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六章 啟示錄

  我們只得停下來,往左右看看,這里是一個十字路口,這阿拉伯石堆就在最中央,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回頭看看,遠處那讓人窒息的“嗡嗡”聲,以及亂成一團的那種類似于冷笑的聲音——也不知道是它們的叫聲還是其他的原因發出的——我還是覺得頭皮發麻。

  一邊跑得氣喘吁吁,幾乎上氣不接下氣的阿寧就問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顯然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但是還沒有反應過來。

  我把發生的事情,以及蟞王的毒性說了一遍,一聽到烏老四已經中招了,阿寧的臉色就白了。

  剛說完,就聽到“嗡嗡”聲靠近了不少,抬頭去看,就見遠處這些蟞王正在四散開來,更多的已經飛了起來,天空中出現了一大片紅色的霧氣一般的蟲群,好像集團起飛的馬蜂一樣,全部朝我們這里來了。http://www.jlnnxe.tw/

  我一看心說我操,沒時間琢磨了,拉起阿寧,站起來拔腿就跑。

  那時沒命的跑,我從來沒想過我這么能跑,也不管什么阿拉伯石堆了,一下就沖出去了,足跑了一千多米,在山巖間繞了十幾個方向,實在跑不動了,才慢了下來。

  回頭一看,半空中全是蟲子,那紅霧一般的蟲群竟然跟著我們來了,鋪天蓋地,速度非常快,直壓在后面。

  狗日的,我大罵了一聲,努力壓住暈眩繼續往前跑,阿寧體力比我好,這時候跑得比我快,她叫了一聲:“不要光跑,找地方躲!”

  話音剛落,我們面前就出現了一個緩坡,我沒有準備,一下踢到了什么,一個趔趄就滾了下去。

  一路滾到底,阿寧把我扶起來,我已經暈頭轉向,她拖著我繼續狂奔,一連沖出去幾百米,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大段猶如城墻一樣的山巖擋住去路。我們馬上轉彎,順著山巖狂奔,想繞過去,可跑到了一般,就看到山巖的另一頭竟然是封閉的,這里是一個封閉的半圓形,是死路。

  我看到這個情景,大罵了一聲,又回頭看后面,只見后面的紅霧盤旋著就來了,直接從山巖的頂上鋪天蓋地的罩了下來。

  我一看完了,逃不掉了,看這些蟞王的行為,竟然像是在捕獵我們!

  但是我也不想坐以待斃,就到處看是否有藏身的地方。然而這里都是石頭,根本藏不下人。

  正嘆氣的時候,忽然一邊的阿寧大叫:“到這里來!”

  我回頭一看,原來那巖山上有一個凹陷,根本躲不進人,不過那是唯一能躲避的地方了,只有看運氣了。

  馬上沖了過去,和阿寧蹲著縮進那個凹陷里,我脫掉T恤擋在面前。

  接著,透過衣服我就看到一大片蟲子降了下來,空氣中突然炸起了一股嗡嗡聲,辛辣的味道充斥著鼻孔,很快,無數紅色的軌跡把我們包圍了。很多蟲子撞到了凹陷邊的山巖上,發出吱吱的聲音,好像子彈在朝我們掃射。

  我感覺一陣窒息,人就不由自主的往那凹陷里面退,然而凹陷就這么點空間,再退也沒辦法把身子完全縮進去。

  我幾乎是閉著眼睛等死了,這么多蟲子,只要有一只碰巧撞進來,后果都不堪設想。我內心深處不認為我們會這么走運,幾乎是在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令我驚奇的是,那種緊張之下,我反倒沒有一絲恐懼,腦子里幾乎是一片空白。

  然而我沒有想到的是,慢慢的,外面的聲音竟然減小了,一點一點,那種蟲子撞擊巖山的聲音也稀疏起來,很快,外面就恢復了平靜。

  我咬牙咬了很久,直到阿寧拍我才反應過來,探出頭一看,蟞王群竟然已經飛走了,外面零星的幾只蟞王,撞在第上暈了,我看的工夫,也一只一只的飛了起來。

  我和阿寧面面相覷,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過都松了口氣。我往身后的石頭上一靠,就怪笑起來,這他娘的太刺激了,我神經吃不消啊。

