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三章 沙海沉船

  在信號彈然后的幾十秒里,我們全部都驚呆了。大家都看著那巨大的東西,腦子一片空白。一直到信號彈熄滅,我們才反應過來,隨即所有的手電都朝那個方向照了過去。

  零碎的光線無法照出那個東西的全貌,在手電的光線下,我們只能知道那里有個東西,然而看上去也是模糊不清的。如果剛才沒有信號彈照出的印象,手電掃過我們肯定不會注意到異樣。而我們從下往上看,也實在看不分明。

  “這是什么東西?”扎西自言自語了一聲。

  沒有人能說出這是什么,我只能肯定這是一塊古老的木頭物體殘骸,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殘骸。這乍一看像一只巨大的棺材,然而仔細看又發現形狀不對,似乎是建筑的殘骸。然而,我卻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古怪形狀的建筑。

  “爬上去看看!”不知道誰說了一聲,我們才反應過來。他們幾個就想往斜坡上爬,我忙把他們攔住,說道:“別亂來,冷靜一點,這么高,而且是土丘,不是隨便爬爬就能爬上去的,要是除了意外就糟糕了。” http://www.jlnnxe.tw/

  阿寧也點頭道:“對,那三個人還沒找到,這下面我們都找過了,沒有發現任何線索,那么很可能他們在上面,現在一點動靜也沒有,肯定有問題。說不定這上面有什么危險,我們要小心。還是我先上去看看,如果比較好爬,你們再上來。”

  說著她把手電往腰帶里一插就讓我們給她照明,自己準備往上爬。

  這時候扎西攔住了她,道:“別動,我來,這種事情沒道理讓女人去做。這種土丘我以前爬過很多,絕對比你有經驗。”說這也不等阿寧回應,就咬住匕首,跳上土丘,然后用匕首做登山鎬,開始向上爬去。

  他動作很快,姿態猶如猴子一樣敏捷。我們用手電給他照著,幾乎沒費什么力氣。我們就看他“騰騰”爬到了那個巨大物體的下方。他找了一個地方站穩,就對我們做了個手勢,意思是不算難爬,接著他就用手電去照那個東西。

  在下面我們只能看到他的動作,也看不到他照出了什么,心里很急,那隊醫問道:“那是什么東西?”

  “我不知道。”扎西的聲音從上面傳下來。我看他在上面撓了撓頭,冒了一句藏語,然后說道:“天,這……好像是艘船啊。”

  “船?”我們互相看了看。扎西就又叫了起來:“真的是船!你們自己爬上來看看。”

  他剛說完阿寧就爬了上去,我動作笨拙,跟著阿寧。而隊醫太胖了,爬了幾下就滑了下去。我們讓他在下面待著,別亂來,等一下摔死就完了,然后朝扎西靠攏過去。

  這土坡確實不難爬,有點坡度,雖然土很松軟,但是上面十分不平整,很多地方都可以落腳。我們學著扎西用匕首當登山鎬,三下五除二就靠了過去。

  我手腳并用的爬到扎西的邊上,這上面很冷。我踩著幾處突出的土包,滑了一下后站穩腳跟,就朝那東西看去。不過我離得遠,視線又給扎西遮住了,也看不清楚那船是不是真的船。

  我挪了一下,給自己擠出一個位置,這才看清楚。在扎西的手電下,一塊古老的殘骸鑲嵌在土丘里,只露出一半,另一半深深的插入土丘,看形狀,確實是一艘古代的沉船。

  阿寧點起一個冷焰火,就往沉船上扔。此時四周亮了起來,我發現這沉船的解體程度已經非常眼中,幾乎和那些泥融成了一體,木頭的船身完全破碎了,已經炭化。在木船的一邊還有一條巨大的裂縫,里面似乎是空的,我能看到里面的泥,但是最深的地方卻漆黑一片看不清楚。

