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下) 第二十三章 第二夜:影動

  打火機的存氣茍延殘喘,燒了一下肯定是迅速熄滅,但是問題是我看不到任何的火光,眼前就是黑的。

  那一剎我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就以為有什么東西蒙著我的眼睛,就用手去摸,摸到眼睫毛才發現不是,接著我就納悶,心說這他娘的怎么了。

  是不是這里的霧氣太濃了?我打亮我的手表,貼到眼睛前去看。還是一片漆黑,而且我逐漸就發現,這種黑黑得無比均勻。

  我還是非常疑惑,因為我腦海里根本沒有任何這個概念,所以幾乎是丈二和尚莫不著頭腦,我用力揮手,想驅散眼前的黑暗,總覺得手一揮就能把那黑暗撥開。但是絲毫沒有用處。

  蒙了好久,我才冷靜下來,仔細去琢磨這是怎么回事,外面一片漆黑,什么聲音都沒有,難道在我睡覺的時候出了什么事,把所有的光都遮了。

  可這說不通啊,就這么近我卻看不到光,想著想著,我慢慢的反應了過來,心里出了一個讓我出冷汗的念頭。

  遮住光怎么也不可能啊,這種情形,難道——我瞎了?

  我無法相信,我腦子里從來沒有過這種概念,這也太突兀了。但是我的內心已經恐懼了起來,那種恐懼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種恐懼,甚至遠遠超出對死亡的恐懼,我開始用力揉眼睛,下意識的用力去眨,一直到我眼睛疼的都睜不開才停了下來。

  接著我就立即想到了潘子,爬過去推他,想推醒他問問是不是他能不能看到光,推了幾下,發現他渾身很燙,顯然在低燒又發了起來。搖了半天也沒醒。

  我坐下來心說糟糕了,深呼吸了幾口,立即又想起了悶油瓶和胖子,如果我是真的瞎了,那么這是一種爆盲,爆盲肯定有原因,比如說光線灼傷或者中毒,人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瞎掉。所以,很可能受害的不只我一個人。

  假如他們沒有瞎,只有我一個人受害了,那么他們可能就在帳篷外,只是沒發出聲音。我立即爬到帳篷邊上,聽了聽外面的動靜,輕輕叫了幾聲:“胖子!”

  等了一會兒,沒有任何人回應。

  我叫的不算輕了,在這么安靜的不可能聽不到,除非他們兩個都睡著了,但是悶油瓶絕對不可能睡著。

  我的冷汗下來了,心說他們肯定也出事了,坐了回去,心里就想到幾個小時前我們的推測,一下就毛了,心說難道這就是三叔他們遭遇的突變?

  在這里扎營能把人變瞎?

  腦子亂的馬一樣,根本沒法理解,我們想到了無數種可能性,但是根本沒有想過會這樣。

  在這種地方,對于一隊正常人來說,這種突如其來的失明等于全員死亡,甚至比死亡更可怕。

  我渾身發抖,腦子里閃過無數的畫面,想到我在雨林中摸索,什么都看不見,又沒有盲人對于聽覺的適應,死亡只是時間問題,而且死亡之前我恐怕會經歷很長一段極端恐怖的經歷。

  但是,到底是什么東西導致我失明的?吃的?壓縮餅干我們一路吃過來都沒事情,難道,是這座遺跡?

  我還算鎮定,這大概是因為我還是無法接受我已經瞎了的事實,就在這時候,忽然在帳篷外面,挺遠的地方,傳來了一個奇怪的說話聲。

  一下我打了一個寒戰,立即側耳去聽,就聽到那竟然是我們在雨林里聽到的,那種類似于對講機靜電的人聲,忽高忽低,說不出的詭異。

  我的腦海里浮現出猶如蛇一樣站立著的那個猙獰的人影,不由喉嚨發緊。他娘的這玩意怎么陰魂不散。

  發出這種聲音的到底是什么東西?到底是不是阿寧?要是我的眼睛能看到,我真想偷偷看一眼,他娘的在這種時候我竟然瞎了。

  不過這東西即使不是蛇,也必然是和那些蛇一起行動的,顯然在這營地的附近,已經出現了那種毒蛇,當即我就腦子發緊立即想到了帳篷的簾子,剛才我有關上帳篷的門嗎?我看不見不知道,我必須去摸一下。

