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詭影 第三十七章 釣沙魚

  黎簇被吊在一輛卡車后斗的吊車上。這里的卡車裝載著各種貨物和工程機械,吊他的這一輛,后斗里裝的就是一臺起重吊車。吊車臂突出在外面,有三四米長,顯然是吊裝小型機械的。他就掛在吊車的吊臂下,離沙地只有一巴掌的距離。

  繩子把他的上肢捆住了,他的雙手包括手臂全部被綁得結結實實的。他晃動自己的雙腳,讓自己的身體轉了半圈兒,然后就看到黑眼鏡趴在卡車頂上,舉著一個望遠鏡,對著遠處的沙丘。

  他愣了愣,想到之前還在考古隊休息的營地時,吳邪讓他去拍照片,他拍到過一個特別奇怪的、看起來像是女人的影子。他又想起了黑眼鏡昨晚被識破前的裝扮,心說會不會就是這個鳥人趴在沙丘上面,被他偶然間拍到了?

  他掙扎了幾下,記起黑眼鏡昨晚說的話,后背又起了一陣涼意。顯然這人真不是在開玩笑,從昨晚到現在,他雖然一副嘻嘻哈哈不正經的樣,但是做起事情來比吳邪狠絕多了。

  ”你到底想干嗎?”黎簇又被繩子帶著凌空轉了一圈,問道。

  ”釣魚。”黑眼鏡回答,看了看表接著說道,”你睡得不錯啊,剛才還在打呼嚕。”

  ”老大,能別開玩笑嗎?你放我下來,我給你當牛做馬都行。”黎簇還抱有一絲幻想。

  ”你放心吧,我會放你下來的。”黑眼鏡道,”再等十分鐘就放你下來,說不定你還會求我把你吊上去。”

  黎簇看著自己的狀況,就知道黑眼鏡想要干什么,忍不住在心中狂罵。他在心里默默地念著:我落地之后絕對一動不動,有種你下來打我,我一定不會如你所愿,鬼才想變成你的誘餌。然后就看到黑眼鏡從身邊掏出一把長槍來。

  ”看看,我自己修過的。”黑眼鏡見黎簇看著槍,道,”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吧,我視力不好,還帶個墨鏡,怎么還那么敏銳。我告訴你,在特別黑的情況下,我的眼睛反而看得更清楚。我現在戴著墨鏡,看到的世界和你們其實都不一樣。雖然生活上不是很方便,但是,至少在射擊這件事情上,我的視力給我帶來了很多便利。簡單說,這把破槍在我手里,我完全可以想打哪兒就打哪兒。”

  ”你眼神好不好、為什么戴眼鏡跟我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即便你這么說,我也不想做誘餌。”黎簇道。

  ”我說這些不是告訴你我能確保你這個誘餌安全,我是提醒你要乖乖聽話,配合我行動。我放你下來后,你就必須往沙丘那邊跑,否則我打爛你的屁股。”

  ”狗——”黎簇剛想罵,黑眼鏡踹了一腳他腳邊上的一個開關。掛住黎簇的繩子一下就松了,他從巴掌高半空中掉了下來,摔在沙地上。

  黎簇的手還是被綁著的,繩子連在卡車上。被吊著時不覺得,現在拖著才發覺格外重。他爬了起來,聽到了黑眼鏡拉槍栓的聲音。

  ”往沙丘跑,跑到繩子拉不動再跑回來。”

  黎簇本想說”你有種殺了我”,但是一聽到槍栓的聲音,他的腿幾乎立即就動了起來,絲毫不受他意念的控制。他聽到黑眼鏡在后面一直喊”跑跑跑……”,聲音越來越小,他跑得越來越遠。等他累得不行了,停下來回頭去看,發現已經離卡車很遠了,繩子也拖了很長。

  跑步比他想象的累多了,他大口喘著氣,才搖晃了幾下,遠處一聲槍響,一顆子彈就打在了他的腳下。他幾乎跳了起來,立即開始繼續往前跑,一口氣跑到沙丘頂上,繩子沒法拉動了,他才回身大罵:”我操你奶奶個腿兒!”

