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下) 第一章 追擊

  那一剎那,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能肯定那人就是文錦,我看過去那人的臉上全是淤泥,連是男是女的都分不清楚,但是這時候也沒有時間過多的考慮什么,潘子叫了一聲去幫忙!幾個人一下全跟在悶油瓶后面沖下了水去。

  沖下去沒幾步就是淤泥,沼澤的底下有一層水草,我沒有穿鞋子,那油膩淤泥和水草刮腳的感覺好比是無數的頭發纏繞在腳上,實在令人頭皮發麻,幾步撲騰到水深處,我們撒開膀子游了起來。

  悶油瓶游得飛快,一轉眼就沖到了那個人的附近,那地方似乎水位不高,他掙扎著從水里站起。隨即潘子也爬了上去,接著是我和胖子。我的腳再次碰到水底,發現那地方是個淺灘,感覺不出水下是什么情況,好像是一些突出于沼澤淤泥的巨大石頭。

  這時候離那個人只有六七米,我近距離看著那個人,心突突直跳,異常的緊張。

  文錦算是一個關鍵人物,一直以來她好像都是傳說和照片里的一個概念,如今出現在我面前,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然而這里只有胖子拿著礦燈,他剛站定沒緩過來,燈光晃來晃去,我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情況。

  悶油瓶已經沖了過去,顯得格外的急切,一點也不像他平時的作風,我看著他幾乎能夠碰到那人了,就在這個時候,那人忽然一個轉身縮進了水里,向一邊的沼澤深處逃了。

  我們一下都急了,紛紛大叫,可是那人游得極快,撲騰了幾下,就進入了沼澤之后的黑暗里,一下竟然就沒影了。悶油瓶向前猛地一沖想拉住,但還是慢了一拍。

  這看著只有一只手的距離,但是沼澤之中人的行動十分的不便,有時候明明感覺能碰到的東西,就是碰不到。

  不過悶油瓶到底不是省油的燈,一看一抓落空,立即就一個縱身也跳進了水里,順著那人在水面上還沒有平復的波紋就追了過去,一下也淹沒在黑暗里。

  我一看這怎么行,拔腳也想跟過去,但是一下就被前面的潘子扯住了,水底高低錯落,我被一扯就摔倒,喝了好幾口水,站起來潘子立即對我道:“別追了,我們追不上了。”

  我嗆了幾聲之后冷靜了下來,站穩了看去,只見這后面的沼澤一片漆黑,我們慢了半拍,進去之后必然是什么也看不到,根本無從追起,在很多時候,慢了半拍就等于失去了所有的機會。現在只有希望悶油瓶能追到她。

  我們筋疲力盡,氣喘吁吁又面面相覷,胖子就奇怪地問:“我操,怎么跑了,你們不是認得嗎?難道被我們嚇著了?”

  我想起那人的樣子,心說不知道誰嚇誰,潘子問我道:“那人真的是文錦?”

  我哪里看得清楚,搖頭說不知道,那種情況下,也不知道悶油瓶是怎么判斷的,剛才從我們看到那個人到他叫起來也只有一瞬間,他的眼睛也太快了。不過,說起來,在這種地方應該沒有其他人了。出現的這一個人,很容易就讓人想到是文錦,可是如果真是她,她又為什么要跑呢?不是她引我們到這里來的嗎?

  “現在怎么辦?”胖子就問我們道,“那小哥連礦燈也沒拿,在那叢林里幾乎是絕對黑暗,他這么追過去會不會出事?要不咱們回去拿裝備進去支援?”

