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詭影 第十三章 合作

  吳邪把桌子上的東西整理了一下,在桌子的中心擺了一個硬幣:”這是西夏的黑水城。”又擺了一包煙在邊上,”這就是藍庭去的大概位置。你有沒有發現什么?”

  黎簇比劃了一下:”很近啊。”

  ”黑水城是古絲綢之路上的著名古城,后來在隋代,一夜之間被風沙掩埋,從此消失,不見蹤影。之后在1909年被俄羅斯盜墓賊發現挖掘,洗劫一空。”吳邪道,”但是,世人普遍認為,黑水城真正的財富尚未被發現。隋代之前,黑水城是邊關要塞,在四周死了無數人。黑水城在歷史上有好幾個鼎盛時期。黨項時期,當時守城的蒙古族積攢了巨額的財富,城池的統治者被中原大軍圍困,斷絕水源之后突圍逃入沙漠。但是中原大軍進入黑水城后,沒有發現任何財寶。有人懷疑黨項時期黑水城里的所有財富,都被這批蒙古人帶入了巴丹吉林沙漠。于是,中原部隊帶人追入沙漠,一路跟著足跡,一直追到了一個叫做古潼京的地方。”

  黎簇聽得呆了,他心里已經大概搭建起所有細節和最后的結論。不管他信還是不信,吳邪的敘述必然是精彩的。

  ”他們發現了蒙古殘兵的盔甲和武器,全部散落在沙子上,但是人全都消失了,沒有血跡,沒有任何搏斗的痕跡,只剩下這些衣服和武器。”吳邪說道。

  黎簇”哦”了一聲,頓了頓:”那你的結論是什么?”

  吳邪嘆了口氣,重新點起一根煙來,吸了一口:”按照這個傳說,這批蒙古人當時肯定就在沙漠里的某個地方,這些財寶被他們帶走之后,肯定不能一直帶著,必然會藏在沙漠的某處,而且一定在古潼京附近。”他笑了笑,”如果古潼京有一個隱蔽的古代皇陵廢墟,那實在是隱藏這些東西的最好地點。這種信息對于我這么一個做古董交易的人來說,真的是求之不得。所以,我就派我手下的隊伍,前往沙漠里查探。四個月,他們終于找到了照片里的地方,但是,卻什么都沒有發現。得到的唯一線索,”吳邪指了指黎簇的后背,”就是這張圖。他們在古潼京外沿一個石窟廟宇的廢墟里,發現了一座佛像,但是這座佛像身上的服裝有很多古蒙古的特征。在佛像的背后,他們發現了這張圖以紋身的形式畫在了它的背上。”

  黎簇聽梁灣說過,他們是從一個古尸的背上看到這張圖的,沒有想到竟然是騙人的,后面的故事居然那么龐大。”不是隋朝古尸背后上的嗎?”

  ”那是王盟瞎掰的。”吳邪道,”你也知道,我當時派出去的負責人叫黃嚴,當時我自己已經放棄了從那個地方得到什么東西的希望,回來的那些人,精神上似乎都出了點問題,特別是那個黃嚴,他非常堅決地認為這張圖和古潼京有什么關系,開始瘋狂地想去解開這張圖的奧秘。后來我幾乎無法了解他的蹤跡,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我又犯了一個錯誤,我沒有去理會這件事情,之后,就發生了你背上的事情。”

  ”那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黎簇道,”他怎么死了?”

  ”他是被人做掉的。”吳邪點了點煙灰,”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但是他臨死之前把他發現的線索,全部刻在了你的背上。這件事情背后一定很復雜,我估計你背后的這張圖也許能夠告訴我們,那些蒙古人帶出來的財富到底在哪里。所以如果把你留在這里,也許會很危險。你跟著我們去沙漠,不管我們能否找到那些東西,我都會宣稱我們已經得手了。這樣,你就沒有利用價值,也就安全了。”

  黎簇摸了摸臉,不可否認,吳邪說得真的很有道理,但是他還是覺得不妥當,內心有一股欲望讓他想跑。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是很懦弱的,自己其實不是不會判斷形勢——他現在只能答應,但是他還是在本能地想逃避。

  ”老板,說實話你真的已經很有誠意了,但是反而正是因為這些誠意讓我覺得不安啊。我覺得這里面有陷阱,你們這個行業的人,不可能這么真誠。”而且去古潼京那么危險,還有可能會瘋掉,誰會愿意去啊!黎簇不敢直接說,在心里默默嘀咕。

