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三十七章 墓室藤蔓

  楊好和黎簇的槍口移到了白蛇的面前,直對著這張臉。對于人類來說,收縮頸部做恐嚇狀沒有任何意義,反而便于瞄準。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這條巨大的白蛇,頸部張開之后,露出的竟是一張人臉。臉是由變色的鱗片形成的,其中還有少許的突起,形成了額骨、鼻子等形狀。

  最讓黎簇崩潰的是,這張臉,竟然看上去十分熟悉。因為光線和緊張的原因,他瞬間無法想起,這是誰的臉,但是他確定,他一定見過這張臉。

  白蛇從房頂上垂下來,呈現威脅的狀態之后,并沒有馬上攻擊,兩相僵挎著。在黎簇有些恍惚的時候,白蛇的喉部忽然抖動,竟然開始發出聲音。

  白蛇的叫聲十分難聽,它先是發出了一陣連續的類似于雞鳴的叫聲,但是頻率又有點不對,黎簇臉色蒼白地聽著,意識到,這條蛇竟然模仿他們剛才的槍聲。

  白蛇叫了幾聲之后,喉部再次做出奇怪的抖動,發出了一聲讓所有人都錯愕的聲音。它說了一句類似人說的話,但是這句話根本聽不懂。

  黎簇愣了愣,心說:“娘子,真的是你嗎?”

  黎簇咧了咧嘴巴,看到白蛇頸部的人臉開始變化,變成了另外一張臉,這張臉有點像吳邪,但是明顯比吳邪老了很多。接著,白蛇又變成了一張女人的臉。

  它在試探和觀察他們。黎簇看著白蛇的眼睛,忽然意識到這一點,這些蛇可以模擬人的臉部,還可以模仿人的發音。

  果然,白蛇的頸部緩緩地,形成了一張模糊的臉,張臉越來越清晰,最后變成了黎簇的樣子。黎簇立即用手把自己的臉遮住,他不知道蛇的意圖,但是他很不愿意被蛇模仿。

  白蛇的頸部慢慢地收攏,沒有再呈現攻擊的姿態,然后慢慢地縮回到了房頂上,消失在黑暗里。

  黎簇的腿都軟了,他看了看楊好,發現楊好一直是閉著眼睛的。

  四周的藤蔓毫無變化,黎簇腦子里一片空白,疲倦加上高度的緊張,讓他幾乎要暈過去。他咬牙挺住,知道這絕對不是自己休息的地方。他呼吸調整,心跳慢慢放緩,剛才沖到腦子里的血液開始平緩地抽回到身體里。再次睜開眼睛,感覺好多了。

  拿起已經被汗水浸得濕透的面巾紙,剛想繼續,“滴滴滴滴滴滴”蘇萬的手表突然響了。黎簇頓時就暴走了,轉頭大罵:“蘇萬,你他媽的有完沒完!”

  話未說完,一只爪子就揪住了黎簇的腳脖子,把他拖入了藤蔓圈,接著無數的藤蔓盤繞了過來,把他纏得結結實實。然后往沙堆里拖去,瞬間他就被拖進了沙層下面。同時,蘇萬也中招了,被藤蔓纏了個結實,扯飛到另外一個方向。

  黎簇屏住呼吸,毫無還手之力,人沉入沙子的感覺,他之前經歷過次。他以為這輩子再也不可能經歷了,但是沒想到半年不到,他再次經歷了,好在這次他有了經驗。

  他用力屏住呼吸,把頭往下壓,使沙子不容易進入鼻孔當中。

  沙子的重量朝他猛壓過來,他覺得本來胸口還憋著一股氣,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但如今胸口的壓力越來越大,這股氣已經憋不住了,直接往外噴。

  在沙子中拖動獵物并沒有那么容易,爪子把他往下拖了三四米的樣子就停了下來。三四米對黎簇來說也已經夠深了,接著那些藤蔓的大部分放開了他,迅速躲進沙子里面。

  黎簇拼命地滑動手臂,想往上爬,盡快從沙子里爬出去。他發現自己被困在沙子當中動彈不得,他意識到這藤蔓并不是突然良心發現想放他一馬,而是想讓這邊的沙子把他悶死。

  很多人都用竹竿插過沙堆,沙子最開頭的部分非常松軟,但是越往里插越難插,那是因為越往里插,竹竿受到的摩擦力越大,受到的沙子的壓力越大。

  黎簇的身子就埋在沙丘的下面,這里的阻力已經很大,四周的沙子不再動了,而是像石膏一樣固定著他的四肢。他還是努力地掙扎著,在最后窒息的關頭,猛吸一口氣。接著,拖動他的藤蔓再次把他往沙子的底部拖去,瞬間他的鼻孔、耳朵、嘴巴里開始毫無阻力地灌入沙礫。他肺部劇烈地痙攣,腦子一片空白,堅持了三分鐘終于失去了知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黎簇慢慢地醒過來,劇烈地咳嗽著,把鼻腔里的沙子都噴了出來。他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沙子里了,而是被裹在大量的植物的樹根和藤蔓之中,他被死死地纏住,只有一只手可以動彈,走運的是,手電仍舊掛在他的手腕上。

