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頂天宮(下) 第七章 博弈

  我看著陳皮阿四的表情,頓時覺得不妙,這個老家伙一路過來,一直悶聲不響,只在關鍵的時候說幾句話,從來都沒有什么惱火的表情,但是現在,明顯他是真的大怒了。

  華和尚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也緊張起來,問道:“老爺子,怎么回事?”

  陳皮阿四臉色非常難看,對我們道:“這里的龍脈給人做了手腳,這條三頭龍是假的,龍頭的方向錯了。”

  我心里一個咯噔,忙掏出自己的指北針去看,果然,無論怎么轉動,指針就是指著那黑色的石龜,顯然,這古怪的東西磁性極強。

  我馬上明白了陳皮阿四的意思:看風水脈絡的,方位非常重要,剛才一路過來,陳皮阿四都是靠這個指北針配合自己的心里熟背的羅盤來確定龍脈的走向和方位,但是這里埋著一只磁石雕刻的東西,這么大的體積,那我們靠近這座山的時候,指北針里的南北指向肯定會受到影響,那他當時用來判斷龍脈走向依據就是完全錯誤的!

  這三頭龍的格局是在這錯誤的前提下判斷出來的,那肯定也是假的了!

  也就是說這里根本不是龍頭,什么‘昆侖胎’,外面巨大的冰穹,都沒有了存在的理論依據。都是一種假象!都是引導我們走入這個陷阱的心理暗示!

  汪藏海肯定是想到了以后能找到這里來的人,必然有相當的風水造詣,所以早就做好了準備。在我們還沒有進入陵墓,還沒有提高警惕四五時候,早就進了他的套。

  我突然感覺到一種無力感覺,‘昆侖胎’,冰穹,如此巧妙的設計,竟然只是為了一個陷阱!汪藏海果然對于盜墓有著深刻的了解。一直以來我都嘲笑那些篤信風水的建筑師,風水沒有給墓主人帶來任何的蔭福,反而成為了盜墓賊指明了無形的方向。但是我們卻犯了同樣的錯誤,給一個古人硬生生擺了一道。

  現在是和一個死了有幾百年的人博弈,結果第一局還沒開始我們就給將軍了,真是出師不利。

  胖子和潘子還不明白。我把事情給他們一解釋,胖子還不是很相信,說:“不可能啊,那時候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磁鐵?”

  我感慨。”這只石龜,肯定是用磁性隕石雕刻而成的。這東西的價值非比尋常,可是汪藏海卻用它來壓墓,看來為了保護云頂天宮,老汪是下了死力氣了。”

  “我cao,不可能。”胖子還是不肯相信,道:“這里修的這么正規……”

  說到一半他也意識到了,這座靈宮建筑制式的確正規,但是里面一點靈宮的必須品都沒有,其實我們早就發現破綻了,只是誰也沒想到整座靈宮都會是一個圈套。只因為他的制式太正規了。

  陳皮阿四臉色鐵青,也不說話,只是狠狠的盯著那石龜,眼神非常的可怕。

  我和華和尚他們在那里合計,這一下子算是完蛋了,咱們的糧食肯定不夠再轉向去三圣山,這一次我們恐怕要先回山村補給。那這一趟來回,算是完全白走,而且我們幾個損傷都很大,估計回到村里還得花時間休息一下,這時間損失不起,阿寧他們就算走的再慢,也到了。

  現在還不知道三叔這些安排的目的,但是無論從什么角度來講,我們都已經處在下風。

  想到這里,人不由有一些煩躁,這件事情其實誰都沒有責任,不過人在遇到挫折的時候,有人是禍頭總是有好處的,不然火沒處發,只好在那里郁悶。其他人的臉色也不好看,但是如今也沒有任何辦法了。

  胖子看我們都有點泄氣,說道:“算了,那我們快回去,不過是走錯路了,咱們出去再來,阿寧他們才這么幾個人,不可能把東西全運出來,咱們動作快一點,還有洋落好撿!”