  我心說那真是誰也說不準了,一邊的潘子道:“應該不會,那小哥不是我們,我相信他有分寸,況且我們現在進去也不見得有幫助,到時候說不定還要他來救我們。”

  我想起剛才悶油瓶朝那人沖去的樣子,那樣子不像有分寸的,說起來,我總覺得進入到這個雨林之后,悶油瓶好像發生了一些變化,但是我又實在說不出到底哪里有區別。

  我們在那里等了一會兒,也不見悶油瓶回來,身上好不容易干了,這一來又全泡起了褶子,一路進來我們就幾乎沒干過,這時又感覺到渾身難受。

  胖子說:“我們不要在水里等了,還是到岸上去,這里的水里有蛇,雖然在水中蛇不太會攻擊人,但是那種蛇太詭異了,待在這里還是會有危險。”

  他不說我還真忘了那蛇的事情,我們下半身都在水里,水是黑的,完全看不到水下的情況,聽到這個還是毛毛的,于是便應聲,轉身想朝出發地游過去。

  上了岸,胖子抖著自己的胸部,一邊搓掉上面的泥,一邊看剛才我們背包四周那些蛇的印跡。我坐到篝火邊上,稍微緩過來點兒,此時腦子里亂了起來,一方面有點擔心悶油瓶,他就那么追進沼澤,想想真是亂來,也不知道能不能出來;另一方面,這一系列的事情讓我很不安。

  阿寧的死其實是一個開始,但是當時更多的是震驚,現在想想,野雞脖子在我們睡覺的時候偷偷爬上來干嗎呢,幾乎就是在同時,沼澤里還出現了一個人,還沒有進沼澤就一下子冒出這么多的事情,實在是不吉利。這地方還沒進去,就給人一種極度的危險感,甚至這種感覺,和我以前遇到危險時候的感覺還不同,我總感覺這一次,可能要出大事。

  這也可能和悶油瓶的反常有關系,雖然我不愿意這么想,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一次在悶油瓶的身邊,我沒有以前那種安定的感覺,反而更加覺得心神不寧。

  這時候再回想起之前下決定來這里的情形,真是后悔得要命了。

  潘子處理完了衣服就來提醒我,我也把衣服脫了去烤,一邊我們加大了火苗,能讓悶油瓶回來的時候看到我們的位置。胖子口出惡言說:“這點兒小火苗有點像招魂燈,別再把沼澤里的孤魂野鬼招來。”潘子張嘴就罵。

  不過胖子說得也有道理,這確實有點像,我心里不舒服,就又打起礦燈,在石頭上一字排開,這樣看著也清楚一點。我拿著礦燈走到阿寧的尸體邊上,想放在她的頭邊。可走過去一看,我忽然意識到哪里有點不對。再一看,我腦子就“嗡”了一聲。

  阿寧的尸體竟然不見了,只留下了一個空空的睡袋。(翻頁提示:下方5厘米處,有個鏈接“下一章:蛇沼鬼城(下) 第二章 消失了”,這就是了。其他各章類似。)

分享到:
贊(319)

