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四十三章 莽撞的代價

  黎簇來到水池的邊上,把冷焰火靠在墻壁上,把背包翻了出來,拿出折疊式沖鋒槍。

  沒有多少子彈了,他把多余的子彈集中到一個彈匣,發現能用的只有六發子彈,嘆了口氣,只得從里面拿出了幾塊肥皂。

  這是C4塑料炸藥,是安全炸藥,用槍打都不會爆炸,只能使用雷管引爆。他把C4揉成幾個蘋果大小的球,放進口袋里,然后數了一下雷管。

  玩CS的男生多少對這些槍械都知道一些,黎簇的CS是半職業級別的,討論槍支的特性,是每天在網吧必修的功課。他沒有想過在國內還可以開真槍,也沒有想過現在真的在擺弄C4。有幾個瞬間有不真實的感覺,但是無所謂了。

  他來到了之前的岔路口,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用槍當衣架,撐了起來,然后在槍的兩端粘上兩團C4,粘在了墻壁上。剩下的C4,他拿了一塊大的,貼在了槍的內側,插入了無線雷管。

  一立方米的C4可以讓一艘航母回廠大修,如果從六百米高空落下,能炸出二十米深、直徑三十米的彈坑,他手上的這個體積,二十個人如果站位合理,能直接炸成血沫。

  他打起熒光棒,插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然后在這個地方解了個小便。火氣很大,騷味非常重。這正合他意。

  他搞完這些,深深地吸了口氣,對著兩邊的隧道大吼了起來。

  “我操你祖宗,有什么來什么!讓你小爺爺見識見識!”聲音此起彼伏,各種回音交織在一起,一直傳往隧道的內側。吼完之后,他開始唱大花轎,一時間,三十年沒有任何動靜的這些管道內,傳來了極其復雜的各種回音組成的交響吼。

  唱了四五句,黎簇安靜了下來,等到所有的回音落下,他就聽到一邊黑眼鏡跑路的甬道之中,傳來了另一種一連串的輕微的回音。

  輕微的回音越來越響,越來越響,逐漸可以分辨,黎簇意識到,那種木屐走路的聲音又出現了。真他媽容易,黎簇咬住一個冷焰火,翻開引爆器,慢慢退入了黑暗之中。

  木屐的聲音來得非常之快,黎簇幾乎來不及猜那可能是個什么東西,只等著親眼看到了。木屐聲在甬道口停住,黎簇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那熒光之后的黑暗,等待著里面的東西出現。

  一定是個龐然大物,他心說,腦海里出現的是巨大的蛇一樣的東西從黑暗中探出腦袋,鱗片泛著幽綠的光。然而沒有,在黑暗中首先出來的,是一團黑色的霧氣,似乎是從遠處的黑暗中分離出來的一團,涌到了有光線的岔路口。

  黑暗越來越多,黑色的霧氣慢慢充斥了整個岔口的空間,接著,黎簇聽到了一聲清晰的木屐發出的聲音,是從岔口區域管道的頂部發出的。

  不是這團黑色的霧氣發出的,反而倒像是頂部有什么裝置被啟動了。黑色的霧氣圍繞著黎簇的衣服,變換著深淺和形狀,擠滿了整個空間。

  什么玩意兒?幽靈?還是,某種有毒的煙霧?他慢慢靠近,就聽到那邊傳來了一些類似于共振的動靜。他聽到這個聲音,條件反射地感覺到不舒適,隨即他意識到那是什么聲音。

  那是昆蟲震動翅膀的聲音。聲音很集中,說明單個的昆蟲很小。一團蟲子能把黑眼鏡嚇成那樣?他正在疑惑,忽然發現四周有些不對,他看了看他身邊的墻壁,發現墻壁上的瀝青,蠕動了起來。確切地說,應該是瀝青上那些猶如皮膚病的突起,都開始動了起來。

  他打起冷焰火,發現他四周管道壁上的瀝青,竟然全部都不是瀝青,而是大量的只有襯衫紐扣大小的甲蟲。

  無數的小甲蟲開始挪動,整個管壁好像活了一樣,黑色突起各種扭曲。前后都看不到頭,似乎整條管道里全部都是這種蟲子。

  “嘖。”黎簇郁悶了一下,往后退了幾步,按下了引爆的按鈕。

  瞬間,或者說,只有四十分之一秒,C4的威力遠遠出乎黎簇的意料。管道形成的氣壓更加夸張,整個管道就像一根炮管開炮一樣,黎簇在瞬間就被氣壓拍暈,他連爆炸的聲音都沒有聽到,就直接像炮彈一樣被射了出去。

