皮阿四親自帶人回到廣西,到達那座古墓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星期后了。他們搬開石頭之后,就發現下面一片狼籍,滿是殘肢,惡臭四溢。

  陳皮阿四以為人已經全部死光了,下去之后,卻看到墓室的一邊倒著十幾只粽子,脖子全部被擰斷了。一個渾身赤裸的人坐在粽子中間的棺材上,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楚哥道:“這個人,就是那個之前被越南人當魚餌的‘阿坤’,也就是現在的啞巴張,當時就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我吸了口涼氣:“這也太戲劇性了。”

  “這里面肯定有夸張,這行里容易傳神。”楚哥說著這件事,似乎也挺享受,可能是回到了坐牢前的時候,“據說,那幫越南人是在廣西一個村子里發現啞巴張的,當時他神智不清,他們當他是傻子,把他綁去當餌。不過事情的大概應該就是這么回事,夸張的可能是粽子的數量之類。之后,他就成了四阿公的伙計,這事情在四阿公手下幾個得力的人里面傳的很廣,不過對外他們什么都不說。”

  “那這之前的事情?”

  “沒有人知道,啞巴張相當厲害,四阿公相當看重他,不過,我想四阿公恐怕也不知道他的來龍去脈,道上有規矩,這種事情也不會有人多問。”

  我心說,陳皮阿四知道也沒用啊,他自己現在在哪兒都不知道,我哪兒問他去。

  “雖然這件事情只是一個傳說,但是至少給了你三叔一個方向。”楚哥道。“不過,事情急轉直下,你三叔著急去西沙,我就代他去了廣西,拿著啞巴張的照片去那一帶問消息。那他媽的根本不是人干的活,老子整整花了兩個月時間,才在一個叫巴乃的小村,得到一些線索……”

  那個村是山區,靠近中越邊境,那里就有人認出了啞巴張,當地的名字就叫阿坤,并且帶楚哥到了阿坤住的地方。

  我啊了一聲,實在沒想到:“你是說他住在廣西的農村里?”

  “相當偏僻,但那個地方是陳皮阿四在廣西的堂口,越南人很多,他應該就是住在那里,不過我不敢百分之百肯定。去長白山夾喇嘛,我是通過四阿公聯系他的,他的大部分時間應該都在外面下地,看得出來屋子沒怎么住人,也許,當年他離開廣西就沒回去過。”

  “他那屋子是什么樣子的?”我問道。我有點好奇,悶油瓶的家會是什么樣子的。

  “很普通,那是一幢高腳矮房,就和當地少數民族住的土房一樣,里面就是床板和一張桌子,在那桌子上有玻璃,下面壓著不少照片,我是偷偷進去的,因為那是四阿公的地盤,我也不敢放肆,沒敢把東西帶出來,就只是在里面翻找了一下,拿了其中一張照片出來——就是我給你的那張,準備等和你三叔商量了再決定怎么辦。不過我沒想到陳皮阿四老早就盯上我了,還沒出巴乃,就被人給逮了個正著,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他頓了頓,又道,“我自己的感覺,我在長沙打聽啞巴張的時候,四阿公就已經注意到我了,他可能多少知道一些事情,所以我一到巴乃就被盯住了。我當時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和他一起來對付你三叔。”

  我問道:“那你剛才說的,這個后面的大秘密是什么?”

  楚哥看著我,又發抖起來:“這個我不能說……”

  我最討厭有人給我打啞迷,道:“什么不能說,你是不是嫌錢不夠?”

  楚哥哆嗦著:“小三爺,實不相瞞,你三叔在的時候,最忌諱的就是你尋根問底。現在他生死未卜,難保有一天他突然出現,這些事情你自己查到也就罷了,要是他知道這些事情是我告訴你的,我恐怕小命難保。你三叔做事也不是善男信女,我賣過他一次,但那算是情有可原,只是這件事如果再出賣他,在道義上也說不過去。你也說了,道上的事情有道上的講究,你想知道這個,你到那房子里,看看那桌上玻璃下面壓的其他照片,自然就會明白為什么我讓你收手。我只能告訴你這些,具體的內容,絕對不能從我嘴巴里說出來。”

  他還想點煙,但是煙已經沒了,咳嗽一聲,眼神茫然,竟然和悶油瓶的眼神有點相似。

分享到:
贊(263)