  我一聽他腦子里全是洋落,突然一股無名業火,冷笑搖頭說你知道什么,三叔幾乎是犧牲了自己的生意來拖慢阿寧他們的進度,但是我們還是慢了一拍,如果回去再回來,不知道要給他們拉下多少,三叔可能就會兇多吉少。你他娘的只知道明器,什么都不關心,別在這里瞎叫。

  胖子聽了也不爽,破口就想嗆我,葉成把他按住,“好了好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

  氣氛一下子很尷尬,胖子甩開葉成,罵了一聲,走到一邊就抽煙。華和尚擺了擺手,道:“白走一趟,大家都不好受,現在主要是想辦法補救,咱們鎮定點,想想怎么辦吧?”

  胖子道:“什么補救,我認為沒關系,這么大一磁石杵在這兒,誰到這里來都要倒霉,你們就敢說阿寧那幫人沒中招,說不定他們的方位也全錯了,現在已經給邊防打成蜂窩煤了。我們應該把這里摸一遍,把能帶的都帶走,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折返,在山下重整裝備再來,別浪費時間,既然已經中招了,不面對現實怎么行。”

  我知道胖子其實說的沒錯,可能我們到最后還是不得不按他說的原路回去再來,但是現在他這樣的論調在這里是不受歡迎的。

  潘子馬上搖頭:“說的輕松,要你現在原路回去,你有把握回的去嗎?就算你認識路,咱們走了一天了,你皮糙肉厚的不覺得累,我們可吃不消。就算要回去也肯定是明天早上,小三爺的擔心是有道理的,這樣耽擱時間,三爺做的部署就全白費了。”

  胖子一聽馬上就抓 狂了:“三爺三爺,去TMD三爺!你們他娘的連那老癟三在想什么都不知道,還扯什么JB蛋,胖爺我為什么非得摻合到你們的家務事里來,老子是來摸明器的,他奶奶的不管了,老子自己摸完自己走,你們陪那不陰不陽的老鬼一起去死吧。”

  說著胖子就扯起自己的包,打亮手電,往走廊走回去。不過才走了兩步,悶油瓶就攔到了他的面前,不讓他繼續走。

  胖子對悶油瓶有點忌諱,不好對他發作,但是又不好下面子,問道:“干什么,他娘的別攔著胖爺我發財。”

  悶油瓶道:“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們到了這里,好象情緒都很焦躁,連吳邪都發火了。”

  悶油瓶一說,胖子就一楞。馬上轉過頭來看著我,眾人都臉色一變。我心里也咯噔了一聲。

  是啊,剛才的無名業火他媽的就是突然起來的,發的一點道理也沒有,我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有一股煩躁從心里散發出來,胖子他以前就是這么樣一個人,再不靠譜的話我都聽過了,我怎么就發飆了,這不是我的性格啊?

  以我的做事情方式,就算真的有人說不中聽的話,我也不會在這種場合去擠兌他,而且剛才胖子的反應也太大了。

  難道真是給四周的環境影響了?我轉頭看向四周,四面一片漆黑,手電照過去,整個黑暗的空間里面只有我們幾個手電是亮的,其他地方的黑暗就猶如黑色霧氣一樣把我們團團圍在里面,非常的壓抑。但是壓抑歸壓抑,我感覺這不是那種莫明焦躁的源頭。

  “怎么回事?好象剛才真的有點邪門,突然就發火了。”胖子也醒悟過來,問悶油瓶道。

  悶油瓶對我們道:“我也不清楚,不過我看這里不僅僅是一塊磁鐵這么簡單。現在一定要冷靜,你們剛才爭論也沒有用,這里既然是陷阱……”他頓了頓:“汪藏海花了這么大的精力設置了這里,既然能放我們進來,我看我們不一定能出去。”

  我心里的煩躁一下子又浮了上來,一想到悶油瓶的話,我硬把怒火壓了下去,道:“那現在怎么辦?”

