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詭影 第九章 吳邪的故事(一)

  事情發生在一個晴朗的午后,江南河邊一個西藏風格的咖啡館里。當時吳邪的身份并不是一個盜墓賊,而是一個叫關根的攝影師。當然,這只是一個為了能進入一些考古項目的偽裝,雖然他確實為此學習了很長時間的攝影。

  這個咖啡館的名字叫做”可可西里”,墻壁上掛滿了西藏風格的掛毯和帷幔,墻上鑲嵌著轉經輪和幾座半人高的金剛法相,墻角還有一只大的鎏金香爐,悠悠地往外冒著藏香。這家店無論是視覺上還是氣味上,藏味都非常濃郁。

  然而吳邪并不是特別喜歡這里。窗外是江南河畔的運河公同,能看到一些漢式的飛檐木樓。在西藏風格的咖啡館里看著窗外的漢代飛檐,讓他十分不自在,這也可能因為他是搞攝影的,對于風格的協調有著近乎變態的奢求。

  不過,顯然這次聚會的主人并不介意這種突兀。

  這是一個七人聚會,兩個老評論家、一個出版商、一個女作家、吳邪,還有兩個記者,算起來都是當地的社會名流。聚會的時間兩個月前就定下了,主要是為那個女作家即將開始創作的一本關于沙漠的新書進行策劃——這個年代,寫作不再是私人埋頭苦干的工作,往往在作家開始寫作的同時,各方面的策劃預熱已經展開了,甚至,兩個月前她進巴丹吉林采風,在當時也被當成一則新聞來炒作。

  聚會從早上九點開始,一直絮絮叨叨到了下午。吳邪其實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聊什么,出版商、作家、記者、攝影師,全都是不靠譜的人,聊著聊著話題就跑到一千兩百英里外。

  他并沒有參與多少討論,一來,他的工作很單純,那些策劃和他的關系不大,他在這里只能算是義務旁聽而已;二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他的注意力都在那個女作家身上,因為這個女人有些不尋常。

  她叫藍庭,是個自由作家,至少她給吳邪的名片上是這么寫的。

  很少有作家會給自己搞一張名片,這讓吳邪很奇怪。不過,這個名字他倒是挺熟悉的。近幾年,這個名字老是出現在各種報紙的書訊上,好像是寫那些神神道道的東西的,算是后起之秀。吳邪一直以為她的名字和蘭亭序有關系,所以印象頗深。

  藍庭長得倒是相當漂亮,長長的帶著自然卷的頭發,波西米亞風的衣著風格,顧盼若憐之際,有一種很少見到的空靈之美,一點也不像同桌蓬頭垢面的兩個老鬼。他認識的作家不少,非丑即殘,但都是男性——看來女作家和作家是兩種不同的東西。

  她之所以吸引吳邪的注意力,是因為她看上去有些不自在。整桌人聊得很放松,不時笑得人仰馬翻,但她在其中不動聲色,很少發表意見。吳邪發現她的手在下意識地不停地擺弄自己的頭發。

  學攝影的要掌握相當程度的心理學,必須會用語言去控制模特的情緒,而在古董行里做生意,也需要這種察言觀色的能力。這種小動作,按照吳邪的經驗判斷,一般是因為內心的緊張和焦慮。

  但在這種環境下,她在焦慮什么呢?應該不可能是擔心書是否暢銷,若是和出版商有曖昧,也不可能這么緊張。

  吳邪不禁有些好奇,于是就一直觀察她。不過,她除了這種小動作,沒有表現出其他什么來。

  后來吳邪就疲倦了。作家總是有些問題和怪癖的,納博科夫只能在三英寸寬、五英寸長的卡片上寫作,蒲柏只有在旁邊放上一箱爛蘋果的時候才能寫作,憲法上也沒說女作家不能無緣無故地緊張。如此他也就釋然了,雖然她的焦慮有點感染到他。

  一桌子人從上午一直聊到傍晚,吃了晚飯之后,才算有了幾個階段性的成果。因為是比較成熟的團隊,再細化一聊,策劃案很快就決定了下來。

  到了最后,就是真正的閑聊,沒有了心理包袱,他們也放松起來,開始不著邊際地風花雪月。因為入夜,咖啡館里的人多了起來,氣氛逐漸活潑,吳邪的精神頭也起來了,說著說著,就扯到了沙漠上。

  吳邪說自己是非常喜歡沙漠的,中國的幾大沙漠他都去過,在2007年的年末,他有一次沙漠中游歷的經驗。那時候他混在國家博物館遙感與航空攝影考古中心,在阿拉善盟有一次聯合考古的活動,范圍在巴丹吉林沙漠。那是一次特別有意思的旅行,沙漠雖然沒有人煙,但卻是攝影師的天堂。那種渾然天成的氣氛使得隨便什么往那里一擺都特別有味道。當時中心的負責人說了這么一句,”沙漠讓男孩變成男人,讓女人變成女孩”,吳邪說,他覺得這句話妙極了。

