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中) 第十六章 營地

  我聽了目瞪口呆,剛剛才看到文錦的筆記里提到這個地方,怎么他們也要去了。一下子我有點反應不過來,而且他們應該沒有看過文錦的筆記啊,他們怎么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呢?

  ”怎么了?”那高加索人看我表情奇怪,就問我道,”臉色突然就白了。”

  ”沒什么,剛才給嚇的。”我馬上掩飾了一下,裝作很奇怪,一邊跟著他走,一邊就問他,”塔木陀是什么地方?你們去干什么?”

  ”塔木陀?這就說來話長了,”高加索人看了看前面走的阿寧,輕聲對我道,”我待會兒和你說,我們先看看那兩個小哥從里面帶回來是什么東西。”

  我看他給我打的眼神,似乎這些事情阿寧不讓他說,于是也心領神會,不再出聲。

  營地里的人奔走相告,睡在睡袋里的人都被吵醒了,我們只能小心地在挪動的睡袋中穿行,跟著阿寧他們一路走。

  整個營地很大,繞過路邊的”路虎”集中地,后面還有一片帳篷,其中最大的一頂圓頂帳篷有四五米的直徑,應該是當地人搭的,上面有藏文的標識,似乎是住的收費標準。阿寧帶著我們走了進去,里面很暖和,我看到邊上燃著帶小煙囪的炭爐,地上有很厚的五顏六色的牛毛毯子,后來我知道這叫做”粗氆氌”,現在是相當昂貴的東西。此外還有很多的老式藏式木制家具,以及一些打包好沒拆分的無紡布包。

  整個帳篷非常的舒適,阿寧坐到了地毯上,進來一個藏人,似乎是帳篷的主人,給我們每人倒酥油茶,我也坐了下來,打量了一下這些人。

  最讓我惱火的就是悶油瓶,他坐在我的對面,看也不看我,靠在一大堆毛氈上,馬上開始閉目養神。車上的人沒有全來,而是來了一些我不認識的,這也讓我相當的不自在。這些人里,我只認識一個烏老四和高加索人,其他都是陌生面孔。

  這些人陸續坐定,阿寧就把剛才黑眼鏡從鬼屋里帶出來的東西放到了我們面前的矮腳桌上。

  那是一只紅木的扁平盒子,打開之后,里面是一只破損的青花瓷盤,瓷盤的左邊,少了巴掌大的一塊。

  那只石頭的棺材下面,肯定有一個空間,看樣子這瓷盤本來是放在那個空間里的。這是什么東西,為什么悶油瓶他們會去偷這個?我不由也有點好奇。

  我正要調整自己脖子的方向去看盤子,突然帳篷外又進來了兩個人,那是一個滿頭白發的藏族老太婆和一個藏族的中年婦女。老太太猶如陳皮阿四一樣干瘦干瘦的,大約也有七十多了,不過相當的精神,眼神犀利,那中年婦女倒是普通的藏族人樣貌。她們兩人一進來整個帳篷就突然氣氛一變,除了黑眼鏡和悶油瓶,其他人都不由自主地坐了坐正把身體轉向她們,特別是老太太。有兩個人還向她行了個禮,似乎這個藏族老太婆在這里有比較高的地位。

  老太婆也回了個禮,并打量了一下我們,特別是我,可能是因為陌生,所以多看了幾眼,便徑直坐了下來。阿寧便恭敬地拿起了那只瓷盤遞給她,問道:“嘛奶,您看看,您當年看到的是不是這個東西?”

  說完后馬上有人翻譯成藏語,老太婆聽著便接過了瓷盤看了起來,看了幾眼她就不住地點頭,并用藏語不停地說了什么。翻譯的人開始把她的話翻譯回來,幾個人開始交談了起來。

  他們對話斷斷續續,而翻譯的人不僅藏語的水平不是很高,更要命的是中文似乎也不行,磕磕巴巴的,我努力去聽但是聽不明白,就輕聲問邊上的烏老四,這老太婆是誰?

  烏老四沒有回答我,但是邊上的黑眼鏡卻說話了。他低聲對我說道:“她叫做定主卓瑪,是文錦當年的向導。”

  我聽到這個名字,就”啊”了一聲,一下子心里清楚了不少,心中也為阿寧公司的神通廣大而驚訝,他們不僅知道塔木陀,而且還知道有這個向導,這么說,阿寧應該知道文錦的事情了?

