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山古樓 第十章 坐下來談

  聽了那話,我一下就愣了,這沒頭沒尾的,盤馬老爹忽然說了這么一句,我一下沒反應過來。但是,同時我腦子咯噔了一下,感覺到這一句話聽著有點瘆人。

  還沒細想悶油瓶已經追了上去,一下趕到那老頭前面將他拉住。“你這么說,你認識我?”他問道。

  盤馬老爹抬頭看著他,臉上毫無表情,沒有回答,悶油瓶一下脫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你看看,你是不是認識我?”

  兩人黑色的文身無比清晰,似乎是兩只麒麟正在對決相沖,而他們目視著對方,十分的奇特。www.jlnnxe.tw

  對峙了片刻,盤馬仍舊什么都沒有說,而是漠然地從悶油瓶身邊走了過去,完全不會理會他,面部表情也沒有任何的波瀾。

  我無法形容那時的感覺,很奇特,如果一定要用文字形容,我只能說我仿佛看到了兩個不同時空的悶油瓶,瞬間交合又瞬間分開。

  “悶油瓶終于遇到對手了。”我當時心里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想法,如果不是時機不對的話我還真有點幸災樂禍。一直以來,我認為世界上不可能有人比悶油瓶更難搞的人,原來不是,果然很多時候需要以毒攻毒,以悶打悶。

  悶油瓶沒有再次追上去,他靜靜地看著盤馬揚長而去,就這么幾秒鐘的時間,剛才那種時空錯亂的感覺又煙消云散。

  阿貴不知所措,看看我,看看遠去的盤馬,看看悶油瓶,面色有點撮火,顯然搞不懂這故弄玄虛的是唱的哪一出。我怕他出現膩煩情緒,忙拍了拍他,走到悶油瓶身邊,和他說讓他回去,別急,既然盤馬讓我去我就去,問完了就立即回來告訴他。

  悶油瓶不置可否,點了點頭,還是看著遠去的盤馬,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不知為什么,這時,我覺得他的眼神忽然變得有些不同了,好像少了什么東西,同時我又感覺,這眼神我之前在什么地方見過。

  剛才他們四目交匯的時候,一定發生了什么,盤馬的這種表現,是一種極強烈的暗示,他肯定知道一些事,而且他肯定知道悶油瓶是誰,甚至和他有過比較深的淵源,但看他的態度,似乎這種淵源一點都不愉快。

  我迫不及待地追了上去。

  跟阿貴再次來到盤馬家的飯堂里席地坐下,我腦子里一直在琢磨盤馬的話是什么意思,以及應該如何有效地和盤馬這樣的人交流。

  “你們兩個在一起,遲早有一個會被另一個害死。”www.jlnnxe.tw

  盤馬突然說出這么一句話,本身就讓人摸不著頭腦,如果他不是知道什么,他一個山里的獵人是不會無緣無故耍花槍的。但他的態度又很奇怪,而且很明顯,他不是很喜歡悶油瓶。

  我實在想不出個中關系。這可能是一句很普通的話,也可能帶有什么隱喻,我一直告訴自己讓自己別多想,也許盤馬老爹的意思是我的身手太差,悶油瓶的身手又太好,所以我總有一天會連累他。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句話從承前啟后來看,被警告的人似乎是我,我是那個遲早被害死的人。

  但是悶油瓶可能把我害死嗎?如果沒有他,我現在早就是幾進宮的粽子了,即使他要害死我,我也只能認栽了,這似乎也完全說不通。

  盤馬的兒子打來水給我們洗臉洗身體,盤馬因為傷口在后背,就由他兒子代勞,他自己點起水煙袋,抽他們瑤族的黃煙。

  我聞著味道發現煙味和悶油瓶的草藥味有點類似,看來那些草藥里也有這種成分。于是我想著能不能以這個當切入口先緩和一下氣氛,卻完全找不到話頭。

  天色一下沉了下來,似乎又要下雨,廣西實在太喜歡下雨了,盤馬的兒媳婦關上窗戶后席地而坐,風從縫隙中吹進來,氣溫一下涼爽了很多,老頭這才給我行了一個當地的禮儀,我也學著還了一下。

