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山古樓 第九章 盤馬老爹

  老頭很瘦,和肩膀上肥大的猞猁一比就更顯瘦削,但是仔細看能看到他身上已經萎縮的肌肉仍精練如鐵條,可以想象在壯年的時候會是何等雄偉。月光下老頭的眼睛炯炯有神,有一種讓人說不出的感覺。

  他把獵刀收回到腰后的鞘里,又打量了我一下,把猞猁換過到自己的另一只肩膀上,接著用當地話讓我跟他走。

  四周的草還在動,但老頭熟視無睹,背著猞猁一路往前。很快,四周的動靜逐漸遠去了,林子深處傳來了它們的悲鳴聲。猞猁都是臨時組成的狩獵團體,這一只可能是其中最強壯的,負責最后的撲殺,它一死狩獵團體就瓦解了,猞猁生性十分謹慎,絕對不會再冒第二次險。www.jlnnxe.tw

  老頭一邊叫喝,一邊往古墳的方向走,手電光閃爍不定,但始終定在山上,顯然阿貴這家伙不厚道,沒下來救我。

  只有一只手電朝這里來,我們迎上去,看到悶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沒事后似乎松口氣,接著他看到了老頭。

  悶油瓶的手上也全是血,阿貴的獵刀被反手握著,兩個人對視了一眼。悶油瓶看到老頭的文身,頓時就愣住了,但是老頭好似沒有注意他,徑直就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我心說我靠,好酷的老頭,有悶油瓶的風范,難道這家伙是瓶爸爸?

  悶油瓶想上去詢問,我將他攔住,說這老頭不是省油的燈,而且顯然語言不通,問他也沒有用,先回去再說。

  途經我摔下來的地方,看到地上也有一具猞猁的尸體,脖子被擰斷了,顯然是悶油瓶的杰作。老頭示意我們抬起來,悶油瓶將尸體過到肩上,一起爬上山坡,上面的人立即跑了過來,看到老頭后顯得很驚訝。

  老頭和他們用當地話唧唧呱呱說了一通,我完全聽不懂,我就偷偷問云彩,這老頭是誰啊。

  云彩道:“還能是誰,他就是你們要找的盤馬老爹。”

  “他就是盤馬?”我不由得吃驚,不過之前也想到了這一點。都說盤馬老爹是最厲害的獵人,除了他還有誰能這么老的年紀徒手殺死一只這么大的猞猁。要知道單只的猞猁可以獵殺落單的藏狼,貓科動物是進化到了頂點的哺乳動物捕食者,不是極端熟悉它們的習性不可能做到。

  剛才盤馬老爹肯定是被猞猁襲擊了之后,一直和猞猁周旋到了這里,然后蟄伏下來等待時機。娘的,最后那一下必殺我看就是悶油瓶也不一定能做得那么干脆,就是稍微晚個一秒,我和老爹之間肯定就死一個。

  阿貴看了看我的傷勢,向我們介紹了一下雙方,老爹似乎對我們不感興趣,只略打了個招呼就開始擦身上的污穢。www.jlnnxe.tw

  擦掉身上的血,我發現他的文身在血污中非常駭人,而且造型確實和悶油瓶的幾乎一樣,老爹的后脊梁骨有新傷口,深得有點恐怖,可能是猞猁偷襲所致。

  幾個人嘀嘀咕咕的,述說著進山的經過。自己半猜半琢磨,加上云彩的翻譯,我聽懂了大概,前面的和我猜的差不離,確實是因為他兒子的事情才進的山,不想怎么會遇上猞猁這種東西。好在老爹進山有一個習慣,就是在背上搭一條樹枝,一來可以當拐杖,二來在平地的時候可以防著后面的罩門被偷襲。這都是古時野獸橫行時留下來的規矩,一輩子都沒派上用場,不料就是這一次救了命,衣服給扯了去,但后脖子沒有被咬斷,真是險之又險。

  猞猁已經多少年沒露面了,在這里又突然出現,可能是因為前幾天連降大雨,深山里出了異變才被迫出來,人多的地方老鼠多,于是它們被食物吸引到了村寨邊上。

  老爹的神情很興奮,似乎是找回了當年巔峰時的感覺,我尋思現在也不適宜多問問題,阿貴吆喝著回去,說村里人該急死了,老爹和我的傷口都有點深,必須盡快處理。

  幾個人把兩具猞猁的尸體燒了,此時天色都泛白了,于是我們踩熄了火立即出發。

  猞猁的皮毛價值連城,就這么燒了實在太可惜了,不過阿貴說,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這里出現了猞猁,否則,不出一個星期偷獵的人就會蜂擁而至,這些人貪得無厭就算打不到猞猁也肯定要打點別的回去,這里肯定會被打得什么都不剩下。