  想著立即去帳篷的門簾,我發著抖剛摸到,忽然從門口一下就擠進一個人,一下把我撞倒,我剛爬起來,立即就被人按住了,嘴巴給人捂住。

  我嚇的半死,但是隨即就聞到胖子身上的汗臭了,接著一只東西按到了我的臉上。我一摸,是防毒面具。

  我立即不再掙扎,帶正了面具,就聽到胖子壓低了聲音說道:“別慌,這霧氣有毒,你帶上面具一會兒就能看見,千萬別大聲說話,這營地四周全是蛇。”

  我聽了立即點頭,胖子把我松開,我就輕聲問道:“剛才你們跑哪兒去了?”

  “兒子沒娘說來話長。”胖子道:“你以為摸黑摸出幾個防毒面具容易嘛。”

  我罵道誰叫你不聽我的,這時那詭異的靜電聲又想起了一陣,離我們近了很多,胖子立即緊張的噓了一聲。“別說話。”

  我立即噤聲,接著我就聽到胖子翻動東西的聲音,翻了幾下不知道翻出了什么,一下塞到了我的手里。我一摸發現是把匕首。我心說你要干嘛,就聽到了他似乎在往帳篷口摸。

  我立即摸過去抓住他,不讓他動,他一下掙開我輕聲道:“小哥被咬了,我得馬上去救他,你待在這里千萬不要動,到能看見了再說!”

  我聽了腦子就一炸,心說不會吧,還沒琢磨明白,胖子就出去了,我整個人就木在了那里,感覺到一股天旋地轉。

  先驚的是悶油瓶被咬了,胖子什么也沒說清楚,但是那些蛇奇毒無比,被咬之后是否能救,我不敢去想。然后驚的是悶油瓶這樣的身手和警覺,竟然也會被咬,那外面到底是什么情況。

  一下我就心急如焚,真想立即也出去看看,可是他娘的卻什么都看不見。這時候就想到一個不詳的念頭,萬一胖子也中了招怎么辦,他娘的我一個人在這里,帶著潘子,實在是太可怕了。

  那種焦慮無法形容,眼前一片漆黑,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時間恢復,外面的情形極度的危險。我摸著手里的匕首,渾身都僵硬的好像死了一樣,心說不知道胖子給我這個東西是讓我自殺還是自衛。

  但是毫無辦法,我什么都不能干,只能在原地坐著。聽著外面的動靜,一面縮著身子抑制身上打戰的感覺。

  就這么聽外面還是什么聲音都聽不到,絕對想象不到外面全是蛇是什么樣子,那靜電一般的聲音沒有繼續靠攏,但是一直時斷時續。聽距離,最近的地方在我們營地的邊緣,但是它沒有再靠近一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完全沒有時間的概念,那段時間腦子是完全空白的——我稍微有點緩和下來,人無法持續地維持一種情緒,緊張到了極限之后,反而身子就軟了下來。

  逐漸的,我的眼前就開始迷蒙起來,黑色開始消退了,但是不是那種潮水一般的,而是黑色淡了起來,眼前的黑色中出現了一層迷蒙的灰霧。

  我松了口氣,終于能看到光了,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讓他復原的快一點,于是不停的眨巴眼睛。