評論134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39
    來呀大爺們進來快活
    沼澤2019-10-11 12:23:18回復
  2. #138
    阿寧真死了?
    裕龍君悅2019-10-07 12:49:51回復
  3. #137
    盜亦有道
    裕龍君悅2019-10-07 12:45:22回復
  4. #136
    我也不知道誰把我帶走了
    阿寧2019-10-07 11:52:38回復
  5. #135
      那一剎那,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能肯定那人就是文錦,我看過去那人的臉上全是淤泥,連是男是女的都分不清楚,但是這時候也沒有時間過多的考慮什么,潘子叫了一聲去幫忙!幾個人一下全跟在悶油瓶后面沖下了水去。   沖下去沒幾步就是淤泥,沼澤的底下有一層水草,我沒有穿鞋子,那油膩淤泥和水草刮腳的感覺好比是無數的頭發纏繞在腳上,實在令人頭皮發麻,幾步撲騰到水深處,我們撒開膀子游了起來。   悶油瓶游得飛快,一轉眼就沖到了那個人的附近,那地方似乎水位不高,他掙扎著從水里站起。隨即潘子也爬了上去,接著是我和胖子。我的腳再次碰到水底,發現那地方是個淺灘,感覺不出水下是什么情況,好像是一些突出于沼澤淤泥的巨大石頭。   這時候離那個人只有六七米,我近距離看著那個人,心突突直跳,異常的緊張。   文錦算是一個關鍵人物,一直以來她好像都是傳說和照片里的一個概念,如今出現在我面前,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然而這里只有胖子拿著礦燈,他剛站定沒緩過來,燈光晃來晃去,我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情況。   悶油瓶已經沖了過去,顯得格外的急切,一點也不像他平時的作風,我看著他幾乎能夠碰到那人了,就在這個時候,那人忽然一個轉身縮進了水里,向一邊的沼澤深處逃了。   我們一下都急了,紛紛大叫,可是那人游得極快,撲騰了幾下,就進入了沼澤之后的黑暗里,一下竟然就沒影了。悶油瓶向前猛地一沖想拉住,但還是慢了一拍。   這看著只有一只手的距離,但是沼澤之中人的行動十分的不便,有時候明明感覺能碰到的東西,就是碰不到。   不過悶油瓶到底不是省油的燈,一看一抓落空,立即就一個縱身也跳進了水里,順著那人在水面上還沒有平復的波紋就追了過去,一下也淹沒在黑暗里。   我一看這怎么行,拔腳也想跟過去,但是一下就被前面的潘子扯住了,水底高低錯落,我被一扯就摔倒,喝了好幾口水,站起來潘子立即對我道:“別追了,我們追不上了。”   我嗆了幾聲之后冷靜了下來,站穩了看去,只見這后面的沼澤一片漆黑,我們慢了半拍,進去之后必然是什么也看不到,根本無從追起,在很多時候,慢了半拍就等于失去了所有的機會。現在只有希望悶油瓶能追到她。   我們筋疲力盡,氣喘吁吁又面面相覷,胖子就奇怪地問:“我操,怎么跑了,你們不是認得嗎?難道被我們嚇著了?”   我想起那人的樣子,心說不知道誰嚇誰,潘子問我道:“那人真的是文錦?”   我哪里看得清楚,搖頭說不知道,那種情況下,也不知道悶油瓶是怎么判斷的,剛才從我們看到那個人到他叫起來也只有一瞬間,他的眼睛也太快了。不過,說起來,在這種地方應該沒有其他人了。出現的這一個人,很容易就讓人想到是文錦,可是如果真是她,她又為什么要跑呢?不是她引我們到這里來的嗎?   “現在怎么辦?”胖子就問我們道,“那小哥連礦燈也沒拿,在那叢林里幾乎是絕對黑暗,他這么追過去會不會出事?要不咱們回去拿裝備進去支援?”   我心說那真是誰也說不準了,一邊的潘子道:“應該不會,那小哥不是我們,我相信他有分寸,況且我們現在進去也不見得有幫助,到時候說不定還要他來救我們。”   我想起剛才悶油瓶朝那人沖去的樣子,那樣子不像有分寸的,說起來,我總覺得進入到這個雨林之后,悶油瓶好像發生了一些變化,但是我又實在說不出到底哪里有區別。   我們在那里等了一會兒,也不見悶油瓶回來,身上好不容易干了,這一來又全泡起了褶子,一路進來我們就幾乎沒干過,這時又感覺到渾身難受。   胖子說:“我們不要在水里等了,還是到岸上去,這里的水里有蛇,雖然在水中蛇不太會攻擊人,但是那種蛇太詭異了,待在這里還是會有危險。”   他不說我還真忘了那蛇的事情,我們下半身都在水里,水是黑的,完全看不到水下的情況,聽到這個還是毛毛的,于是便應聲,轉身想朝出發地游過去。   上了岸,胖子抖著自己的胸部,一邊搓掉上面的泥,一邊看剛才我們背包四周那些蛇的印跡。