  他當時全程跟隨,幾乎在沙海里來回跑了一千多公里,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深一腳淺一腳踩出來的。來回走了四五個古城遺址,拍了兩千多張照片,兩個多月時間里,耳邊沒有任何喧囂和浮欲。那種感覺,好像整個人被倒拎過來洗過一樣,每個毛孔都是干凈的。

  當然,這種感覺一回到城中就立即消失了,兩個多月才凈化完畢的身體,只用了幾個小時就被重新污染,不得不說城市的兇猛。

  聊起這段經歷讓吳邪很開心,他滔滔不絕地說了很多。聚會一直持續到傍晚七點多,之后大家各自散去。這個時候,吳邪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當時決定如何拼車回家:出版商有輛寶馬7系,可以送美女作家直接回賓館;兩個老頭和記者準備去泡吧;而吳邪聊了一天有點困頓,就沿著江南河準備走回家,讓冷風吹吹自己的面火。

  冬季天短,黑得早,此時江南河邊上還算寂靜,他安靜地走了幾步,忽然聽到身后有人叫他。

  ”關老師。”

  回頭一看,竟然是那個藍庭。

  ”怎么,你boss的車壞了?”吳邪半詫異半開玩笑地問道。

  她迎著風很無奈地笑了笑,有點羞澀地道:”不是,我不想坐車,我想跟你一起走一段路,可以嗎?”

  藍庭個子相當高,幾乎和他差不多,路燈下一襲長衣感覺有一絲單薄,頗有幾分楚楚動人。吳邪抬眼看了看身后,出版商的寶馬已經啟動開走了。

  如果是大學時的純真年代,吳邪大概會以為自己命犯桃花了,但是經歷得多了,就知道這種小說中的情節肯定是不靠譜的。能推理出來的,大概是她確實不想坐車,同時與會的幾個人中可能看他最無害,于是找他一起逛逛。

  但是事情接下來的發展,證明吳邪的想象力還是太匱乏了。

  ”聽你剛才說,你在沙漠里待了很長時間?”藍庭很主動地問起。吳邪點頭道:”相對較長,有兩三個月,而且比較純粹。我們走的是無人區,不是那種旅游路線,所以感覺挺值得的。”

  她遲疑了一下,道:”你說的那個巴丹吉林,就是我采風的地方,我在那里待了三個星期,所以你說的那些事情,我聽著都挺懷念的。只是,聽我們導游說,那也只能算個小沙漠。”

  吳邪喑笑,想起當時他們有一隊人走失之后的驚慌。四萬七千平方公里,我國第三大沙漠,對于塔克拉瑪干這種巨大的沙海來說,確實太小了,但是對于個人來說,已經足夠大了。

  她繼續問道:”你們在巴丹吉林,有沒有去一個叫古潼京的地方?”

  吳邪略微詫異了一下,沒想到她竟然會問到這個地名。

  在巴丹吉林,他三番五次聽到別人提過那個地方,那是一個在當地傳得有點神神道道的地方,位于巴丹吉林的無人區內。當地人對于這地方唯一的解釋,就是最好不要去,那地方和其他地方不一樣。但是為何有這種說法,誰也不知道。

  這種諱莫如深并不是故弄玄虛,這應該是從古代就流傳下來的一種習慣。一般,對于干考古的人來說,這種習慣是應該尊崇的。所以他們并沒有去古潼京,反正那一次考察發現的東西已經足夠撐起下一次考察的課題。

  吳邪搖頭,苦笑道:”慚愧,當時我們的計劃里沒有那個地方,雖然我們中有人想去看一看,不過我們的向導并不想帶我們去那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你們的向導拒絕了你們的要求?”

  ”是的,你知道我們走的是無人區,向導不同于一般的旅行社導游,是當地探險俱樂部的領隊,在旅行過程中,他的權力是最大的,他說這地方不能去,我們無法反駁。”

  藍庭吸了口氣,看著吳邪輕聲道:”你們真幸運,雇了個好向導。”

  他驚訝地看向她,聽出了言外之意:”難道,你去了那個地方?”

  她點頭,又頓了頓,停了腳步看著吳邪:”關老師,我聽很多朋友都提起過你,說你夠穩重,靠得住,而且對攝影很懂行。有件事情我一直想找個人問問,但是又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對我很重要,我能信得過你嗎?”

  吳邪有點莫名其妙,木訥地點頭:”出了什么事情?”