  此時我才能仔細打量盤馬的樣貌。盤馬五官分明,臉上滿是和山民一樣黝黑的皺紋,非常普通的樣貌,這時很難想象當年他天神老爹的派頭,真是人不可貌相。這個五官絕對和悶油瓶不會是一個譜系的,想到這里我稍微放心了一點。

  阿貴在一邊把我的來意說了一遍,還說我是官面上的人物,盤馬看著我說了一句話,阿貴翻譯道:“老爹說,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大概也能猜得到,他也早就料到有一天會有人問起這件事。你想問什么就問吧,問完就趕緊走,不要來打擾他。”

  我又愣了一下,感覺老爹話里帶著什么意思,好像他誤會我是什么人了。

  可是我又無法清晰地感覺出他誤會的原因,想著想著我立即反應過來,知道現在根本不應該去琢磨,當成自己也沒發覺是最妥當的,等再有點苗頭了,再說清楚也不遲。

  我正了正神,心里理了一下,于是對老爹道:“就是想和您打聽一下以前那只考古隊的事情,我想您能把當年的情況和我大概說一遍。不過,在這之前,我想知道,您剛才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們兩個,一個肯定會被一個害死——”

  盤馬吸了一大口煙,?然露出一個很奇怪的表情,搖頭說了幾句話,阿貴翻譯道:“老爹說,他剛才那句話的意思很明白,你的那個朋友你完全不了解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和他在一起,你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您認識他?”我立即追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盤馬老爹看著我,頓了頓,好久才道:“臉我不認得,但我認得他身上的死人味道。”

分享到:
贊(294)

評論76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64
    小哥恢復記憶之后就一直以為自己會變粽子,然而他是張家族長……
    匿名2019-09-22 13:52:26回復
  2. #63
    小哥身上有我的氣味qwq
    死人2019-06-24 19:41:36回復
  3. #62
    盤馬看見我還不行禮?
    張起靈2018-08-31 15:12:36回復
  4. #61
    紋身不是體溫升高才能顯現嗎?
    不是三叔是四叔2018-08-17 12:30:26回復
    • 打完猞猁體溫能不高嗎…
      小稻米2018-12-09 7:26:43回復
      • 哈哈哈哈你也太可愛了叭
        匿名2019-06-04 22:55:35回復
  5. #60
    58樓你別亂說,小哥根本不會尸變
    zn2018-07-04 16:54:26回復
  6. #59
    據說小哥是間歇性尸變的血尸,這可能和文錦說的考古隊的人會變成禁婆那樣的怪物有關,但因為小哥是張家人所以他不會永久尸化,只是間接性的.每次小哥失蹤就是因為這個,他不想傷到別人所以會找一個設人的地方.
    重溫黨2018-06-06 10:35:29回復
    • 是因為小哥身上的血液問題才會這樣
      匿名2019-06-09 2:04:37回復
    • 你這個據說很有靈性,哪兒聽來的?
      匿名2019-07-13 0:57:00回復
    • 看過原著嗎?你腦洞真大
      匿名2019-10-06 20:23:02回復
  7. #58
    悶油瓶可能尸變,之后將吳邪殺死
    匿名2018-03-09 17:37:04回復
    • 悶油瓶會尸變?我怎么不信
      重溫黨2018-05-14 17:04:20回復
  8. #57
    我去
    匿名2017-11-26 16:27:39回復
  9. #56
    小哥身上有我的味道,woc好幸福
    死人2017-11-18 18:19:23回復
  10. #55
    有意識的死人,可以說和長生不老一個性質
    楠小城2017-10-29 19:10:04回復
  11. #54
    張啟山只是張家的分支,根據老九門可以推斷,張啟山是上任張起靈的侄子輩,而悶油瓶是現任張起靈,他們可以說是同輩。
    匿名2017-08-17 10:41:02回復
    • 上任張起靈是張啟山的爺爺
      匿名2018-08-31 14:47:55回復
  12. #53
    這是要開虐的節奏?
    云里霧里的我2017-08-16 12:31:43回復
  13. #52
    小哥擁有兩個死人的意識
    。:!2017-08-07 23:45:04回復
  14. #51
    小哥身上有我?!
    死人2017-07-23 14:15:42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