  我在文錦的筆記中了解過他們自敦煌出發,進入到柴達木腹地的經過,她的確提到過他們請了一個藏族女向導。我不由摸了摸口袋里的筆記本,心說怎么回事,難道還有人看過這本筆記嗎?

  不過,我記得筆記里文錦也說了,這個女向導并沒有將他們帶入到盆地很深,在過大柴旦進入到察爾汗區域之后,女向導也找不到路了,事實上也沒有任何的路可以去找,最后他們在一座鹽山的山口和向導分手,自己朝著更深的地方出發。柴達木盆地面積二十四萬多平方公里,他們最后的旅程走了三個星期,最后走到哪里,誰也說不清楚。

  看來,如果他們想去塔木陀,光是這個老太婆并不能給阿寧他們帶來什么特別有用的幫助。最多能帶他們到達和文錦隊伍當年分手的地方。

  我正想著,阿寧和定主卓瑪的對話就結束了,行禮后中年婦女將老太太扶了出去,有幾個聽不懂的人就問怎么樣,阿寧已經掩飾不住臉上的笑意,興奮道:“沒錯了!她說就是這只盤子,陳文錦當年給她看的就是這一只,她說有了這只盤子,她可以帶我們找到當年的山口。”

  幾個人都騷動起來,黑眼鏡就問道:“什么時候出發?”

  阿寧已經站了起來,對他們道:“今天,中午十二點,全部人出發。”說著其他人都站了起來,就要走出去。

  這時候那個黑眼鏡又道:“那他怎么辦?”

  說著就指著我。

  阿寧他們轉頭看向我,似乎剛才忘了我在這里,幾個人都錯愕了一下,我就盯著阿寧,想看她會怎么說。

  沒想到阿寧并沒有太過在意,想了想就指著一邊悶油瓶,對黑眼鏡道:“他帶回來的,讓他自己照顧他。”說著就帶著人出去了。帳篷里只剩下了黑眼鏡和悶油瓶兩個人。

  黑眼鏡干笑了兩聲,也靠到了毛氈上,點起了煙,然后就在那里看著悶油瓶道:“我說你是自找麻煩吧。剛才不讓他上車不就行了,你說現在怎么辦?”

  悶油瓶抬起了頭,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也是很無奈地嘆了口氣,對我道:“你回去吧,這里沒你的事了,不要再進那療養院了,里面的東西太危險了。”

  我看著他,心里十分的不悅。

  說實話,我壓根兒不想去那狗屁的地方,我也不知道阿寧他們為什么要去那個地方,我現在只想知道,悶油瓶在云頂到底做了什么,我看到的那恐怖的景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我回答道:“要我回去也可以,我只想問你幾個問題。”

  悶油瓶還是淡淡地看著我,搖頭道:“我的事情不是你能理解的,而且,有些事情,我也正在尋找答案。”說著也站了起來,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帳篷。

  我氣得渾身發抖,幾乎要吐血,看著他的背影真想沖上去掐死他。

  那黑眼鏡也嘆了口氣,就在邊上拍了拍我,道:“這里有巴士,三個小時就到城里了,一路順風。”

  說完黑眼鏡也走出了帳篷,帳篷中只剩下我一個人。場面一下子冷清了下來。

  這讓我很尷尬,有一種被小看,甚至被拋棄的感覺,十分的不舒服,剛才阿寧他們,悶油瓶和黑眼鏡的態度,簡直就是認為我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這比辱罵或者恨意更加傷人。

  但是黑眼鏡的問題卻是實實在在的。

  想想也是,阿寧的隊伍要出發了,我是他們從鬼樓中救出來的,這是一個突發事件,所以他們根本沒準備什么措施安排我,也沒有任何責任給我解釋什么,我當然就應該自己回去。

  但是,我實在是不甘心,看著帳篷外人來人往,準備工作熱火朝天,我就感覺到血氣在上涌。我想著我回去之后能干什么?寄東西的文錦早我一步走了,此人可以在二十年間躲藏得三叔用盡手段都找不到,我又如何去找?難道我要像三叔那樣,為了一個謎題再找她三十年嗎?不可能。

