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詭影 第三章 七根手指

  黎簇的那一聲慘叫絕對能載入北京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史冊,以至于在他出院前的那段時間里,他一直被人稱呼為”慘叫君”。據說,當時連另一幢行政樓都清晰地聽到了這一聲慘叫,院領導還以為是什么重大的醫療事故,或者婦產科終于生出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

  黎簇在大吼之后,一直想撕掉自己背上的膠布,但是顯然包扎的時候,醫生已經預料到了這個情況。這些膠布全部用衛生膠帶從他肚子上過了好幾圈,雖然他扯掉很大一部分,但是要從身上完全扯下來很難。他扯了幾次都沒成功,后來沖過來的護士叫了幾個男護工過來,把他死死壓在了床上。

  還好在發生電影里給瘋子打鎮定劑的情節之前,黎簇就被幾個壯男壓得冷靜了下來。

  他被重新按坐在床上的時候,腦子還是一片混亂的,頭還是不由自主地想往后背看去,手也直往后伸,好在護工猶如牛一樣壯碩,把他死死鉗住。

  這時候,醫生也被驚動了,跑了過來,進來就問:”怎么回事?”但是一眼就看明白了。

  她身后跟著好幾個其他病房的病人,醫生回身把床邊的簾子拉上,就去摸黎簇的額頭。黎簇一看到白大褂的大夫,立即靜了下來。

  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女醫生,顯然這是第一次見,長得不算漂亮,但是身材很窈窕。黎簇從小就特別吃女醫生的套路,他不知道為什么,只要看到女醫生,就會覺得很心安。

  不過這片刻的寧靜并沒有讓他真正鎮靜下來,背后的疼痛一下讓他重新恐懼起來。

  ”醫生,我背上是什么?”他對著醫生叫道,”那個王八蛋在我背上刻了什么東西?”

  醫生埋怨地看了護士一眼,才皺著眉頭對黎簇道:”現在不適合談論這個話題,還是等你身體再恢復一點,和你爸爸在一起的時候,我再告訴你。”

  ”去你……”黎簇的情緒一下就炸了,想爆臟話,但是一看到穿白大褂的女醫生,他硬生生把后半句話咽了下去。

  女醫生顯然并不想多說,便給兩邊的護工打眼色,黎簇立即就意識到自己的年齡在這種情況下是沒有發言權的。要是被綁在床上,他就糟糕了。

  即使他自認為他甚至比他父親更了解日子應該怎么過,其他人還是不會聽他的,這大概就是孩子的悲哀。想到他老爹的嘴臉,他忽然覺得很煩。不行,絕對不能讓自己混到這種境地。

  ”等一下。”他決定采取措施,至少要爭取一下,”對不起,剛才我有些情緒失控了,不過我還是想知道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帶著這個疑問我也休息不好。”

  大概是這種話從毛頭小伙子的嘴巴里說出來,讓女醫生覺得很驚訝,她看了他一眼說道:”沒有什么,只是一些傷疤而已。你受了很嚴重的刀傷,很可能留下無法消除的疤痕,所以我們不想這么早告訴你,你還是好好休息吧。”

  黎簇吸了口氣,心里暗罵:你要我安心也編個好點的理由,我剛才摸到的可不是那么一回事。看女醫生要走,黎簇立即道:”我不信!醫生,我父母已經離婚了,我也十七歲了,我能自己負責自己的事情,請你告訴我真相。”

  這是一句真話,黎簇說得很淡定,但是也帶著祈求。

  女醫生愣了一下,邊上的護士和護工顯得很尷尬,黎簇知道有門兒,他用這句話震懾過不少大人,便繼續道:”阿姨,求求你了。”

  女醫生嘆了口氣,對邊上的護工擺了擺手,護工把手松開。她對黎簇道:”好吧,你跟我來一趟辦公室,只要你不再撕你的繃帶,我就告訴你。”

  ”謝謝阿姨。”黎簇松了口氣。

  ”不要叫阿姨,叫姐姐。”女醫生頭也不回地走出去,”看你少年老成,我很欣賞,叫幾聲好聽的,等下你看到自己的后背崩潰后,我興許還能安慰你幾句。”

  黎簇跌跌撞撞地跟著女醫生來到了辦公室。背后的疼痛讓他很不得勁。

  辦公室里沒有沙發,只有一張床,女醫生給他使了個眼色,他只好坐了上去。這時候,他看到了女醫生的名牌,掛在一邊的衣架上。

  梁灣。

  ”梁姐姐。”他順勢問道,”你是什么科的大夫?”