  我轉頭看了看四周的地貌,心想這可是大發現。這里以前應該是古河道,這條沉船沉沒在古河道里,被裹在了淤泥里。沒想到滄海桑田,古時候的河道竟然變成了戈壁,而且這包裹這沉船的土丘,竟然高出了地面這么多。

  阿寧爬到那古船的邊上,用手電照那個裂縫,就照出里面大量的泥巴和裹在泥巴里的東西。在泥巴里,還能看到很多類似陶罐一樣的東西。

  阿寧道:“這似乎是艘去往西域通商的貨船,這些是他們的貨品,著簡直是驚世的發現,現在還有很多人認定西域沒有水路運輸。”

  古時候這里是十七條絲綢之路中比較險惡的一條,而西域各國就分布在這片荒蕪的土地上,這里是阿拉伯文明和中國文明交易的中間地帶。以前這里無數的河流上非常的繁鬧,不知道有多少布匹和絲綢通過這些河道到達了西方,據說西域各國的皇室還能吃到中原的西瓜。當時這里的河道千變萬化,也有不少的商旅因為古河改道而擱淺沉沒,這里的沙漠深處起碼被掩埋著上千艘沙漠沉船,然而因為沙漠變化太頻繁,幾乎無法尋找,沒想到這里竟然有一艘。

  隊醫在下面什么都看不到,很心急就大叫:“看到什么?那三個人在不在上面?”

  扎西對下面叫了幾聲回答他,隊醫又說了什么就聽不清楚了。

  這時候我突然想到高加索人,可能他們也是因為看到這艘沉船,然后才爬上來查看的。下面全找過了,沒有發現什么人,他們應該就在上面。可是四周的崖壁上剛才看過,什么人也沒有,這三個人到哪里去了。

  這里的巖壁除了這沉船,沒有其他地方能藏人,難道那三個人在這沉船里面?

  這時候月亮被烏云遮住了,一下子四周變得更加給俺,我們幾個人都找了個位置站穩。我讓阿寧打開對講機,再找找信號的位置。

  阿寧拿出對講機,一打開,那聲音就響了起來,非常清晰。她揮動了一下,信號都差不多。接著扎西指了指船,讓她對準古船試試。阿寧伸了過去,一靠近那古船的裂縫,我們真的就聽到了無比清晰的聲音從對講機里傳了出來。

  我們互相看了看,都感覺到很不可思議,看樣子,信號真是從這古沉船里面發出來的。

  扎西看了看那裂縫,說道:“真見鬼,難道那三個白癡爬到里面去了?”

  那裂縫很寬,確實可以爬進人去,只是這里面的空間不知道能不能容納下他們是那個。我們用手電去照,發現這船里面非常深,最里面很黑。我喊了好幾聲,但是沒人回應。

  “怎么辦?”

  “可能是他們進去過了,但是又出來了,然后把對講機掉在里面了。”阿寧說,“也有可能他們在里面出了意外。”

  “那這聲音是怎么發出的?”我問道。

  “這個沒人能回答你,不過進去看看就知道了。”阿寧給我使了個眼色,說著就放下背包,意思好像是讓我和她鉆進去看看。

  扎西是向導,要保存實力。這里就我和阿寧的體型比較正常,我也沒法說不行。她脫掉外套,咬住匕首就貓腰先爬進了裂縫里。

  一進去,船身上的泥巴就不停的往下掉,還好船身比較結實。她進去后停了幾秒,穩了一下,扎西就把手電遞給了她。然后我也脫掉外套爬了進去。

  這裂口正好能讓我爬進去,不過里面比我想的要寬大。我笨手笨腳的進去,發現里面完全是個泥土的世界,頭頂上全是干泥,人沒法坐起來,只能匍匐前進。本來這船艙內的空間應該很大,然而現在基本上全塞滿了泥土,其實我們就在一個泥洞里。

  阿寧開著對講機,此時正在清晰的發出那猶如冷笑一般的聲音。那聲音在這里格外響亮。看著船艙內部漆黑一片,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到底是什么在發出那種聲音呢?