我坐到篝火邊上,稍微緩過來點兒,此時腦子里亂了起來,一方面有點擔心悶油瓶,他就那么追進沼澤,想想真是亂來,也不知道能不能出來;另一方面,這一系列的事情讓我很不安。   阿寧的死其實是一個開始,但是當時更多的是震驚,現在想想,野雞脖子在我們睡覺的時候偷偷爬上來干嗎呢,幾乎就是在同時,沼澤里還出現了一個人,還沒有進沼澤就一下子冒出這么多的事情,實在是不吉利。這地方還沒進去,就給人一種極度的危險感,甚至這種感覺,和我以前遇到危險時候的感覺還不同,我總感覺這一次,可能要出大事。   這也可能和悶油瓶的反常有關系,雖然我不愿意這么想,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一次在悶油瓶的身邊,我沒有以前那種安定的感覺,反而更加覺得心神不寧。   這時候再回想起之前下決定來這里的情形,真是后悔得要命了。   潘子處理完了衣服就來提醒我,我也把衣服脫了去烤,一邊我們加大了火苗,能讓悶油瓶回來的時候看到我們的位置。胖子口出惡言說:“這點兒小火苗有點像招魂燈,別再把沼澤里的孤魂野鬼招來。”潘子張嘴就罵。   不過胖子說得也有道理,這確實有點像,我心里不舒服,就又打起礦燈,在石頭上一字排開,這樣看著也清楚一點。我拿著礦燈走到阿寧的尸體邊上,想放在她的頭邊。可走過去一看,我忽然意識到哪里有點不對。再一看,我腦子就“嗡”了一聲。   阿寧的尸體竟然不見了,只留下了一個空空的睡袋。
    匿名2019-10-05 18:57:44回復
  6. #134
    想阿寧
    匿名2019-09-19 9:16:44回復
  7. #133
    2019打卡
    愛邪帝愛盜筆2019-08-15 16:02:37回復
  8. #132
    19年了
    您的稱呼2019-08-14 1:03:25回復
  9. #131
    我又回來啦hhhh
    野雞脖子2019-08-01 21:14:52回復
  10. #130
    我好可憐,死了還這么慘
    阿寧2019-07-21 14:14:35回復
  11. #129
    大家不是睡了一覺嗎,前面說了小哥是幫三叔的忙的,跟他換了也不一定啊
    路人2019-07-19 17:02:58回復
  12. #128
    感覺三叔挺牛逼的,啥都是三叔變的,三叔是孫悟空的轉世嗎????????
    吝墨卿2019-07-14 19:51:55回復
  13. #127
    悶油瓶是去追老婆了
    一二一2019-07-06 6:07:22回復
  14. #126
    別動不動就嚇人啊嗚嗚嗚嗚
    小哥快來2019-06-28 0:46:44回復
  15. #125
    那些沒有看過書的就別在那瞎扯 了行嗎 還什么瓶子是三叔假扮的 只覺得你在嘩眾取寵
    匿名2019-06-25 15:21:28回復
  16. #124
    這也可能和悶油瓶的反常有關系,雖然我不愿意這么想,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一次在悶油瓶的身邊,我沒有以前那種安定的感覺,反而更加覺得心神不寧。 是因為小哥這次會又失憶了嗎??
    天真2019-06-17 17:22:23回復
  17. #123
    怎么回事?這跟上一章接不上啊
    吳邪是小哥的2019-06-14 8:38:39回復
  18. #122
    重溫打卡
    肥宅2019-03-17 0:47:44回復
  19. #121
    好看
    匿名2019-01-05 0:52:31回復
  20. #120
    上一章讓你們來看看我結果沒人來,這下好了,我空空的了。
    阿寧的睡袋2018-10-19 17:21:09回復
    • 你是蛇皮袋嗎,這么皮
      6上天2019-01-12 16:33:43回復
    • 兄弟,你的兩個評論都讓我笑瘋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悶油瓶2019-03-26 18:24:12回復
    • 我錯了
      匿名2019-07-11 13:15:48回復
  21. #119
    那要是小哥是三叔假扮的,那手機怎么扮小哥的手指很長的
    路人N2018-08-21 15:39:10回復
  22. #118
    小哥要回來了
    稻米2018-08-13 13:09:37回復
  23. #117
    小哥要回來了
    匿名2018-08-13 13:09:17回復
  24. #116