  笑了幾聲,就給阿寧捂住嘴巴,輕聲道:“看來它們不是在追我們,可能是想飛出去,我們碰巧和它們同一個方向,你也別得意忘形,待會兒把它們再招來。”

  我一想也是,忙點頭,阿寧才放開手,我不再說話,又在凹陷里待了一會兒,才小心翼翼的探頭出去。http://www.jlnnxe.tw/

  外面的魔鬼城一片寂靜,好像剛才的驚心動魄完全沒有發生過,只是我們的想象一樣。

  我深吸了幾口氣,才最后鎮定下來。這時候,剛才狂奔的疲勞顯現出來,一下腿就抽筋了,趔趄了幾下,繃直了才站住。

  一瘸一拐的,我們找了幾塊石頭,檢查了沒有蟲子才坐下來,我摸著腰間的皮囊,想喝水,摸了一把,發現自己什么都沒有帶出來。

  隨即想起來,出事的時候我是剛起來,甚至連外衣也沒有帶,好在是白天,晚上就可能會凍死。

  回頭一看阿寧,發現她連我都不如,穿著短背心,剛從睡袋里出來,頭發蓬亂,再仔細一看,似乎連胸罩都沒戴。

  我一下有點尷尬,想著當時拉她逃命實在是太急了,只好把目光移開。

  “這些到底是什么蟲子?你了解多少?”阿寧問我道。

  我心說我怎么對你說呢,我雖然聽說過很多次,但是實際看到這也是第二次,之前就是在魯王宮里,蟲子是在血尸體內爬出來的,當時只有一只,就差點讓我們全部死在那里。而今天這么多,鋪天蓋地一起出現,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況和阿寧說了,阿寧顯然十分的不能理解,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她對我的話半信半疑。

  我自己也感覺這有點難接受,也沒有心思去和她詳細的解釋。我心里覺得這應該和我們要找的西王母古國有關系,這些人頭罐也許是當時培養蟞王的容器。我三叔也說過在海底墓穴里看到過這樣的人頭,看來這種蟞肯定是在人的顱腔里繁殖的,而且能保存活力相當長的時間,非常的可怕。不知道西王母古國要這種可怕的蟲子來干什么呢?是當成武器嗎?

  如果當時西王母真的能夠運用這么可怕的生物武器,那這個野蠻而落后的古國卻能夠統治西域這么久,原因可能就在這里。

  一邊想,一邊往四周打量,我們逃到了什么地方,看了一圈,這塊封閉的城墻內的區域完全的陌生,一點印象也沒有,剛才跑的時候也不知道繞了幾個彎了,我們徹底的走亂了。

  我們是一路往東北偏北的方向跑,根據扎西的說法,這里有八十多平方公里寬,我們現在在哪個位置不知道,不過不會是魔鬼城的邊緣地帶,前面還是看不到廣闊的戈壁灘。

  魔鬼城里的“街道”,也就是風蝕巖山只見的距離非常寬闊,雖然這些巖山形態各異,但是只要角度一變,看出來的東西就完全不同,我也無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去記憶這些,加上寬闊的視野,視覺縱深非常深遠,很干擾人的方向感。相信走回去也不太可能了,我們只能看準一個方向先走到戈壁上,然后順著魔鬼城的邊緣,繞一個圈子回到車子拋錨的地方,和悶油瓶他們回合。

  那些蟲子不知道生存能力怎么樣,現在天上全是積壓云,陰天沒有太陽,如果它們乘風飛上馬路,后果不堪設想。不過,這里離公路線已經相當遠,又沒有水源,我想只要太陽出來一曬,這批蟲子應該活不了多少時間。

  把我的打算一說,阿寧也覺得可行,現在我們身上什么都沒有,必須在天黑前趕到,不過現在才中午,時間還充足,而且沒有太陽,這對我們來說是萬幸。

  確定了走法,我們又休息了一下,就開始上路。我看了一圈四周,記住了四周幾塊巖山的樣子,都是好像城堡的炮樓一樣,如果我們不幸走了回頭路,那么如過走回到這個地方就能察覺。

