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山古樓 第二十八章 魔湖的詭異

  “死了?”我腦子嗡的一聲,心說,怎么可能?

  阿貴說完這句話,一下子情緒就完全崩潰了,整個人幾乎是癱倒在湖里。我只好先把他扶了起來,扶回到雨棚里。又到騾子那里拿了幾罐米酒給他灌下去,他才舒緩過來。但情緒還是極度的低迷,語無倫次。

  我一邊聽一邊組織,最后終于明白這里發生了什么。www.jlnnxe.tw

  原來跟著我離開之后,再次返回時,阿貴找了幾個人幫運食物和東西到湖邊,看看沒什么事,云彩就跟著那些人回家干別的了,這里只剩他自己看著。

  當時悶油瓶和胖子已經打撈上來了很多的東西,并且他們已經發現了可能藏匿著那些尸體的地方。但是那時雨已經沒完沒了地下了起來,水位開始升高,使得他們的打撈陷入了僵局。

  這時,他們在整理打撈物的過程中,發現了一整套打撈設備,包括潛水服、牽引繩,當時使用的是重裝潛水的設備,由氣管連著水面,用麻繩牽引。胖子說他們肯定是使用這套設備在這個湖底古寨里打撈那些鐵塊的。

  整套設備在水下泡了很長時間,大部分部件都已經不能用了,但當時的潛水頭盔使用了非常耐腐的材料,打包在裝備包里竟然沒有透水,里面還是干的,只有在外面的一層橡膠脫落得斑斑駁駁。

  胖子當時突發奇想,想利用這個頭盔和一部分橡膠做一個簡易的潛水設備,頭盔里的空氣可以供他呼吸七到八次,因為人呼出的氣體中同樣含有大量的氧氣,所以這點空氣還是很可觀的,運用得好可以讓胖子在水下待的時間延長到五分種。

  對于潛水來說,這從容的五分鐘和那一分鐘可是天壤之別。他們就是利用了這套設備,找到了水下的骸骨。當時的過程是,他們使用了兩條繩索,一條拴在胖子的腰上,因為頭盔很重,光靠胖子的力氣可能會在上浮的過程中出危險,此時需要他們將他拉上來。另一條繩索上全是用鐵絲彎的鉤子——鐵絲是從皮箱的龍骨里拆出來的——胖子潛下去后,把打撈上來的東西全部都掛到鉤子上,這樣一趟下去能撈不少東西上來。

  骸骨全部已經散落,分布在那條籬笆的東端,他們將其打撈起來,根據其中的位置,將他們用樹枝拼合起來以確定人數,操作十分簡便順利。

  等他們把所有能看到的骨頭都打撈起來之后,拼接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問題。www.jlnnxe.tw

  所有骨頭拼成了大概的人形,他們驚奇地發現,所有的骨骸中,竟然都沒有右手掌。

  按照骸骨統計的方法,頭骨和盆骨是判斷人數最重要的依據,因為其他骨骼太零碎,有所缺失不稀奇,但是,一只右手掌都沒有實在是太奇怪了。這應該不是偶然。

  胖子和悶油瓶開始琢磨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這種情況,到底是拋尸的時候有什么特別的情況使得右手掌都缺失了,還是被人為地砍掉了?

  盤馬和我說的過程中,完全沒有提過他們砍掉這些尸體的手掌,而且他們也沒有理由這么干。結果百思不得其解釋,胖子還奇怪那些人難道都是狗熊,熊掌被人剁了燉秘制菜了。

  最后,還是阿貴得出了一個結論,他說會不會這些人本身就沒有右手,所有人的右手都是假的用木頭做的,結果拋入湖中之后木質的義手都腐爛了。

  我聽到這里,卻完全不這么想,因為所有人都沒有右手這個前提太詭異了,我實在想不出有什么情況會這樣,我反而感覺是否這些人的右手上有什么特征,有人為了隱瞞這些人的身份于是將手剁掉了。或者是,好像戰利品一樣,這些人的右手被人收集走了。可是盤馬又沒有提過這件事,難道當年他們拋尸之后,尸體還被撈上來重新處理過?但這個想法隨后也被證實不可能,因為在阿貴的敘述中,胖子也想到了這一點,但看那些人的手腕骨,都沒有被刀切過的痕跡。那些人的右手掌好像都是自然脫落的。手腕部分的關節都在。

  在盤馬老爹的敘述中,考古隊那幫人都是有右手的,顯然右手的缺失是在他們死了之后,他們實在想不出理由,于是再次潛水去尋找線索。

  他們在籬笆附近再沒有發現什么,胖子懷疑那些骨頭沉入到籬笆內的古寨之中了。

  之前他們剛開始潛水的時候就有一個默契,就是絕對不進入湖底的古寨之中,只在環境比較簡單的外圍活動。因為寨子內比外圍又深了好幾米,而且這種湖底探險危險性很大,湖底的環境誰也沒有測試過,說不定有的古寨已經十分的脆弱,一碰就坍塌,需要更加完備的潛水設備。

