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下) 第十九章 第二夜:秘密

  我聽了心中暗罵,胖子聽到我的動靜,猛地回頭,面露尷尬之色,立即道:“醒了?來來來,給你留著飯呢,趁熱吃。”

  我怒目道:“你剛才說什么呢?什么事情不能讓我知道?”

  我是剛起床,大約臉色不好看,而且我現在最恨別人瞞著我,雖然我知道胖子所謂的不能告訴我的事情可能很不靠譜,但是我還是非常不爽。

  胖子給我嚇了一跳,還裝糊涂:“什么不讓你知道,我說不能讓你累到,你聽岔了吧?”

  我呸了一口,坐到他邊上道:“得了得了,你別以為你是我三叔,你可糊弄不了我,到底什么事?快說,否則我跟你沒完。”

  胖子看了看我的表情,我就一點也不讓步地看著他,催道:“說啊。都露餡了你還想瞞,我就這么不能說事情嗎?你要不告訴我,那咱們就分道揚鑣,你知道我最恨別人瞞我事情,我說到做到,你要不就看著我死在這里。”

  胖子就撓了撓頭:“媽的,你他娘的怎么學娘們撒潑,還要死要活的,我不告訴你可是為了你好。”

  我罵道:“少來這套,這話我聽的多了,好不好我自己會判斷,到底怎么回事情?”

  當然我只是說說的,不過我知道胖子不像三叔,這樣的情況下他一般不會堅持,否則他受不了那種氣氛。胖子不是一個特別執著的人,這一點我特別欣賞。

  果然,胖子就看了看悶油瓶,悶油瓶沒做任何表示,他就嘆了口氣,道:“你跟我來看樣東西。”

  我走不了,胖子就攙扶著我,來到遮陽棚的下面,上面的文件已經被整理過了,顯然剛才他們看過,胖子把所有的文件疊到一起,露出了下面的石臺子,我就看到文件下面,平坦的巨石表面,有黑色的碳寫了好幾個大字。

  晚上黑,這里離篝火又遠,看不清楚,胖子就打起礦燈給我照明,我走遠幾步辨認了一下,就愣住了。

  那是一句話:

  我們已找到王母宮入口,入之絕無返途,自此永別,心愿將了,無憾勿念。
  且此地危險,你們速走勿留。

  我就呆住了,胖子在我后面道:“我收拾文件的時候看到的,本來遮起來不讓你看到,免得你看了鉆牛角尖……你三叔這一次似乎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而且,他娘的他選擇了永遠把你丟下。”

  這確實是三叔的筆跡,雖然寫的不是很正,但是做了拓本這么多年,我還是能認出其中的比劃習慣,字寫的相當的草,顯然當時是在相當緊急或者激動的情況下。

  我有點反應不過來,但心中出奇的心如止水,沒有任何的情緒,腦中一片空白。我以為我總會有點什么情緒,比如擔心或者憤怒之類的,但是我什么都沒感覺到。

  胖子以為我情緒低落,拍了拍我,就沒說話,我走近幾步,看著那些字,還是無法激起一點波瀾。

  對于三叔安危的擔憂,已經在這漫長的過程中被消磨殆盡了,我雖然仍舊不希望他出事,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就是出事,其實也并不奇怪。我都有自己會死的覺悟,那么死亡在這里已經不是我們需要擔心的問題。

  這和戰爭一樣,在人人都有很大可能會死的時候,人們關心的只是事情的結果,而不是單個人的安危。

  我忽然覺得我能夠理解三叔,這句話出現在這里,已經是三叔對我最大的關愛。如果我們互換一下身份,我追尋的一個無法告訴侄兒的秘密近在眼前,而前路極其危險,他即不希望我跟過去冒險,也無法告訴我事實的真相,那么這樣的辦法是最好的。

  而且,如果是以前的我,我可能會淚流滿面,從此三叔不再出現,而我則一直心懷遺憾,直到時間把它抹淡。

  問題是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我追尋的東西是這些事情之后的巨大謎題,而已經不是三叔本身,所以這些文字對我來說只有一個意思,就是三叔還活著,他已經找到了路。事態和之前完全沒有區別,這也許就是我心如止水的原因。

