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五十二章 閃回二

  北京的霍秀秀已經在凳子上坐了兩天一夜,她一動不動,看不出任何情緒。

  巨大的四合院,冷冷清清,外帶著外面喧囂的北京城,喧囂之中也透著寒意,透著血的味道。所有的脈動似乎都接著地氣匯聚到了這個院子里、這個房間內、這個女人面前的那部手機上。

  當年她走進這個院子的時候,解雨臣正在踢毽子,新買的四合院,還沒有整修完畢。之前總聽奶奶說,這個哥哥不容易,很不容易。這個哥哥在陽光下踢著毽子,長頭發比自己的還飄逸,看上去很開心、很專注。是如何的不容易法呢?

  那個小小的哥哥,當時面對的不容易,是這個院子?還是外面的北京城?還是北京城外的整個大地?

  霍秀秀在長大的過程中,一點一點地理解,一點一點地看到,然而,直到三天前的那一刻,她才真正理解,這個哥哥的不容易在哪里。

  那條短信在天空中反射、傳播,在中國所有城市的某個人手機上炸響之后,她所處的這個四合院,幾乎是在一夜之間,變成了一個怪物。

  這個怪物不停地延伸,吞噬著周圍的一切,最后籠罩了整個大地。

  在這個怪物面前的,就只有她自己了。

  原來你之前面對的,是這樣一個東西。霍秀秀的手在發抖,她能真正感覺到,解雨臣單薄的身體,在這個院子里,和永遠離開之后,這個世界分量的差別。

  這么多年了,他一個人,背靠著時刻會吞噬掉他們的龐然大物,談笑風生地在這里喝茶、插花、練戲、畫畫。她可以摟著他的胳膊,做各種任性的事情,那么多年。

  ”謝謝。”秀秀之前哭的時候,說了好久好久,不知道是因為心疼,還是因為恐懼。

  桌子上的手機閃了一下,一條短信發了過來,秀秀沒有看那部手機,她心里松了口氣,同時也緊張了起來。

  她站起來,走了出去,院子里的花壇上蹲著一個胖子,一個穿著藍色藏袍的人,看到她走出來,站了起來。

  ”就只有我們幾個了?”秀秀苦澀地笑笑。

  胖子掂量了一下背包:”怎么,看不起胖爺我?”秀秀看了看藍袍人,那人行了一個藏族禮。

  ”走吧。”秀秀推開了四合院的門,門外熙熙攘攘,站著各色人等,就像當年吳邪見識到的長沙。

  看到秀秀出來,那些人都停止了閑聊,看著他們。秀秀往前走了幾步,這些人把秀秀要離開的道路擋住了。在人群中,有一個人說道:”這個女的是我的妹妹,不要傷她,其他人可以隨便處置。”

  胖子甩下背包,從里面扯出兩大管雷管,像鞭炮一樣往自己身上一披,”啪”地點上一支煙。 “不好意思,狗血橋段,我港臺片看多了,所以小朋友不應該多看港臺片。”

  ”不用怕,他不敢引爆的。”人群里的人說。

  沒有一個人有動作,人群里的人又喊了一聲,就有人回喊道:”這個人是王胖子,王胖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過譽過譽。”胖子樂呵道,”來來來,你這么說了,我都不好意思不丟了。給你個面子。”說著點上一根雷管就往人群里一扔。

  所有人立即撲倒,雷管爆炸,撲倒了一片。

  人爬起來,就看到煙霧中胖子和藍袍人擋在了秀秀面前,身上已經全是炸傷,但是他們在爆炸的時候硬是沒有做任何的躲避動作,就像墻一樣擋在秀秀面前。

  ”真他媽給力,裝酷裝傻了。”胖子吐出一口血,似乎有點惡心,對藍袍人說道,”經驗不足,不好意思。”

  藍袍人比胖子好些,抹掉臉上的血,說了一句藏文。顯然不是什么好話,四周的人開始站起來,胖子再次點起一根雷管,拋了過去,這一次他拋得遠了一些。

  夠了,爆炸過后,再次站起來的人,開始四散而逃。

  三個人沒有任何動作,胖子和秀秀只是在人群中盯著那些四散而逃的人的手。

  ”那兒呢!”胖子眼尖,立即就看到了一個年輕人,動作比其他人都穩,雖然也似乎在跑,但是節奏和其他人完全不同。

  瞬間藍袍人就如離弦之箭一樣朝那個年輕人沖了過去,一把藏刀從袖子里飛了出來。

  年輕人猝不及防,但是反應極其快,藏刀壓過來的瞬間,橫飛了出去,單手撐地翻了起來,但是藍袍人的速度比他還快,年輕人剛站穩,藍袍藏人已經到了他的身后,閃電一樣的藏刀砸在他的后腦。

