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中) 第十章 計劃

  打火機的光線十分的微弱,能照出兩三米外的情形已經很不錯了,在這種光線下,赫然看到一只棺材,我還真是嚇了一跳。

  反應過來之后,就感覺到非常的奇怪,這真是聞所未聞的事情,他娘的這里怎么會有一具棺材,而且還是古棺?

  一座20世紀六七十年代建造的、給領導休息用的療養院,有地下的隱秘設施,這說起來已經有點不可思議了,現在在這個地方,還出現了一只棺材,這太匪夷所思了。這里面裝的是什么人?難道是當年死在這里的軍官?

  我看了看身后,來時候的樓梯口就在身后,不至于找不到,就靠過去看那只棺材。

  遠遠看過去就知道這不是現代人的棺材,棺材是純黑色的,橫在地下室的中央好比一只巨大號的長條石墩,這樣大小形狀的應該是棺槨,民國以后的棺材就沒有棺槨了。這棺槨看式樣應該有相當的歷史,至少在五六百年以上,而且看大小,恐怕不是普通人家用的,至少也是士大夫用的。

  我上前摸了一把,上面有細細的花紋,冰涼刺骨,像是石棺,不知道是什么石料。一摸之下,石棺上厚厚的灰塵被我劃了幾個印子,露出了一些細小的花紋。

  拿打火機靠近仔細地看,棺槨的蓋子上,有敲鑿損壞過的痕跡,蓋子和槨身的縫隙里也有撬桿插入的跡象,顯然我不可能是第一個發現這只巨大棺槨的人,有人曾經想撬開它,我有過經驗,所以對這個特別的敏感。

  古棺不可能平白無故地出現在現代建筑的地下室里,那肯定就是有人將這棺槨搬到這里來的,不曉得原因。

  地下室里的溫度十分低,我喘著氣逐漸冷靜了下來,用力舒緩我的心跳,一路下來都是在極度的緊張中度過的,雖然自己壓抑了恐懼,但是心中還是相當的不舒服。一邊深呼吸,我就開始琢磨。

  有人寄了錄像帶、地址和鑰匙將我引到這座破舊療養院里來,指引我發現了這一個暗門,通過暗門后的樓梯我發現了這個地下室,地下室里還放著一具石棺。

  這已經超出了任何惡作劇的范疇,對方是不是想告訴我,這療養院里發生過的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看來,這封閉的樓層和地下室,以及這石棺的背后,肯定有著相當復雜的故事。

  我推動了一下石棺的蓋子,當然沒有用大力氣,只是想試驗一下能不能推開,好在和我的判斷一樣,石棺紋絲不動,顯然沒有工具我打不開它。

  我松了口氣,在這種場合下開棺,而且是一個人,我從來沒有經歷過,打不開,也不用硬著頭皮逼自己上了。

  再仔細地看了一遍石棺的細節,發現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我就繞過石棺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地下室的盡頭,就看到一扇小鐵門,很矮。我推門進去,后面是一條走廊。

  我只走了幾步,就發現了這里的結構和樓上是一樣的,一條走廊,兩邊都是房間,只不過這條走廊一路延伸,沒有盡頭,似乎通到其他地方去,而走廊兩邊的房間都沒有門,十分的簡陋。

  我拿起打火機走進第一個房間,照了照,就看到了兩張寫字臺靠墻擺在一邊,四周有幾個檔案柜,墻上貼滿了東西,地下、桌子上,全是散落的紙。

  這里似乎是一個辦公室。我心中越加的奇怪,辦公室怎么會設置在地下?這也太怪了。地下室里,一邊是只棺材,一邊是間辦公室,難道當年格爾木的喪葬辦是設在這兒的?

  我邊納悶邊走到寫字臺邊,想看看上面有什么線索。

  走近一看,我忽然就愣了一下,不知道為何,看到這寫字臺擺放的樣子,我心里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好像這房間在什么地方看到過。

  舉高打火機我回憶了一下,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立即就認了出來,這間房間,竟然就是霍玲錄像里照出的那一間。

  寫字臺的擺設,地面和墻上的感覺,一模一樣,我走到寫字臺邊上,甚至看到了那面她梳頭的鏡子,還放在錄像帶里的那個位置上。

  我的心一下就狂跳起來,忙深吸了一口氣,按捺住自己的情緒,心中的詭異已經到達了頂點。

  看霍玲錄像帶的時候,還只是以為她是在什么民居里,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在這種療養院的地下室里,而且竟然我還找到了這個地方。那顯然這都是真的,錄像帶里記錄的內容是真的。

  當年霍玲就在這里,用錄像機拍攝過自己,她在這里不停地梳頭,而”我”,也很有可能真的爬過頭頂的大堂。

  一剎那,我的眼里甚至出現了她的虛影,我和她的世界好像重合在了一起。錄像帶的情景在我面前閃動了一下。

  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個女人在一間療養院的隱秘地下室里,不停地梳頭,而一個和我相似的人,在療養院的大堂里如殘疾人一般地爬行。這些事情都真實地發生,并且被記錄下來了,這到底是為了什么?鏡頭之外的這個療養院里,到底發生過什么事情?