  第一次撞擊是左邊的墻壁,距離他站的地方有一百多米,他的膝蓋最先撞上,鐵定粉碎性骨折。然后人在墻壁上好像搓泥一樣被搓了六七米,摔在地上,又彈起來,撞上另一面墻壁。

  完了,他心說,吳老板又要在手上劃一刀了。在最后一次撞擊之后醒了過來,開始大量吐血,血噴射性地從他鼻孔里噴出,渾身上下是見肉的擦傷。

  他耳膜嗡嗡直叫,劇烈的頭暈,四周一片漆黑,接著他的眼前出現了白光。那不是外界的光,他相信,他要死了。

  太好了,在沒有感覺到任何痛苦的情況下,他馬上就要死了。這和打游戲還真是不一樣。自己是個傻X,太莽撞了。

  他的意識逐漸模糊,白光逐漸擴張,接著,充斥了他整個視野;然后白光重新開始收縮,忽然他看到了一種速度,一種意識遠去的速度,最后是一片黑暗。

  他馬上就要失去知覺。

  就在那個瞬間,痛苦忽然出現了,一下就把他的意識拉了回來,他感覺到他的腿越來越痛,接著是手、背和胸口。

  他睜開眼睛,深呼吸壓抑這些痛苦,壓抑好久好久,然后咬牙坐了起來,往后靠到墻壁上,墻壁似乎不是特別穩固。但他沒有辦法橫向移動,只能繼續靠了上去,不承想墻壁一個翻轉,竟然是往下的斷口,黎簇一個倒栽蔥,摔了下去。

  這是一條筆直往下的通道,黎簇摔進通道里,地下是排水道,他摔進了水里。水流非常急,他瞬間被水流卷動,毫無掙扎的力氣。

  排水道里,并不是絕對的黑暗。他立刻看到了大量的骸骨,堆積在水道的四周,磷光泛起,全部是累累的白骨。

  他很快就要加入這個和諧的大家庭了。他默默地想著,突然就發現有些不對勁:這個水道,并不是水泥做的,竟然是石頭雕刻而成的。

  全是黑色的石頭,非常古老,氧化和腐蝕的紋路非常明顯,這地方最起碼有幾千年的歷史了。接著,他模糊地看到了這些黑色石頭上的壁畫。看樣子,又回到了皇陵中還沒有來得及加固的區域。

  他看不清楚,但是好奇心讓他嘗試靠岸,他要死個明白。

  他在水里掙扎,手腳都不受自己控制,水流帶著他繼續往前,他看到一道一道的石頭門洞開始在這個奇怪的水下系統里出現。

  那是鐵鏈懸掛的黑色石壩,上面有一些簡單的雕刻,似乎是用來放下隔斷水流的。如今懸掛在水流之上,黎簇不得不注意才能不讓自己被這些石壩撞到。

  隨著水流往這個排水道的深處漂移,這些石壩越來越大,感覺上下水道也越來越寬,聚集的白骨也越來越多。他的體溫也越來越低,冰涼的水讓他遠離了疼痛,渾身的麻木讓他不那么難受,但是他也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他的意識開始模糊,然后慢慢再次陷入了黑暗。一切都結束了,除了……除了……他忽然再次驚醒,發現水流變得平緩,自己擱淺在了一個石灘上。

  這是一個垂直的洞穴,洞穴的底部,全是細小的石塊,已經全部被水流磨成了比砂礫大一些的卵石。

  整個洞穴大概有兩個籃球場大小,底部的石灘,中間高四周低,四周在水面下,中間在水面上。所有小碎石頭都是黑色的,沖刷得像黑色的圍棋一樣。

  水在這里非常平緩,能感覺到水流在往這些軟石下滲透。這應該是濾水體系的一部分。水從這里被緩慢地濾入地下的暗河河道內。

  這些水是從哪兒來的?是雨水?還是本來就是這個廢墟地下的水?如果是雨水的話,為何現在自己還活著。不是應該已經被腐蝕干凈了嗎?

  他抬起自己的手,低頭看了看,手蒼白,出現了無數的潰爛點。他意識到不是自己沒有被腐蝕,而是自己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了。

  難道自己的脖子被摔斷了?他努力扭動身子,一脫離水,重力立即讓他的膝蓋劇痛無比。他立即慘叫起來。但是疼痛也讓黎簇瞬間脫離了那種混沌的狀態,他大吼了幾聲,爬上了干燥的石灘頂部。

  他仰臥著,看到了從洞頂上垂下的猶如瀑布一樣的植物根須。洞壁上也是,大量的植物根須貼著洞壁蔓延下來,和上面不同的是,這些樹根應該已經全部都枯死了。磷光從水面下透上來,整個洞穴被一種魔幻一樣的綠光朦朧著。

  他看看身上的皮膚,腐蝕得非常厲害,即使治好了,估計也是一個類似于嚴重燒傷的人。但是自己還得慶幸走運,因為這里的水腐蝕性已經明顯減弱了,可能是混合了一些地下水的緣故。否則自己應該早變成白骨了。

  黎簇脫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去查看傷口。他看了看自己的膝蓋,已經完全變形,劇痛絲毫沒有減弱。他忽然想到學校,想到自己在座位上寫作業,看隔壁班的女生穿著白裙子從窗口走過,還有老師的吼罵聲……單純、安全的日子,那時覺得無比厭惡,現在想想,真叫人神往。