  療養院里發生的事情,撲朔迷離,卻完全沒有任何線索,文錦留下的筆記,卻是一直在說著這個”塔木陀”。而現在,外面這批人就要出發去了,可是我卻準備買票坐巴士回家。

  整件事情唯一的線索,現在只剩下了我口袋里的筆記,而筆記中的內容,似乎一直在暗示我,要到塔木陀去,才能知道一些什么。

  我應該怎么辦呢?回到格爾木,我又能做什么呢,我什么都不能做了。

  ”做事情要主動。”

  忽然我耳邊響起了我爺爺的這句話,接著我就摸到了口袋里的筆記本,想著這一次在格爾木的經歷,完全是因為我的快速而果斷才占了先機。

  好吧,我一下就打定了主意,他娘的悶油瓶,別囂張,你能去得我吳邪也能去,這一次我也跟著去!我站了起來,走到外面正在準備行李的阿寧邊上,問她:“你有沒有多余的裝備?”

  阿寧正在點數自己的壓縮餅干,聽到我突然問她,露出了很詫異的表情:“多余的裝備?你想干什么?”

  我聳了聳肩,有點不知道怎么說出口:“我要加入,我要加入,我也要去塔木陀!”

  ”加你個頭。”阿寧笑了,轉過頭不理我。然而我繼續看著她,對她道:“我能幫到你們,想想在云頂天宮里。”

  阿寧就抬起頭,臉色變了,她看著我的眼睛,朝我微笑了一下:“你是認真的?”

  我點頭,她就指了指一邊的裝備車:“隨便拿,十二點準時出發,過時不候。”

分享到:
贊(295)

