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四十四章 梁灣的文身

  在另一處,梁灣在一個黑暗的房間里。

  這是3區一個靠近核心的地方,她一路毫無目的地亂走,等她冷靜下來,她已經到了這個地方。

  這個房間是她一路過來,看到的唯-的“房間”,其他的入口全部通往的是另一條管道。房間里有廢棄的桌椅,造型很呆板,但是用料相當考究。讓她決定在這里休息的是,這個房間有一個通風口,有一股暖風從這個通風口涌出來。在陰冷的管道內,這股暖風讓這個房間很有安全感。

  房間的盡頭,也有一個水池,這個水池是封閉的,從邊上墻壁上的很多掛衣鉤和木頭長立柜來看,這應該是一個洗澡的地方。在墻壁上還有懷疑之前裝蓮蓬頭沖淋浴的裝置,現在都消失了。

  梁灣在椅子上休息了很長時間,她毫不懷疑,黎簇和蘇萬已經死。在混亂中她跟著楊好跳進了濾水池。那個男孩子,絲毫沒有顧及她,只顧自己跑了。男人在任何場合都靠不住,特別是這種需要他們能靠得住的時候。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倒計時還在跳表。而離吳邪說的,活過三天,已經過去了三分之一的時間。

  不管吳邪當時的話是什么意思,至少事實是,在這里活過三天確實非常難。

  她在水池里洗了把臉,意識到這個水池里的水非常干凈,干凈得嚇人,顯然這里用了非常簡陋,但是有效的濾水設備。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有些心動,猶豫了一下,脫掉了所有的衣服,走進了水池里。這里的水有些溫度,她開始清潔身上的每個毛孔,讓她感覺到一種令人眩暈的愉悅。她把頭埋入水中,讓自己冷靜下來。熒光棒的光線不強,但是在黑暗中這樣的體驗,讓她有一種在做SPA的錯覺。

  她抬起頭來,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發現自己發燒了。高壓環境下,她的身體經常會沒有原因地發燒。她看著自己的肩膀,白皙的皮膚上,慢慢開始出現花紋。那是一只鳳凰的圖騰。

  她從小就對自己的文身非常迷惑,她并不知道這個圖騰是什么時候上去的,這個只有在體溫升高的時候才會出現的圖案,她只在另一個人身上,看到過相同的現象。

  梁灣從水池里出來,用自己的衣服擦干身體,雖然會帶上一些汗味,但是這里實在沒有其他東西可以使用。體溫沒有繼續升高,她的頭有-些暈,感覺還能堅持。

  她在水池里把衣服全部洗干凈,掛了起來。全部做完之后,她坐在那張木頭躺椅上,靠了上去,全身赤裸的,雖然她知道周圍出現人的概率很小很小,但她還是覺得非常不舒服。

  她緊閉著雙腿,雙手護住胸部,縮在椅子上面,從風口上傳來的暖風,迅速地烘干她的衣服和身上的濕氣,暖洋洋的,她已經開始昏昏欲睡,但她不敢睡著,每次有睡意的時候,她都強行讓自己清醒。

  身上的文身時隱時現,這是他們家庭的一個最大的謎團。

  她第一次發現這個圖案是在中學一次發高燒的時候,她當時想跑步出汗,讓自己的燒盡快退下去,因為第二天有一個自己喜歡的男孩子的辯論會。那一天她暈倒在家里的浴室里,她的媽媽看到了這個文身。

  她百口莫辯,但是相對于父母的不信任,困擾更來自:這個文身到底來自哪里。

  她曾經懷疑自己不是父母親生的,是來自孤兒院這種地方,否則自己身上隱藏著一個文身這種事情,父母怎么可能不知情。

  沒有人知道這個文身是什么時候文上去的,這么復雜的圖案,肯定是胎記。這也是她內心一直想學醫的原因所在,她希望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然而事實證明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這個會隨著溫度而變化的文身,不會是普通的文身,它一定代表著什么不同的意義。

  房間里沒有燈,這里的光線因為墻壁上有光澤的反射,實際的空間顯得大很多。梁灣摟著自己的胳膊,想著很多很多的事情,想著自己為什么會來到這里,想著自己如果不在乎這些東西現在又是如何。

  也許早就結婚了,現在躺在某個男人的懷里,剛剛溫存過,不用擔心四周的黑暗,不用擔心煤油燈的燈芯燒完,不用擔心這邊的水是否有毒、是否干凈,也不用擔心黑暗中是否有東西會突然出現……生活會無比簡單。

  這個文身在所有的人生關頭,讓她往一個自己不愿意的方向前進,一次一次把她逼進自己無法控制的人生里。

  很累很累,但是她仍舊想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里?