    說悶油瓶是三叔假扮的人,你們是忘了小哥放過寶血了嗎?
    匿名2018-05-17 20:03:15回復
    • 你應該說那些人看書不帶腦子
      匿名2019-07-09 21:07:50回復
  25. #115
    誰跟我說說這是哪兒接的哪兒?上一章我看的還是收快遞,張起靈寄了兩張CD
    匿名2018-05-04 0:29:29回復
    • 不是這里
      像招魂燈的小火苗2018-12-03 16:04:25回復
    • 你的CD是愛情動作片吧,直接到高潮了
      6上天2019-01-12 16:34:35回復
    • 看跳了,應該是第四部
      白毛汗2019-01-16 13:54:32回復
    • 大哥,你看漏了
      匿名2019-03-24 11:18:22回復
    • 老哥,你漏了一整本吧
      匿名2019-06-24 16:41:50回復
    • 在盜墓筆記全集中尋找,或者往下拉接著看下一章
      匿名2019-10-03 12:07:33回復
  26. #114
    重溫黨打卡2018.4.9,晚上十點二十九分 第三遍了
    十年2018-04-09 22:29:27回復
    • 19年10.5中午11點53分 第一遍
      匿名2019-10-05 11:54:08回復
  27. #113
    職業失蹤人口
    第一次看2018-04-01 21:08:43回復
  28. #112
    那個人是誰?誰帶走了實體?
    QAQ2018-03-16 19:11:58回復
  29. #111
    現在是18年
    。。。2018-02-17 14:16:10回復
  30. #110
    此時的張起靈是三叔用人皮面具扮的,而陳文錦發現它派來的人也在只能跑路,它派來的人是潘子和胖子!
    無間道2018-02-09 2:53:29回復
    • 麒麟血怎么說
      匿名2018-07-01 16:33:51回復
    • 你扯淡
      匿名2018-08-19 10:43:03回復
    • 如果悶油瓶是三叔辦的,為什么三叔的血蟲子也怕!
      匿名2018-09-02 21:39:20回復
  31. #109
    不,我的小哥跟別的人跑了
    吳邪2018-02-08 23:01:53回復
  32. #108
    下方5厘米,怎么量的,反正我的是vivix20plus 我量了下,得10厘米
    大阪浪人2017-12-17 1:37:04回復
    • 橫過來就好了
      皮皮蝦2019-07-28 12:29:00回復
  33. #107
    重溫,至少第三遍了。
    匿名2017-11-24 15:27:10回復
    • 我第二遍,以前還是初中的時候看了的
      2018-09-28 2:24:12回復
  34. #106
    來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讓你嘿嘿嘿。。。
    陳文錦2017-11-10 13:21:14回復
    • 溫瓊林2018-04-19 22:31:16回復
  35. #105
    那個悶油瓶是不是去追老婆了
    胖子2017-11-09 12:21:07回復
  36. #104
    悶油瓶會不會是三叔假扮的
    言小諾2017-10-29 13:33:10回復
  37. #103
    各位大神姐姐哥哥,劇個透吧,我實在是嚇得夠嗆
    不敢自己睡的小蘿莉2017-10-05 21:31:24回復
    • 。。。雞冠蛇因為是黑毛蛇(出自盜墓筆記沙海)的亞種,所以有黑毛蛇控制尸體的能力,相當于寄生,我沒看后面的。。。但我保證我說的八九不離十
      匿名2018-08-21 19:21:51回復
  38. #102
    2017.9.29
    小哥2017-09-29 17:16:42回復
  39. #101
    重溫黨現在時間20170919 4:54
    以后要嫁個姓張的丈夫孩子取名張起靈2017-09-19 16:55:27回復
    • 起靈什么意思?沒點筆數
      匿名2018-07-15 17:45:38回復
    • 目測張起靈這個名字在未來會被廣泛使用
      養了一只波斯貓叫悶油瓶2018-08-08 21:47:26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