  一路無話,回到村里天都大亮了,幾個村里的干事都通宵沒睡,帶著幾個人正準備進山,在山口碰上了我們。

  我們在村公所里吃了早飯,烙餅加雞蛋粥,我餓得慌吃了兩大碗,村里和過節似的,不停有人來問東問西。

  我的肩膀幾乎被咬了個對穿,消毒后打了破傷風針,又敷了草藥。盤馬老爹的背上縫了十幾針,那赤腳醫生也真下得去手,好比家里縫被褥一樣,三下五除二就縫好了,期間老爹一直沉默不語,就聽著那些村干部在不停地啰唆。

  這些煩瑣事情不提,處理完后我們想先回去休息,等緩過勁來再去拜訪老爹。不料老爹臨走的時候,卻做了一個手勢,讓我們跟他回家。

  我和悶油瓶對視一眼,心說這老頭真是脾氣古怪,兩個人站了起來連忙跟了上去,走出沒兩步,盤馬老爹又搖頭,忽然指了指悶油瓶說了一句什么。

  我們聽不懂,不禁看向跟來的阿貴,阿貴也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和盤馬老爹說了幾句,盤馬就用很堅決的語氣回答他,說完之后就徑直走了。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很茫然地看著阿貴,阿貴有點尷尬,我問他老爹說了什么?阿貴對我道:“他說,你想知道事情就你一個人來,這位不能去。”

  我皺起眉頭,心說這是什么意思,看了看悶油瓶,阿貴又道:“他還說……”

  “說什么?”

  “說你們兩個在一起,遲早有一個會被另一個害死。”

分享到:
贊(324)