  ”你管的著嗎?”梁灣一口的北京姑娘腔,說著就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大信封來遞給他,”里面是你后背的照片,慢慢抽出來,不準再叫了,多奇怪都得忍著。”

  黎簇點頭,心一下提了起來,心說:有那么夸張嗎?難道他背上刻著一坨大便或者是蠟筆小新的某種涂鴉紋身?如果是真的,他也不想活了。

  反正東西到手,也不用管什么儀態了。他迅速把信封打開,手往里一伸,就摸到了幾張薄薄的紙,拉出來,是幾張用打印紙打印的彩色照片。

  拉出來的那一剎那,他還是瞄到了信封的抬頭,發現那還不是醫院的,是北京市西城區公安局的信封,不由得還真的放慢了拉出的速度。

  不過,即使再慢,在看到照片的時候,黎簇還是愣住了。在那一剎那,他完全不相信那是他自己的背。但是他也沒有叫出來,照片上的畫面,牢牢的吸引住了他的眼光,一股寒意從他腳底升了上來。他忽然意識到,梁灣不想讓他立即看是有道理的。

  這幾張照片顯然是在現場拍的,他的背上滿是血污,那種出血量看著就讓他惡心。他比較消瘦,背上幾乎沒什么肉,這使得那些傷口顯得更加嚇人,感覺骨頭都已經露出來了。

  但是他知道其實傷口沒那么深,如果有那么深,他現在一定不可能起身走路。

  如果要詳細地描述,這些傷口還有很多可以形容的地方,但是黎簇的注意力很快被所有傷口組成的那個形狀吸引了過去,其他的一切他都無視了。

  他第一眼就看到整個背上的傷口,組成了一只手的圖案。而且不是普通的手,這只手,有七根手指,在手圖案的內部,他看到了無數的小字,這些字他完全不認識,因為太小了,很多筆畫都很簡單,絕對不是漢字。

  無法想象,在他昏迷了之后,那個男人到底對他做了什么,要怎樣的變態,才能在他背上刻出如此多的細小的記號。

  ”四個小時,他在你背上最起碼刻了四個小時,錯過了最佳的搶救時間。可以說,他是為了在你背上刻這幅圖案而死的。”

  ”這人….是個變態?”黎簇喃喃道,”日他先人,干嗎不干脆在我背上畫清明上圖!”

  ”不是,他絕對不是變態。”梁灣有點憐憫地看著他,”這個人的身份,說出來你會更害怕。”

分享到:
贊(170)

評論7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1
    王盟不是大bass
    。。2019-06-22 19:19:54回復
  2. #10
    這就是傳說中的“七指”
    南派三叔2018-08-26 10:38:06回復
  3. #9
    看不懂
    我是一只大閑人2018-04-15 11:23:33回復
  4. #8
    藏海花 沒寫完啊 沙海實體書就有了1 2 我都懷疑我是不是買到別人寫的了
    丫頭2018-04-13 9:41:00回復
  5. #7
    老闆,我怎麼在這裡?
    王盟2015-10-07 1:10:02回復
  6. #6
    看了筆記那么久,王盟才是大boss啊
    喵了個咪的2015-09-02 20:52:32回復
  7. #5
    這都一坨什么啊!!
    523332015-08-24 0:18:50回復
  8. #4
    藏海花沒寫完三叔就微博宣布封筆了,這是另一個人寫的
    888888882015-08-19 19:06:43回復
    • 沙海就是三叔的作品
      邊伯賢2019-08-08 10:01:27回復
  9. #3
    ……不要這樣好不好,王萌萌也不容易
    飲冰十年,難涼熱血2015-07-30 15:14:46回復
  10. #2
    王盟!??這貨不一直是打醬油的嗎?
    啊拉拉2015-07-23 14:03:08回復
  11. #1
    什么鬼 王盟?
    傻逼2015-07-19 17:29:22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