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上) 第十八章 尿

  三叔頓時就冷汗直冒,這棺材怎么就冒出煙來,看解連環的樣子,他就感覺到不妙,難道這小子干了什么?

  一把就將解連環拉下鐵棺材,問他娘的怎么回事?

  解連環結結巴巴,做著古怪的動作,但是顯然太緊張了,什么也說不清楚,說了半天才說出兩個字:“我……我……火……火。”

  三叔看著他的動作,就看到他手里拿的東西,那是火折子的蓋子–火折子是一碰就著的東西,所以一般都用蘆葦的稈子包起來–一下他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解連環肯定是好奇這棺材里的情況,點燃了一只火折子,將其丟入了棺孔之內,然后把自己的眼睛貼到了棺孔上,往下去看。

  這叫做鑿壁偷光,是從北派模仿來的功夫,也是土夫子常用的伎倆,特別是新手開棺,前走三后走四,要謹慎再謹慎。北派的摸金賊甚至可以使用鑿壁偷光,不進古墓就從棺材里拿走東西,相當的了得。但這算是掏沙這一行里的旁門左道,實際用起來有很多的限制,而且有很大的風險,所以一般老手是不用的。這解連環不知道是自己琢磨出來的,還是和那些半調子學的。

  鑿壁偷光最大的風險,就是可能會燒壞棺材里面的明器,特別是尸體干燥的情況下,尸體上腐爛的絲綢干片,幾乎是一點就著的東西,一旦燒起來,像古簡、斗珠之類的東西一下就沒了,連滅火都來不及。所以要求做的人十分的小心才行,這解連環竟然想也不想就用了。

  三叔懊惱地罵了一聲,心說不看著這小子真是失策,這棺槨他很感興趣,不說其中肯定有好東西,就是里面的尸體,三叔也想看看,要是棺材里的東西被燒了,那實在太可惜了,說出去也得給人笑死。

  想著三叔一下就推開解連環,沖到棺材邊上,附身對著那棺孔用力吹氣,想把棺孔里的火吹熄掉。沒想到一吹之下,黑煙更加猛烈地從棺孔里直冒出來,嗆得三叔幾乎嘔吐出來。他忙閃開臉,又摸出腰間的水囊,就往那棺孔里澆去。

  一路過來被海風吹得口渴,水囊中已經沒有多少水了,倒了一下就沒了。這點水根本沒用。

  ”這狗日的,”三叔急得直冒汗,轉向解連環,就看到他腰間的水囊還有點鼓,看他還在那里發愣,氣得大罵,”你愣著干什么,他娘的把水囊給我!”

  ”水?哦!水囊!”解連環這才反應過來,忙解下水囊,三叔一把搶過來打開,一下倒了進去一半,只見那黑煙一晃,不但沒有把煙壓下去,反而有火苗從棺孔里躥了出來。

  三叔一看不對,怎么是這個動靜,一聞那水囊,不由大罵,里面竟然是燒酒。再一看那棺材,鐵棺的棺孔口都燒了起來,濃煙幾乎彌漫了整個墓室。

  當時他一下子也蒙了,也不知道怎么辦。這火在鐵棺之內已經燒得很大,伸手進去滅火也不可能了,況且要著了什么道,連命都可能沒有,用水,少量的水根本不起作用,然而要是不去管,這棺材算是完了。這種燒法,連玉石都能燒裂了,這墓主人一看就知道不俗,要是東西燒了,棺材里面真有夜明珠什么的,自己不得郁悶死?

  (其實當時只要拿什么東西塞住那棺槨的孔就行了,但是情急之下,三叔他們根本沒想到。)

  看著火越來越大,棺材孔里噗噗地冒出黑煙,他和解連環心急如焚。

  就在三叔心里絕望,心說油斗成焦斗的時候,突然一邊的解連環做出了一個讓人目瞪口呆的舉動。他一下跳上棺槨,就半跪下來,解開褲腰帶,運氣走尿,往那棺孔里灌了一泡黃湯,一時間尿騷尸臭火燥混在了一起,極度的難聞。

  那完全是急瘋了的想法,因為他動作太出乎意料,三叔根本來不及阻止,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三叔一下就蒙了,自古下斗,南派雖然豪放不羈,有著一死萬事消,開棺隨自在的隨意性,但是基于這種活動的危險性,在實際的做派上,南派也是十分小心的。像這樣往棺材里灌尿的作孽事情,解連環恐怕是第一個,也虧得解老爺子不在場,否則非氣死不可。

  不過,解連環的這泡老尿,還是有點威力的,很快,里面的煙一下就小了下來。

  尿完之后,解連環自己也蒙了,一下坐倒在棺材上。

  三叔眼淚都下來了,看著鐵棺上的鑄人,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只覺得背脊發冷,心里有幾分不祥的預感。

  ”哨子棺”里鬼吹哨,大兇之物,如今給燒了一把又被灌了一口黃尿,這一次這梁子結大了。不說是粽子,就是一活人,你用火燒他嘴然后再澆他一嘴尿,他也得和你拼命啊。

  他冷汗淋漓地看著這鐵棺材,就琢磨著會發生什么,有什么東西會從那個洞里出來嗎?