評論98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81
    真的好心疼啊(?_?)還好以后有天真胖子陪著他
    一只粽2019-10-29 12:42:29回復
  2. #80
    一次又一次,自己的一切都記不得,多絕望啊,身上還有任務,心疼小哥
    匿名2019-09-06 17:41:35回復
  3. #79
    我喜歡唱條rap籃球
    阿坤2019-08-22 0:02:36回復
  4. #78
    阿……阿坤
    匿名2019-08-13 20:10:15回復
  5. #7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對不起 我想到小哥渾身赤裸被吊下去真的好想笑
    匿名2019-08-10 14:58:35回復
  6. #76
    小哥被綁!!!
    匿名2019-07-30 11:25:41回復
  7. #75
    不成為異類的前提是不把自己當做異類。
    天真我的!!!2019-07-29 0:11:41回復
  8. #74
    幾你太美
    匿名2019-07-17 9:59:42回復
  9. #73
    嗚嗚嗚心疼小哥??
    吳邪2019-07-11 11:52:55回復
  10. #72
    心疼小哥,自己一個人經歷了那么多,還好以后有天真和胖子陪他
    叼著奶瓶逛青樓.2019-06-29 0:09:57回復
  11. #71
    雖然小哥很厲害,但是真的好心疼他啊
    小哥真帥2019-06-24 18:59:57回復
  12. #70
    刀在蛇沼鬼蜮那掉了,后來給黑爺弄到手了
    路人2019-05-30 14:38:23回復
  13. #69
    迷海 我是看的云里霧里。。。。。。。。。。。。。
    匿名2019-05-25 8:26:59回復
  14. #68
    小哥是真讓人心疼啊,馬上就要去張家古樓了,去了巴乃胖子就會碰到生命中愛的姑娘云彩,可惜咯……
    最愛張起靈2018-11-14 9:16:24回復
  15. #67
    探監警察不監聽,,??
    匿名2018-10-03 22:23:39回復
  16. #66
    小哥,,,赤裸,,,
    阿箐2018-08-22 11:40:11回復
    • 啊刺激
      匿名2019-07-24 18:02:13回復
  17. #65
    張家的皇帝居然被人如此相待,略心酸
    齊羽2018-08-13 19:08:57回復
    • 他只是個傀儡。小時候也可憐,就跟被取膽汁的熊一樣抓去取血
      6上天2019-01-15 13:59:22回復
  18. #64
    重溫一次心疼一次,好心疼小哥,好在現在有了天真和胖子。
    匿名2018-05-20 9:40:34回復
    • 同感
      小邪2019-07-02 17:02:08回復
  19. #63
    巴乃……想起云彩了……哇的一聲哭出來
    第三遍2018-04-30 9:44:08回復
  20. #62
    但愿小哥能被這世界溫柔以待。和大侄子長長久久
    吳三省2018-01-29 3:37:27回復
    • +1
      小邪2019-07-02 17:01:48回復
  21. #61
    小哥被看光了
    楠小城2017-10-29 17:59:36回復
  22. #60
    心疼小哥
    匿名2017-10-05 15:03:10回復
  23. #59
    啥 你們竟然把我媳婦綁起來去當“魚餌”??
    無邪2017-09-25 16:16:37回復
    • 媳婦?吳邪你是不是搞錯位置了?
      匿名稻米2018-09-01 19:18:04回復
  24. #58
    小哥居然 赤裸 (重點)??
    重點2017-08-19 14:28:43回復
  25. #57
    終于有我的戲份了
    粽子2017-05-20 13:19:46回復
    • 然后你腦袋都掉了
      世界第一天真無邪2018-03-22 1:14:27回復
  26. #56
    我的小哥居然被你們綁起來了!!還是赤裸的?!!
    無邪2017-05-12 22:39:27回復
    • 你不說最后三個字還沒什么,你一說,突然發現好像有那么一點
      匿名稻米2018-09-01 19:17:24回復
    • 。。。。。
      北派七叔2019-07-10 20:20:15回復
  27. #55
    十幾只粽子算什么,我還能空手接白刃呢
    張起靈2017-02-25 13:49:23回復
    • 好!!!
      匿名2017-10-06 13:22:47回復
  28. #54
    我愛黑瞎子
    瓶?邪2017-01-25 0:59:16回復
    • 到處都有你
      另一個吃瓜群眾2017-12-17 12:28:57回復
  29. #53
    小哥好帥 一個人擰死十幾只粽子
    陶夫人2016-11-20 22:24:46回復
  30. #52
    探監的時間那么長么?
    麒麟血2016-08-28 18:15:32回復
  31. #51
    照片……照片看不到有屁用啊QAQ 小哥的苦難日子……
    重溫黨路人2016-07-17 22:46:30回復
    • ……
      匿名2017-10-06 13:23:04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