  罵完了,黑眼鏡也沒理會。黎簇也實在累得夠嗆,一屁股坐到沙地上,心說:這么遠你該沒轍了吧,老子也不回去了。想著,他探頭出去,看了看沙丘后面。那個地方就是他們掩埋尸體的”離人悲”所在。

  他不禁愣了一下,他看到沙丘的底部,從沙子里面,竟然伸出了很多只手。所有的手似乎都是干尸的手,手掌朝天呈爪狀,整個沙丘下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

  ”這是什么情況?”他看得瞠目結舌,難道這些尸體全詐尸了?正想著,他就看到其中的幾只手竟然動了一下,往沙地里面縮去。

  黎簇以為自己看錯了,但是,最初那幾只手縮人沙里之后,整個”手林”中又有好幾只也縮了下去,就好像是海洋里的某種水蛭,受到刺激之后鉆回沙子里的感覺。

  他吸了口涼氣,幾乎是同時,沙丘下面起了波紋,有東西在沙下開始活動了。他知道要糟糕了,立刻跳了起來。莫非抓吳邪他們進沙子的,是這些干尸嗎?這些尸體都是活的?

  看著沙面的”波紋”朝自己這邊涌動,他立即往回跑。身子本來就疲憊,還沒緩過來就跑,根本沒有剛才那么快了,踉踉蹌蹌地,跑幾步再回頭看,幾乎急得黎簇跳腳。只見身后的沙丘上出現了最起碼幾百條”波紋”,整個沙漠真的好像活了一樣,翻滾了起來,所有的”波紋”都打著螺旋朝他涌來,那情形極其壯觀。

  ”沙漠活了過來。”

  他忽然想到黑眼鏡的話。媽的,還真不是夸張。

  好在黎簇年輕,爆發力夠足,咬牙之下力氣也來了,一路狂奔到了卡車底下。他徑直往卡車上爬,見到黑眼鏡正笑嘻嘻地看著遠處波濤洶涌的沙海,一副很爽的樣子。

  ”你到底想干嗎!”黎簇大罵道,”我們要死了!你還在這里看戲!”

  ”你放心吧,這些車在這里有好些年頭了,在車上肯定安全,否則這些車早被掀翻了。”黑眼鏡拉上槍栓,黎簇此時才看清楚,這是一把老式的步槍,應該是他在這些車里找到的。他腳下還放著六七顆子彈,都擦得锃亮。

  ”咱們得看看,沙子下面到底是個什么情況,一點險還是要冒的。”黑眼鏡一邊端著槍左右瞄準,一邊對黎簇道。

  看來昨晚自己昏迷的時候,這家伙做了不少布置。黎簇以前去靶場撿過子彈殼,知道要把氧化的子彈殼擦成這樣需要花費多少力氣。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花這些力氣是有必要的。對于槍械來說,放置太久的子彈,如果不擦亮檢查,爆膛的概率會很大。

  黎簇爬到他身邊,繼續問道:”怎么個看法,你是不是還有什么計劃?”上來之后,他就有點安心了,不由得也興奮起來。

  ”還得仰仗您。”黑眼鏡朝黎簇點了點頭,一本正經地說道,”等下還要麻煩您受累。”

  黎簇皺起眉頭,有點無法理解他的意思。黑眼鏡晃了晃頭,讓他看前面的沙海。只見所有的”波紋”幾乎都匯集到了他們所在的這輛卡車前面,整個沙海好像被翻過了一遍。更遠處的”波紋”也陸續圍繞過來,一層一層,在卡車前方停了下來。

  這場面有點像街頭賣藝的,吆喝幾聲,所有人都圍了過來。只是這些圍過來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兒。