  悶油瓶不說話,只是看了一眼陳皮阿四,后者也看了他一眼。道:“既然已經入了套了,我們只能走一步是一步,現在下結論能不能出去還太早,不過不管怎么樣,我們必須把這只烏龜毀掉,然后在這里搜索一下,確定再也沒有同樣的東西,不然我們來幾次都是一樣。”

  眾人都怒目看向那只烏龜,顯然都從來沒有比現在更恨過這種動物。

  大磁鐵打碎了,也只是變成小磁鐵而已,還是會對指北針有影響。要完全消除磁性,只有用火燒。

  我們掏出無煙爐的燃料,澆在烏龜身上,然后胖子點起一根煙,猛吸了一口往里面一扔,火就燒了起來。無煙爐燃料的熱量極其大,一下子我們就感覺熾熱的氣浪轟了過來。

  華和尚拿出指北針,看里面的指針轉動。

  很快烏龜給燒的通紅,就連四周的磚頭也都燒成了紅色,我們都趁機靠到磚坑邊上取暖。

  這里沒有任何可以用來焚燒的木頭,用高純度的燃料,很快就燒完,大概半支煙的工夫,底下只剩下了滾燙的磚頭和通紅的烏龜。

  “怎么樣?”我問華和尚,湊過去一看,只見指針已經不再指著那只烏龜了,磁性已經消失了。他又拿著指北針走了幾圈,確定地下再無其他的磁石,才點頭說搞定。

  此地不宜久留,既然是個陷阱,我們再無留戀。幾個人收拾了一下,我想著悶油瓶說的話:能放我們進來,不一定能出去的話,心中已經有了一點不詳的預感。會不會我們進到這個后殿來之后,外面已經發生了什么變化?有什么不可知的變故正在等待我們?

  我腦子里閃過幾個不太好的畫面,馬上否定掉,現在也只是推測,沒必要自己嚇自己,走一步是一步就行了。

  不過我的預感總是在倒霉時候出奇的準確。就在我們準備重新走入走廊的時候,突然,不知道從后殿的哪個角落里,傳來了一連串‘喀啦喀啦’的聲音。

  ‘喀啦喀啦’的聲音極脆,十分刺耳,我們全部都聽到了。馬上我們都停住了腳步,轉頭去看。

  聲音并沒有停止,而是一直在延續。我聽了一會兒,發現竟然是從我們焚燒過的那個磚坑里傳出來的。

  我們心里奇怪是什么聲音,小心翼翼的走回去。探頭一看,只見坑底的那只烏龜,竟然裂了開來,大量的裂縫在烏龜殼上蔓延。同時我們就看到一股奇怪的黑氣,從裂縫中飄了出來,速度很快,瞬間膨脹上升到了空中,猶如一個巨大的軟體生物,從烏龜的體內擠了出來。

  接著,黑氣和頭頂的黑暗連在了一起,不停的蠕動,看形狀,竟然和我們剛才在外面大殿之中看到的黑色圖騰相似起來。

  “這是……長生天!”胖子臉色慘白大叫道。

  “你別嚇人。”華和尚道,“可能這烏龜是空心的,熱脹冷縮,就裂開了,里面什么東西燒焦糊。”

  胖子變色道:“空心的?那這黑煙會不會有毒?”

  “應該不會,沒這個先——”華和尚道,話沒說完,悶油瓶突然做了禁聲的手勢,讓我們不要說話。

  我給他的動作弄的一下冷汗都下來了,忙捂住嘴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四處去看,想知道又出什么事情了。

  我四處轉頭,聽到我的心在‘砰砰’作響,就象打鼓一樣,四周卻沒有什么異樣,倒是聽到了,在這極度安靜的后殿中,除了石龜的爆裂聲,還有一種非常非常輕微的‘稀疏’聲,不知道從什么角落里傳了過來。

  我聽了半天,沒有聽出那是什么聲音,連它的方位都感覺不出來,好象這聲音是直接進入我的大腦的

  說著話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回頭去看了看,此時靈宮的玉門已經自己關上了,身后一片漆黑,手電照過去,整個黑暗地空間里面只有我們幾個手電是亮的,其他地方的黑暗就猶如黑色霧氣一樣把我們團團圍在里面。

  這種黑暗非常的壓抑,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什么。我剛想對他們說“此地不宜久留!我們最好趕快出去!”忽然悶油瓶做了禁聲的手勢,讓我們全部不要說話。

