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詭影 第二十五章 荒漠干尸

  海子的四周已經平靜了下來,放眼望去都是一望無際的沙丘。但是,這里的沙子都是罕見的白色——猶如雪一樣白的顏色。如果不是撲面而來的熱浪,黎簇很可能以為自己是在雪山上。

  王盟劃動皮筏,他們扒拉著沙子上了岸,吳邪提醒道:”把皮筏拉上來,如果海子又移動了,我們就傻X了。”

  ”你說這片海子是不是這兒的火車啊,到站了下幾個客人,然后繼續開。”黎簇異想天開。

  ”那估計得是個環線,也不知道走一圈得花多少時間?”吳邪俯下身子,掏起一手沙子,滾燙無比的白沙讓他微微皺眉,”里面有石英,和外面的沙子是一樣的。但是,為什么這么白?”

  ”白色的沙有什么特別嗎?”

  ”沙子里多數是石頭,白色代表鈣質特別多。”吳邪抖落手里的沙子,道,”我不記得航拍的照片里有這片區域的任何影像。”

  ”也許是光線問題,所以,在天上看沒那么明顯。”黎簇說道。

  ”航拍的相機又不是傻瓜相機。”說著吳邪把手放到半空中,”而且,這兒沒有一點風。”

  黎簇照著做,發現果然如此,一點氣流都沒有。

  這時候,在一邊拉皮筏的王盟突然大喊了起來:”老板!快來看!”

  黎簇和吳邪沖上一個沙丘往海子邊上看去,就看到王盟指著身邊的沙丘。沙丘上的沙子在他拖動皮筏時被弄得滑動開來,整片沙面坍塌了,露出沙丘里面埋的東西。

  黎簇和吳邪跑了過去,而皮筏滑落的幅度越來越大。很快,一輛卡車的殘骸從沙丘里露出了一個角。塌落的部分,露出的是卡車的斗,里面裝滿了他們之前在湖底發現的那種危險容器。

  三個人猛力刨沙,很快一輛腐朽的解放卡車就從沙子里露了出來。在沙漠中形成的銹斑和在其他的地方產生的有著不同,他們明顯能看到,這輛卡車是被堿性的東西腐蝕的,鐵皮上很多地方都是一層白色的銹灰,一碰就破裂落下。

  ”你看,這車在這里應該拋錨很長時間了。”王盟喘著氣說道,”還有老板,下水的時候,我們是一起推的這個皮筏。怎么拉上來的時候你們就不幫忙了,就我一個人拉。”

  ”觀察環境比拉皮筏重要。”吳邪回答,”東西在沙漠里生銹很慢,按照這個銹蝕程度這卡車在這里估計至少有二十年了。”

  ”不一定。”黎簇反駁,”我在課堂上學過,沙漠里日夜溫差太大,黃昏的時候還會有水蒸氣,這些都會加速物體腐蝕速度,何況這里附近還有水源。我們在海子里看到的那個容器,估計就是在這里掉進水里,然后被海子帶到我們之前休息的綠洲去的。”

  ”想不到你還是個好學生。”吳邪驚訝。

  黎簇心中默默想道,自己之所以記這么清楚,是因為當時講這個知識的老師胸部很大,上課特別賞心悅目,自己才用心聽了課。后來換了個老頭子,他就再也沒興趣聽講了。

  ”不對啊,這種車沒法在這兒開。”王盟刨開一大堆白沙,露出了車子已經腐爛成棉絮一樣的輪胎,”老板,這是橡膠胎,都被曬化了。”

  吳邪指著橡膠輪胎向黎簇解釋:”這種輪胎只能開在平整的路上,如果這兒全是沙子的話,根本就開不動,落地就會陷進去。”

  ”也就是說,這兒曾經有一條路?在沙子下面?”黎簇看著滿眼的白沙搖搖頭,實在不可能把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的路挖出來。畢竟,整條路都在沙子下面,即使這邊的一小段挖出來了,前面還有連綿沙丘,就算窮盡一生也難全挖出來。更何況這里是沙漠,沙子是挖不出坑兒的。

  ”這兒怎么會有路呢?”吳邪喃喃自語,然后對兩個人說道,”咱們現在也算落難了,干脆再挖挖看能不能把車多挖出來一點,等露出了車廂,也許能發現什么可以用的東西。”

  于是三個人繼續挖動,可是才挖了幾下,沙子里突然就露出了一張干癟人臉。然后沙子突然陷落,人臉四周的沙子全部塌了下去,一具完全風干的骸骨露了出來。

  從沒見過這種場面的黎簇嚇了一身冷汗,好在是白天他才沒叫出來,但是也不敢靠太近。他看了看其他兩個人,即使王盟,那狀態也比黎簇好不了多少。

  只有吳邪沒有一點害怕的跡象,他只說了一句:”媽的,不是什么好兆頭。你看,這是軍裝,這是個當兵的。當兵的都被困死在這里了,那我們更夠嗆。”

