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詭影 第五十三章 解雨臣的局

  黎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更加不明白眼前的情況。他和吳邪不一樣,吳邪總是可以第一時間接受面前發生的一切,并且想辦法去解決它,但是黎簇是一個更加死腦筋的人,他實在搞不清眼前發生了什么事請。

  在吳邪眼里,眼前的情況唯一合理的解釋是,梁灣是個閃電俠,她正用快得超乎想象的速度在兩個時空中切換,并且抽空還去變了性。但是對黎簇來說,搞不懂就是搞不懂,不過他還是順從地把電話掛了。

  ”你來得太晚了。”梁灣說道,走到他的面前,從他手里接過手機,”隨便找個地方坐吧,如果覺得太臟了,就站著,反正我說不了多久。”

  ”你是梁灣的哥哥或者變性的姐姐?”黎簇問道。

  ”借這張臉只是為了能更好地脫身,你應該記得我,你能到這里來是因為我給你的名片。”那人說道,”我臉上戴著面具。”

  黎簇皺起眉頭:”真的?面具?真的有這種東西?”

  ”現在到處都有賣的,不算稀奇,不過這身衣服很難搞到,你仔細看,會發現其實不一樣。”那人說道,”我用手機偷偷拍了張照片,找人在下午趕制的。臉也很粗糙,用基本的面具稍微加工了一下,化妝出來的。在陽光下無法騙過你,但是在這樣的光線下就足夠了。”

  ”你到底想干嗎?”黎簇就很無語,他今年命犯變態嗎?怎么遇到的全是變態。

  ”我沒有多少時間,先簡單和你解釋一下你現在面臨的問題。”那人說道,”現在你的小女友在另外一棟和這里結構完全一樣的農民房里。我在這里有兩棟房子,兩個胡同的結構一模一樣,房子里也一模一樣。本來是為了躲仇家用的,后來荒廢了。我讓人把你女朋友引導到另外一個房子里,好有機會和你單獨見面,”

  ”那你也不用打扮成這樣吧,還特地站在墻角裝神弄鬼的。”

  ”我打扮成這樣站在墻角是有原因的。這棟房子里,只有這個墻角是透過窗戶都看不到的,沒有人能在窗外看到我和你說話,就算有人知道我在屋子里,他也看不到我嘴唇的動作,也就無法知道我在說什么。而現在我的手下以為你的女朋友是我,以為我在進行什么計劃,我才得以脫身。我的趕快和她換回來,否則很容易露出破綻。”

  ”怎么說。”

  ”你收到的所有東西都來自于我的一個朋友。這幾年我們從一個大事件中脫離出來,慢慢開始面對我們自己的事業。我們發現,在混亂的這段時間里,我們四周的人都發生了變化。在面對以前那個大事件的時候,我們并沒有發現這些細小的變化,現在我們逐漸發現了,我們身邊已經沒有可信任的人了。”

  ”然后?”

  ”我們之前有過一個提議,我們需要一個完全局外的人來幫我們進行一件事情,因為我們所受的控制已經太深了,不過這僅出于提議。但是按照你目前遭遇的事情來看,這件事情已經不僅僅是提議了,顯然他已經這么做了。”

  ”為什么選我?”黎簇說道,”我還是一個學生,你們要不要那么窮兇極惡啊?”

  ”這不是選的,我估計我的朋友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做的這個決定。也許是因為他發現了你的某種品質。”

  黎簇心說:他的朋友是誰?是那個吳老板,還是那個瞎子?不管是哪個,肯定都看錯了,我絕對沒有那種品質,就算有,我改還不行嗎?

  ”你要明白,若非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你絕對不可能被牽扯進來。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發生了什么,其中內在的關系如何?當時我們只是把這個提議當做一個思考方向,并沒有切實去執行。因為這樣的一個局外人太難找了,我們必須保證他愿意被我們設下的各種線索所吸引,而不是直接報警,或者置之不理。今晚我也發現你確實是一個適合的人選,既然事情已經發生,為了我朋友的生命安全,就算你不合適,我也只能把這件事情推動下去。”

  黎簇聽著,默默的點頭,但是聽到這一句他忽然覺得事情有些不妙:”怎么推動?”

  ”你聽著,從你收到第一個郵包開始,你和你身邊的人,都已經陷入了危險之中。你現在之所以還活得好好的,是因為別人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請。這也是我朋友相當厲害的一點。你只是一個學生,他們不相信我們會讓一個學生去做什么事情,所以首先倒霉的會是你家里或者身邊的成年人”

  黎簇心里咯噔了一聲,想到了自己的老爸。

  ”我冒險來和你見面之,之所以要這么嚴謹,就是要保證沒有人知道我和你見過。你要相信,他們還得花很長時間才能反應過來,這件事情的執行者是個中學生。”

  ”等等等等,你不要說得好像很高興的樣子。”黎簇聽出了一點端倪,”我什么時候答應你們了?”

  ”你還不懂嗎?我首先要替我朋友向你道歉,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那人道,”我舉個例子,我已經向著整個武林宣告了一個消息,九陰真經的線索在你身上,你覺得你說不在,會有人相信嗎?”