評論109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35
    所以霍玲最后變成了禁婆 而錄像帶里的齊羽是要變成禁婆的樣子
    匿名2019-09-14 23:48:42回復
  2. #134
    最讓我惱火的就是悶油瓶,他坐在我的對面,看也不看我,靠在一大堆毛氈上,馬上開始閉目養神。 為什么呢?天真被老攻無視了很傷心啊
    匿名2019-08-31 10:36:15回復
  3. #133
    哪個戴黑眼鏡的好像就是那個跟吳邪一模一樣的人。
    第二遍讀者2019-08-29 22:47:34回復
  4. #132
    小哥讓吳邪上車,是因為那個地方太危險了,不讓他去,也是怕他危險,怎奈何越是這樣天真越想去??
    匿名2019-08-23 8:10:23回復
  5. #131
    我看小說沒看出來他倆是基佬啊?你們在這發的這是啥?什么老公老婆的?
    匿名2019-08-22 8:30:15回復
  6. #130
    看評論有點洗腦呀!瓶邪黨辣么多。。。
    猜測2019-08-21 13:15:19回復
  7. #129
    我們的悶油瓶可真是個霸道總裁
    無邪2019-08-16 20:01:34回復
  8. #128
    來看第二遍
    匿名2019-07-22 22:34:59回復
  9. #127
    阿寧的終焉倒計時
    圍觀群眾2019-07-20 17:26:09回復
  10. #126
    Σ(|||▽||| )激動到說不出話
    可憐弱小茫然無助的尸鱉小可愛2019-07-17 13:36:07回復
  11. #125
    加我哦
    QQ2157443067小姐姐記得加我哦2019-07-15 19:25:55回復
  12. #124
    高加索不是一個山脈名和一種狗的品種名嗎?三叔起名也太隨便了┐(‘~`;)┌吧?像一窮,二白,三省,月半啥的??????
    吝墨卿2019-07-14 14:16:40回復
  13. #123
    如e
    匿名2019-07-12 13:17:42回復
  14. #122
    吳邪和小哥好有愛喲
    匿名2019-07-09 15:11:27回復
  15. #121
    天真醋了 太可愛了吧哈哈哈哈 瓶子有點小冷 但是我明白的 他心里是有愛的……
    小哥快來2019-06-27 22:48:28回復
  16. #120
    說實話 這個吳邪也是夠賤的
    匿名2019-06-19 23:07:37回復
  17. #119
    哈哈,天真撒嬌也很可愛嘛,什么時候也對小哥撒嬌啊
    匿名2019-04-01 16:40:51回復
  18. #118
    忽然萌邪寧是怎么回事 ( . _ . )
    2019-01-27 10:08:21回復
  19. #117
    天真:哼!那么久沒見,虧人家老掛念你,見面了都不看一眼人家,陪我說說話,還不想帶我跟你一起去塔木陀,哼!我偏要跟你去!!!
    吃瓜群眾2018-12-26 12:37:33回復
  20. #116
    瞎參乎 跟他有個毛線關系
    匿名2018-12-15 20:03:05回復
  21. #115
    他娘的悶油瓶,別囂張,你能去得我吳邪也能去,這一次我也跟著去!
    吳邪2018-10-28 10:37:35回復
    • 老婆大人,對不起!(跪搓衣板)
      張起靈2019-05-19 16:38:57回復
  22. #114
    于是我回答道:“要我回去也可以,我只想問你幾個問題。”   悶油瓶還是淡淡地看著我,搖頭道:“我的事情不是你能理解的,而且,有些事情,我也正在尋找答案。”說著也站了起來,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帳篷。   我氣得渾身發抖,幾乎要吐血,看著他的背影真想沖上去掐死他。 老公,你到底愛不愛我?!
    吳邪2018-10-28 10:32:20回復
    • 磕cp磕魔怔了吧?這是正兒八經地盜墓原著,別把看同人那套帶這兒來。他倆真有一腿,我也不相信天真會這么喊小哥
      匿名2019-07-09 16:55:53回復
  23. #113
    最讓我惱火的就是悶油瓶,他坐在我的對面,看也不看我,靠在一大堆毛氈上,馬上開始閉目養神。 挨千刀的,這么久沒見面了,就不能坐在我身邊,陪我說會兒話嗎?
    吳邪2018-10-28 10:24:09回復
  24. #112
    陳文錦登場
    匿名2018-10-27 5:45:54回復
  25. #111
    小哥小哥
    路人2018-08-19 17:25:50回復
  26. #110
    想告訴阿寧不要去蛇沼??不要去不要去
    瓶邪2018-08-11 16:24:30回復
    • 對呀,去了就掛了
      ……2019-04-25 19:58:37回復
    • 新人在此斗膽一問怎么了,難不成阿寧死里面了?
      瓶邪大旗我來扛2019-08-17 20:31:34回復
  27. #109
    我要加入,我要加入,我也要去塔木坨!感覺很可愛,像在撒嬌…
    路人2018-07-31 14:53:57回復
  28. #108
    我是誰
    失憶癥三大要素2018-07-16 18:16:43回復
  29. #107
    101樓的你等等我啊
    瓶邪大旗永不倒2018-07-07 15:41:34回復
  30. #106
    吳小邪見到悶油瓶就像個小怨婦一樣,明明很怨卻又不想離開,悶油瓶是明明掛念著吳邪,嘴上就是不說就是不說
    吳邪小哥2018-06-18 16:22:45回復
  31. #105
    想想都是黑眼鏡那玩味的眼神看著他倆,心說:讓你舍不得,這下好了
    吳邪小哥2018-06-18 15:45:17回復
  32. #104
    樓下說的有道理,阿寧這樣特別聰明的,能跟她真正比機變詭計的人真不多,可能吳邪身上那種她自己沒有的韌性和執著更容易打動她吧……哇,其實阿寧也很好啊qwq雖然她心眼多,但總感覺不是個惡人……
    第三遍2018-04-28 18:36:03回復
  33. #103
    再次看到阿寧和吳邪的感情線,也有點明白這樣一個聰明的女人當年為什么對吳邪有點意思了
    重溫2018-02-02 18:33:50回復
    • “這個聰明的女人對天真沒意思好嗎?神他媽感情線。”
      齊羽2018-07-13 18:10:33回復
    • 他倆有感情線?天真和誰都沒感情線,只有社會主義兄弟情,兄弟情
      匿名2019-07-09 16:57:35回復
  34. #102
    最讓我惱火的就是悶油瓶,他坐 在我的對面,看也不看我,靠在一大 堆毛氈上,馬上開始閉目養神。
    路過的吃瓜娃子2018-01-29 22:37:12回復
    • 完了老婆生氣了 (笑)
      2018-08-17 20:17:36回復
    • 同感
      匿名2019-07-02 7:31:21回復
  35. #101
    這幾章瘋狂發糖啊!!!吃的我心滿意足!!!
    扛起瓶邪大旗的路人腐女2018-01-05 21:30:25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