  慢慢的,那層灰色的東西就越來越白,而且進度很快,在灰色中很快又出現了一些輪廓。

  這可能有點感覺像重度近視看出來的東西,我轉動了一下頭,發現眼前的光亮應該是礦燈沒有關閉造成的,我舉起來四處照了一下,果然眼前的光影有變化。確實是我的眼睛好轉了。

  但是現在的模糊程度我還是沒有辦法分辨出帳篷的出口在什么地方,只能看到一些大概的影子。

  我聽說過毛澤東白內障手術復明之后老淚縱橫,現在我感覺能深刻的體會到這種悲喜交加的感覺,很多東西確實要失去了才能懂得珍貴。就在我打算憑著模糊的視力去看一下潘子的時候,忽然我就看到,在我眼前的黑影中,有一個影子在動。

  眼前的情形是非常模糊的,甚至輪廓都是無法分辨的,但是我能知道眼前有一個東西在動。我不是很相信我的視覺,以為是視覺恢復產生的錯覺,就沒有去理,一點一點朝潘子摸去。很快就摸到了潘子的手,溫度正常了,我心里驚訝,竟然自己就退了燒了。也好,現在這個樣子也沒法給他打針。

  去摸水壺想給他喝幾口水,一轉身忽然又看到眼前有什么東西閃了一下,這一次因為視力的逐漸好轉,我發現在我面前掠過的影子的動作,非常的詭異,不像是錯覺。

  我愣了一下,就把臉轉到那個影子的方向,死命去看,就看到一團模糊如霧氣的黑影,看上去竟然是個有四肢的東西。

  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心說難道這帳篷里還有其他東西,在我剛才失明的時候有什么進來了?

  胖子?悶油瓶?但是他們不會不說話啊,我一下捏緊匕首。

  一下那影子又動了,動作非常快,我就忍不住輕聲喝了一聲:“誰?”

  那影子忽的就一停,接著動的就更快了,我看到它跑到一個地方,不停的在抖動,我的視力逐漸的聚攏,那動作越來越形象,我就意識到它在翻動一只背包,它在找什么東西,而且我就問到了一股沼澤淤泥的味道。

  我心里立即就哎呀了一聲,心說這人一定也抹著淤泥,是誰呢?想著,我慢慢移動身子,就想靠近過去看看。

  還沒撲呢,那影子又是晃動了,接著就站了起來,迅速移動,我反應不過來腦子轉了一下,就發現他不見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我有點摸不著頭腦,心說難道還是我的錯覺,一下想到電視劇中看到的,復明之后開始的時候視覺會延遲,難道我剛才看到的是胖子進來時的情形?

  可幾乎就在同時,忽然一亮一暗伴隨著劇烈的氣喘聲,我就看到一個很大的重疊影子沖了進來,幾乎是摔了進來,聽到胖子氣急敗壞喘道:“關燈!關掉礦燈!”

  我反應不過來就給他一下搶了去,燈一下關了,我的四周光線一沉,他立即輕聲道:“趴下,安靜,不管發生什么,都不要發出任何聲音。”

  我立即趴下,可以感覺到胖子也趴了下來,一開始還能聽到他的喘氣,但是能感覺到他在盡量的克制,很快他的氣喘就非常微弱了,我正納悶為什么要趴下,忽然我就聽到“嘣”的一聲悶響,好像有什么東西撞到了隔壁的帳篷下,撞得極重,緊接著,又是一下,能聽到支架折斷的脆裂聲。接著就聽到一聲帳篷垮塌的動靜,顯然隔壁的帳篷被搞爛了。

  我臉都青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們的帳篷忽然就抖了一下,顯然被什么東西插了一下。

  我頓時覺得天靈蓋一刺,馬上抱頭,以為下一擊肯定就是這個帳篷。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沒有攻擊打來,我這樣抱頭隔了幾分鐘,那劇烈的撞擊聲出現在比較遠的地方。

  我心說這到底怎么回事?外面是什么東西?剛想對胖子說我們還是跑吧,沒張嘴就被胖子捂住了。

  外面幾下巨響,又是帳篷垮塌的聲音,接著隔了幾分鐘,又是同樣的動靜,這樣足持續了半個小時,遠遠近近,我估計足有十幾個帳篷被摧毀,我們趴在那里,每砸一下心就停一下,那煎熬簡直好比是被轟炸的感覺,不知道那炸彈什么時候會掉到我們頭上來。