  她知道自己只是害怕,而在琢磨這些東西,只是為自己現在的這些行為找些理由,但說實話,實在太難了。那一刻她很想哭,但是她忍住了,她覺得在沒人的時候哭,只是宣泄自己的情緒、消耗體力而已。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她的體溫越來越高,文身越來越明顯,暖風已經無法讓她感覺到溫暖。

  衣服早已干了,她放棄了內衣,直接穿上了外套。把外套收緊,身體的線條就露了出來。

  她用手摸著自己身上的線條,她不否認自己是一個非常標致、身材很好的女人,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會讓很多男人心動吧。如果她就這么悄然地死去,這會是一個巨大的諷刺吧。

  在房間里走了一會兒,她在黑暗之中伸展著自己的四肢,擺著各種不同的pose,看著光照著墻上的各種倒影,她毫無意義地做了幾下,就覺得索然無味了。

  平面圖就在包里,她在桌子上攤開,找到了這個區域的那一張。她找到了自己房間的位置,她驚訝地發現,這個地方離皇陵的核心區域已經非常近了。

  自己可能一個人到達那兒嗎?到達那兒又是為了什么?

  她陷入了沉思,她明白自己的目的,但是她并不是很明白,在另外一些人的眼中,自己這顆棋子的作用。

  這個所謂的,各種勢力牽連的局面,到底是失控了,還是依舊在那些人的控制之中呢?

  之前劇烈的爆炸讓她不敢輕舉妄動,當時管道里傳來了轟鳴聲,整個空間都震動了一下,頭頂的水泥片被震落了下來,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如今又過去了很長時間,并沒有人過來找她。再等下去,她害怕自己的狀態會發生扭曲。

  她研究了一下,沒有任何有把握的道路可以出去,于是背上背包決定走出房間,剛想出門,忽然聽到了有個人在唱歌:

  “我們是一堆青椒炒飯,青椒炒飯特別香,你知道嗎?我們正在沙漠里,沙漠里沒有青椒炒飯,這怎么怎么活。所以你們要感謝我,因為我給你們帶來炒飯,雖然現在只有兩盒半,但是總比沒有的強。來來來來來,我們就是青椒炒飯幫。來來來來來來,我們就愛吃青椒炒飯。來未來來來,你聽到嗎?雖然你們也是綠色,卻沒有青椒和我親。啦啦啦,所以青椒炒飯給你們吃,給你們吃,給你們吃。我們是青椒炒飯幫,我們青椒的好朋友,當然也愛白米飯,但是混在一起最好了。哦,忘了還有肉絲,忘了還有肉絲,You jump, You jump, You jump.肉絲肉絲,啦啦啦啦。”

  她打開門,就看到黑眼鏡背著蘇萬靠著門口,兩個人滿身是血,黑眼鏡的眼鏡的一片炸碎了,正在那兒唱歌。

  梁灣看他們的樣子,立即把他們讓進房間里,讓他們靠墻坐到地上。

  “你們怎么找到我的?“梁灣疑惑道,“這兒發生了什么?”

  “現在的孩子太叛逆了,國家應該想想辦法。”黑眼鏡說道,“我被起碼兩公斤在極端狹小的區域內爆炸的C4沖飛了。找到你是因為光,你們沒關緊,這點光在黑暗中對于我來說太刺眼了。”

  蘇萬的耳朵在流血,人還在昏迷狀態,黑眼鏡把他拽到梁灣面前:“看看這小家伙還能不能救得活。”

  梁灣翻開蘇萬的眼皮,又看了看他身上的嘔吐物,說道:“沒有顱內傷的話,很可能是腦震蕩……你在這里唱歌是干什么?”