  黎簇看著圍過來的東西越來越多,背上的白毛汗全出來了。此時他有一種在亞馬孫河垂釣的感覺:河水之中,半徑六七米的圈內,全是食人魚,而自己就在一葉小舟上,一個撲騰下去什么都不會剩下。

  ”我覺得……”黎簇想和黑眼鏡說,還是悠著點比較好,對方的數目實在太多了,在這車上,也沒個東西可以抓手,車子一震,難保不會掉下去。但他一句話沒說完,后領子就被黑眼鏡揪住了。

  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黑眼鏡憋氣喝了一聲:”走一個!”緊接著,他整個身體被提了起來,又被甩到了空中,朝卡車前方摔了過去。

  半秒后黎簇已經摔倒在卡車前面的沙地上了,他反應真算是相當快了,沒有因為被摔了個馬趴而有絲毫遲疑,幾乎是瞬間,他就本能地爬了起來。他的手仍舊被綁著,平衡不好把握,站起來之后又一個趔趄,半跪了下去。

  同時,從四周的沙子中,猛地伸出了無數只手,齊齊向他抓來。

  那一瞬間的感覺太詭異了,就像是一片荒蕪的土地上,在四分之一秒的時間里,猛然開滿了一種奇怪的干枯的花一樣。這可以說是一種綻放了,而且還不是一朵花的綻放,而是整片沙漠瞬間完全炸開。

  黎簇身上十幾個地方同時被”手”給抓住了,接著,他感覺到腳下的沙子突然變得無法支持他的重量似的,他整個人往沙子里沉了下去,所有被抓住的地方都出現了一股完全無法抵抗的力量。

  太快了,仍舊只是一瞬間的工夫,他已經完全沒進了沙子里。等他的鼻子里開始灌進沙子、嘴巴里吃滿了沙土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被黑眼鏡從車上扔了下來。

  此時的他連大罵的機會都沒有,只感覺身體被無數的手抓住,往沙子的深處拖去。他能感覺到自己在迅速下沉,卻無法做任何事情。所有的力量必須集中地用在緊緊屏住呼吸,不讓沙子灌進口鼻,但是已經灌入的沙子,還是讓他萬分難受。

  他不停地想扭動,但是不管怎么使勁最多只能攪動一下身邊的沙子。他深刻體會到,在沙子里和水里完全不同,沙子是固體,往邊上扭動,能擠過去兩三厘米就已經非常吃力了,沒幾下他就放棄了。被往下拽了二三十秒,他所有的氣都用完了。

  如果他經歷過很多生死之間的狀態,他那個時候也許腦子里會有”我擦,我命休矣”的句子產生。但是黎簇只是一個雛兒,在最后關頭,他腦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沒有,所有的精力都本能地全部用在了努力讓自己憋氣上。

  下降在他快翻白眼的時候停住了。恍惚間,他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那根繩子忽然繃緊了,上面傳來一股力量,這股力量比起把他往下拉的力量,更加不可抗拒,他被強行往上拉去。

  一開始,抓住他的”手”還試圖將他拉住,但是隨著繩子力量的加大,這些”手”的力道都慢慢松懈,逐漸脫開。伴隨著臉被沙子狠狠摩擦,他的身體被迅速往上拔起。

  他在事后感慨:第一,幸好鼻孔是朝下的,否則在那種速度下,他肯定被灌一整個肺的沙子;第二,蘿卜在被人從地里拔起來的時候,一定充滿了怨念。

  差不多三十秒他就被拔了出來,沖出沙子之后,他被吊得騰空而起,雙腳離地,又開始晃動起來。

  已經到了他能憋氣的極限了,他猛吸了一口氣,結果把鼻子附近的細沙全部吸進了鼻孔里,并開始劇烈地咳嗽。眼睛也完全被沙子迷住,不停地甩頭并用力眨眼皮,才慢慢能睜開眼睛。低頭一看,發現自己再度被吊在了那輛卡車上,腳離地只有一手臂的高度,下面無數的”手”從沙子里伸出來,對著他的腳不停地抓著。他趕緊縮起小腿,回頭痛苦地看著黑眼鏡。后者站在車頭上,正用槍瞄準自己。