  她遲疑了一下,才道:”我在古潼京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分享到:
贊(159)

評論40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44
    怎么回事?這個吳邪和原來的吳邪不是一個人嗎?
    匿名2019-08-07 13:53:54回復
  2. #43
    不想追沒人逼您們追啊,干嘛自己作踐自己呢
    。。2019-06-22 19:35:08回復
  3. #42
    不太適應我不是主角的感覺
    天真2018-08-31 0:16:34回復
  4. #41
    吳邪一米八一,藍庭也差不多一米八???!!好高啊。。。。
    路人甲2018-08-24 10:52:34回復
    • 人家有高跟鞋
      匿名2019-07-05 16:12:00回復
  5. #40
    難受,三叔,把天真弄回來……
    稻米2018-07-31 11:16:26回復
  6. #39
    寫給稻米: 有時候,成長是個失去快樂的過程而并非相反。 吳邪長大了但還是那個希望所有人都好的天真。 重溫黨
    2018-07-30 22:38:41回復
  7. #38
    嗯 每次看到他 都要想一下 他是指吳邪 習慣了吳邪的第一人稱啊啊啊
    我們只是 好久不見2018-05-14 11:35:30回復
  8. #37
    都不想追了
    學生黨2018-02-05 16:34:50回復
  9. #36
    都是些新角色 不喜歡啊 我懷念二二的胖子和單純的吳邪啊
    吳邪×胖子2017-10-23 23:43:20回復
  10. #35
    小哥在哪里
    讀者2017-10-13 20:35:22回復
    • 小哥在青銅門
      盤馬2018-07-21 20:42:48回復
    • 青銅門里
      匿名2018-08-22 18:54:32回復
  11. #34
    劇情不是這樣的啊!!!!!!!!!!!!!!!!!!!!!!!!!!!!!!!!
    讀者2017-10-13 20:34:13回復
  12. #33
    ······陌生的視角
    讀者2017-09-08 17:30:29回復
  13. #32
    你們不知道,他以前是靠別人的。
    成熟穩重?2017-08-14 19:38:07回復
    • 哎,鐵三角沒了
      露西婭2018-01-01 10:47:33回復
  14. #31
    我念舊,接受不了新角色,更接受不了感情戲
    匿名2017-07-20 20:30:52回復
  15. #30
    小哥快回來保護吳邪啊
    Ky Linzhang2017-07-01 14:29:40回復
  16. #29
    我覺得藍庭是阿寧啊,也是瞎猜的,哈哈
    匿名2017-06-30 10:41:09回復
  17. #28
    這跟之前的幾部萬群不是一個人寫的吧!!!一點看下去的興趣都沒有了
    三叔2017-06-27 17:52:39回復
  18. #27
    咯不嘛懂
    硫酸亞鐵林2017-03-25 18:18:17回復
  19. #26
    小邪全能!
    2016-02-17 12:50:52回復
  20. #25
    多重身份好辦事,這是另一個面具又戴上的故事(戴的太久,就再也摘不下來了)
    小米2016-01-04 20:15:05回復
  21. #24
    杭州某醫院病房,一個金發矮小男子捧了一束花進來。他坐到一個胖子身邊,開始滔滔不絕:“你都成這樣了還更什么文知不知道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看你平時不鍛煉在電腦前一坐一整天肚子上一堆肥肉都高血壓了你對得起你老婆孩子嗎對得起江南三少嗎對得起370嗎不就是一個坑么那么認真干嘛人生就是用來享受的你看我一點都不放在心上blablabla……”胖子點點頭:“有道理。”從此沙海再也沒有更新過……
    路過2015-10-26 0:58:28回復
  22. #23
    天真不是學建筑的嗎
    2015-10-18 12:16:02回復
  23. #22
    天真他不是...古董店的老板嗎...咋變成攝影的了...而且我貌似記得...他是攝影專業啊...只有我一個人感覺不對嗎... 不過話說回來,這是一個人寫的嗎,太別扭了,還是喜歡以天真的視角看
    2015-10-05 16:08:54回復
    • 仔細看書啊,無邪是建筑系的,盜1里提到好幾遍了。這里是無邪要搞事情,特地去學了攝影,不是講的很清楚嗎?
      匿名2017-07-01 10:48:27回復
  24. #21
    看著怎么不是滋味呀
    。。。。。2015-08-18 18:20:50回復
  25. #20
