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頂天宮(下) 第三十九章 唯一的出口

  墓道傾斜向下,角度越來越陡,我和胖子手電直射下去,看不到一點到頭的跡象,盡頭處永遠是深沉的漆黑一片。

  我有點慌起來,我們一路往下已經走了很長的距離,已經深入了長白山的內部,如果再這樣一直走下去,我們會走到哪里?地心嗎?

  可是就算是地心,我們也必須走下去,因為悶油瓶留下的引路符號明白無誤地指示我們,他就是朝這個方向走的,我們每走一步,都是靠近事實的真相一點。

  我們別無選擇,只得硬著頭皮走下去。借著手電的燈光走了有二十多分鐘,胖子對我道:“小吳,你有沒有發現,這條墓道里有點暖和起來了?”

  我點點頭,道:“也許我們的目的地靠近火山的地層活動區域,那里有熔巖或者溫泉活動,溫度才會逐漸升高,汪藏海當年到底挖到了什么地方?”

  胖子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又前進了一段時間,胖子突然回頭問我: “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小哥有什么特殊的關系?”

  我被胖子問得嗆下一聲,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隨即想到是自己理解錯誤了,他問的不是我想的那種關系。

  剛才的一系列事情發生得太快,我其實自己也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現在想想,胖子并不知道我的血在秦嶺中已經出現了和老悶寶血一樣的現象,他第一次看到如何能不吃驚。為了不在阿寧面前露短,所以當時沒問出來,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他自然要問上一問。不過以他的性格,讓他正兒八經地來問也是不可能的,他問的我和悶油瓶的關系,應該只是在奇怪,為什么我的血也可以“驅蟲”。

  按照涼師爺的說法,我的血的奇特能力應該是和吃了熏尸的麒麟血有關系,但是我實在想不起我是否吃過這種東西,對麒麟血又一點也不了解,無法確切回答他,而且我剛才自己也是意外,根本無意識的行為,也不能單單就斷定,是我的血在起作用。

  胖子見我不回答,以為我認同他的想法,道:“他說不定是你失散多年的哥哥、弟弟或者表親之類的,或者是你父親的私生子,你們家都遺傳了這一種特殊的能力。”

  我罵道:“你別胡說,我老爹就我一個兒子,他那種學究要是有私生子,那世上就真沒男人靠得住了。”

  胖子還是認為其中肯定有蹊蹺,我實在不想和他討論這些,就把話題岔開。

  走了很久,墓道終于到了盡頭,走出墓道,突然就是一陣暖風吹來,讓我精神一振。我忙打亮手電向四周看去,發現這里是一處修建在懸崖上的廊臺,就和我們來的時候在冰穹中看到的假靈宮的祭祀臺一樣,腳下的地板是用廊柱架空在懸崖上的,廊臺的中間立著一只巨大的黑鼎,鼎的一腳已經陷入到石頭地板中去了,呈現一個要傾倒的姿勢,顯然這個平臺我們走動的時候也得小心,底下的石頭都老化了。

  而平臺的邊緣都是懸崖,上面也是一片漆黑,看不到頭頂。

  胖子發牢騷道: “怎么又……到頭了,沒路走了,還是役有棺槨,這萬奴王到底躲什么地方去了?”

  我道:“這還不是最奇怪的,我們是沿著那小哥的記號來的,一路上有非常明顯的線索,但是你看,這里一個人也沒有,難道說,這些人發現這里是死路.都回去了?還是……”我看向一邊的黑暗,“飛走了?”

  我們走到廊臺的邊上,信號彈在高空突然燃燒,在這無比漆黑的空間中,就如同一個小太陽,一下子就照亮了我們眼前的情形。

  借著信號彈的鎂光,我看到這里其實是一處巨大的山體裂縫,我們所在的廊臺修建在一邊的裂縫峭壁上,而我們對面兩百多米處,是巨縫另一邊的峭壁,遙遙相對,給人的感覺就像身處在非洲巨大地表裂谷中的懸崖上。我們都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呼。

  信號彈逐漸下落,落到了廊臺之下,照出了我們下方情形,又是一幅讓人震驚的景象出現在我們面前,只見下方深不見底的裂谷中,無數碗口粗細的青銅鎖鏈橫貫兩邊,將裂谷連在了一起。

  隨著下落的光源,在廊臺下二十米,到一片混沌的裂谷深處,也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鎖鏈架在那里,幾乎看不到稀疏的地方,而在深處的鎖鏈上,還密密麻麻地掛著很多的東西,好像很多的鈴鐺一樣,實在太遠,看不清楚。

  這時候胖子在廊臺的一端找到了一根攀巖繩子,從平臺的一端垂了下去,一直垂到下面最近的一根青銅鎖鏈上方,系在了那里。

  胖子皺起眉頭道:“夠戧,那小哥倒也鍥而不舍,看樣子他爬下去了。我們是不是也得跟下去學猴子?”