  阿寧在里面用了一個側爬的姿勢,就是士兵拖槍匍匐前進的那種動作。她用單手前進,另一只手打著手電開始四處照射。我喘著粗氣學她的樣子,也開始用手電去照四周的泥巴,真的全是泥,除了零星能看到鑲嵌在泥里的一些木片,我感覺好像在地道戰的場景里。

  這些肯定是沉船之后從破口涌進來的泥土。當時的船應該沒有完全沉沒,所以泥沒有充滿整個船艙。這些泥巴下面應該都是當時的貨物,不知道里面運的是什么。

  往里面爬了七八米,我們就能夠直接聽到那種奇怪的聲音了。沒有對講機的過濾,這聲音聽上去稍微有些不同,是從船艙的最里面發出來的,很輕。阿寧停了停,關掉了對講機,就向著那個聲音的方向爬去。

  我稍微和她保持了距離,給她能夠退后的空間。沒等爬幾步,阿寧驚叫了一聲,停住了。我也趕緊爬過去,從她側面探頭過去,就看到船艙盡頭給泥土覆蓋的“甲板”上有一個圓桌大小的洞,好像是坍出來的。下面竟然還有空間,用手電往下照去,下面一片狼藉,全是從上面塌落下來的土塊,一個人就埋里面,只露出了上半身。

  我用手電一照,發現那就是失蹤的人中的一個,臉上全是泥,臉色發青,不知道是死是活。那冷笑一般的聲音,就是從下面的土堆里發出來的。

  “真的在里面!”我大叫起來,心說這幫人也太能玩了。我邊叫喊著邊往前擠,想趕緊下去把他挖出來。

  沒想到我突然一叫,那種冷笑一般的聲音一下就消失了,整個船艙突然安靜了下來。

  這一靜把我嚇了一跳,手腳不由自主的停了停。

  隨即我就想到,剛才我們討論這聲音是他們的求救信號,現在我大喊了一聲,這聲音就停了,顯然有人聽到了我的叫聲,于是停止發出信號。這有兩個可能,一個是他認為救援已經在身邊,沒有必要再發出這種聲音來吸引我們;另一個是,他聽到我們到來,信念一松,失去了意識。

  無論是哪種,我們都必須馬上把他就出來,特別是后一種,我知道很多求救的人就是在得救前一刻失去求生意志而功虧一簣的。

  阿寧和我想法相同,她讓我給她照明,爬了過去,然后小心翼翼的翻身滑進了那個洞里。我跟著過去,阿寧讓我別下來了,在上面接應。

  扎西在外面聽見了我的叫聲,對我們大叫,問里面情況。我讓他等等,我看清楚再說。

  在這個位置上,看得更加清楚。那洞口下面,應該是古船的第二層貨倉,或者叫底艙。一般是用來放置一些容易破損的東西,因為底部的晃動不會很激烈。底艙的空間不大,里面也全部是泥土,但是被侵蝕的程度遠遠小于我待的地方。我基本還能想象出這是一艘船的內部,可以看到那些泥土里混雜著很多的陶罐,應該是貨物,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

  阿寧下去了之后,馬上就撥開那人身上的土塊,然后把放到他的脖子上,感受脈搏。

  我忙問:“怎么樣?”