  他的眼睛逐漸適應了四周的光線,一些之前看不到的東西,在綠光中慢慢顯出了輪廓。他看到在那些植物的根須中,隱藏著很多的浮雕和雕像,因為和這些藤蔓幾乎已經融為一體,很難察覺。

  距離還是較遠,他看不清楚細節,但是其中的雕像,體積很大,他看到了其中一座被藤蔓纏繞的雕像,動作相當熟悉。

  “哦,shit!”他意識到自己看到了什么。

  在這個地方,無論看到什么,他都不會驚訝,但是他沒有想到會看到這個人的雕像。他驚呆了,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

  20世紀80年代開始修建的這個沙漠地下建筑,奇怪的建筑結構,無數的信息在他腦子里胡亂躥來躥去。

  “原來是這么回事,原來這里所有的一切,是這么個用途。”黎簇明白了,他懂了,他覺得好笑,但是卻怎么也笑不出來。隨即他心里涌上一股悲哀,他只休息了一會兒,抬頭從背包里取出繩子和鉤爪,做了個繩套,嘗試夠到那些根須,把繩套綁上去。

  根須離他有三四個人的距離,他拋了幾下,繞上了一條手臂粗細的樹根。他揮動了一下手臂,現在無論動哪個地方,都是渾身劇痛。

  他躺倒在地,筋疲力盡,吞了口口水,就著喉嚨里的血咽下去。然后他閉上了眼睛,開始睡覺。繩子的另一頭還系在他的腰間,他沒解開。

  他不是睡著了,事實上,他終于暈了過去。

分享到:
贊(93)

評論19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23
    毛主席萬歲!!!!!!
    精精貓2019-08-03 12:30:31回復
  2. #22
    哥幾個,都八十年代才開始承建皇陵,建好都不知道那年了,您們覺得對一個已經死好幾年,而且尸體已經被他的派系的人,偷運去張家古樓,誰會給他修陵?修陵都是人在世時候開始弄的。
    匿名2019-01-04 1:21:22回復
  3. #21
    看到毛爺爺一切就都明白了。
    匿名2018-12-10 7:10:14回復
  4. #20
    hi,又見面了
    動作相當熟悉的雕像2018-09-08 23:40:50回復
  5. #19
    領袖人物
    人民幣2018-08-17 0:47:17回復
  6. #18
    小黎行動力好強……而且膽子蜜汁很大
    匿名2018-01-27 18:14:44回復
  7. #17
    這孩子挺逗啊,不管是什么都敢較勁
    醬油2017-11-04 15:29:59回復
  8. #16
    為什么看到這位政治人物你會明白是什么回事什么用途?這到底是什么用途??
    iiiiiiiiii2017-09-24 7:30:05回復
  9. #15
    沒炸死?我尼瑪
    匿名2017-08-13 12:30:19回復
  10. #14
    我又出現了
    BUG2017-08-04 11:32:31回復
  11. #13
    我發現一個特點,評論越往后智商越高,前面的那些人莫非是帶著豬腦在看?
    匿名2017-07-03 7:55:41回復
    • 因為前面的信息都不完全,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說的話智力水平比較低很正常,不是所有人都能瞬間判斷出正確的路的
      匿名2019-09-19 11:38:16回復
  12. #12
    所以說雕像到底是誰?
    稻米.阿透((└(((o?o;;┌)┘))))2017-06-12 3:08:23回復
  13. #11
    這個夸張的過分了吧,那么近距離沒把自己炸死
    匿名2017-04-19 22:03:39回復
  14. #10
    RMB上那位爺爺的雕像?233這畫面好美
    諾基亞2017-02-16 21:30:40回復
    • 你是小花的手機吧。
      世有解語花2018-02-03 21:07:43回復
  15. #9
    上世紀八十年代內蒙古一家建筑公司承接了一個國家派發的項目,在內蒙古沙漠深處古潼京附近修建一個關于共和國第一任領袖的建筑群。
    共和國檔案局2016-04-28 20:56:45回復
  16. #8
    看不懂。。糟糕我又開始懷疑自己智商了
    路人2015-12-23 16:15:32回復
  17. #7
    為什么受傷的又是我
    膝蓋2015-08-31 13:53:47回復
  18. #6
    都是些什么鳥?
    丶紅塵灬兄弟2015-08-20 13:18:22回復
  19. #5
    我是毛某人。。。
    雕像2015-08-17 23:48:24回復
  20. #4
    整片都在胡說八道,是不是做著夢寫的?
    鴨梨2015-08-14 23:02:13回復
  21. #3
    我是誰?
    雕像2015-08-02 14:56:20回復
  22. #2
    喂,到底怎么回事兒啊?不吊人胃口會死哦?
    吳邪2015-07-30 14:34:26回復
  23. #1
    這章沒人評論啊
    路人2015-07-25 12:42:35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