  我道:“看下面鎖鏈的密集程度,想必不會難爬,只不過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為什么會有這么奇怪的設置?難道萬奴王的棺槨會在這裂谷下面?你有沒有想過,當時他們如何能將那巨大的棺槨運下去?”

  胖子道:“真有這個可能,不過古人總會有他們自己的巧妙辦法,我們是上去通知那幾個老外,還是自個兒先下去?”

  我道:“下去之后還不知道能不能再上來,咱們犯不著給他們當探路狗,把他們叫下來,他們的裝備和技術都比我們好,還能有好處,況且潘子也還在上邊,反正三叔也已經找到了,多花一點時間就多花一點時間。”

  胖子想起柯克那滿身的肌肉,也同意了我的說法,我們又從原路返回,因為知道路頗長,走的時候不知不覺都加快了速度。

  阿寧他們早就等得心急了,還以為我們出了事,見到我們回來了,才松了口氣。我接過潘子的水,喝了一口,就把看到的東西說了一遍。

  一聽說下面有橫亙的青銅鎖鏈,阿寧忙掏出了她從海底墓中拍下的照片,指著其中的一張,只見照片里的壁畫上,很多東夏勇士正背著弓箭,攀爬在一道懸崖峭壁上,而背景就是無數類似于鎖鏈的東西,顯然描繪的就是東夏人探索那遭巨型地下裂谷時候的情形。

  我道:“看樣子,那些鎖鏈也不是東夏人設置的,他們當時也應該很好奇,這些用鎖鏈封鎖著的裂谷底下是什么情形。”

  胖子道:“這些鐵鏈條,會不會是修建這里的先民的什么防御措施,用來防止下面的什么東西爬上來?比如說,壁畫中描繪的那種巨型黑色軟體東西。”

  我點頭道:“有可能。”又問阿寧,“這一幅壁畫是第幾張?下一張是什么?”

  阿寧道:“按照敘述壁畫的一般規律,這應該是倒數第六張壁畫,后面還有五張,依次是……”

  阿寧將最后五張照片攤開,我看到后一張照片里的壁畫,是很多東夏勇士搭弓射箭的情形,似乎有一場慘烈的戰斗,但是壁畫上又看不到敵人,不知道他們在和什么搏斗。我想起那種在空中飛行的時候看不到身形的怪鳥,心中就一緊,心說難道下面也有這種東西?

  而再下一張,就是很多惡鬼從石頭中鉆出的情形。

  壁畫和壁畫之間似乎并沒有太多情節上的聯系,但是看上去又給人無限的聯想,很有意識的感覺。

  阿寧問我:“是不是又看出什么蹊蹺了?吳超人?”

  我自嘲地笑了笑:“倒也不是看出了什么來,你看,在攀爬懸崖的壁畫后面就是戰斗的畫面,我感覺這也許是告訴我們,下到裂谷中之后會遇到什么危險,有武器的人把武器都準備好。”

  幾個人都當我是精神領袖,我說什么就是什么,柯克忙端起自己的M16,做了個包在他身上的手勢。我們收拾起行囊,向深切入長白山內的墓道走去。

  我跟在隊伍的最后,去看三叔怎么樣了,卻還是昏迷不醒,也不知道他在這里看到了什么駭人的東西,潘子很讓我放心,他說就算是爬,他也要把三叔一起爬著拖出這個鬼地方。

  在墓道中走著,看著前面神經緊張的眾人.心里也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陳皮阿四和三叔都不在的情況下,我不得不但當起了這些人的領袖,這種感覺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有一種莫名的快感。但是,我的想法和我的決定真的是正確的嗎,會不會我正在將這些人全部推向死亡呢?想到這里,我又感覺自己猶豫不決起來。

  不久所有人都來到了廊臺上,胖子又打了一個信號彈,讓眾人看裂谷四周的壯觀景色,我和潘子掏出繩子準備攀爬到下面,這是一個極度冒險的決定,但是我們的去路已經被完全封死了,一點別的選擇也沒有。