  我腦子有點發木,暈了起來,顯然寄錄像帶給我的人,目的就是引我看到這個房間,可是我看到了之后,反而更加的疑惑了,感覺自己好像在拼一幅空白的拼圖一樣,完全沒有著手的地方。

  再一次深吸了幾口氣,我鎮定了一下,接著,就拿起打火機開始觀察四周,我必須查看一下這里,看看有什么線索。

分享到:
贊(265)

評論132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23
    小吳膽子是不小啊??
    王月半2019-10-22 16:55:24回復
  2. #122
    無邪是第十一個人,吃了長生不老藥,但記憶力很差
    匿名2019-09-25 22:37:16回復
  3. #121
    不能換個手電筒嗎?這樣不費眼嗎
    蟹蟹2019-08-03 0:30:08回復
  4. #120
    為什么只有霍玲變成了禁婆?
    吳邪2019-08-03 0:29:11回復
    • 最后文錦也是
      王月半2019-10-22 16:57:20回復
  5. #119
    吳大爺就是第十一個人
    神秘人2019-07-25 23:27:10回復
    • 吳邪是當時考察隊里的人,他們全都被喂了尸鱉丹藥,應該是張大佛爺的人喂的或者悶油瓶,他們是試驗品,悶油瓶要找到那個接替自己的有特殊血液的人,張大佛爺要找到長壽的秘密。
      老貓2019-10-29 13:17:50回復
  6. #118
    人真少
    玲玲霍2019-07-18 19:11:34回復
  7. #117
    大晚上又來重看一遍,還是瑟瑟發抖
    匿名2019-07-15 21:07:25回復
  8. #116
    開館必出粽子
    匿名2019-07-11 14:57:53回復
  9. #115
    為什么我想到“天真”在地上爬我就很想笑????
    胖爺2019-06-15 13:41:19回復
  10. #114
    我呢?!怎么沒有我?!!!
    張起靈2019-05-19 15:58:29回復
  11. #113
    打火機啥牌子的
    匿名2019-01-19 8:08:22回復
  12. #112
    錄像帶說霍玲的房間是有自然光光線的,有窗戶怎么會在地下室,泥巴可不發光。捶你哦三胖
    fu*kyou中郎將2019-01-10 15:31:30回復
  13. #111
    霍玲是不是變禁婆了?
    霍玲玲2018-10-02 9:41:36回復
    • 你是她女兒嗎
      匿名2019-05-27 21:12:37回復
  14. #110
    我好氣,天真你拿個手電筒啊,你點個打火機我好怕
    特特2018-09-17 16:33:40回復
  15. #109
    小心,打火機要爆炸了
    匿名2018-08-29 20:35:13回復
  16. #108
    拿打火機靠近仔細地看,棺槨的蓋子上,有敲鑿損壞過的痕跡,蓋子和槨身的縫隙里也有撬桿插入的跡象,顯然我不可能是第一個發現這只巨大棺槨的人,有人曾經想撬開它,我有過經驗,所以對這個特別的敏感。 才下了三次墓,就有經驗了?
    匿名2018-08-28 22:31:05回復
    • 四次謝謝
      2019-01-27 9:40:36回復
    • 你還想下個百八十次墓?
      天真2019-09-22 2:09:37回復
  17. #107
    不錯不錯
    三叔2018-08-06 16:15:55回復
  18. #106
    瓶子還沒出現emmm...
    瓶邪大旗永不倒2018-07-07 15:14:06回復
  19. #105
    天吶,要中邪了
    吳邪2018-06-30 21:26:54回復
  20. #104
    可怕
    匿名2018-05-06 10:13:36回復
  21. #103
    錄像里的房間有窗啊天真,而且窗外面還有光,現在又到地下室了,地下室就地下室吧,一頭是柜子暗門,一頭是小鐵門,這棺材。。。哪來的?
    匿名2018-04-30 18:07:30回復
  22. #102
    格爾木喪葬辦……這一個一個的槽點啊,吳邪日常思路跑偏(N/1)
    第三遍2018-04-28 18:11:48回復
  23. #101
    小哥,快來看著你老婆
    匿名2018-03-24 15:53:08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