  當時,我以為最多為費點腿腳。誰也沒想到,這一走,會走得這么痛苦,幾乎走到陰曹地府去。

  我們迷路了。

  穿行在魔鬼城里,我們并沒有放松警惕,那些毒蟲子不知道現在飛到什么地方了,如果走著走著又碰上,那剛才的死里逃生就是個笑話。

  于是一邊前進就一邊注意著四周的聲音,不知道什么時候,風又起來,魔鬼城里出現了各種各樣詭異的動靜。好在風不是非常大,這么聽著也是輕輕的,若隱若現,不至于干擾人的神經。

  我和阿寧沒什么話說,而且她衣衫不整,和她并排走在一起,我的眼睛總是要忍不住看她,所以我干脆就走在前面。兩個人都不說話,就是偶爾停下來交流幾句。

  她也沒什么表情,顯然也是心力交瘁,沒有心思考慮更多的事情。

  說實話,如果是在旅游,和一個美女兩個人行走在這片詭異的魔鬼城里,看神妙莫測的風蝕巖山,聽魔鬼的哭號,雖然不是什么靠譜的事情,但是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偏偏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的奇異,看著我們兩個人簡單在這里行走,其實,就在剛才我們經歷了死里逃生,這種情況下,我就是再有閑心也不會覺得這情景是美好的。

  就這么走著,最開始的三個半小時,還真有點像旅游,看著奇形怪狀的山巖,我有時候還會產生錯覺,想去摸照相機。

  半個小時之后,口渴就開始折磨我們,水分從汗水里流失掉了,我和她的嘴唇都干腫了起來。說起來我早上還喝了一杯酥油茶,阿寧什么都沒喝,但是實際上我們兩個的感覺都是一樣。

  這種口渴是十分難受的,我們舔著嘴唇,努力不去想這個事情,才能繼續往前走。也虧得沒太陽,否則這時候,我可能已經中暑了。

  又走了個把小時,在我最初的概念里,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到達魔鬼城的邊緣了。

  我們停了下來,喘口氣,然而四周看去,仍舊是不變的景色,都是那種高大的風蝕巖山,沒有戈壁的影子。

  我多少有點異樣,這距離有點太長了,假設我和阿寧每小時只能走五公里,這也有十五公里的路了,這片魔鬼城絕對沒這么長,顯然我們在走彎路。

  然而,一路過來,我很用心的記憶了很多特征明顯的巖山,以防走回頭路,但是都沒有看到,顯然我們確實還在往前,并沒有繞圈。

  這多少有點讓我放心,我自己安慰自己,也許是我們的腳程不知不覺放慢了,或者走的路線曲折得比較厲害,不用擔心,只是順著一個方向,就能走出去。

  這時候不能休息,因為天色漸晚,我估摸著這里雖然不是戈壁,但是離戈壁也不遠了,應該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出去,出去之后還得花點時間回到魔鬼城外的營地,著也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于是,我們繼續趕路,還特意加快了腳程。然而,越走我就逐漸感覺到不對勁,時間一個小時一個小時過去,四周的景色還是如常,好比這魔鬼城在跟隨我們移動一樣。

  硬著頭皮堅持,一直走到天色抹黑,還是不見戈壁灘的影子。我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這絕對不是什么腳程慢可以解釋的了,這樣走,不說八十平方公里,就是再大一倍,我們也應該到邊了。

  一股寒意涌上背脊,看來這魔鬼城里的情況比我想象的要復雜得多,不單單是有很多巖山而已,我們迷路迷得非常徹底。

  天色逐漸暗淡,夜晚又要來臨了,這個時候,我就感受到了當時高加索人和另外兩個犧牲者在這里迷路的感覺。正琢磨著該怎么辦,后面的阿寧已經把我叫住了。

  一停下來,兩個人精疲力竭,誰也走不動了,空氣中的溫度陡然降了下來,我們的汗水開始冰涼起來,這里的晝夜溫差太大了。

  “不能再走了。”阿寧往地上一坐,對我道,“天黑前肯定走不出去了,我們沒有手電,這里全是石頭,也沒法生火。只得趁天沒有完全黑下來,找過夜的地方。今天晚上連月亮都不會有,這里肯定一片漆黑。”

