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頂天宮(上) 第十一章 困境

  我一邊策馬前進,一邊順著胖子指示的方向看去,透過稀疏的樹木,我看到下面湖邊上熙熙攘攘的大概有三十幾個人,五十多匹馬,是一支很大的馬隊.

  那些人正在湖邊搭建帳篷,看來想在湖邊上過夜.其中有一個女人正在張開一個雷達一樣的東西調試,我用望遠鏡一看,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在海南的阿寧.

  我罵了一聲,這個女人也來了這里,那說明我們的推斷沒錯.三叔想要拖延的人,恐怕就是這一幫,不知道撈泥船的公司,來到內陸干什么.

  華和尚也看到了下面的馬隊,臉色變了辦,輕聲問陳皮阿四怎么辦.

  陳皮阿四看了看,輕蔑的笑了笑,說道:“來的好,說明我們的路沒走錯,繼續走,別管他們.“

  我拿著望遠鏡一個人一個人看過來,沒看見三叔,不過三叔既然是可能落在了他們手里,不太可能有太多自由,有可能給關在帳篷里了.

  令我覺得不舒服的是,下面的人當中,有一半幾乎都背著五六式步槍,我還看到了衛星電話和很多先進設備.胖子看著槍眼饞,對陳皮阿四道:“老爺子,你說不買槍不買槍,你看人家荷槍實彈的攆上來了,要交上手了怎么應付?難不成拿臉盆當盾牌,用衛生巾去抽他們?“

  陳皮阿四看了他一眼,甩了甩手笑道:“做我們這一行從來不靠人多,過了雪線你就知道跟著我跟對了.“

  我們的對話全是用方言交談,漢語都講不利索的順子聽不太明白,不過他做向導好多年了,自己也知道客人說的話別聽,聽太多了,人家說不定把你滅口.

  我們繼續往上走,直看到前面出現一些破舊的木頭房子和鐵絲門,上面還寫著標語“祖國領土神圣不可侵犯“.

  順子告訴我們,這里是雪山前哨戰的補給站.多邊會談后,這里的幾個哨站都換了地方,這里也荒廢了,雪線上的幾個哨站也都沒人了,咱們要上去的話,到時候有機會去看看.

  當夜無話,我們在這里湊合過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繼續趕路.順子覺得奇怪,少有旅游的人這么拼命的,不過收人錢財也由的我們.

  我們起床的時候已經開始下雪,氣溫陡然下降.南方人很少能適應這樣的天氣.除了胖子和葉成,其他幾個人無一不凍的僵硬.

  再往上過了雪線,我們終于看到了積雪.一開始是稀稀落落的,越往上就越厚,樹越來越少,各種石頭多起來,陳皮阿四說這是這有工程進行過的痕跡。

  到了中午的時候我們四周已經全是白色,地上的雪厚的已經根本沒路可走,全靠順子在前面帶著馬開道.這時候忽然刮起了大風,順子看了看云彩,問我們,要不今天就到這里吧,看這天可能有大風,看雪山過癮就過一下,再往上就有危險了.

  陳皮阿四呵起氣擺了擺手,讓他等等.我們停下來休息,吃了點干糧,幾個人四處去看風景.

  我們現在在一處矮山的山脊上,可以看到我們來時候走過的原始怎林,他極目眺望,然后指著一大片洼地,對我們說:“古時候建陵一般就地取材,你看這一大片林子明顯比旁邊的奚落,百年之前肯定給人砍伐過,而且我們一路上來雖然步履艱難,但是沒有什么特別難過的障礙,這里附近肯定有過古代的大工程,這一帶山體給修過了,咱們大方向沒錯,還得往上.“

  葉成問道:“老爺子,這山脈有十幾座山峰,都是從這里上,我們怎么找?“

  陳皮阿四道:“走走看看,龍頭所在肯定有異象.地脈停頓之處為龍穴.這里山多,但是地脈只有一條,我們現在是沿著地脈走,不怕我不到,最多花點時間而已.“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一片一片的樹,也看不出有什么區別,不由自慚形穢.