  一直到安靜了非常長的時間,我們才逐漸意識到,這波攻擊可能結束了,慢慢的,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反應過來,我們都坐了起來,我就發現我的眼睛基本上已經恢復了。雖然還有些糊,但是能看到色彩和人物的輪廓了。

  后來摸了一下,才發現剩下的模糊也是因為防毒面具鏡片上的霧氣,擦掉之后都清晰了。

  我就看到胖子和悶油瓶,悶油瓶身上受了傷,捂著腕口,胖子渾身都是血斑,兩個人渾身是淤泥,狼狽的猶如剛從豬圈里出來。顯然昨晚經歷了一場極度嚴峻的混亂。

  我們還是不敢說話,等了一會兒,胖子就偷偷的撩開簾子,一撩開忽然就有光進來,原來是天亮了。

  接著他就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我問了問悶油瓶,他擺手說沒事情,也緊隨其后的探了出去,我跟著。

  霧氣退的差不多了,晨曦的天光很沉但是已經可以看到所有的東西,我出來轉頭一看,整個人就驚呆了。

  我們四周,整個營地全部都垮了,所有的帳篷全部都爛了,好像遭遇了一場威力無比巨大的龍卷風似的,若大一片地方,只剩下我們一個帳篷孤零零屹立在那里。四周什么都沒有,沒有襲擊我們的東西,沒有任何的蛇的痕跡。

  胖子罵了一聲,坐到已經基本熄滅的篝火邊上,我目瞪口呆無法做出反應,這時候身后一聲肢體摔倒的聲音,我回頭一看,悶油瓶暈倒在了地上。

分享到:
贊(258)