  我也軟倒在第,抬頭看天,只見天上一片黑云,云壓得更低了,夕陽的金色光芒從云的縫隙里如劍一般刺下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色十字,十分的壯觀,這么厚的云,如果風不大起來,是吹不走的。

  當夜我們就用石頭搭了一個石頭槽,在里面窩了一個晚上。我和阿寧身上就只有單衣,我還有點不好意思,但是阿寧直接就縮進了我的懷里,兩個人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夜晚的魔鬼城里一點光線都沒有,你簡直就無法想象那種恐懼,整個空間你什么都看不到,只能聽到各種各樣的聲音從四周傳來,甚至還能聽到有些聲音從你身邊經過,好像有東西在魔鬼城穿行一般。

  這種情況下幾乎是完全睡不著的,我們只好聊天消磨時間。

  期間,我們就討論為什么會走不出去,想了很多的可能性,就是扎西給我們的信息是錯的,也許這里的魔鬼城遠遠不止八十平方公里。阿寧說,如果明天再走不出去,就找座高點的山崖,爬上去看看。

  想來也奇怪,我和阿寧并不熟悉,如果是平時這么親昵的舉動,我可能會覺得非常的尷尬,然而這時候我卻覺得無比的自然。

  這也算是溫香軟玉,可是我一點想法也沒有,突然就想起了柳下惠,突然很理解他。他當年也是在嚴寒之夜擁抱著一個女子,沒有任何越軌之事,我也是一樣。想想,要是一個男人在沙漠里走上一天,然后半夜在近零下的溫度里去抱一個女人,就算是個絕世美女恐怕也不會有任何越軌的舉動,因為實在沒力氣了。

  我幾乎是一個晚上沒睡,只瞇了幾下,也都是十幾分鐘就醒,一個晚上我都在想亂七八糟的事情,想得最多的還是睡袋和帳篷,想著那些藏人的呼嚕,當時怎么睡也睡不著,還埋怨睡帳篷對頸椎不好,現在顯然想到那睡袋就是感覺渾身的向往。

  早上天一蒙蒙亮,我們就爬起來,那狀態很糟糕,我從來沒有這么累過,感覺身上所有的肌肉都不受控制,眼睛看出去都是迷糊的。特別是口渴,已經到了非常難以忍受的地步,連嘴巴里的唾沫都沒了。

  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心里有些慌亂,就和阿寧揉搓著自己的雙臂開始趕路。

  繼續走,這一次是阿寧走在前面,因為她晚上還睡了一點,比我有精神,我們繼續按照昨天的走法,一路下去。很快,又是三個小時,無盡的魔鬼城,這時候比無盡的戈壁還要讓我們絕望,我看著遠處望不到頭的巖山的重重黑影,實在想不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感覺我們就像被關在一個巨大沙盤里的螞蟻,被一種莫名的力量玩弄于股掌之中。

  熬過了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很快就到了中午,這時候我才開始有饑餓感,但是這和口渴比起來,簡直可以忽略不計。我的喉嚨都燒了起來,感覺一咳嗽就會裂開來。

  走到后來,我們實在忍不住了,阿寧就開始物色巖山。但是一路過來巖山都不好爬,最后我們找到了一座比較高大的土丘,咬緊牙關爬了上去,站到頂上往四周眺望。

  然而也沒有作用,這里的巖山都差不多高,我們目力能及的范圍內,全是大大小小的石頭山,根本看不到頭,再往外就看不到了,但是能肯定的一點是,我們絕對不在魔鬼城的邊緣。

  我和阿寧愣在那里,心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們怎么走,都好像是在這魔鬼城的中心?難道,有什么力量,不想我們走出這個地方?