  “我以后有機會告訴你。”黑眼鏡說道。

  梁灣要給他做檢查,被他阻止了,黑眼鏡點上支煙,對她說道:“我們要敗了,黎簇要死了。”

  “何以見得?”梁灣只好用肉眼去看黑眼鏡身上的各種傷口,心說,是你們要敗了,不是我,不過看到病人就檢查傷口,這已經成為她的職業習慣了。

  “他離爆炸中心太近了,在這種狹小的空間里,這么巨大威力的爆炸,會傷到內臟。”黑眼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應該比我懂。即使現在沒死,也撐不了多久,這種事情是沒有奇跡的。”

  梁灣嘆了口氣,黑眼鏡碎了一片的墨鏡里,瞇成一條縫的眼睛里看不出有什么內疚。

  把一個高中生拉到這種事情當中來,理所當然會是這樣的結果,即使不是這種爆炸,也有其他千千萬萬的可能性。就算現在的小孩,和以前的孩子相比,心境上差別很大,但是孩子畢竟也只是孩子。

  “保護一個人比傷害一個人要難多了。”黑眼鏡看了看蘇萬的手表,“黎簇這個孩子的行為,和其他人都不一樣,吳邪這次總算運氣不錯,可惜了,怪我沒處理好。”

  梁灣嘆了口氣,她不想指責什么,自己不是行家,就不要亂說話。她也坐下來,問道:“為什么這個孩子那么重要?”

  黑眼鏡看了看這個房間:“考古學有一個最大的核心準則,就是誰也不會認為自己看到的就是100%的實際情況,一切的線索指向的都是99.999999%的真實,所有的努力都是讓小數點后面的9的數量加大,但是沒有人妄想能到100%。而在千年以前的考古體系里,人們更多的是在50%這個數量級來證明和反證明。”

  梁灣看著他,不知道他想要說什么,但是沒有打斷。

  “一直到后來,我們發現了那種蛇。我們在當年的絲綢之路上的一些遺跡里,第一次發現了這種蛇的痕跡。這些蛇在當時是名貴的商品,從蛇的很多骨骼特征來看,這種蛇應該是生活在雨林里的熱帶蛇類,適合潮濕悶熱的環境,但是蛇骨大量出現在絲綢之路上的古城遺跡里,說明當時它們正在被流通。”黑眼鏡繼續道,“這很奇怪,絲綢之路是一條死亡和財富交替的路,死亡代表著這條路十分危險,大范圍的活物貿易,不適合這條路。后來果然,通過年代學,我們發現絲綢之路的這種蛇類貿易在這條路形成后的前十幾年,就消失了。”

  “至少考古的人是這么理解的,但是我們不這么看。”黑眼鏡道,“這是區域性貿易,因為貿易路線的兩頭都沒有這種蛇,蛇忽然出現在這條貿易線路上,說明產地就在絲綢之路上的某個點。當時正好有個機會,我跟著一大幫子人去了那邊考察,結果一團糟,后來有個前輩幫了我很多,我才活著出來,幸運的是,我帶了一條蛇出來。”

  “這種蛇有一對眼睛,額頭上還有可以張開的鱗片,里面是一片紅黑紋路的很像瞳孔的逆鱗,很像第三只眼睛,挖掉了,蛇立即就會死。”

  黑眼鏡從蛇沼中帶出來的蛇,沒有第三只眼,腦袋上只有一個雞冠一樣的突起,這是飼育的品種,可能是通過雜交或者自然選擇下來的亞種。野生的蛇是黑色,而且非常兇猛。這種蛇的社會體系很像螞蟻,無數的幼蛇沒有生殖能力,有生殖能力的雄蛇和蛇后基本在巢穴內蟄伏不動。

  “我把這條蛇帶給了一個朋友,因為之前的那個前輩,說這條蛇帶著一個口信。但是我的朋友并不是很能理解,他做任何事情都有些遲鈍。”黑眼鏡嘆了口氣,“他同時也是一個頑固的人,他相信口信肯定在這條蛇的身上,他想把蛇拋開來,結果被咬了。送到醫院之后,他醒過來,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他接收到了信息。

  “蛇的費洛蒙可以傳遞很具象的信息,他從那個時候開始,逐漸理解了這個道理。很多之前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也得到了解釋。”

  “這在整個迷局里,是一個卡死的線索點,意義非常大,但是他無法理解,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黑眼鏡吸完最后一口煙,道:“黎簇也有這個能力。”

  梁灣內心有些嘀咕,犁鼻器這個器官還有很多東西未研究清楚,這種說法有根據但是作為自己的專業范疇,梁灣聽到別人這么滔滔不絕,覺得有些可笑。

  “到這種地方來的人,永遠不可能知道,這里之前發生過什么。我們總是在猜測,越是復雜的情況,猜測出的可能性就越多,但是黎簇可以告訴我們,這里真切發生過的事情。”黑眼鏡道,“他可以還原本來面目。”

  “你們為什么要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或者說,吳老板為什么不自己來這里和這些蛇玩過家家呢?”