  ”在生意場上是不可能的,但是這些事情,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你現在覺得自己相信了,回去休息一下,又會覺得我是扯淡。但你背上的圖是確實存在的,危險也確實存在。”吳邪看了看手表,”我已經把我能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三天后,我會去醫院接你。現在大家都客客氣氣的,我也信任你。但是你別耍我,如果你對不起我了,我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到那個時候,你跑也沒有用,隨便你去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黎簇聽著電梯的門合上,知道那批人真的下去了,這才松了口氣。

  ”快開門!老娘要被憋死了。”梁灣在里面大叫。黎簇把她放出來,她直接就沖向廁所。

  黎簇捧著臉慢慢讓自己放松再放松,他咬著牙有氣無力,心說:天哪,我到底是造了哪門子的孽啊。我是不是已經瘋了,黃嚴一板磚已經把我拍成了腦殘,我自己不知道,活在了幻覺里?

  這些事情怎么可能發生在我身上?巴丹吉林沙漠,老子連聽都沒有聽說過這個狗屁地方。巴你的粑粑,丹你的嗲嗲啊。

  梁灣問他是怎么回事,他也沒有力氣說細節,只是大概說了說情況。吳邪一走,他內心的恐懼如潑墨般在宣紙上不停蔓延,他心中的天平立即倒向退縮的一方,怎么想怎么不對。

  吳邪預料得非常準,黎簇回憶了吳邪的故事,越想越覺得是他編的。而且他實在覺得,這些人帶自己去沙漠,一定有其他的企圖。吳邪一走,他幾乎是立即就做了決定:”姐姐,我得馬上去外地躲躲,這幫人腦子有問題。你能不能借我點錢啊?”

  梁灣卻沒有理他,而是馬上去看他的傷口,檢查剛才有沒有疏忽的地方。她盯著黎簇的后背若有所思,黎簇叫了幾聲她才反應過來,說道:”你準備躲到什么地方去?”

  ”不知道,買票隨便上一輛車,去西藏,去苗疆,哪兒偏僻去哪兒,反正我要躲到一個他們找不到我的地方。”

  ”我勸你還是不要動這個腦筋了,”梁灣摸著他的傷口,緩緩地說,”你絕對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為什么?”

  ”他在你背上留了一張照片。你可能太疼了,沒有感覺到。”

  黎簇努力抬起頭,把照片接了過來,他幾乎立即就叫了出來,也不知道是因為疼還是因為看到了照片。

  那是一張黎簇一家人的合照。照片是在后海拍的,照片上的他當時還小,他的父母也還沒有離婚,三個人特別親密地站在一起。

  ”這是你的父母吧?”梁灣說道。

  ”是。他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會有這張照片?”

  ”這是告訴你,如果你到處亂跑,最好帶著你的父母一起跑。否則,你自己跑了,他們會代替你倒霉的。”

  黎簇看著照片,五臟六腑冷成了一片,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可能帶著父母一起跑嗎?不可能!不要說他強悍的父親不可能聽他的,他的母親現在也有自己的生活,他要怎么去告訴他們這件事情?而且這件事情那么扯淡,他們不可能會相信,就如同小時候一樣,如果他們重視自己,相信自己,也不至于會走到離婚這一步。

  他呆呆地看著照片,嘆了口氣,把照片捏緊到自己的手心。

  他并不是做了決定,而是發現,自己只能什么決定也不做,等著看事情如何發展。

很久以前,我的爺爺總是告訴我,必須了解人的”動機”,他稱之為最開始時的目的。我有一段時間一直把動機和最終目的混淆,后來我才明白,動機來自于開始,而目的往往是最后,且目的這種東西,在事情的發展過程中,一直在變化,有的時候,目的甚至會走向最開始的反面。——吳邪

分享到:
贊(240)

評論45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8
    邪帝!啊啊啊啊
    單單2019-08-28 21:23:06回復
  2. #57
    吳邪變成邪帝了
    匿名2019-08-23 9:13:10回復
  3. #56
    心疼天真
    天真2019-08-02 3:36:49回復
  4. #55
    艸,不要邪帝,還我天真啊
    吳邪他情敵張起靈他老婆2019-08-01 10:45:36回復
  5. #54
    古潼京是不是藏海花里發明斗尸的文明所在?
    黑眼鏡的同類:瞎子2019-07-12 20:15:05回復
  6. #53
    吳邪變成邪帝了
    瓶邪2019-07-08 21:23:40回復
  7. #52
    我的天吶,我的天真啊,好心疼啊,變成邪帝了
    無知人2019-06-25 0:58:05回復
  8. #51
    吳邪長大了
    吳邪2019-05-02 18:13:15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