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八章 探險隊的尸體

  他一點都不害怕這些尸體了,如果這些尸體能夠活過來的話,他就可以找他們問清楚已經發生的這一切。他甚至希望他們能夠活過來,特別是沈瓊。他閉上眼睛,腦袋里浮現的都是沈瓊支離破碎的尸體,那么姣好的身段,清純、柔軟、陽光,無處不透著暖暖的青春氣息的高中女孩,現在就這樣支離破碎地躺在地上。

  他閉上眼睛,迷迷糊糊間,似乎有關沈瓊的記憶在他的腦海里慢慢地清晰起來。

  他并沒刻意地留意過這個女孩子,這個女孩子也并沒有注意到他。

  如今,他聽過的話、看到的畫面都在腦海中閃現出來,似乎覺得自己就要愛上這個姑娘了,他覺得自己非常非常變態。他不知道自己是一種什么情緒。因為惋惜嗎?如果他能夠對這個姑娘的生命造成影響的話,為什么他沒有去做,而是一次一次地擦肩而過。如果他們談戀愛呢?如果他們成為好朋友呢?也許他現在就可以改變她的命運。

  但現在說什么都晚了,黎簇不愿意看到這樣的生命就這么輕易地死去。他不愿意看到生命的脆弱性和無常性。這是所有人都可以理解的,他心中的情緒、困惑無法發泄,變成了非常奇怪的感情。

  黎簇從躺椅上醒過來的時候,蘇萬已經跑了,楊好也沒有回來。他看了看時間,按常理,他們應該早就回來了,就算上個廁所,洗個澡,換件衣服,甚至打圈麻將,時間都足夠了。

  他撥打了蘇萬的電話,發現電話已經關機了。

  黎簇知道蘇萬的性格,罵了一句王八羔子。又撥打楊好的電話,干脆不在服務區了。

  他沮喪地把電話丟到一邊,此時他其實更加不了解的是自己。一般人遇到這樣的情況,就應該是蘇萬這樣的表現,自己還在堅持些什么呢?難道自己真的如吳邪所說的,有這份天賦嗎?他才不要這種天賦。

  他站起來晃動酸痛的手臂,這些尸體放在這里很快會腐爛發臭。他必須想到辦法。但是時間已經很晚了,已經沒有地方可以找到任何制冰設備。他只好出去,一路過去找各種有冰柜的小賣部,然后以高于市場價三倍的價格,把這些冰柜以及里面的東西一起買了。

  差不多搞到凌晨四五點鐘的時候,他已經收集了六七個舊冰柜。找三輪車運回到倉庫,他小心翼翼地把那些尸體放了進去。這些事情完成之后,黎簇的心終于安了一半。

  之后,他開始拆那些剩余的快遞箱子,其他的箱子十六七個,這些箱子里面全部都是和之前一樣的干尸。他自己做了一張表,除了霍中樞之外,有名字的還有:李亞、白小蕭、陳夏、孫淑香、劉雅賢。其他的幾個都沒有名稱,只有編號。

  黎簇這次有了經驗,他把干尸身后的開關啟動,讓這些干尸自己坐了起來,然后去看這些棺材底下的暗格,看看里面是否有東西。但是這些棺材下面的暗格中,裝的全部都是文件。大部分都是手寫的數據表,他暫時沒有心思去看。

  黎簇仔細地理了理,覺得事情是這樣的:這些物品分三類,第一類是軍械和探險的各種食物和裝備;第二類是干尸;第三類是新鮮的尸體。按照他的想象,這些可以拼成一個故事。

  這里所有的人、所有的東西,都是一次探險事故的全部元素。從干尸干枯的程度來說,這些木乃伊的年頭已久,應該是在探險目的地發現的物品。

  探險裝備是探險之后被寄回來的,應該是探險隊完成后剩余的物資。

  而這些新鮮的尸體應該是探險隊本身。也就是說探險隊探險的裝備和探險時發現的東西,全部被寄了過來。有人打包了一個探險隊寄給他,包括探險隊挖掘出的文物,他們剩余的所有裝備,以及探險隊員本身都全部切碎打包了。

  雖然變態,但是也挺牛X的。

  如今必須要了解的一點是探險隊里所有的一切,為什么會被整體地打包回來?他們在探險的過程中發生了什么事情,是被人殺害了?然后覺得太麻煩所以快遞回來?沙漠里能叫快遞嗎?