  黑眼鏡小聲道:“是因為這種蛇的費洛蒙是有副作用的。副作用是不可逆的,吳老板他,已經走得太遠了。”

  “什么副作用?”

  “性格會發生變化。”黑眼鏡道,“吸取這些費洛蒙,可能只需要幾秒鐘時間,但是它在你大腦里的作用,形成的效果是很長很長的。他等于是把一段記憶、一段經歷,整段拷貝到你的大腦里,這幾秒鐘之后,你的感覺可能是十年時間,也可能是一百年。”黑眼鏡看著梁灣, “一個三十歲的人,突然變成了一百歲,你覺得他會有什么樣的變化。”

  梁灣有些驚訝:“那么長,可能嗎?”

  黑眼鏡道:“他想要做的事情,恐怕不是以百年為基數。我們不知道他后來做了什么。我后來見到他,覺得他好像已經活了好幾千年。總之,他現在已經不能再接觸這些東西了,他已經到極限了。”

  “黎簇是現在唯一的希望。”黑眼鏡說道,“可惜他要死了。”

  梁灣嘆了口氣,她被這個男人的狀態感染了,覺得有些悲涼。她有些明白他們在抗爭什么了,也知道了背負的東西,雖然和她的目的沒有關系,但是,看到這種男人的痛苦,還是讓人動容的。

  “我能為你們做點什么?”梁灣問。

  黑眼鏡忽然轉頭,笑了笑:“我等你說這句話等很久了。你能不能把黎簇找回來?盡量讓他再堅持三天,我可以教你從這里出去的方法。”

  “你自己動不了了?”

  “黑眼鏡笑了笑,伸了伸自己的手,梁灣看到,黑眼鏡的皮膚里有東西在動,這些東西像紐扣一樣大小,就在皮下很淺的地方,密密麻麻的。

  她嚇得后退了一步。

  “有些人不在,就會很艱難。”他垂下手,把自己的背包甩給梁灣,“這個交易很公平,接受不接受?”

分享到:
贊(102)

評論77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65
    黑瞎身上是什么東西
    匿名2019-10-23 16:01:46回復
  2. #64
    我們是青椒炒飯幫,永遠的青椒炒飯幫!
    =????(??? ????黑瞎是我媳婦!!!(其實并不,過過嘴癮)2019-10-16 13:49:29回復
  3. #63
    前輩應該是三叔 朋友就是無邪了 看來三叔那次去西王母那目的性就是野雞脖子 看似他是跟裘德考博弈 其實一切都是他設的局
    北派二叔2019-10-12 16:43:26回復
  4. #62
    我看硬了。。。
    精精貓2019-08-21 10:26:12回復
  5. #61
    其實黑瞎子和黎簇倆人就可以組個鐵三角了,黑瞎子身上既有小哥的特質,非常能打,又有胖子的特質,特會搞怪,蘇萬和楊好可以領盒飯了
    我想原來的鐵三角2019-08-02 21:45:09回復
  6. #60
    野雞脖子:小三爺,小三爺
    吳邪他情敵張起靈他老婆2019-08-01 15:34:06回復
  7. #59
    用意那節沒看懂啊
    無知人2019-07-10 0:56:45回復
  8. #58
    對于那些說梁灣是張家人或者什么小哥官配的 麻煩看了書再來說 梁灣是汪家人 不要誤導別人
    匿名2019-07-05 9:02:29回復
  9. #57
    有些人不在,就會很艱難 小哥快來
    黎簇2019-01-14 15:19:19回復
  10. #56
    鳳凰是汪家人的圖騰吧
    匿名2018-08-20 16:59:42回復
  11. #55
    寫的什么玩意兒啊
    ddd2018-08-17 14:15:22回復
  12. #54
    青椒肉絲炒飯~有趣有趣
    吳邪2018-07-26 13:41:32回復
  13. #53
    媽的 心疼死我家天真了 還要承受那么多
    小哥的雕像2018-05-14 8:54:09回復
  14. #52
    所以,吳邪會性格有這么大的變化是因為費洛蒙?
    路人甲2018-04-26 2:20:46回復
  15. #51
    鳳凰?麒麟?靠,難道梁灣是小哥的官配?要真是我要給作者寄刀片!!!小哥只能是天真的!
    瓶邪2018-01-23 16:03:53回復
    • 匿名2018-10-13 23:23:40回復
    • 贊同
      匿名2019-07-05 19:01:43回復
    • 這怎么可能。。。。清醒點OK???鳳凰和龍才起一對。
      旁觀者2019-07-29 0:56:15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