評論64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91
    怎么了,小哥暈倒了?!
    普尼2019-09-21 21:56:46回復
  2. #90
    前期的吳邪就是鐵三角的團寵忙內,被保護著,后期的吳邪慢慢成長,雖然個性不像小哥,但是慢慢活成了小哥,看見他就像看見小哥一樣,好像什么都不怕了
    匿名2019-09-19 17:18:07回復
  3. #89
    前期的吳邪就是鐵三角的團期忙內,被保護著,后期的吳邪慢慢成長雖然個性不像小哥,但是慢慢活成了小哥,看見他就像砍價你笑個一樣,好像什么都不怕了
    匿名2019-09-19 17:16:58回復
  4. #88
    回68樓你怕不是個傻b吧,看不懂別瞎bb
    ????2019-08-09 17:04:35回復
  5. #87
    龍卷風摧毀停車場
    匿名2019-08-07 19:13:54回復
  6. #86
    68樓死??
    匿名2019-08-02 21:53:10回復
  7. #85
    吳邪菜怎么了他不就是個普通人
    匿名2019-07-19 19:47:10回復
  8. #84
    知道你們罵吳邪的心急,拜托人家成長也要時間的不,后面他可是可以當黎簇小哥的人呢
    書粉2019-07-19 19:22:34回復
  9. #83
    都2019了還這么多腦癱腐女,我口區了你們呢?
    2019-07-15 2:21:05回復
  10. #82
    好心疼小哥
    追書人2019-07-02 16:59:53回復
  11. #81
    那個影子是潘子,他是假裝受傷,趁大家不注意去包里翻吃的,因為太久沒吃東西,他和悶油瓶實際上是對立勢力,但是屬于間諜,監視吳邪的,因為吳邪的真身是齊羽,潘子是它買通監視吳邪的,他裝受傷是因為每次有他在悶都消失,他受傷悶就回來了
    匿名2019-07-02 2:08:47回復
  12. #80
    感覺吳邪就是個拖油瓶
    匿名2019-06-25 15:25:48回復
  13. #79
    你tmd上去盜墓怕是要連褲子都尿濕吧 微笑 bb你媽呢 哈哈哈
    匿名2019-06-20 22:28:15回復
  14. #78
    每個人都是需要成長空間的 看到很多人罵吳邪傻逼 有些心酸 這里的吳邪是最天真的時候 沙海里面的吳邪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匿名2019-06-07 0:00:28回復
  15. #77
    吳邪2019-05-12 2:28:50回復
  16. #76
    那個匿名一直在罵天真的在帶節奏,一看就一小學生,麻煩各位不用理他舉報就完事了
    某稻米2019-04-21 17:14:25回復
  17. #75
    覺得不滿那你就別看,打擾別人興趣,你行你上啊!
    x2019-02-02 15:07:17回復
  18. #74
    為什么會把吳邪寫的這么弱?之前看只顧緊張了 看了幾遍覺得他越來越弱??
    匿名2019-01-24 18:54:38回復
  19. #73
    評論看著惡心
    張三2019-01-09 10:39:15回復
  20. #72
    這么好的小說被一群基佬侮辱了
    悶油瓶2018-12-19 9:19:48回復
  21. #71
    吳邪!快,趁著小哥暈倒,,,當一次攻!!!
    腐女2018-11-23 0:14:19回復
    • 停,我懷疑在開車
      關于阿寧2019-07-08 21:04:11回復
  22. #70
    “小哥被咬了,我得馬上去救他,你待在這里千萬不要動,到能看見了再說!”   我聽了腦子就一炸,心說不會吧,還沒琢磨明白,胖子就出去了,我整個人就木在了那里,感覺到一股天旋地轉。 天哪,老公出事了
    吳邪2018-10-29 11:20:09回復
  23. #69
    傻逼,居然想不出進來的有泥巴味道的是誰?
    匿名2018-08-30 20:36:11回復
    • 無邪他們也抹了泥巴
      匿名2019-02-06 20:54:50回復
    • 潘子
      無邪2019-08-19 16:26:04回復
  24. #68
    吳邪是越看越惡心,簡直就是傻逼加弱智的家伙。真是害人不淺。真希望他最早完蛋才好。
    匿名2018-08-30 20:35:37回復
    • 別看滾
      匿名2018-12-27 12:51:58回復
    • 麻煩看下沙海,謝謝
      匿名2019-01-12 19:38:00回復
    • 別石樂志,挺好看的。透過吳邪的心理活動描寫整部作品很增色呀
      6上天2019-01-14 14:07:38回復
    • 你才是傻逼
      匿名2019-04-24 21:00:51回復
    • 要是每個人都很強,盜墓筆記有什么好看的?!?!更何況吳邪才下了幾次墓,動腦子好吧
      咿呀呀呀,你的小可愛2019-05-18 1:31:47回復
    • 他也沒有害人啊,他還建議這霧氣可能有毒,但是其他人沒聽
