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下) 第四章 無聲的山谷

  我們抬頭一看,原來那遠處的信號煙已經日漸稀薄,不知道是那邊發生了什么變故,還是煙球放的不夠。看這樣子,這煙必然堅持不到我們到達。

  在叢林中,如果沒有信號煙的指引,我們在沒有導航的前提下是肯定無法到達那個地方的。我們問潘子有何辦法?潘子就爬上樹冠,以信號煙的位置為中軸,用遠處的盆地邊緣的峭壁上怪石為參照物在指北針上做了標記,道只要在往這兩塊峭壁怪石的之間重點的位置走,必然能經過信號煙的燃燒點。不過,這叢林密集,就算誤差十來米都有可能錯過,所以咱們得在煙熄滅前盡量靠近。

  這就不能再耽擱了,我們立即整頓裝備,和從潘子那里對了指北針,淌水走入沼澤往信號煙的方向進發。

  在白天通過沼澤邊緣那一片水域非常容易,因為雨水匯聚的沼澤水水位很高而且清澈,我們可以尋著水底可以落腳的石頭前進,沒有落腳的地方就游泳,半只煙的功夫我們就通了過去,來到沼澤真正的邊緣。

  那是一片比較稀疏的雨林帶,這里明顯地勢較高,很多的連接在一起的“樹群”突出了水面,好像一些巨大的島嶼,可以看到有大量的亂石混在這片區域下的淤泥里,看上去似乎水位不深。

  但是往里走就會發現,樹木在這片區域里非常迅速的密集,大概只有兩百米后,樹冠就密集的偷不過天光了。樹根盤根接錯在一起,我之前其實有一個想法,就是做一條獨木舟,這樣就不用這么小心翼翼的淌水前進,但是一看這種水下環境,就知道獨木舟在這里也是寸步難行,非的人自己走不可。

  深入林中,光線就非常的暗淡,很快四周就都是駭人的樹根,樹根上繞滿了藤蔓,藤蔓上又覆蓋著綠色的青苔,潮氣逼人,那種繞法,鋪天蓋地,大部分地方我們全部匍匐下來才能勉強通過,讓人感覺是進入了一個巨大的長滿樹的山洞之中。

  潘子砍著攔路的藤蔓,因為幾乎所有的樹之間都有大量的樹根和藤蔓相連,所以我們反而幾乎不用淌水,架空走在大腿粗的藤蔓上非常的穩當。

  然而讓我們奇怪的是,這么密集的樹林里,卻出奇的安靜,除了我們行進的聲音,聽不到其它的動靜,靜的有點讓人不舒服。

  “西王母的地盤果然邪門,”胖子邊走就道:“他娘的連個鳥叫都沒有?”

  “何止,他娘的好像這里什么都沒有?”我心里道,靜的實在不正常,讓我有一種錯覺:我們可能是這片雨林里,除了這些樹外唯一的生物。

  “也許這里的蛇太多了,鳥全給吃光了。”潘子道。

  “不可能,那這些蛇現在吃什么?”

  想起那種蛇,幾個人又是一陣緊張,不過一路過來,卻絲毫不見任何蛇的蹤影,這讓我們有點意外。

  繃緊神經繼續前進,不久我們便看到前方出現了一些裹在樹木中,突出水面的古建筑遺跡,因為時代過于久遠,這些殘圭斷璧都已經成為不同形狀的石塊,大量藤蔓和青苔在這些建筑的縫隙里生根,然后包裹全身,混在在雨林中很難辨別,非到跟前了才能發現。

  這些建筑必然在當時屬于建筑頂部的部件了,所以還能突出于水面,因為看不到水下的部分,不知道整體的形狀如何,但是看頂部,都是一些簡單的塔樓的樣子。數量很多,高低錯落,大小不一,看上去像埋和尚的那種塔林。

  一路過來基本沒有見到西王母的遺存,現在終于看到了,倒是松了口氣,之前我還有一個臆想就是我們幾個別走錯了,畢竟峽谷口上沒有牌子寫“西王母城往里2公里,移動信號已經覆蓋。”呆會兒進去發現里面啥也沒有那玩笑開大了。