  阿寧明顯顫抖了一下,回頭對我搖頭,示意已經不行了。

  我嘆了口氣。阿寧開始挖土塊,很快把那個人挖了出來,然后用力的拖到一邊。這時候我就發現挖出的土塊里面,出現了另外一個人。我看到了頭發和一只手,阿寧繼續挖掘,然而這個人就埋得比較結實。她挖了一會兒也沒有起色。

  我實在看不下去,自己也跳下塌口幫忙。我一摸到那人的手,心里就一沉,知道也沒戲了,那人的手冰涼冰涼的,已經死了。

  我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挖出來,也拖到一邊。在這個人的下面,我看到了高加索人蒼白的臉龐,他蜷縮著身子,瞪著眼睛,手往前伸著,握著一只對講機,保持著一個僵硬的手勢,好像是想要從里面爬出來。

  看來發出信號的就是他,我看到那只對講機,心想。

  我將他拉出來,阿寧又摸了摸他的脖子,臉色一變,“還活著!”就馬上解開了高加索人的衣服,然后給他做心肺復蘇,同時對我大叫:“告訴扎西,讓隊醫準備搶救,有人本掩埋窒息。”說著就去給高加索人做人工呼吸。

  我忙爬起來對外面大叫,扎西聽到之后,馬上也對土丘下的隊醫叫了起來。我轉頭,就看到高加索人抽搐了一下,人縮了起來,同時開始嘔吐,但是顯然恢復了呼吸。

  “你上去接手!”阿寧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對我道,語氣很平,但是充滿了威嚴。

  我愣了一下,突然被她這種神態電了一下,像條件反射一樣按照她的說法做了。接著阿寧迅速脫掉自己的衣服,綁在高加索人身上,做了一個簡易的擔架,把衣服的袖子扔給我,然后叫我用力。

  我在上面咬緊牙關用力往上拉,她在下面抬腳,把高加索人運了上來。然后,我一路往后,用力將他拖出沉船的裂縫。

  外面的扎西已經在準備了。高加索人剛一被拖出來,扎西就把高大的高加索人整個兒背到了身上,用皮帶扣住,然后往下爬去。我累得夠戧,一邊把阿寧從里面扶出來,一邊喘著氣跟著,護住扎西,之后一點一點爬了下去。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幾次看到扎西差點摔下去,幸虧他反應夠快,每次都能用匕首定住身形。好不容易爬到了土丘下,隊醫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我們把高加索人放到地上,隊醫馬上準備搶救。

  可是剛撕開高加索人的衣服,他突然就抽搐了起來,一下扯住了隊醫的衣服。我們趕緊過去把他按住。隊醫揭開他的外衣,我就一陣作嘔,只見他保暖外衣的里面,已經全部是血,竟然好像有外傷。

  隊醫又用剪刀剪開他里面的內衣,當掀起帶血的布片時,他叫了一聲:“天哪。”這時我幾乎要嘔吐出來。只見在高加索人的肚子上,全是一個一個細小的血洞口,沒流多少血,洞口十分的細小,但是密密麻麻,足有二三十個。

  “這是什么傷口?”扎西問道。http://www.jlnnxe.tw/

  隊醫搖頭:“不知道,好像是……被什么東西扎的,類似于螺絲刀這樣口徑的東西。不過衣服怎么沒破?你們在現場沒注意到?”

  我們都搖頭,其實當時這么混亂,我們真沒有注意到他的肚子,但是他的衣服沒有破洞我們可以確定。應該不是坍塌造成的外傷。

  現在也管不了這么多了,隊醫讓我們幫忙按住,先給他爆炸,然后簡單的檢查了一下,就給他注射了什么東西,最后拿出一個小氧氣包給他吸。大概是那一針的作用,高加索人慢慢安靜了下來。

  做完這些我們已經全身是汗,隊醫擦了擦汗就讓我們想辦法。這人現在十分虛弱,我們不能把他帶出去,但是那些比較大的設備都在外面的車上,需要搬進來,另外還需要帳篷和睡袋給他保暖,等他穩定下來才能把他帶出去。

  這里只有扎西知道該怎么看他的石頭堆,他就說他去拿,順便叫些人進來幫忙。我們一路走進來花了很長時間,不過出去就快很多,我說跟他一起,他說不用了,他一個人更快,我在這里多個照應。