  年輕人悶哼一聲,竟然沒有任何事情,而是反頭后甩,用后腦去撞藍袍藏人的頭。

  藍袍人大喝一聲,額頭迎上,”啪”一聲巨響,胖子從來沒有聽過個人撞頭可以撞得那么響,普通人的腦漿都得從鼻孔里撞出來。

  兩個人都彈開,藍袍人退后了兩步站住,年輕人直接摔倒在地。

  藍袍人走過去,看了看他奇長的手指,反手一刀,毫不猶豫地把兩根手指切了下來,然后抖干凈,放進自己腰間的皮囊里。

  胖子過去,也有點不忍看,但是藍袍人動作太快,他也阻止不了,蹲下來,看了看這個昏迷的年輕人,對藍袍人豎了豎大拇指。

  真是一物降一物。

  這個漢子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和小哥打成平手的人,也是吳邪的整個局里,最強力的發力點。

  就好像牧羊人開始被羊獵殺一樣,就算是再小的方面,也足夠讓牧羊人疑惑的了。

  當然這不是最終目的,胖子扛起那個年輕人,三個人匆匆隱入夜色之中。

  圍在這個四合院外的所有人的目的,是解家的那個印章,有了這個唯一的印章,就可以從世界各地的銀行中,提出解家儲備的古董。

  解雨臣的經營理念和經營翡翠的理念很像,現金是不重要的,在古玩拍賣日益火爆的今天,控制源頭的數量和控制拍賣行,囤積精品才是經營的核心。

  和那些土包子不一樣,解雨臣是藏寶于民這個概念的開創者,他把這些國寶散布于民間。北京第一個藏寶俱樂部使用基金形式管理,也是解雨臣創立的。

  當年的一個小孩子,能夠撬動巨大的商業帝國,控制這些窮兇極惡的人,是因為他用信仰幾乎壟斷了所有的巨型交易。

  霍秀秀明白這一套理論,這個特制的印章,和那些銀行的數據庫體系對應,無法復制,全世界只有這一個。現在就掛在霍秀秀的脖子上。

  在他們走向胖子的POLO的路上,霍秀秀把這個印章扯了下來,丟進了路邊的下水道。

  隨著水流的沖刷,印章被灌入下水道的深處,三個月后,印章沖入大海。估值天文數字的財富會變成死賬,永遠封死在銀行里。

  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們仍將把這三個人當成握有這些財富的鑰匙。

  不久之前,解雨臣坐在她面前,和她說道:”要把水攪渾,需要把最大的價值,交給一個絕對的弱者,然后再把她丟進豺狼虎豹的叢林里。那個時候,你必然會看到所有人的真面目。”

  當年如來佛祖就是這么教導唐僧的,當然,齊天大圣總是要有的。

  胖子發動了車子,POLO車內空間太小了,幾個人擠得很局促:知道我們要綁票,不能開輛寬敞點的車來嗎?”

  ”胖爺我最近經濟不景氣。”胖子說道,發動了汽車,有點生疏地踩了油門,”只剩2分了,幫我看著點紅燈。”

  第一個來投靠的是豬八戒。霍秀秀嘆了口氣。

  小車開出胡同,上了大街,直奔順義而去。剛開到第一個岔道口,一輛公共汽車呼嘯而來,胖子狂打方向盤,擦著邊把公共汽車讓了過去,然后猛踩油門,小POLO瞬間加速,再連闖三個紅燈,在閃光燈的歡送下開始在逆向車道狂奔。

  霍秀秀被甩來甩去,撞了三次頭,大叫:”你干什么”,胖子道:”這一招他們用過,老子早有防備。這車的發動機改裝過。”

  從逆向車道找了一個口子又轉回到正向車道,后面已經有車追了上來。

  ”北京拍不了飛車戲。”胖子朝窗口大罵,前面是紅燈,他猛踩剎車,追的車直接沖了上來,停到了他車的邊上,胖子拿起一根雷管,點上就丟進對方車窗里。

  瞬間,車的四扇門打開,車里的人全跑了出來。

  胖子油門一踩,擠壓前面兩輛車,就沖了紅燈而去。霍秀秀大叫:”你會傷到其他人的。”

  ”放心,就之前丟的兩個是真的,剩下的全是假的了,我哪兒去搞那么多雷管,這兒是北京城。”胖子急轉,在北京一個紅燈的差距可能就是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差別了。POLO直上了機場高速,飆過三環由四環又直上京承。由后沙峪下到火沙路之后,他們開進了一條小路,來到了一處別墅區,在一幢別墅之前停了下來。

  把那個年輕人扛下車,胖子踹門進別墅,秀秀就問:”這是你家?”

  ”我哥們兒家。”

  ”你就是這么對待你哥們兒家門的?”

  ”他們去旅游了。沒事,這家伙有錢。”胖子踹開客廳的門,把年輕人甩在一張椅子上,轉身打開茶幾上的酒,自己灌了兩口,噴到那年輕人臉上。

  別裝了,這是伏特加:”胖子點上煙,把剩下的酒在茶幾上畫了一條線,火柴一點,燒了起來,”不睜眼我就點你身上了,我做得出來。”

  年輕人睜開了眼睛,胖子問道:”名字叫什么?”

  ”陳亥聲。”年輕人冷冷道。

  ”我的意思是族名。”胖子道。

  年輕人看著他,沉默了一會兒:”汪燦。”北京口音,聽著挺輕松的。

  胖子點頭:”按照族規,你什么都不能說,也不會有人來救你。如果有可能,他們希望你最快死掉,對不對?”