  這不知道是我的一種進步,還是我的疲累,或許這些都是借口,三叔已經離我很遠很遠了。

  我默默看了一會兒,就轉身,胖子上來鉤住我的肩膀,安慰我道:“我早說不讓你看了,你看不聽你胖爺我空添煩惱吧,這事情你也無能為力,不要多想了。”

  我不想和他多解釋我的心境,就沒有回答,他鉤住我就把我扶回到篝火邊上,給我打了碗東西,讓我先吃。

  東西還是水煮的壓縮餅干糊,我沒有什么胃口,吃的很慢,胖子就繼續安慰我,道:“你三叔不是凡人,非凡人必有非凡之結局,命中注定的,而且他經驗這么豐富,不一定回不來。”

  我嘆了口氣,說我沒事,對于這種我已經習慣了,我現在就是在想,那入口在什么地方。

  在雨林中的時候我就預見過可能會見不到三叔,因為紅色的煙代表著危險,那么發煙者必然不會帶在發煙的地方。當時我心里的琢磨,三叔可能發煙之后就離開了這里。

  現在顯然料對了大部分,只是沒有想到三叔會找到了入口,那么意味著他們的位置已經完全不可知。

  三叔在這里扎營并發現了入口。接著,他們應該開始整理裝備,從容的離開這里,留下這個無人的營地。為了不讓我跟來,他點起了紅煙并且在這里留下了留言,接著進入了入口,不再回歸。

  他說此去沒有歸途,三叔不是那種會認命的人,這入口之內一定極其兇險,以至于他做出了自己必死的判斷,或者是,本身有一些原因使得這個地方進入之后,就絕對無法返回。

  事情看上去好像是這樣。

  按照這樣的判斷,這入口應該就在附近,也許就在這座神廟內,我不知道三叔手里掌握了多少,但是他應該不是瞎找,肯定是遵循了某種線索或者痕跡,這一點我們完全不了解,但是,未必就推測不出來。

  胖子道:“那咱們過會兒到四周去找找有什么線索,也許也能發現。對吧,小哥。”

  他問了一下悶油瓶,給他打了個眼色,顯然也想悶油瓶安慰我一下,悶油瓶卻搖頭。我看向他,他就道:“吳三省既然這么寫,就有把握我們找不到那地方。”

  “為什么?”胖子就不服氣。

  悶油瓶看著篝火,淡淡道:“吳三省心思縝密,知道我們看到留言必然會得知入口就在附近,他不想吳邪涉險,所以如果入口很容易發現,他必然不會留下文字。他之所以會留,說明這個入口必定極難發現,或者即是發現了,我們也無法進入。”

  他說的有道理,我嘆了口氣,想到其實即使有線索,三叔為了保險,也許也會把線索破壞掉。

  胖子就郁悶道:“那咱們不白跑一趟?”

  悶油瓶搖頭:“對于你們來說,這也許是一件好事。”

  “你胖爺我他娘的跑了上千公里,穿過戈壁越過沙漠,進入雨林來到這里,然后曬了太陽浴就回去,這叫好事?”胖子往石頭上一靠就撓頭。“這里什么破爛都沒有,這一次真是虧的爺爺都不認識。”

  悶油瓶抬頭道:“不過,要找到入口,也未必絕對沒有辦法。”他看了看四周的營地:“而且,這個營地的情況很不對勁,不像是單純的撤走,吳三省的話未必可信。”

分享到:
贊(271)

評論51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6
    三叔應該在這里死了,活著的那個是解連環
    匿名2019-07-27 8:09:24回復
  2. #55
    我成長了
    吳邪2019-06-16 20:05:08回復
  3. #54
    沒人啦?
    2019-06-14 10:01:40回復
  4. #53
    李逵...我林沖要給你生猴子
    張三2019-01-09 10:22:56回復
  5. #52
    胖子的語錄永遠都會帶來驚喜
    匿名2018-12-29 17:39:09回復
  6. #51
    鐵三角
    2018-10-31 12:35:09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