  我們爬回到山丘下,找了一個有涼氣的地方休息,我和阿寧商量怎么辦,這好像已經到了絕境。我們走不出去,身邊沒有任何的食物和水,再過一段時間,我們連走路的力氣都不會有了。可能會死在這里。

  我心中琢磨著,冒出股股的涼意,已經在考慮人不喝水能活幾天。

  在陰涼舒適的環境下,據說是三天時間,但是現在我們一路走過來,已經走了整整一天一夜,體液的消耗非常大,我估計能夠撐到三天已經是極限了,據說喝尿能多活一天,可是狗日的我哪里來的尿。

  想著一陣絕望,也就是說,就算我在這里不動,也最多只能活兩天時間,如果沒有人來救我們,而我們又走不出去的話。

  阿寧顯然也作著同樣的打算,她低著頭。

  接下去怎么做,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選擇題,繼續走,也許能夠走出去,然而如果失敗,則明天就可能是我們的死期,我們會在這里脫水而死;而不走,等待別人的救援,希望十分的渺茫,也最多能活兩天時間,還是會死。

  阿寧是性格很強悍的人,我雖然有放棄的念頭,但是在生死關頭,倒也不算糊涂,我和她最后合計,就是繼續走,走到死為止。

  不過阿寧此時比我要冷靜,她開始做一些石頭的記號,并且拆下了她手鏈上的銅錢,她有一條銅錢穿起來的手鏈,壓在石頭記號下。她說如果有人在找我們,那這是一個希望,最起碼,他們能發現我們的尸體。

  這些銅錢相當的值錢,放在這里當記號,相當于放了一塊金磚在這里,我想著這可能是世界上最昂貴的記號,可惜,它指引的是我們的葬身之地。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繼續在這魔鬼城里穿行,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過這段時間的。

  三天三夜滴水未進,到了最后,連意志力也沒有了,好比一個行尸走肉。

  從第二天的夜里起,我的一切直覺都不再清醒,我看見的東西,都是沙礫的戈壁和四周高聳的巖山,這些景色有時候甚至在旋轉,我不知道是自己在轉,還是真的天在轉,我已經分不清楚,到底哪些事情可能發生,哪些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有時候我就感覺自己已經死了,自己是在飛,然后下一秒,我就看到阿寧在我面前蹣跚的前進,煎熬還在繼續。

  此時我還在期望,期望著能突然看到廣闊無垠的戈壁,或者前面的巖山一過,我們就能看到戈壁了。然而,除了巖山還是巖山,好像怎么都走不完似的。

  最后終于,阿寧先倒了下去,我看道她一下就消失在了我的視野里,那一瞬間,我有了瞬間的清醒,接著我就絆到了東西,也滾到了地上。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絆到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摔在石頭上還是沙地上,那一剎那,我就看到了天,那不是藍天,是黑沉沉的烏云。

  我心里苦笑,如果不是沒有太陽,我想我現在已經開始腐爛了,可是,就算給我多活了幾個小時,時間也到了。

  看著烏云,我想站起來,可是根本沒處用力氣,眼皮越來越重,在完全合上的那一剎那,我忽然看到天空閃了一下,好像是閃電,接著,一切都安靜了下來,一切都遠去了。我緩緩的沉入了深淵之中。

分享到:
贊(263)

評論130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06
    天真,你行,你行哈,和阿寧抱了哼。小哥要吃醋了,哼?? 小哥給我了
    小哥正牌女友2019-10-20 11:02:20回復
  2. #105
    吳邪,你再仔細一看看哪里了才發現阿寧沒戴胸罩。
    張起靈2019-10-16 21:19:48回復
  3. #104
    說麒麟蝎的,你們看七星魯王宮的時候見小哥驅走尸蟞王了?
    蛇眉銅魚2019-10-03 16:36:37回復
  4. #103
    666
    匿名2019-10-02 8:02:39回復
  5. #102
    評論放過阿寧好吧,好好一女生,到你們嘴里成什么樣了。嘔。
    雨歇2019-09-27 18:56:06回復
  6. #101
    哇,突然覺得這章甜甜的,感覺阿寧和無邪有意思,三叔算是光明正大的暗示了嗎?
    日山2019-07-22 13:52:09回復
    • 想多了,三叔說過,盜墓筆記沒有女主
      嚇到要哭的稻米2019-11-03 7:45:16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