  我給他的動作弄的一下冷汗都下來,忙捂住嘴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我聽到我心在碰碰作響,就像打鼓一樣,但是同時也聽到了,在這極度安靜的四周,某一個地方,傳來了非常輕微的“稀疏”的聲音。

  我聽了半天,沒有聽出那是什么聲音,連他的方位都感覺不出來,好像這聲音是直接進入我的大腦的,這座靈宮在冰穹里面,不可能被風吹到,這聲音肯定不是風聲。

  上方的黑煙越來越濃,那種稀疏聲也越來越密集,很快,四面八方全部都傳來這種聲音,聽的人渾身發癢起來。

  悶油瓶的臉色越變越難看,不停的轉聲,看著積聚在頭頂上的黑氣,自言自語道:“煙里面,有東西!”

  華和尚聽著那‘稀疏’的聲音,又看了看那只石頭龜。,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臉色一下子變了。“這煙是蟲香玉?烏龜里面有蟲香玉!汪藏海想我們死。”

  “蟲香玉是什么東西?”我問道。

  沒人回答我,但是我知道我很快就會知道,悶油瓶指了指一邊的棺床上躺著的順子,示意郎風背上,然后一指前面走廊:“跑,不要回頭!不管什么東西掉到你身上,也不要停,一直到出去,快!”

分享到:
贊(302)