  自己竟然沒有死,看來他昏迷之后很快就被拖出了沙層。但是這里是哪里?他的腿疼得厲害,他想呻吟,但恢復的理智讓他沒有立即叫出來,他看到了四周糾纏在一起的藤蔓,四周全部都是成千上萬糾纏在一起的根須。

  如果貿然發聲后果可能不堪設想。他用手電小心翼翼地轉邊,就發現這是一條狹窄的墓道,已經被根須填滿,剛一轉頭,他就看到在他的左邊,有一張猙獰的臉,在根須之間,正冷冷地看著自己。

分享到:
贊(93)

評論25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25
    那個男人的臉大概是三叔,女的大概是阿寧,而那句聽不懂的話大概是潘子經常喊的小三爺……這條蛇該不會是從西王母那邊爬到這邊來的吧
    云夢喬碧蘿2019-08-07 20:56:19回復
  2. #24
    一開始那張熟悉的臉是那個黑導游吧
    我想原來的鐵三角2019-08-02 17:26:49回復
  3. #23
    人面雞脖子?????
    解放卡車2019-07-18 13:22:34回復
  4. #22
    野雞脖子!
    無知人2019-07-09 23:53:07回復
  5. #21
    14樓贊
    兮冉2018-02-28 21:35:49回復
  6. #20
    不是蛇就是蟲
    小天真2018-02-03 11:05:05回復
  7. #19
    有人模仿我的面
    他們回來了。我來接你2017-12-28 20:51:39回復
  8. #18
    蘇萬哈哈哈哈哈啊哈好坑啊哈哈哈哈哈哈
    2017-12-17 18:17:16回復
  9. #17
    還模仿我的面
    老壇2017-09-21 12:46:14回復
  10. #16
    有人模仿我的臉
    小天真2017-07-17 14:59:09回復
  11. #15
    天真第一次也是跟九頭蛇柏
    匿名2017-06-21 15:38:10回復
  12. #14
    黎簇,蘇萬,揚好。他們也是三人組,在前面多種危險中也配合得默契。但每次一想起天真,胖子,小哥,眼前想象的畫面總重合不起來。是我想歪了,也許,鐵角三人組,真的獨一無二。看見他們,眼見就會顯現天真之前的經歷。小哥你快回來,天,吳邪不能少你,我還想叫他天真;鐵角三人組也不能少你,你是獨一無二的,三人組也是。。。。。。
    鐵角三人組2017-06-04 19:51:23回復
  13. #13
    這里的該不會是正統的吧 西王母那邊的蛇是逐漸喪失正統血脈的遠方表親?
    8848鈦金手機多少錢2017-04-24 12:47:03回復
  14. #12
    臥槽那蛇是升級后的雞冠蛇?
    聽書人2017-01-07 15:15:42回復
    • 有可能哦
      路人乙2017-04-23 9:10:09回復
    • 好像真的是……「▼___,▼」
      世有解語花2018-02-03 20:11:53回復
  15. #11
    估計是三叔的老臉
    清朝后期的琺瑯彩盤子2016-11-20 23:39:46回復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溫瓊林2019-04-19 0:47:29回復
  16. #10
    我和野雞脖子是什麼關係??
    黑毛蛇2016-03-24 20:33:57回復
  17. #9
    很像吳邪但是老了點的,是吳三省的臉吧,那個女人的該不會是阿寧的臉吧,那句聽不懂的可能是長沙話,潘子常掛在嘴邊的,小三爺
    路過2016-01-20 22:26:10回復
    • 好棒棒噠!「▼◇▼」
      世有解語花2018-02-03 20:13:22回復
  18. #8
    是我親戚是我親戚
    野雞脖子2015-09-23 17:33:16回復
    • 住嘴,叛徒
      西王母2017-05-01 17:02:36回復
  19. #7
    小哥呢,胖子呢,我呢
    吳邪2015-08-13 13:05:18回復
  20. #6
    為何主角變了?
    吳邪2015-08-10 17:43:03回復
  21. #5
    之前在北京倉庫里的黑毛蛇也是這樣模仿的呀!
    匿名2015-08-09 15:04:17回復
  22. #4
    這蛇是西王母那的野雞脖子的親戚嗎
    蘑菇2015-08-04 20:09:23回復
  23. #3
    我從西藏回來就沒有看錯過人
    天真2015-07-31 16:49:50回復
  24. #2
    死胖子你去哪兒了?
    吳邪2015-07-30 14:14:54回復
  25. #1
    天真,要是胖爺我和小哥在,咱仨來,這幾個兔崽子還不夠“爪子”賽牙縫的呢
    胖子2015-07-29 14:46:52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