  煙越來越小,逐漸幾乎看不到了,看來火確實是滅了,兩個人都死死看著那棺材,一直到一點煙兒也看不到。

  然而,棺材里卻一點動靜也沒有,好似剛才的事情從來沒發生過。

  三叔擦了擦頭上的汗,松了口氣。他心說黃王保佑,看來解連環命不錯,這棺材雖然是哨子棺,卻也是一具死棺。

  死棺,也就是這棺材里面的粽子早就化了,只剩下一些沒有威脅的腐骨,古墓中大部分的棺槨都是死棺材,要不然,盜墓這一行恐怕就沒人干了。

  死棺是沒有危險的,剛才燒了一把火,又灌了一通尿,如果不是死棺材,肯定就出事情了,這么久沒動靜,應該可以確定了。

  又等了一會兒,還是如此,三叔才最終泄了勁。他一下坐倒在地上,解連環看他放松了,知道沒事了,也一下坐了下來,哭了起來。

  三叔搖頭苦笑,心說真是作孽啊,自己竟然和這種貨色一起下地,命都短了幾年,以后千萬不要了,也虧得沒有危險,不然這一次真的可能被他害死。

  想著,三叔忽然心中一動,心說既然沒危險了,那豈不是不用等到明天,今天就可以摸東西了?

  來回這里一次,還是要冒點風險,到底是文錦的隊伍,不太方便。而且棺材這洞的位置,摸進去,如果對著腦袋,那摸腦門和腦袋兩邊,還有胸口,肯定能摸到。要是對腳,也有腳底,那是放玉器的地方,都可能會有好東西,但是不會太多,一次就能帶走。現在如果把東西摸出來,那明天就不用下來了。

  雖然洞里全是尿,但是盜墓的,什么惡心的東西沒見過,況且還是自己的,就算拉屎進去,他照樣也敢伸進去摸。

  一方面,是盜墓賊特有的貪欲;一方面,卻是對這個洞的恐懼。三叔在那里天人交戰。但是很快,貪欲就贏了,膽子不大也不敢來干這一行,三叔對自己說,他娘的就賭上一把再說。

  想著他站起來爬到了棺材上,對棺材拜了拜,擼起袖子一咬牙,一閉眼,先就將手伸進了那個棺孔之內,向下摸去。

  可手一入棺材孔一寸,里面的溫度傳上來,三叔就后悔了。當年傳說的張鹽城,那不是靠運氣的,那靠的是手指上的真功夫,如今自己就這么貿貿然地將手伸進去,這他娘的實在是太莽撞的事情。

  他想縮回來,但回頭一看,就見解連環在下面目瞪口呆地看著他,這時候回不得臉來,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摸。

  單手探洞,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手越往里伸他的心跳就越快,然后手指越麻,表面上他的臉上什么表情都沒有,其實最后他的手碰到尸體的時候,后背都濕透了,伸在里面的手指抖得一點力氣也沒有。

  這種經歷可以想象,我聽的時候,都感覺到渾身發抖,就算是找一只普通的箱子,挖個洞讓人把手伸進去,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恐懼,何況是一具棺材。

  三叔摸到尸體之后,按了幾下,發現手指黏糊糊的,頭皮就越發發麻。憑手感那應該是古尸的嘴,摸了幾下,他只感覺那應該是一具發黑發腫的尸體,怪異地張著嘴,姿態似乎和棺材上的銅人一模一樣,不過摸不清楚細節,讓他感覺到十分不安的是,他摸到火折子正掉在古尸的嘴巴里,還燙得很。

  他心說這也真是作孽,隨即咬牙把手指往里探,他先是把火折子撥到一邊后,又摸到一塊堅硬的圓環狀東西。

  丫的,是壓舌頭的玉餅,三叔心里竊喜,說道:“有了,這東西燒不壞!”一下捏住,就想把那東西從洞里夾出來。

  可是才鉤了一下,三叔就感覺不對,這玉餅的重量驚人,提起了半分就提不動了,再用力,就感覺整個鐵棺輕微一震,卻有一陣”咯咯咯咯”沉重的發銹的金屬拖動聲從腳底傳了上來。

  三叔的臉色頓時大變,心說,糟糕了,是個機關!

分享到:
贊(270)

評論68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68
    笑死我了
    羨三歲2019-11-02 22:36:00回復
  2. #67
    如果這人真是汪藏海那汪藏海怕是要罵娘了哈哈哈哈
    匿名2019-10-30 20:48:48回復
  3. #66
    這人不是汪藏海吧
    大頭尸胎2019-07-14 0:20:37回復
  4. #65
    吳三省你傻呀
    張起靈2019-05-18 13:55:32回復
  5. #64
    沒錯,,我是機關,但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機關。
    機關2019-04-21 0:23:04回復
  6. #63
    汪藏海:我餅還沒啃完!
    匿名2018-12-31 20:11:42回復
  7. #62
    我覺得汪藏海要罵娘了哈哈哈哈哈
    lxrzql2018-12-21 9:49:56回復
  8. #61
    傻B堵住洞口,里面的空氣燒完了火自然就滅了,那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匿名2018-12-11 20:48:19回復
  9. #60
    還敢摸屎 三叔你是認真的嗎
    吳邪無邪2018-12-10 21:23:24回復
  10. #59
    三叔為什么勾我……
    機關2018-08-28 16:15:05回復
  11. #58
    好啊你們,盜我墓就算了竟然還防火燒我,還往我嘴里撒尿!!!看我不neng死你們!!!
    汪藏海2018-08-18 12:53:52回復
  12. #57
    愣妳媽
    2018-08-16 18:06:10回復
  13. #56
    搞破壞
    不是三叔是四叔2018-08-15 10:42:24回復
  14. #55
    話說解連環朝里面尿尿這件事是真的假的啊?
    匿名2018-08-14 14:05:46回復
  15. #54
    惡心惡心
    靈爹2018-07-07 14:01:38回復
  16. #53
    三叔:呵呵呵,尿又怎么了,我敢摸屎! 噗...
    溫瓊林2018-04-15 23:11:54回復
  17. #52
    這章評論這么少。
    匿名2018-04-15 13:17:50回復
  18. #51
    媽賣批
    汪藏海老先生2017-11-30 6:17:07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