  ”那你可以在改口啊。”黎簇急道,急完他立即意識到改口也沒用,頓時一口血差點噴出來,罵道,”老大,我怎么得罪你們了,你們要這么耍我!天吶,早知道這樣我一定好好學習,不早戀不打電子游戲,當個課代表了此殘生。”

  ”我的時間不多了,你現在的年紀是你的唯一優勢。我這一次見完你之后,也不可能再和你聯系。這里有十萬現金,很倉促我也只能準備這么點,你拿著見機行事。接下來你要做的事情,一定在寄給你的東西之中。你如果想活下來,就必須要順著我朋友給你的計劃前進,否則誰也幫不了你。”

  又是十萬,十萬去吃屎啊,你們到底是什么鳥貨,為毛誰都給十萬!黎簇要瘋了,恨不得直接上去把錢塞對方嘴里。

  說著那人遞給了他一個黑色的塑料袋,沉甸甸的,說道:”錢在里面,還有一封信,里面有一些我給你的建議,你可以看看。你在這里呆著,一直到明天中午,你可以自己選擇,回北京就回北京,和那個女人碰面就碰面,但絕對不要和任何人說見過我。”說完也不等黎簇再問什么,就扭著屁股下了樓。

  黎簇看著塑料袋,側頭想了想,剛想嚎啕大哭,手機忽然又響了。催命啊,他看了看手機上的號碼,是蘇萬,立即接了起來。他聽到蘇萬在電話里急促地問道:”你在哪兒?”

  ”干嗎?”黎簇覺得一切都不用著急,他遇到了那么可怕的事情他都沒有著急,何況……

  ”你預計的情況發生了,那棺材又寄過來兩具。我放在院子里了,如果明天再寄過來,我們家就真成殯儀館了,你能不能趕緊回來幫忙,小弟我一個人應付不來,沒有安全感啊!”

  黎簇其實猶豫了很長時間,他在這個房間里又多呆了一個小時,在黑暗中他也縮在角落里仔細思考著發生的一切。有種慣性在推動他走向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以前他沒有感覺到,但是現在他從自己的思維方式里找出了這種奇怪的感覺。

  為什么?常理上,一般人如果遇到這樣的情況,第一反應應該是擺脫這一切,沒有人是會真正去思考這一切是否有可能,也沒有人會真正去思考這些是否對自己有意義。但是從周圍人的表現來看,他覺得很多都是無厘頭的,甚至沒有任何可能會發生的事情都一一發生了。

  他身邊的那么多人似乎全都在進行著一些完全是可笑的事情,為什么會這樣呢?

  自己在只是一個學生,別人這樣對待自己完全沒有意義,也得不到任何好處。沒有人會花這么大的精力去算計自己這么一個完全沒有利用價值的人。等等,難道是一個真人秀節目嗎?

  他想起很多國外小說里的情節,但他相信肯定不是,因為他去過沙漠,他遇到的一切東西,比如黑眼鏡、沙子里面伸出來的奇怪的手,還有沙漠里的那支隊伍,都絕對不是策劃人策劃得出來的。

  也就是說發生的一切事情再可笑,再無厘頭,再不現實,但它一定都是真實的,那也就是說自己確實面臨著那個人和他說的所有的問題。

  此時,自己的選擇就變得很重要很重要。他能逃掉嗎?也許能逃掉。黎簇摸著腦袋想了想,但是一定不是現在。為什么?他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對所有的東西不了解,他面對一個不了解的敵人。他必須思考一件事情:他逃掉之后會過怎么樣的生活。他可以回去上課嗎?可以在在公共場合出現嗎?

  他不知道這些事情自己還能不能再做,他必須了解自己逃掉之后的嚴重性,那么他必須要深入一點,必須思考這些問題的核心。

  其實他現在可以非常簡單地去報警,然后申請一個警察保護,但他真的是覺得這些事情說出來也沒人會相信。

  想到這里,黎簇背起自己的包,看了看里面的斷手,開始計劃自己真正要做的事情。他沒有去理會梁灣,因為他覺得這件事情牽扯的人越少越好。他知道如果把這件事情告訴梁灣,梁灣肯定會有很多想法和主意。但梁灣和他畢竟不是一個利益共同體,他甚至不知道梁灣到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而且梁灣很強勢,也比他更有錢,對他來說,他如果和梁灣一起弄的話,他永遠不可能說服梁灣按照他的方式去做事。

  為了更大的靈活性,他只有自己來。

分享到:
贊(105)

評論44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4
    又是十萬,十萬去吃屎啊,你們到底是什么鳥貨,為毛誰都給十萬!黎簇要瘋了,恨不得直接上去把錢塞對方嘴里。
    北派二叔2019-10-10 19:45:31回復
  2. #53
    從一開始就沒看懂他們一直在干什么
    匿名2019-08-22 3:04:45回復
  3. #52
    我我我來炸一下評論區。2019 ,8,18
    匿名2019-08-18 15:44:32回復
  4. #51
    小伙子有前途
    ML2019-08-15 18:41:18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