  我們沒有時間停下來查看這些遺址,很快深入其中,不過雖然主觀上不想去研究,但是前進的路線蜿蜒曲折,總有繞到這些遺址之上的時候,我就發現,這些遺跡雖然經歷千年,卻堅實無比,十分的堅固,而另人奇怪的是所有的這種“塔”上,都有很多的方孔,顯然是當時建造時候打磨而成的。

  方孔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大約人是通不過,但是比人小的東西都不成問題。

  胖子看著奇怪,路過的時候就下意思的用礦燈順手對內觀瞧,然而卻什么都看不到,只聽得下面有水聲。不知道是通往何處。

  潘子沒空理會這些,就催促快走,胖子知道急人所急,也只好草草看一下就跟了上來。

  這個山谷的絕對面積并不大,越往里走,水下的淤泥明顯的減少,水下的各種的古跡遺骸就露了出來,非常的清晰,形成了一副非常詭異但是壯觀的景象,水深大概只有兩三米,無數的殘圭斷璧和水下的繁盛的樹根混在一起,讓我感覺只隔著一層薄薄的水面,就恍如隔世一般。

  直到這時候我才有進入到一座古城的感覺,看著這些殘跡,依稀可以想象當年這里繁盛的樣子,然而時過境遷,就算是女神的城市,也終于塵歸塵,土歸土了。

  感慨間,忽然腳下水流的速度發生了變化,前面似乎有向下的陡坡。我們小心起來,這里樹木太多,滑倒踩空就是重傷。

  再走幾步繞過一棵大樹,胖子就驚呼了一聲,我們看到左前方的密林中突然出現了一張巨大的怪臉,離我們不到十米,足有卡車頭大小,臉上綠斑斑斕,大目高鼻,和我們在峽谷口看到的人面怪鳥石窟一模一樣。那是被包在青苔和藤本植物中一座巨大石雕。

  胖子打開礦燈照射過去,石雕的身體部分沉入了沼澤中,只剩下了頭顱,與密林融為了一體,在水中鳥身的呈現一種非常奇怪的蹲勢,好像要突然展翅而起的感覺,猶如貓科動物攻擊前的蓄勢。還可以看到石雕的下方的水下,有一些形狀奇怪的黑影,不知道沉了些什么。

  我們面面相覷,想起之前的想法,如果峽谷外的人面鳥雕像,是告訴外來者已經進入了西王母國的領地了,那么,這里出現了巨大的人面鳥石雕,又代表著什么呢?難道這是一種更加嚴重的警告。

  我下意識的看了看雕像之后的樹海,心說該不會在這石雕之后的區域里,有什么巨大的危險正在等待我們這些不速之客。

分享到:
贊(321)

評論126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11
    現在都多少年了,我才看盜筆,半夜這有點黑人
    阿靈呀2019-10-19 21:18:54回復
  2. #110
    可以加QQ好友一起聊天吶…… 3293472050
    空氣2019-08-29 10:15:18回復
  3. #109
    都9102年了,我還在看盜筆
    匿名2019-08-13 0:53:16回復
  4. #108
    阿寧好可憐
    匿名2019-07-28 2:16:37回復
  5. #107
    形容詞就是車頭嗎
    ...2019-07-23 11:06:12回復
  6. #106
    我想要阿寧
    小姐姐加我qq哦21574430672019-07-18 8:02:09回復
  7. #105
    半支煙 一支煙的時間是多少呢
    小哥快來2019-06-28 0:56:16回復
  8. #104
    下章終于到我出場了
    石像2019-06-14 9:17:04回復
  9. #103
    ccp加q1484180958
    qq14841809582019-05-30 13:26:48回復
  10. #102
    天真怎么總心想,他的潛意識可容不得他心想
    匿名2019-05-08 17:00:52回復
  11. #101
    我叫張維,我是china的jaingxi的jiujiang的外國語學校的一個憨包逼
    張維大sb2018-12-26 11:34:32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