  胖子等不及,認為就是過去看看沒什么大不了,所以這時就有了一些矛盾,但是我不在,悶油瓶又不會說什么閑話,阿貴也不可能反駁老板,所以胖子就潛下去了。

  這一次,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故。

  當時的繩子是阿貴從縣城里帶回的尼龍繩,非常結實,而且買了有三百米,所以胖子一點也不擔心,他可以潛到更深的地方。胖子潛下去之后,逐漸深入,和以往一樣,阿貴也沒有太擔心,他看著時間,預備著到點之后,再用勁把胖子提上來。

  他們約好的時間是四分半鐘,因為大概需要三十秒到一分鐘的時間上浮,上浮太快會出現潛水病。

  在水下潛水,其實四分鐘給人的感覺是很漫長的,而在水上是稍縱即逝,不久阿貴就開始扯動繩子,沒曾想這拉了幾下,忽然繩子就繃直了,而且怎么拉也拉不動,好像下面被什么東西咬住了。

  當時第一個念頭就是可能掛在籬笆上了,之前也遇到過這種情況,那些籬笆被水泡了不知道多少年,全都像旺仔小饅頭一樣酥軟,只要用力拉就可以了。阿貴用力扯了幾下,果然繩子動了。

  阿貴快速拉升,可是這一拉,他就發現手感不對了。繩子吃的力氣變小了很多,拉起來非常輕。

  這種感覺說起來有點恐怖,很像釣魚時魚兒咬鉤之后,和魚僵持了幾秒線卻松了,這代表著餌被咬掉了,魚卻脫鉤了,而現在,餌就是胖子。

  阿貴當時冷汗就下來了,越拉他感覺越不對,離水面越來越近,手感也越來越輕。隨著逐漸可以看到的水下黑影,他幾乎就窒息了,等到那影子拉出水面,他發現胖子竟然不見了,他拉上來的,只是個頭盔。

  他一推測,很可能是這繩子鉤在什么地方了,胖子一看形勢不對,立即把頭盔脫了,然后自己浮上來。脫了之后,不知怎么的鉤住繩子的東西又松脫了。這樣說來,胖子很快就會浮上來。

  可是,等了一分多種,沒有任何東西浮上來。

  他感覺有點不妙了,這不同于其他狀況,在水下待了一分鐘,普通人肯定溺死了。

  當時悶油瓶在岸上,阿貴逐漸就慌了,本來挺好的生意能賺錢不說,在這里只要會游泳就能輕松打發老板,現在一下子出了狀況,那是要負責任的。在山里這種小地方,出點這種事情可能會被人傳一輩子。

  他一邊脫掉衣服,一邊朝岸上吶喊,看悶油瓶往湖里跑過來后,他跳入了湖中,抱著石頭潛水下去,可惜他實在沒經驗,沉了幾米石頭就脫手了,又掙扎著浮上來。正好悶油瓶趕到,阿貴把情況一說,悶油瓶立即戴好撈上來的頭盔,也跳了下去。

  阿貴拉著繩子求神保佑,他沒有想到的是,一直等了五分鐘,不僅胖子沒有上來,連下去的悶油瓶也沒有任何動作,那繩子就那么垂在水里。

  他拖起繩子,熟悉的手感又傳了過來,等他拽出水后,發現同樣的情況再次出現,繩子的另一頭,悶油瓶也不見了,只剩下了潛水頭盔。

  我聽完后就蒙了,腦子里亂成一團,內心并不接受這些事情,感覺太扯淡了,這種事情怎么可能發生,但同時我又清楚地知道阿貴不可能說謊,那這事對于我來說,簡直太可怕了。

  我問阿貴這是什么時候發生的事情,他道離現在已經快兩個星期了。事發之后他在湖面上等了一天,什么東西都沒有浮上來。

  兩個星期?就是鯨魚,在水里悶兩個星期也死透了。難怪阿貴說他們死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導致他們在水里脫下了潛水頭盔,死亡是可以確定的。

  那天之后,阿貴每天都要到湖面上看一圈,想看看有沒有尸體浮上來,但是一直沒有尸體。他一度以為湖底有什么怪魚把他們吃了,但很明顯的也沒有任何血跡和被攻擊的痕跡留在那個潛水頭盔上。