  轉頭去看悶油瓶,卻見他眼睛只看著前面的雪山.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好像在擔心什么事情.我知道問他肯定是白問,轉身去找胖子聊天.

  順子聽說我們還要往上,嘆了口氣,搖頭說套再往上馬不能騎了,要用馬拉雪耙犁.長白山的冬天其實是交通最方便的地方,除了暴風雪天氣,一般用馬拉雪耙犁能爬到任何馬能到的地方,但是一旦風起,我們任何事情都得聽他的,他說回來就回來,絕對不能有任何異議.

  我們都點頭答應,將行李從馬上卸下來,放到耙犁上,準備妥當,順子叫著抽鞭子在前面帶路,我們的馬自動跟在后面,一行人在雪地里飛馳.

  剛坐雪耙犁的時候覺得挺有趣的,和狗拉雪橇一樣.不一會兒,不知道是因為風大起來的關系還是在耙犁上不好動彈,身體的肢端冷的厲害,人好像沒了知覺一樣.

  因為是山路,馬跑的不穩起來,胖子因為太重,好幾次都側翻摔進雪里,弄的我們好幾次停下來等他.

  就這樣一直跑到天灰起來,風越來越大,馬越走越慢.我們不得不戴上風鏡才能往前看,到處是白色的雪花,不知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還是雪山上刮下來的.滿耳是風聲,想說句話,嘴巴張開,冰涼的風就直往里灌,用胖子的話說,罵娘的話都給凍在喉嚨里了.

  跑著跑著,順子的馬在前面停了下來,我隱約覺得不妙,現在才下午兩點.怎么天就灰了.我們頂著風趕到順子身邊,看到他一邊揉著脖子一邊看四周,眉頭都皺進鼻孔里去了.

  我們圍上來問他怎么回事,他嘖了一聲,說道:“風太大了,這里好像發生過雪崩,地貌不一樣了,我有點不認識了.還有,你們看,前面壓的都是上面山上的雪,太深太松,一腳下去就到馬肚子了,馬不肯過去.這種雪地下面有氣泡,很容易滑塌,非常危險,走的時候不能扎堆走.“

  “那怎么辦“潘子看了看天,“看這天氣,好像不太妙,回的去嗎?“

  順子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我們.說道:“說不準.不過這風一旦刮起來,沒兩天兩夜是不會停的,咱們在這里肯定是死路一條,前面離那座廢棄的邊防崗哨不遠了,到了那里能避避風雪,我看回去已經來不及了,我們可以徒步過去.“

  胖子壓著自己的蓋耳氈帽,試探性的走了一步,結果人一下字就捂進了雪里,一直到大腿.他艱難的往前走了一步,罵道:“他奶奶的,有的罪受了.“

  我們穿上雪鞋,頂著風,自己拉著爬犁在雪地里困難的行進,這地方是一風口,就是兩邊山脊的中間,風特別大,難怪會雪崩.我們往風口里走,順子說著哨崗一個小時就能到,但是不知道是我們走的太慢.還是順子壓根就帶錯路了,走到傍晚六點多,還是沒見到哨崗的影子.

  順子轉來轉去摸不著頭腦,再一想,忽然哎呀了一聲:“完了,我知道這哨崗在什么地方了!“

  我們圍上去,他臉色極度難看,道:“我怎么就沒想到,這表示小雪崩,哨崗肯定給雪埋了,就在我們腳下,難怪轉了半天都找不到!“

  潘子嘆了口氣,說了句話,看他的嘴型是:“媽拉個B地!“

  胖子大叫著,問順子:“那現在怎么辦?馬也沒了,難不成我們要死在這里?“

  順子指了指前面,說道:“還有最后一個希望,我記得附近應該有一個溫泉,是在一山包里,溫度很高.如果能到那里,以我們的食物可以生活好幾天,那溫泉海拔比這里高,應該沒給雪埋住.要真找不到,那只有求生意志了,一步一步再走回去了.“

  “你確定不確定啊?“胖子對順子不信任起來.