  ”未必是困死的,也許是出車禍的時候死的。”黎簇想起吳邪的樂觀。

  ”不可能,在沙漠里出什么車禍能死人啊。”吳邪拉著干尸的領子,把尸體整個兒從沙子里提了出來。尸體雖然已經完全脫水風干,但是仍舊有一些重量,這重量讓吳邪一個趔趄,又把沙子撲下來好大一塊,全部蓋住了他的腳。他把干尸甩到一邊,對兩人道:”摸摸口袋里有什么東西。”

  ”這不人道吧。”王盟還是有點發憷。

  ”都死了,只是臭皮囊而已。”吳邪看出了其他兩人很忌憚這具尸體,”別怕,這東西年份大的才危險,這個還不夠格呢。”

  王盟看了看黎簇,黎簇立即搖頭:”我是人質。根據日內瓦條約,人質不能干粗活兒。”

  ”你自己不說自己是被請來的嗎?花錢請你干點活兒,理所應當。再說,人質和戰俘可不一樣。”王盟不耐煩地吼道,”我也不是當兵的,快去!”

  ”那你的工資能分我點嗎?”

  ”行啊,反正也沒多少。”

  吳邪在車斗里繼續翻動,捧出一團一團的沙子。而黎簇只好蹲到那具干尸的面前,捏住了鼻子用手指去撥弄。

  這是他第一次面對尸體,而且還是這種完全風干的尸體。他的第一反應是,要是說給蘇萬聽,那該有多牛X啊。這樣想著,心里的害怕似乎減少了一些。黎簇更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尸體。

  尸體穿著已經被堿化出大片白斑的軍服,硬得和咸魚一樣,但是肩膀上的橫杠還能看得清楚。

  ”軍銜不小,還是個官兒。”

  ”官兒?官兒怎么會待在車斗里,你別胡說八道。”王盟不同意地搖頭。

  黎簇斜了王盟一眼,心想不信你來看,卻沒有開口反駁。他繼續仔細地用手指去搓各個衣袋,終于從干尸的上衣口袋里發現了一張軍官證、一支鋼筆和一本小本子。

  那本子是一本工作筆記,紙已經被堿化得非常脆。他用力不大,但是筆記本被手指接觸的地方立即脆化成了碎片。他只好讓它掉在原地,心想好在這里沒有風,否則風一吹,這紙片一定全部變粉末了。

  黎簇繼續去動其他兩樣東西,卻發現軍官證的兩面黏在一起變成了一個整體,根本翻不開,鋼筆更是無法從筆帽里拔出來。

  黎簇暗暗嘆了口氣,心里想如果自己也被困在這里,是不是也是這副德行。接著,他看到了尸體的手腕上戴著一塊腕表,表的款式看不出新舊。他小心翼翼地把表取下來,猜測著這表應該很貴,肯定不是普通的表,因為表針居然還在走,而且走得還挺準。

  ”這肯定是個貪官。”黎簇對其他兩個人說道。

  ”你能關心關心其他東西嗎?看看他身上有沒有地圖和指南針什么的。”

  ”我覺得吧,他身上所有的紙制品,就算找到了也沒有什么用,肯定都保存得很差。而且,他自己都這德行了,我覺得他帶的地圖肯定也管用不到哪兒去啊。”

  說完黎簇就決定不再找了,他實在有點害怕,心里嘀咕著:愛誰誰,小爺我就消極怠工了,怎么著吧。

  黎簇剛想到這兒,啪的一聲,一個東西從吳邪那邊扔到了他的身邊。又是一具干尸,而且依然是一具軍人的遺骸。

  他轉頭一看,吳邪背了四五具干尸從車上下來,對他叫道:”我靠,這里面埋了肯定不止一輛車,先別管這些死人了,沙子里面還有好多東西。”

分享到:
贊(174)