  年輕人笑了笑,似乎不以為意。

  ”但是族規里還有一條規矩,就是遇到某種人,你必須無條件服從,對不對?”胖子說道。

  年輕人的笑容凝固了,說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胖子退下,藍袍人走到年輕人面前,脫掉了裹在手上的繃帶。他的手背上,文著一只鳳凰,尾翼上揚,一直文入了藏人的袖子。

  胖子在身后道:”我們需要你去做件事情,你必須照辦,否則你知道后果。”

  別墅的地下室里,藏族男人洗完澡,胖子從游泳池上來,和他一起在更衣室刮胡子。

  藏族男人刮完胡子,用一種特制的紫色膏藥,揉著自己手上文身四周的皮膚。能看到他手上文身的皮膚,和他自己的皮膚,是截然不同的顏色,一圈傷疤在文身的四周,顯然這個藏族男人想把傷疤消磨掉。

  胖子說了幾句蹩腳的藏族話,藏族男人用口音有些怪的漢語說道:”勉強不用講,講也聽不懂。”

  胖子自嘲地笑笑:”怎么能長得那么好,雖然不是你的皮。”

  ”祖先的智慧。”藏族男人道,一邊翻開他的口袋,把里面的兩根手指拿出來,和自己的手指對比了一下,露出了失望的神情,開始在水中清洗手指,洗完之后,他拿出一只盒子,把兩只手指放進去。可以看到里面已經像雪茄一樣擺著十幾根這樣的指頭,都已經縮水變干了。新放進去的兩根,他撒上了點棕色的粉末,然后合上。

  胖子看著也有點慌:”你只對長手指有興趣,對粗手指沒興趣吧。”

  藏族男子握住胖子的手看了看:”切了它,我的刀會哭泣。”

  ”想不到你的刀也有柔情的一面。”胖子道。

  ”不,我的刀愛干凈。”藏人穿上衣服,把長發扎了個辮子,就離開了。

  胖子聳聳肩,回到樓上,秀秀已經把房間收拾好了,看上去從來沒有人來過一樣,胖子說道: “哎,你不用這么講究。”

  ”基本的禮貌。”秀秀說道。

  胖子一腳踹掉秀秀剛整理好的沙發,秀秀怒道:”你干什么?”

  胖子用刀割掉沙發坐墊下的皮,從里面掏出了幾把長槍,拉出槍栓開始往里面裝填子彈, “咱們要在這兒打一場硬仗,我覺得整理是沒什么用的,重新裝修才行。”

  說著把槍甩給秀秀:”來,胖叔叔教你打槍槍。”

分享到:
贊(113)

評論51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66
    三叔不解釋清楚之前,一切猜測都是白費腦筋
    好好學習2019-10-13 0:01:12回復
  2. #65
    長手指?我還以為是張家的。原來是汪家
    匿名2019-10-01 20:46:05回復
  3. #64
    9樓,我覺得你說的非常對!
    匿名2019-09-05 11:54:09回復
  4. #63
      以前的吳邪內心慈悲、軟弱,任何事情都害怕別人受傷害。然而,這個計劃讓他看到了吳邪的另一面。
    小花2019-08-08 18:59:29回復
  5. #62
    胖爺這回帥炸了
    022000592019-08-03 22:52:06回復
  6. #61
    ”來,胖叔叔教你打槍槍
    匿名2019-07-28 15:55:15回復
  7. #60
    樓上的,胡八一沒這么有錢吧(是雪梨楊的差不多
    解放卡車2019-07-18 14:52:16回復
  8. #59
    哭了哭了
    匿名2019-07-12 10:07:06回復
  9. #58
    胖子啊,突然莫名開心
    吹雪2019-06-01 21:35:15回復
  10. #57
    超級想胖子和秀秀的,那個藍衣服也是天真這邊的。天真從來不是一個人啊。想小哥。小哥你媳婦天真被搞瘋了你啥時候回來
    小哥天真滿臉配胖子就看著秀2019-06-01 17:03:20回復
  11. #56
    這別墅是胡八一的吧
    匿名2018-10-07 16:36:21回復
    • 胡八一哪有錢買別墅
      匿名2019-01-05 22:28:58回復
    • 這是盜筆,不是鬼吹燈,別ky
      匿名2019-08-17 17:23:26回復
  12. #55
    我也想胖子了還有解語花??
    匿名2018-10-06 9:59:15回復
  13. #54
    為什么現在的壞人都是長手指 , 是在和小哥家族對抗嗎
    無邪2018-07-21 17:27:00回復
  14. #53
    胖子啊,秀秀啊,看到你們好開心
    三叔哪去了2018-07-20 17:11:47回復
  15. #52
    胖爺還在,花爺和秀秀還在,藍袍藏人也站在吳邪這一邊……感動哭泣,他其實從來也不是孤身一人啊
    第三遍2018-05-24 20:44:17回復
  16. #51
    藏族男人不錯耶 有點我張小哥的風范
    鐘愛張起靈2018-04-16 17:15:30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