  說完他就跑開了。隊醫解開高加索人身上阿寧的衣服,還給她,然后拿出背包里的保暖布,給高加索人的幾個重要部位保暖。

  我點起無煙爐子,加大火焰,放到一邊,給幾個人取暖,同時拿出燒酒,這些東西都是為了驅寒用的。我們剛才出了一身的汗,戈壁的夜晚相當的冷,很容易生病。

  大火起來,照亮了四周,一下就暖和起來。隊醫繼續處理高加索人的傷口,我和阿寧退到一邊,幾個小時的疲勞一下子全部涌了出來。我坐到一塊大石頭上喝水,阿寧披上了衣服,我們兩個都是一臉的泥土,十分狼狽。我朝她苦笑了一聲,卻看到她一臉的疲憊靠到了土丘上,擺弄著對講機,似乎相當的沮喪。

  我想起剛才她那種氣勢,心說真是不容易,她一個女人能在那種場合干練到那種樣子,想來估計也是逼出來的,想想一個女人要強悍到這樣,真是有點心酸。

  不過說來也奇怪,看她也不像是缺錢的樣子,干這種事情也不見她開心。她到底干什么非要為裘德考賣命不可?而且還拼命到這種程度,真是想不通,以后有機會要好好問問她。

  喝了幾口水就想方便,于是繞了個圈子到了土丘下面放水,在沙漠里這批人都是這個樣子,我也習慣了。

  尿著尿著,忽然我就聽到一邊的石頭后面,突然傳來一聲怪異的冷笑,那聲音和剛才在對講機里聽到的如出一轍,頓時讓我渾身一涼。我轉頭往那塊石頭看去,心說難道一直聽這個聲音,出現幻聽了不成?

分享到:
贊(253)