  我看了一下頭盔,發現胖子做了很有趣的改動,而這種改動使得頭盔在水下很難脫下,這就變成了一件“存在問題”的事情。我潛入過水底,知道水底的情形是怎么樣的,雖然進入到古寨中有潛在的危險,但也不會讓他們花那么大精力脫掉頭盔啊。

  我懷疑是否是潛水病,因為潛水到更深的地方后,吸入氧氣的比例似乎要經過調制,否則會形成醉氧,但是醉氧不是醉酒,不會醉到脫衣服的。

  在水下肯定發生了什么事,使得他們非脫掉頭盔不可,而且,悶油瓶也脫掉了頭盔,說明這肯定是個不可選擇的過程。悶油瓶不會像胖子那樣突發奇想。

  那么在水下脫下頭盔之后,他們為什么沒有再出現呢,難道他們遇到的這件事最后還是導致了什么意外嗎?

  我長途跋涉,身心俱疲,一下遇到如此棘手的情況,真的有點手足無措。但我絕對不承認他們已經死了,我們一起經歷了那么多事情,可以死在任何地方,但我們都絕處逢生了,怎么可能死在這么一次半旅游半調查的旅途中。

  即使話是這樣說,我一仔細琢磨這個事情,心還是揪了起來,讓我立即放棄僥幸。因為我知道,意外是不和你講道理的,就算你以前遇到過再大的危險,該到你死的時候你怎么也逃不過。歷史上很多大英雄都是風云一生最后死在小人物手里,難道上帝玩我,他們兩個真就這么沒了?

  想了想,我的內心還是無法接受,人煩躁起來,心說當時已經在下雨,在湖面上的視線肯定不好,他們也許當時已經上浮但離阿貴的位置很遠,所以阿貴沒有看見,之后又因為什么原因,他們獨自上岸了。

  不管怎么說,有件事我是必須做的,無論他們是否出了意外,我必須潛水下去看個究竟,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分享到:
贊(309)

評論84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68
    理論上來說,那胖子瓶子就該進了個有空氣還有食物的地方進行探索,并持續了兩周?古樓里有這個條件嘛……哎呀好多細節都忘了,繼續重溫
    匿名2019-10-24 2:44:33回復
  2. #67
    兩個星期有空氣沒食物也會餓死吧
    小虎2019-08-21 22:37:44回復
  3. #66
    兩個星期?他們又沒帶食物下去不會餓死嗎?
    匿名2019-08-21 22:35:37回復
  4. #65
    57樓溫寧小可愛
    朱閣蕭音2019-08-12 15:17:04回復
  5. #64
    鯨魚會被水悶死?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
    匿名2019-08-02 18:44:38回復
  6. #63
    (っ╥╯﹏╰╥c)
    無法言說2019-07-21 21:45:28回復
  7. #62
    還是裝備太差了
    匿名2019-07-13 0:16:27回復
  8. #61
    沒有想過,阿貴有問題嗎,他肯定沒有兒子
    悶油瓶2019-06-23 4:27:39回復
  9. #60
    天真成熟了啊
    匿名2019-04-11 1:13:27回復
  10. #59
    想到小哥的手,我看了看我的手。。。。嗯,挺長的
    新晉稻米2019-03-31 19:34:01回復
  11. #58
    小哥我來啦
    2018-10-09 10:08:09回復
  12. #57
    天真,醉酒和醉氧是有區別的,比如小哥醉酒的時候可能會酒壯色膽把你要了但醉氧就不會...
    溫瓊林2018-04-26 0:19:34回復
    • 哈哈哈哈
      北派七叔2019-07-11 0:57:33回復
    • 對的對的
      瓶邪一生推2019-08-24 11:19:00回復
  13. #56
    我是誰?我在哪?
    云彩2018-04-01 14:08:14回復
  14. #55
    媳婦,你可不能出事啊
    吳邪2018-02-14 0:54:24回復
    • 您是否對您的位置有誤解?
      匿名稻米2018-09-03 17:06:40回復
      • 噗哈哈哈 可以逆一下233
        2019-07-01 17:35:39回復
  15. #54
    肯定那些人和小哥一樣,中指食指一樣長
    天真無邪2017-11-25 15:06:39回復
    • ......QAQ
      溫瓊林2018-04-26 0:15:10回復
    • 小哥是左手啊
      悶油瓶的迷妹2018-08-02 20:39:03回復
    • 那些人是汪家人
      南派三叔2019-10-09 2:51:57回復
  16. #53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天真一定要看到小哥·
    楠小城2017-10-30 18:42:42回復
  17. #52
    49樓這種評論很招人厭
    2017-10-14 20:16:54回復
  18. #51
    啊啊啊啊啊我他媽渾身雞皮疙瘩啊啊啊啊眼淚都涌出來在眼眶啊啊啊啊啊
    胖子的小手絹2017-09-05 22:51:15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