評論87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96
    別跑啊,我好可愛的
    蟲香玉2019-10-13 20:40:31回復
  2. #95
    小哥對無邪的印象還是很好的,脾氣好(?▽?)
    匿名2019-09-05 18:00:34回復
  3. #94
    剛剛怕我化不敢點燈,這會兒怎么升起大火燒磁烏龜呢?
    2019-08-07 21:18:54回復
  4. #93
    吳邪在小哥眼里應該是個很溫和的人吧
    小哥快來2019-06-27 11:09:19回復
  5. #92
    這是不是吳邪在神樹那里把想象物化成現實的能力啊
    一進宮2019-06-25 18:10:23回復
  6. #91
    哈哈似曾相識的劇情:跑,不要回頭!不管什么東西掉到你身上,也不要停,一直到出去,快!”
    匿名2019-06-05 19:22:07回復
  7. #90
    就喜歡你們恨我卻打不到我的悲哀樣
    汪藏海2019-04-21 17:36:35回復
  8. #8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怎么這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我滿地找頭
    沙雕網友2019-02-07 17:10:24回復
  9. #88
    這是不是真是無邪想象出來的東西呀,他一開棺必起尸不會和青銅樹潛意識有關吧
    天真無邪2019-01-14 2:15:49回復
  10. #87
    我打樁機在此,蟲香玉也只能灰飛煙滅
    廣東打樁機2019-01-09 11:23:49回復
  11. #86
    這就是‘生化武器’蟲香玉
    涼 山柏2018-08-31 18:11:55回復
  12. #85
    ……我好吃吖
    蟲香玉2018-08-18 11:12:50回復
  13. #84
    張起靈:我媳婦兒都生氣了 天真:你也終于喊我名字了
    張起靈的愛人??2018-08-17 15:09:46回復
  14. #83
    這……怕不是天真潛意識弄出來多少東西……
    青銅樹2018-06-16 22:12:06回復
    • 對呀。他到底還有沒有超能力
      匿名2019-06-24 0:19:06回復
  15. #82
    剛剛無邪想象了,沒錯,他在用我給的神力,所以怪物出現了
    青銅樹2018-06-15 16:45:21回復
  16. #81
    吳邪別生氣了,回去吊打胖子
    張起靈2018-02-03 20:53:05回復
  17. #80
    樓下下下下的AV王先別急著找EA你看看你的手臂還在嗎
    衛宮士郎2018-01-31 23:22:10回復
  18. #79
    “我們家吳邪都生氣了”,,哦哦哦,,好曖昧啊嘻嘻
    天真的小哥2017-10-12 16:14:17回復
  19. #78
    連無邪都發火了
    張起靈2017-09-15 14:28:57回復
  20. #77
    小哥第一次叫我名字欸~
    天真無邪童鞋2017-09-07 12:37:02回復
  21. #76
    拜托各位讀者姥爺不要總語c和yy瓶邪了orz我也是腐女問題是這里不是所有人都待見這些的,讓圈子變干凈點吧
    謝謝各位了2017-08-31 8:26:38回復
  22. #75
    回去燉胖子,天真別生氣
    悶油瓶2017-08-12 14:24:14回復
    • 算了算了,小爺我寬容大量,原諒他了
      吳邪2018-01-02 22:22:31回復
  23. #74
    這些能腦補這么多無邪瓶子的劇情的稻米也是夠夠了,戲這么多?三叔:來來來,你來寫!
    匿名2017-08-07 22:23:47回復
  24. #73
    氣不氣 扎心不扎心 瞬間爆炸 一波GG
    汪藏海2017-08-03 9:01:23回復
  25. #72
    雜修,敢騙本王,EA毀滅一切吧!
    吉爾伽美什2017-08-02 14:38:59回復
  26. #71
    “眾人都怒目看向那只烏龜,顯然都從來沒有比現在更恨過這種動物。”我只是一只無辜的烏龜,為什么要恨我
    烏龜2017-07-31 17:22:53回復
    • 陳獨秀啊陳獨秀
      張起靈2018-02-03 20:52:08回復
  27. #70
    連吳邪都發火了~
    小哥哥2017-07-25 11:31:36回復
  28. #69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人家的啦。
    石龜2017-06-20 13:11:45回復
  29. #68
    連我的小嬌妻都發火啦
    小哥2017-06-07 22:46:35回復
  30. #67
    不要隨便Cp。
    匿名2017-05-25 18:09:56回復
  31. #66
    瞎扯
    匿名2017-05-25 18:09:27回復
  32. #65
    哈!沒想到吧!
    汪藏海2017-05-13 23:39:38回復
  33. #64
    關鍵時刻我要護著我家天真啊
    小哥2017-05-01 17:23:01回復
  34. #63
      悶油瓶道:“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們到了這里,好象情緒都很焦躁,連吳邪都發火了。 這就是瓶子對我的愛,別嫉妒啊
    無邪2017-01-25 20:37:09回復
  35. #62
    匿名2017-01-22 21:49:36回復
  36. #61
    媳婦表生氣,我回家跪毛毛蟲,跪死一條吃一條
    悶油瓶2016-12-17 21:39:12回復
    • ...吾輩的媽耶。跪死一條吃一條...
      越人2018-03-05 23:07:25回復
  37. #60
    張起靈內心os:我的頭!老婆發火了!
    天下稻米一家親2016-11-27 13:24:09回復
  38. #59
    他們燒烏龜的時候就不怕冰融化掉么,那么高溫,之前可是連燈都沒敢點
    小稻米2016-11-25 19:12:50回復
    • 我也是這樣想的!!!
      匿名2017-08-25 15:10:54回復
  39. #58
    來吧來吧 天真 小哥~ 咱們一起來斗個地主怎么樣~(壞笑)
    黑煙2016-08-29 0:55:51回復
  40. #57
     陳皮阿四臉色鐵青,也不說話,只是狠狠的盯著那石龜,眼神非常的可怕。 陳皮阿四不是瞎的嗎,怎么會看的出眼神?
    匿名2016-06-26 14:39:03回復
    • 你都讀到這了還計較
      。。2017-07-22 17:57:23回復
    • 有沒有仔細看前面啊
      匿名2017-12-31 20:21:16回復
  41. #56
    快跑快點
    小哥2016-04-14 9:19:21回復
  42. #55
    討厭啦
    吳邪2016-02-04 12:38:26回復
  43. #54
    ”連老婆都發火了”
    小哥2016-02-01 22:06:18回復
  44. #53
    無論在哪,只要有悶油瓶我們就有方向!!
    大家2015-12-22 16:21:20回復
  45. #52
    知道我厲害了吧!哈哈哈!
    汪藏海2015-12-21 13:04:33回復
  46. #51
    魯王宮里,青眼狐尸腰帶上的刻字甲片,打胖子時掉進吳邪嘴里的。
    陌路人2015-12-13 8:41:35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