  不可能是那么沒邏輯的。

  這感覺上是一種示威,就好像武俠片里,某個高手去殺一個魔頭,卻反被魔頭殺了。魔頭把高手破碎的尸體綁在馬上,讓老馬識途回來。別人以為高手凱旋,結果馬看到自己的馬廄開始奔跑,尸體受不了顛簸四分五裂,從馬上散落下來。大家看到這種情形都痛苦得崩潰了。

  老港臺片的情節,挺貼切的,但顯然不太可能在現實中發生。而且為什么要寄給自己呢?又不是他派出去的。黎簇很難去思考這些所有的變故會發生的合理的可能性,他又想起了解雨臣的話:一切的事情,對方如果這么做,一定有其合理性及不得已性。那么所有的信息應該全部都在這些寄回來的東西中。

  黎簇告訴自己不要急,慢慢來,如果信息在就一定能找到。

  黎簇沒有待在倉庫里面,他一路走回家。他心中最在意的反而是沈瓊的事情,沈瓊的父母和她自己都已經被殺害了。沈瓊的父母和他的父母還頗有淵源的,還記得最近他老爹的表現很奇怪,難道這件事和自己老爹有關系?

  他被嵌入這事件當中,真的是偶然嗎?他想起了在沙漠中看到的一些奇怪的容器,這些容器在他的印象中,在他很小的時候就見到過。所有的蛛絲馬跡似乎都在預示著一種必然的可能性:自己并不是偶然被選中的。這種選中一定不是所謂的天選,而是人選。

  那么如果自己是被人選中的話,黃嚴在自己的背上刻上了東西,肯定是事先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黎簇回到家之后,發現家里依舊沒有人,老爹還是沒有回來。但是之前在抽屜里的那張紙,已經被放在了桌子上。黎簇打開了抽屜,發現里面所有的圖紙已經被拿走了,只剩下一些紅色的百元大鈔。

  這種日子他以前經常過,老爹經常要應酬,沒辦法照顧他,只能讓他自生自滅。

  他忽然覺得家里有些不安全,覺得自己想問題的思路越來越奇怪了,他已經被最近連番發生的事情搞得有些神經質了。

  他去老爹的書房,不停地翻動著老爹的書信及聯絡本,希望能找到沈瓊父母的信息。

  他已經記不清老爹和沈瓊父親的職務之間的關系,只記得他們至少是在一個體系里工作的,或者說他們至少認識。他希望能從這間書房里找到一些關于沈瓊父母的信息,這樣才能夠知道沈瓊一家在這個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不久,他掏出了一份老舊的通訊錄,通訊錄后面附有老爹某一次同學聚會的名單及所有的聯系方式。黎簇仔細看了看,終于在里面找到了沈瓊父親的名字。

  他看到了沈瓊父親的工作單位,愣了一下,沈瓊的父親是做物流的,難怪他會和老爹有業務聯系,老爹的工廠在中期的時候對物流的要求非常高。

  黎簇摸了把臉,看了看沈瓊父親的物流公司的名字,意識到這個物流公司他也非常熟悉,就是給他運尸體的那家公司。

  啊哈!黎簇心說,原來這件事情是這樣運作的。

分享到:
贊(115)

評論10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3
    原著沒有寫張會長的嗎?
    匿名2019-07-22 13:03:27回復
  2. #12
    圖紙。。。他父親應該有問題吧
    竹芒客2019-07-05 14:59:18回復
  3. #11
    我覺得天真應該也像小哥一樣……
    十年之約2018-08-10 22:26:34回復
  4. #10
    幾個SB
    2018-03-14 9:00:54回復
  5. #9
    我也是棵好苗子
    黎簇2018-02-28 19:08:30回復
  6. #8
    吳邪今年41歲……太滄桑了!
    世有解語花2018-02-02 20:48:55回復
    • 30歲,你把天真想得太老了
      小哥的小迷妹2018-06-06 20:57:04回復
    • 人物應該活在心里
      匿名2019-07-27 21:28:38回復
  7. #7
    你們說的都對 應該由你們來寫
    三叔2017-10-11 7:05:53回復
  8. #6
    怎么沒有我。三叔,你給我出來!解釋一下為什么這篇里面沒有我
    張起靈2017-08-08 16:39:08回復
  9. #5
    哈哈,3樓好笑
    一只無邪2017-05-16 13:08:58回復
  10. #4
    我在哪?
    吳邪2016-01-01 12:44:27回復
  11. #3
    還需要多久多長,我才能上場
    胖子2015-09-01 9:36:45回復
  12. #2
    更前排的座位啊
    小哥小哥!2015-08-30 17:04:12回復
  13. #1
    竟然沒有評論
    吳邪2015-08-26 14:33:05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