  順子點頭:“這次絕對不會錯,要找不到,你扣我工錢.“

  我心里苦笑,你娘的要真的扣你工錢,恐怕呀下輩子才有這機會?

  眾人都哭喪著臉,跟著順子繼續往上走.天越走越黑,順子拉起繩子讓我們每個人都綁在身上,因為能見度太低了,根本看不到人,叫也聽不見,只能靠這繩子才能讓我們集中在一起.

  我走著走著眼睛就開始花了,怎么也看不清楚.前面的人越走越遠,后面的人越拖越后,我一發現兩面都看不到人,心里不免咯噔了一聲,心說是不是現在這個時候進山犯了個錯誤,難道會死在這里.

  不像,順子走的還挺穩,雖然我看不見他,但是感覺到這繩子的走向很堅定,折中風雪他一定已經習慣了,跟著他準沒事.

  我一邊安慰自己,一邊繼續往前,忽然看到前面的雪霧中出現了一個黑影,迷迷糊糊的我也看不清楚是是誰.走了幾步,那黑影子忽然一歪,倒在了雪地里.

  我趕緊跑過去一看,竟然是順子撲倒在雪里.

  后面悶油瓶追了上來,看到順子,趕緊扶了起來。我們背著他,一邊拉緊繩子,讓其他人先聚集過來.

  胖子一看到順子,做了一個非常古怪的表情,大吼道:“這他娘是什么向導啊?不認識路不說,我們還沒暈他先暈了,叫我們怎么辦?“他還想再罵,但是后面話全給風吹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我看了看四周,我的天,四周的情形已經完全失控了.強烈的夾著大量雪花的風被巖石撞擊著在我們四周盤旋,一米之外什么也看不見,我們來時候的腳印幾乎一下子就給風吹沒了.我們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強風壓過,連頭也抬不起來,站起來就會給吹倒.

  所有人的臉色全是慘白,陳皮阿四眼睛米粒,看樣子老頭子在這樣的極限環境下,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了.就算順子不倒下,他肯定也堅持不了多久.

  潘子道:“我們不能停下來等死,溫泉可能就在附近,我們拉長繩子,分散了去找找,找到了就拉繩子做信號.“

  我們四處散開,我也不知道自己選了哪個方向,一邊走人就直打暈呼,只覺得一種麻木感從四肢傳遞到全身.

  以前看過不少電影里都說,在雪山上,人會越來越困,如果睡著就永遠醒不過來了,人還會產生很多幻覺,比如說熱騰騰的飯.

  我拼命提醒自己,可是卻一點也堅持不住.每走一步,眼皮就像多灌了一塊鉛一樣,沉重的直往下耷拉.

  正在一籌莫展之時,忽然聽見胖子叫了一聲,風太大了叫了什么沒聽清.我回頭一看,只見他的影子一閃就沒了,悶油瓶馬上轉過頭去,發現地上的繩子突然拉動起來,臉色一變,大吼“不好!解繩子,有人塌進雪坑里去了!“

  話還沒說完,他腳下的雪突然也塌了,整個人給繩子一下子扯進了雪里,接著就是離他最近的我.

  我們就像一串葡萄一樣一個接一個被胖子拉進了雪地里,翻來滾去,不知道滾了多久才停住.

  我眼睛里全是雪,根本睜不開,只聽到潘子叫我們都別動,他是最尾巴上的,他先爬下去再說.

  這個時候,突然聽到葉成叫了一聲:“等等等等!操家伙!都別下去,那雪里盤的是什么東西?“

分享到:
贊(255)