評論40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41
    哇。 我剛剛還在想我怎么還沒出場,結果馬上就來啦!!!
    解放卡車2019-07-17 16:24:56回復
  2. #40
    就算召喚不出琦玉大魔王也得把王家大肥豬召喚出來呀
    包子欒2019-07-17 10:22:24回復
  3. #39
    都死了,只是臭皮囊而已 想起阿寧和以前的天真
    匿名2019-07-11 10:34:17回復
  4. #38
    解放卡車終于出現了。
    行殺2018-04-29 10:01:11回復
  5. #37
    沙子里二十年的手表能動 居然還準?!
    匿名2018-01-16 16:53:22回復
    • 更說明了這個表有多好,這個死人有多高級嘿嘿
      匿名2018-06-14 11:27:45回復
  6. #36
    終于看到我最愛的解放卡車了
    三叔2017-10-03 12:52:25回復
  7. #35
    你們這么排擠黎簇,別看啊,
    匿名2017-09-16 16:35:45回復
  8. #34
    解放卡車是三叔最愛
    大瓶子的嬌嬌妻2017-08-28 12:04:37回復
  9. #33
    小哥,胖子,天真早已不無邪,你們何時能回歸
    旁觀者2017-08-20 13:37:12回復
  10. #32
    天真居然頂起了胖子和小哥的角色,王盟負責賣萌,黎簇負責吐槽和心理活動
    重溫、重溫2017-07-21 15:52:55回復
  11. #31
    嚶嚶嚶,寶寶的起靈哥嘞
    吳邪2017-07-15 16:24:15回復
  12. #30
    我只是想向小哥一樣保護下一個我,不讓別人不我的后塵。
    吳邪2017-07-08 20:01:52回復
  13. #29
    吳邪變霸道了
    天真2017-06-27 12:06:00回復
  14. #28
    為什么沒有小哥
    愛好者2017-06-16 11:35:21回復
  15. #27
    黎簇的反應讓我想起了前幾部的吳邪,天真無邪。
    稻米2017-06-06 15:39:49回復
  16. #26
    雖然黎簇像無邪,但是不喜歡他,想念鐵三角
    千年稻米萬年盜筆2017-05-29 13:41:27回復
  17. #25
    我想小哥了,很想他在的時光,想念鐵三角。
    天真無邪2017-02-18 0:15:02回復
    • 都很想
      匿名2017-07-15 16:25:00回復
    • 嗯嗯
      麻麻說名字起得太長躲在草叢里容易被血尸體發現,而我也覺得這名字太長了些2017-07-23 9:10:42回復
  18. #24
    我想小哥了T_T
    天真無邪2017-02-18 0:13:43回復
    • +1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麻麻說名字起得太長躲在草叢里容易被血尸體發現,而我也覺得這名字太長了些2017-07-23 9:10:59回復
  19. #23
    黎簇自稱小爺的時候真的讓我覺得他是天真
    吃瓜群眾2017-01-18 10:27:38回復
  20. #22
    同五樓
    天真無邪2017-01-16 17:14:37回復
  21. #21
    三叔是有多喜歡解放卡車
    聽書人2017-01-05 20:11:09回復
  22. #20
    這裡怎麼也有我~
    解放卡車2016-03-24 0:07:55回復
  23. #19
    得,我直接把黎簇想成天真,把天真想成小哥,恩符合人物設定了
    路人2015-10-05 17:23:58回復
  24. #18
    吳邪仍在,不見天真...
    喵了個咪的2015-09-02 21:39:36回復
  25. #17
    1、3、5、13樓各+1 吳邪沒變,他只是換了一種方法保護別人,就像當時三叔、解連環和小哥一樣保護著別人
    小哥小哥!2015-08-29 14:52:42回復
  26. #16
    贊同5樓
    2015-08-24 16:38:51回復
  27. #15
    贊同1樓。這樣感覺還好一點。沒那么難受了。。
    稻米2015-08-13 20:21:57回復
  28. #14
    解放卡車是三胖子真愛啊。。。
    稻米2015-08-13 20:21:23回復
  29. #13
    “只有吳邪沒有一點害怕的跡象” 天真大風浪見多了,一具干尸已經完全嚇不到他了。好懷念以前的天真……
    花兒爺我男神2015-08-11 10:28:03回復
  30. #12
    解放卡車我想起你了_(:з」∠)_
    張吳邪2015-08-08 0:16:55回復
  31. #11
    有沒有人想起我(,,?? . ??,,)
    解放卡車2015-08-06 16:14:30回復
  32. #10
    貌似沒太多的人看!有點孤獨
    無間道2015-08-04 14:24:12回復
  33. #9
    同5樓
    2015-08-02 22:16:04回復
  34. #8
    沒有小哥的保護,我不再是當年那個天真又無邪 了
    吳邪2015-08-01 16:18:17回復
  35. #7
    能不能尊重我一點
    干尸2015-07-31 21:03:57回復
  36. #6
    好想胖子和小哥
    天真無邪2015-07-30 21:13:02回復
  37. #5
    可是為啥心里會排斥呢,不喜歡天真保護黎簇的感覺,只喜歡天真和那群好兄弟在一起的感覺,他們同生死,共患難的感覺。
    。。2015-07-28 23:51:32回復
  38. #4
    我天真哥豪氣
    駱駝2015-07-24 21:51:18回復
  39. #3
    是啊,當年的天真已經不天真了,現在,也許他只是想起以前小哥保護自己,現在小哥不在了,他就得扛起一份責任。盡他最大的能力保護身邊的人。。因為他已經不再天真。。
    回憶當年2015-07-21 20:37:15回復
  40. #2
    我又出現了 啦啦啦
    解放牌卡車2015-07-16 15:17:11回復
    • 惡⊙?⊙!記住啦JS1哈1hi41417496562462432462625ggubyfvfybyfl
      匿名2018-05-03 10:06:48回復
  41. #1
    天真這樣子,是想像小哥一樣保護黎簇的天真,只因為黎簇像極了當年的他
    心疼天真2015-07-16 9:53:59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