  ”老大,你玩得太過了!”黎簇對他叫道,心里突然特別地懷念吳邪。那家伙雖然臭屁,但是對自己真的還算不錯。這黑眼鏡跟他一比,他媽就是個瘋子啊。

  ”別急,正主兒還沒來呢。這些小嘍啰,我興趣不大。”

  ”什么他媽的正主兒?你趕緊放老子下來!”黎簇撕心裂肺地喊,剛喊完就聽到轟隆一聲。他扭頭一看,腳下的沙地之中,所有的”枯手”全都縮回了沙地里。與此同時,沙地里有一個巨大的影子拱了起來。

分享到:
贊(132)

評論23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8
    感覺從我媳婦出場開始。hi我內心就狂喊著好帥,好帥。
    =????(??? ????黑瞎是我媳婦!!!(其實并不,過過嘴癮)2019-10-15 21:16:35回復
  2. #17
    蘿卜在被人從地里拔起來的時候,一定充滿了怨念。吐槽能力滿分
    匿名2019-08-27 7:40:46回復
  3. #16
    蘿卜被人拔起來會充滿怨念,那吊被人拔出來充滿了什么(?o?;
    是稻米啊2019-05-01 17:23:51回復
  4. #15
    大型瞎子虐黎簇現場
    解小花的魚餅干2019-04-29 19:40:08回復
  5. #14
    天真當年是團寵,瞎子就是想欺負天真也得看小哥不是(還有小花.三叔.胖子)……
    谷子素2019-01-12 2:22:28回復
  6. #13
    突然感覺黑瞎當年對天真真的是很和善
    花兒爺2018-08-11 20:07:43回復
    • 畢竟是當年是三爺雇來的,飯還是要吃的
      匿名2019-07-08 13:34:30回復
  7. #12
    悶油瓶排來的
    吧哈哈2017-07-15 22:03:02回復
  8. #11
    哈哈哈黑眼鏡好好玩
    天真2017-06-27 13:54:25回復
  9. #10
    蘿卜被拔起來的時候一定充滿了怨念啊哈哈哈哈哈
    聽書人2017-01-06 18:44:10回復
  10. #9
    蘿卜在被人從地里拔起來的時候,一定充滿了怨念。2333333333
    天真2015-08-31 14:39:07回復
  11. #8
    可憐的小黎簇~ 霸氣的黑眼鏡~ 這么一對比,好逗啊
    小哥小哥!2015-08-29 20:00:54回復
  12. #7
    黑眼鏡是三叔
    三叔2015-08-14 18:15:42回復
    • 不可能,他姓齊
      瓶小邪2018-06-23 12:38:46回復
    • 你想的有點多
      我永遠喜歡吳邪2018-07-07 19:28:05回復
    • 你想的太多了,,黑眼鏡是黑瞎子,姓齊
      解小花的魚餅干2019-04-29 19:39:33回復
  13. #6
    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黑眼鏡憋氣喝了一聲:”走一個!”緊接著,他整個身體被提了起來,又被甩到了空中,朝卡車前方摔了過去。 走一個。。。 一個。。。 個。。。 。。。 逗死我了。。。哈哈哈哈
    綺冢2015-08-13 22:02:09回復
    • 傻逼
      行者2018-04-30 13:09:01回復
  14. #5
    我是第幾次出來了?
    白毛汗2015-08-11 12:01:52回復
  15. #4
    又一個小天真…
    路人2015-08-10 12:42:02回復
  16. #3
    這下你們知道我的怨念了吧,嚶嚶嚶……
    蘿卜2015-08-08 20:22:36回復
  17. #2
    莫名喜歡這個標題。。
    千年稻米已成精i2015-07-30 17:34:01回復
  18. #1
    喲~小鴨梨想我啦~
    吳邪2015-07-01 21:17:48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