評論88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81
    等等……離得最近的?那說明小哥和吳邪一直待在一起?
    匿名2019-10-27 11:17:05回復
  2. #80
    本以為小哥很有意思,現在卻發現有趣的靈魂是胖子,轉粉了??
    日山2019-07-20 10:51:38回復
  3. #79
    等等,吳邪能看到悶油瓶,意思是悶油瓶一直在吳邪邊上嘍!
    匿名2019-06-18 15:37:01回復
  4. #78
    沒有19 年的嗎?
    匿名2019-06-05 17:53:48回復
  5. #77
    悶油瓶不是俺們東北的嗎
    趙本山2019-04-20 15:11:01回復
  6. #76
    陳皮阿四不是瞎了么,怎么極目遠眺啊……
    2019-03-31 18:28:30回復
  7. #75
    呃呃呃呃
    匿名2019-01-19 13:02:49回復
  8. #74
    毛巾大戰槍~
    瓶邪2018-12-22 21:48:00回復
  9. #73
    張起靈2018-12-13 10:48:20回復
  10. #72
    做最做最做最做最做最
    匿名2018-10-12 11:13:08回復
  11. #71
    臉盆當盾牌 上去衛生巾抽臉 好強的畫面感
    匿名2018-08-26 15:11:18回復
    • 你好優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個無辜的路人2019-07-24 19:04:31回復
  12. #70
    找小姐姐破處
    匿名2018-08-20 18:28:33回復
  13. #69
    嘿嘿!向導是高德地圖嗎?逗死
    尼克很皮2018-08-16 8:57:38回復
  14. #68
    用衛生巾來抽……真行。
    藏海花2018-04-29 11:43:53回復
  15. #67
    咕咕h
    匿名2018-02-02 11:21:20回復
  16. #66
    離他最近的我
    吳邪2018-01-25 14:07:06回復
  17. #65
    我以前看過一遍,我記錯了嗎?我怎么記得是阿寧他們到湖底出事了呢,他們拿了阿寧他們的槍,記不清了,反正我記得這書剛出的時候和現在不一樣
    匿名2018-01-22 14:54:51回復
    • 沒吧,那應該是後面一點的部分
      20182018-07-01 12:25:24回復
  18. #64
    小哥竟然說了這么多個字啊
    埃蘭迪爾2017-08-18 7:16:11回復
  19. #63
    老婆對不起,是胖子太沉了,沒站穩。-.-
    張起靈2017-08-01 17:22:12回復
    • 厲害了
      匿名2019-07-02 16:51:25回復
  20. #62
      我們起床的時候已經開始下雪,氣溫陡然下降.南方人很少能適應這樣的天氣.除了胖子和葉成,其他幾個人無一不凍的僵硬. 悶油瓶呢?也凍僵了?
    沒有昵稱的路人2017-07-03 10:27:34回復
    • 我也有這個問題……
      r2018-10-06 16:36:58回復
  21. #61
    喂喂順子你不要裝暈勾引我老公啊!
    無邪2017-07-01 20:06:37回復
  22. #60
    不能友好的玩耍了
    無邪2016-11-01 20:03:24回復
  23. #59
    我忍不住發出了呻吟
    無邪2016-11-01 20:02:32回復
  24. #58
    小哥,救救我
    順子2016-10-18 14:31:52回復
  25. #57
    重溫二次后,感覺順子是故意暈倒的,有意無意的把大家指向裂縫,這樣看來順子應該是張家人
    張家人2016-09-10 21:24:16回復
    • 有道理
      讀者2017-07-18 18:48:04回復
  26. #56
    當年我在野地里拉練,衛生巾塞鞋里墊腳是神器,特別是冬夏。不知道他們要怎樣用……
    衛生巾的妙用2016-08-20 15:59:37回復
  27. #55
    快用我去戳他們
    牙刷2016-07-16 12:43:46回復
  28. #54
    拿衛生巾抽他們,2333333 胖子簡直是原著的靈魂人物
    笑死我了2016-04-20 21:53:12回復
    • 小哥也這樣的話。。。。(好強的畫面感)??
      地獄修羅2019-08-25 18:04:05回復
  29. #53
    倫家不行了啦~
    順子2016-04-14 16:50:49回復
  30. #52
    臉盆當盾牌,用衛生巾去抽他們
    rika2016-04-02 23:28:43回復
    • 對對對。
      越人2018-03-03 16:22:02回復
  31. #51
    有小哥去哪里都不怕!
    蘇黎世的西瓜2016-03-21 21:05:31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