    親愛的剛看到吳邪改變的稻米們么么噠,其實啊以前那個吳邪永遠在啊,他心里的那個他永遠是希望所有人好的吳邪,雖然天真不再。 這真的也是一本很棒的書,希望大家能夠看下去,人都是會變的,天真同志也不例外啊,他不強大,誰來保護他所珍視的人呢,看完了這本書之后才更能體會到那個希望所有人都好的吳邪,不惜改變自己那份珍貴的天真,甚至不惜傷害自己的那個吳邪,這樣的強大真的讓人好心痛。 看這本書真的很心疼,希望大家能一起喜歡強大起來的天真。如今8.17已過,也希望大家都繼續喜歡盜筆,喜歡天真,喜歡小哥,喜歡胖子,喜歡小花,喜歡黑瞎,喜歡潘子,喜歡吳家三叔,更喜歡咱叔,謝謝叔的辛苦和努力,雖然坑是很多,但等叔更文的這段時間也想了想,沒有懸念的生活對于我來說有些空落落的,就像終于等到大結局時的心情一樣,感覺就這么結束了【不喜勿噴哦,純屬個人觀點】,但是叔,坑還是盡量要填的喂! 最后,今后的十年,今后的8.17我們永遠在030~我們還有好多好多個十年! 我們只是好久不見。你老了。小哥,歡迎回家。青山不改,綠水常流,后會有期!若有看完此番評論的稻米,在這里說謝謝啦!希望看過之后繼續支持哦!么么!′·ω·ˋ【我真的只是書粉,并不腦殘,只是看到評論后希望大家不要因為咱天真變了就棄文而已哦,哈哈!】
    吾邪qwq2015-08-18 2:55:07回復
    • 匿名2018-09-26 12:44:22回復
  26. #19
    看不懂,我怎么腳的我變蠢了嘞
    匿名2015-08-11 22:21:10回復
  27. #18
    吳邪,還是主角的吧!?
    無邪2015-08-07 13:13:44回復
  28. #17
    那么給力的人物,太傷心啦……都哪去了。。。
    讀者2015-08-06 20:36:59回復
  29. #16
    我變個小哥出來吧
    解子揚2015-08-06 13:56:35回復
  30. #15
    沙海還有漫畫,但黎簇一直說吳邪是變態大叔,讓我看不下去了,敢罵我的男神,阿呸
    妹紙2015-08-06 1:02:05回復
  31. #14
    天真,小哥你找到了嗎?
    匿名2015-08-05 12:30:51回復
  32. #13
    我的天真、小哥去哪了,已經不是我認識的吳邪了
    .....2015-08-05 10:04:41回復
  33. #12
    艸,他娘的這主角難道就是那個背上被刻了東西的臭小子! 主角他娘的居然被換掉了,艸蛋!【抱歉爆粗了】 吳邪已經不是我認識的吳邪了,小哥在哪呢? 換了主角,這種感覺對我來說就像是失戀了一樣,又 痛又絕望,其實我追盜墓筆記的目的就是為了小哥和 吳邪。 [暑假的某一天,我看了電視版的盜墓筆記,吳邪他們過尸洞 的時候遇到了千年女粽子,小哥撒血趕走了尸鱉群,還使女粽 子下跪。可是因為失血過多而軟攤在船上......小聲的說了一 句:快走,千萬別回頭。 從這一刻開始,我就迷上了小哥。 于是花了一個暑假的時間來追盜墓筆記,連初一的作業也不管 了,可是看到沙海,看到主角被換了,又想到還有一大批作業 等著我,離開學只剩短短的4天了。 但這些不重要,我覺得值,我必須在短時間內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打算繼續追下去。]
    Q:2768087385 菲婭2015-08-03 14:23:09回復
    • 所以最后主角換了么
      匿名2017-07-15 15:20:23回復
  34. #11
    關老師?
    傻逼2015-08-02 17:53:33回復
  35. #10
    他認識的作家不少,非丑即殘,但都是男性——看來女作家和作家是兩種不同的東西 三叔這是在說自己丑?
    傻逼2015-08-02 17:44:16回復
  36. #9
    確定這還是寫的盜墓筆記,寫的還是無邪嗎
    匿名2015-07-30 12:57:38回復
  37. #8
    小吳啊,你這樣可不行啊,不是說好了和我兒子好一輩子的嗎?怎么能這樣?
    小哥的父親2015-07-27 22:10:22回復
  38. #7
    吳邪還是吳邪嗎?
    匿名2015-07-27 16:14:52回復
  39. #6
    怎么感覺越來越不像我了,還是說經過太多事我長大了成熟了
    天真2015-07-23 16:03:47回復
  40. #5
    吳邪,那個女人,是誰
    張起靈2015-07-21 13:52:08回復
  41. #4
    吳邪,你不找我啦
    張起靈2015-07-20 16:13:35回復
  42. #3
    你是我的天真
    小哥2015-07-20 1:47:59回復
  43. #2
    我到底是誰
    吳邪2015-07-10 18:24:21回復
  44. #1
    我不是作家嗎
    關關2015-07-09 18:56:52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