評論100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86
    千瘡百孔哈哈
    匿名2019-10-26 22:58:19回復
  2. #85
    硬生生的把盜墓玩成了探險
    匿名2019-07-28 11:29:03回復
  3. #84
    隊醫說把我爆炸了。一開始我是拒絕的
    高加索2019-07-07 17:27:01回復
  4. #83
    天真體重。。。堪憂啊,漲這么快,大胖小子
    匿名2019-04-21 17:37:29回復
  5. #82
    阿寧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對我道,語氣很平,但是充滿了威嚴。三叔,咱都好這口
    天真小郎君2019-01-11 9:57:57回復
  6. #81
    各單位請注意各單位請注意,阿寧剛進來的時候脫掉了外套,現在又脫掉了衣服,她要弓雖暴我emmm
    天真無邪2018-12-14 14:39:04回復
  7. #80
    西瓜本來就是西域的,西域貴族為什么要吃中原的西瓜?╮( ̄▽ ̄)╭
    小籠包2018-11-03 13:37:41回復
    • 可能是嘗嘗中原的西瓜是啥味吧~
      吝墨卿2019-07-14 15:11:33回復
  8. #79
    沒機會了啊天真,你問不到了唉
    匿名2018-09-28 16:21:53回復
  9. #78
    68樓,無邪是小哥的,嗯,對。
    匿名2018-08-31 8:15:18回復
  10. #77
    樓下你也是
    盧本偉2018-08-30 14:51:08回復
  11. #76
    樓上真帥
    盧本偉2018-08-30 14:50:46回復
    • 噗哈哈哈
      可怕2019-06-29 23:44:21回復
  12. #75
    刺激
    匿名2018-08-18 17:05:02回復
  13. #74
    用匕首登山手不勒得慌嗎
    果果2018-07-10 11:36:40回復
  14. #73
    先給他爆炸??我的作用是爆炸?
    繃帶2018-05-31 17:47:00回復
  15. #72
    就想別什么以后問了,吳邪你想跟阿寧問什么就得趕快問啊,不然真的就沒機會了…(突然難過
    第三遍2018-04-28 19:45:10回復
  16. #71
    啊寧 我也需要人工呼吸!
    重溫黨2018-04-04 14:36:46回復
  17. #70
    樓下你別嚇老子,老子差點陽痿
    吳邪2017-08-28 22:12:58回復
  18. #69
    還有多少人記得我?我是被吳邪害死的,我就是變成粽子也不會放過吳邪的,
    大奎2017-08-02 0:19:54回復
  19. #68
    人工呼吸 無邪你不吃醋嗎
    2017-08-01 15:24:48回復
  20. #67
    阿寧把衣服脫了
    2017-06-30 16:14:29回復
  21. #66
    啊寧 不要 嗯 ,痛.你舌頭弄得我很酸 輕點拜托
    匕首2017-06-22 18:04:27回復
  22. #65
    錯字連篇
    匿名2017-05-23 23:08:40回復
  23. #64
    哼,太小了
    冷笑者2017-01-25 17:28:12回復
    • 你好秀
      胖子2019-01-11 9:52:15回復
  24. #63
    我將他拉出來,阿寧又摸了摸他的脖子,臉色一變,“還活著!”就馬上解開了高加索人 的衣服,然后給他做心肺復蘇,同時對我大叫:“告訴扎西,讓隊醫準備搶救,有人本掩埋窒 息。”說著就去給高加索人做人工呼吸。 我忙爬起來對外面大叫,扎西聽到之后,馬上也對土丘下的隊醫叫了起來。我轉頭,就 看到高加索人抽搐了一下,人縮了起來,同時開始嘔吐,但是顯然恢復了呼吸。
    2017-01-12 9:25:45回復
  25. #62
    邪-愛你
    2016-11-09 20:58:57回復
  26. #61
    TNN的錯字太多了
    看官2016-11-04 14:30:23回復
  27. #60
    偶這個膽小的人來就是為了看小哥和吳邪的互動的,結果都已經看的晚上不敢一個人睡覺了,小哥和吳邪的互動卻那么少,嚶嚶嚶嚶~~~~~
    膽小的人2016-08-31 14:01:14回復
    • 膽小+1
      匿名2017-07-01 9:09:41回復
      • 膽小+2
        溫瓊林2018-04-18 21:41:16回復
        • 膽小+10086
          可怕2019-06-29 23:45:18回復
    • 7之后才有多點的互動
      吳邪2018-07-01 10:46:17回復
    • 膽小+3
      吃瓜群眾2019-07-18 15:00:42回復
  28. #59
    月亮被烏云遮住了……突然想到三叔那時候和解連環進海底墓的時候說的話。逢二折一……呵呵
    2016-04-03 15:45:01回復
    • 所以,阿寧……
      張起靈2019-06-26 0:28:51回復
  29. #58
    不過也真奇怪, 怎麼炸都炸他不死!!!
    天才2016-02-15 17:45:15回復
  30. #57
    先給他爆炸
    隊醫2015-10-21 18:45:09回復
  31. #56
    唉 可憐的阿寧 最后還是死了。
    劇透黨2015-10-08 20:21:40回復
    • 阿寧快死了,毒蛇咬死的
      九凌loveZQL2017-06-04 8:14:43回復
  32. #55
    高加索人真走運, 哈哈
    看客2015-09-13 2:02:52回復
  33. #54
    “這時候月亮被烏云遮住了,一下子四周變得更加給俺” “這時候月亮被烏云遮住了,一下子四周變得更加黑暗” 為什么要先讓他爆炸 為什么要先讓他包紮
    看客2015-09-13 2:01:33回復
    • 煞筆
      匿名2017-08-26 11:45:05回復
  34. #53
    我什么時候才能見到我家吳邪啊!
    張起靈2015-09-05 11:47:58回復
  35. #52
    烏云別擋著我啊,我都看不見天真放水了
    月亮2015-09-04 22:40:13回復
  36. #51
    就去給高加索人做人工呼吸 當時我伸出舌尖直接和阿寧來個法式人工呼吸。
    高加索人2015-09-03 8:31:45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