評論209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98
    雖然你是瓶爸爸,但這話就不中聽了。
    匿名2019-09-24 12:05:42回復
  2. #197
    原來相愛相殺真存在……
    匿名2019-09-22 13:45:37回復
  3. #196
    看到悶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沒事后似乎松口氣 喲——
    匿名2019-08-28 14:51:36回復
  4. #195
    在,在一起,,,對不起我想歪了
    某個稻米2019-08-24 9:57:35回復
  5. #194
    看了這么久,終于看出一點小哥和吳邪的cp感了
    匿名2019-08-21 23:16:04回復
  6. #193
    wwww
    yuyuanwang_2019-08-14 18:53:01回復
  7. #192
    老爹飯可以亂吃 話不能亂說啊
    匿名2019-08-05 9:50:52回復
  8. #191
    主人公讓你寫成一個,又笨,又懦弱,又弱智,偏偏死不了的人,歸根結底是作者你自己弱智,就像中國的恐怖片,音樂渲染挺恐怖,最后真像很簡單,不值一提。
    小勇2019-07-29 3:31:26回復
    • 有些人啊看個小說就愛逼逼
      靈哥哥2019-10-18 18:15:54回復
  9. #190
    作者啊,我覺得你就是寫不出什么巧妙的構思,還故作神秘,搞的主人公像弱智,又像一個蠢貨,讀者都能想到老頭是誰,就無邪想不到,我也是服了,情節啰嗦死了。
    小勇2019-07-29 3:27:05回復
    • 想看就看,不想看就別看,不要在那里瞎bb
      匿名2019-10-22 23:03:29回復
  10. #189
    瞎了陳皮阿四的是盤馬吧
    匿名2019-07-27 8:58:44回復
  11. #188
    天真是真的可愛呢哈哈哈
    匿名2019-07-22 9:39:46回復
  12. #187
    賣腐的爹媽形婚嗷
    匿名2019-07-06 20:42:45回復
  13. #186
    他爹當然煩你們兩個彎的
    那位先生2019-07-01 8:06:53回復
  14. #185
    冰山一樣的酷哥
    7772019-06-13 23:56:33回復
  15. #184
    喲呵 少有的緊張?
    吳邪2019-06-09 10:23:53回復
  16. #183
    干嘛摸我小屁股
    云彩2019-05-19 22:10:44回復
  17. #182
    只有一只手電朝這里來,我們迎上去,看到悶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沒事后似乎松口氣,接著他看到了老頭。
    小黃雞胖次2019-05-11 12:47:56回復
  18. #181
    瓶爸爸。。。
    匿名2019-04-11 0:10:24回復
  19. #180
    看到悶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沒事后似乎松口氣。啊!
    行號2019-01-21 23:38:47回復
  20. #179
    讓人惡心的評論
    張三2019-01-09 16:41:35回復
  21. #178
    記得以前看到悶油瓶混進陰兵隊伍進入青銅門的時候,心里震撼無比。一切的終極是什么??盜墓盜墓,寫到這里這個坑太大了,如何填坑?
    匿名2018-12-24 7:37:19回復
  22. #177
    相愛相殺的全都值得肝膽相照【滑稽】
    很久以前的打火機2018-12-08 19:30:04回復
  23. #176
    啊啊啊啊,為什么不能在一起
    匿名2018-11-11 20:09:49回復
  24. #175
    瓶爸爸,????
    匿名2018-10-04 12:16:17回復
    • 嘿嘿嘿
      小悶油瓶2019-07-30 15:33:59回復
  25. #174
    不啊瓶爸爸!他們倆注定要在一起啊!
    張起靈的腌白菜2018-09-01 15:26:28回復
  26. #173
    【看到悶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沒事后似乎松口氣】我只想呵呵。。。。
    。。。。2018-08-22 19:59:18回復
  27. #172
    看到悶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沒事后似乎松口氣~( ̄▽ ̄~)~
    阿箐2018-08-22 13:26:41回復
  28. #171
    會被凸(艸皿艸 )死2333
    齊羽2018-08-13 19:58:41回復
  29. #170
    扎心唉...
    qwq2018-07-18 10:27:34回復
  30. #169
    悶油瓶的師父
    悶油瓶2018-07-07 19:22:26回復
  31. #168
    你們被某個人誤導了吧,盤馬怎么會是苗族首領
    看過一遍一臉懵逼第二遍得看仔細了2018-07-02 9:15:46回復
  32. #167
    瓶爸爸...
    溫瓊林2018-04-25 0:32:21回復
  33. #166
    你們兩個人在一起,遲早有一個會被另一個害死。相愛相殺?哎喲
    匿名2018-04-22 15:35:47回復
  34. #165
    鐵面生是哦誰?
    喬沃德?達?基巴2018-04-17 19:01:39回復
  35. #164
    扎心了啊
    是阿言啊2018-04-09 22:31:20回復
  36. #163
    瓶爸爸,好萌的稱呼~
    匿名2018-02-25 21:38:59回復
  37. #162
    這句話扎心了老鐵
    萌新2018-02-18 18:25:49回復
  38. #161
    盤馬的話好傷小哥…
    重溫黨2018-02-07 20:36:28回復
  39. #160
    猞猁燒了可以了吧?
    匿名2018-01-25 13:11:56回復
  40. #159
    看到悶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沒事后似乎松口氣,噫~~~
    天真2017-12-27 23:23:46回復
  41. #158
    盤馬會不會是割瞎陳皮阿四的那個苗族首領!
    解語花2017-11-04 21:04:53回復
  42. #157
    所有要保護好
    楠小城2017-10-29 19:07:13回復
  43. #156
    這盤馬老爹不會就是弄瞎了陳皮阿四的那個吧?
    匿名2017-10-16 21:17:19回復
    • 好像是
      老盤馬2018-04-29 21:20:04回復
  44. #155
    劇透嗎?天真和瓶子是鐵面生和汪藏海復活的,這背后有很大的殺戮和陰謀
    不稱職的劇透黨2017-10-06 14:18:55回復
  45. #154
    瓶爸爸`誒喲不行我血槽已空
    讀者2017-09-07 22:15:13回復
  46. #153
    后面讓在我家悶油瓶差點死掉的一句話,盤馬你走開
    無邪。2017-08-28 10:04:22回復
  47. #152
    從第一章看到現在給我的感覺是,小天真越來越成熟了,看到這,竟然是 小天真在保護悶油瓶呀。
    路人2017-08-27 15:15:44回復
  48. #151
    在一起……呵呵??
    小哥2017-08-23 11:28:16回復
1 2 3 4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