      匿名2019-05-29 13:25:08回復
    • 你有病嗎
      匿名2019-06-06 1:50:12回復
    • 我看你才最惡心,無邪只是一個普通人,他已經在成長了,沒看過沙海別亂說
      小邪2019-07-02 7:22:25回復
    • 匿名2019-07-03 12:58:37回復
    • 您才是弱智吧?垃圾,黑粉死全家。
      暴躁老哥在線罵人2019-07-18 11:26:43回復
    • 不愛看右邊慢走不送
      匿名稻米2019-07-31 17:25:47回復
    • 拜托,一看這種人就是不知道什么情況就隨便罵人,吳邪從小就被吳家人保護的很好,近幾年才淌了這渾水,并且他又不是故意的,麻煩你耐心一點,往后看,到沙海時,他雖然才三十多歲,卻一臉滄桑感,他做的所有的事都是為了讓替他守十年青銅門的小哥在接他回來的時候看不見混亂的九門,他真的做了很多,很用心。他所有的努力不會因為你這幾句話而磨滅。大奎,老癢,阿寧,甚至潘子都為他而死,你知道他的心就不痛嗎?也因為他們,因為小哥,他失去了本來的天真無邪,甚至活成了小哥的樣子,盡力保護著身邊的人。看到后面,稍微有一點良心的人都會淚目的!所以,請不要什么都不知道,根本搞不清狀況就在這里隨便罵人好嗎!除了會讓別人覺得你這個人很粗俗,低級,沒有任何的作用。還有,本來不想反駁你的,本身我就很少評論,但是你實在說的太過分了,真的實在看不下去了。雖說人人都有評論自由,但你也不能人云亦云,亂說一氣吧?對了,你想要吳邪盡早完蛋是吧?那你可要失望了,無邪被割喉的場面在很久以后呢,而且他也根本沒死。寫了這么長,只希望你能改改隨便罵人的毛病!鐵三角永遠在一起!!!
      我快要氣死了!2019-08-01 20:28:32回復
    • ??這是正常人反應吧,人家什么都不會但人家還有智商,知道的還多,你說這話還有智商嗎,要不你在墓里翻譯個文試試
      匿名2019-08-03 18:28:42回復
    • 不愛看別看啊 在這瞎bb啥??
      匿名2019-08-17 15:39:24回復
    • 你行你上啊,不想看點叉
      你行你上啊2019-08-21 10:49:05回復
    • SB,吳邪完蛋了你還有書看?你這么厲害,你去啊
      匿名2019-08-23 14:45:45回復
    • 他完蛋書不就完結了嗎,你怎么想的
      匿名2019-08-25 10:21:39回復
    • 右上角紅鍵好走不送
      錦瑟2019-08-29 11:01:55回復
    • 這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匿名2019-09-10 13:04:24回復
    • 不知道看個小說怎么這么大的戾氣,不想看趕緊滾,你TM站在上帝的視角倒是什么都知道。他完蛋了你看個屁去。BB了那么多章了,你惡不惡心。
      雨歇2019-09-28 18:51:01回復
    • 是呢,早點完蛋了你還看個鬼???
      靈哥哥2019-10-10 10:44:55回復
  25. #67
    小哥暈了啊啊啊好心疼
    首刷2018-08-05 10:04:00回復
  26. #66
    先叫的胖子
    匿名2018-06-03 13:42:06回復
  27. #65
    小哥QAQ
    溫瓊林2018-04-22 17:02:23回復
  28. #64
    發生了啥?
    QAQ2018-03-17 11:53:42回復
  29. #63
    邪,我不行了,中毒了。。。這是Overdose!
    小悶2018-02-13 20:38:00回復
  30. #62
    很傻很天真說的就是我
    吳邪2017-11-25 1:26:49回復
  31. #61
    這。。咋了?
    Duang2017-11-05 20:46:05回復
  32. #60
    心疼自己
    悶油瓶2017-09-23 18:30:24回復
  33. #59
    心疼小哥
    2332017-08-18 22:39:29回復
  34. #58
    我承認有的時候我是有點傻,不,那是天真!
    吳邪2017-08-07 13:59:07回復
  35. #57
    我怎么會受傷
    小哥2017-07-24 20:58:57回復
  36. #56
    唔啊!心疼死小哥了!
    路過的心疼者2017-07-23 17:42:50回復
  37. #55
    悶油瓶都扛不住了,這里太恐怖了
    姕夢2017-07-02 1:39:28回復
  38. #54
    天真 不要啊 不要拿我自衛
    匕首2017-06-23 13:43:54回復
  39. #53
    悶油瓶,你千萬不能有事啊,不然我就要守寡了!
    吳邪2017-06-02 18:50:17回復
  40. #52
    吳邪戴著我被胖子捂住了嘴巴
    防毒面具2017-05-19 7:58:47回復
  41. #51
    我心疼我自己
    起靈哥哥2017-03-18 20:48:50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