  不知道下面是一個什么情景,阿寧這一批人也不是好貨,我掏出所有的繩子后,將胖子拉過來,告訴他要小心一點,現在我們都落了難,大家看上去都很合作,一旦到了下面出路有了眉目,要小心那臭女人翻臉不認人。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給我打了個眼神,意思是早就留了一手了。怕我不放心,他又扯開衣服的一角讓我看了看,他的腰間綁著剩下的十根雷管。

  我們試驗了一下,悶油瓶的那根繩子非常結實,潘子還是做先鋒,第一個爬了下去,下到鎖鏈上之后,他像單杠運動員一樣,掛下自己的身體,輕松地就跳到了下面的另一根鎖鏈上,這樣重復五六次,已經下去了十多米,給我打了個OK的手勢。

  阿寧他們的裝備比我們好得多,柯克帶上發散式的指引頭燈,把自己變成一只移動的燈泡,第二個爬了下去,我們以柯克的腦袋為指引,陸續爬下廊臺,來到懸空的鎖鏈世界中。

  不過鎖鏈的密集程度頗高,攀爬還是十分的方便,不論青銅鎖鏈設置在這里原來的目的是什么,反倒是給了我們這樣的人一架方便的梯子。爬得久了,各種動作都熟練起來,也掌握了一些竅門,大有蜘蛛俠再世的感覺。

  如蜘蛛一般,十幾個人緩慢地向下,一路上并無突發事情發生,鎖鏈的牢固程度也讓我們嘆為觀止。四個小時后,頭頂的廊臺已經變得很小,我們進入到了裂谷深處,已是我們在上面目力所不能及的范圍。那些在上面看不清楚的、掛著巨型鈴鐺一樣的青銅鎖鏈出現在了我的視野里。

  謹慎起見,我吹了一下蝙蝠哨,讓最下面的柯克和潘子停了下來,用阿寧的夜視望遠鏡向下看去,幽幽的綠色視野中,我看到那些掛在鎖鏈上的東西,原來都是一些吊死在那里的死人,一條黑色的頭發般的絲線從他們后頸處延伸出來,掛在鎖鏈上。看數量,底下的鎖鏈上密密麻麻,幾乎無法盡數。

  汪藏海的龍魚密文中透露出,我們所遇到的那種在空中飛行時候看不到、只有在落地的時候才會出現的人頭怪鳥,喜歡將獵物掛在枝頭上風干備用,這里有這么多尸體,難道下面竟然是它們的巢穴嗎?

  難怪悶油瓶讓我們千萬不要下去,可是我們現在也役有其他路可走,不下去搏一把,還不是一樣死?我壓下心頭的恐懼,打了個手勢,示意所有人戒備,繼續向下。

  已經走到了這里,就算下面是地獄,我們也得硬著頭皮下去了。

分享到:
贊(437)

評論152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44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真你在想什么啊哈哈哈
    某只云蘿2019-10-28 20:25:14回復
  2. #14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不是那種關系是哪種關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永遠喜歡張起靈JPG.2019-09-01 13:29:05回復
  3. #142
    23333333天真你一天天的在想什么呢?!你和小哥是什么關系?夫夫關系啊!
    某個稻米2019-08-22 14:30:08回復
  4. #141
    “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小哥有什么特殊的關系?” ――“你老實告訴我,你劇本哪買的?多少錢?”
    哲空2019-08-10 14:24:27回復
  5. #140
    2019。
    是個寶貝2019-08-05 5:24:03回復
  6. #139
    。。。。
    匿名2019-07-29 12:24:23回復
  7. #138
    兩路口
    匿名2019-07-24 20:53:28回復
  8. #137
    看到那一句我就準備好下面的評論是何其的精彩了
    天真吳邪的偷窺者2019-07-23 3:02:25回復
  9. #136
    麒麟竭是在魯王宮小哥給他吃的,然后小哥幫阿寧找伙伴
    匿名2019-07-16 12:27:23回復
  10. #135
    三刷,還是能讓我感到緊張,扣人心弦
    吳小魰2019-07-13 21:33:34回復
  11. #134
    潘子啊,對三叔最是忠誠
    稻米2019-07-06 14:16:23回復
  12. #133
    我和小哥的關系…
    吳邪2019-07-06 1:19:59回復
  13. #132
    我不知道我該干嘛,我也很慌,為什么這么多有能耐的來了。
    汪藏海2019-06-09 19:03:56回復
  14. #131
    你一口一個天真無邪小同志,現在還來問我?
    無邪小同志2019-05-24 22:37:08回復
  15. #130
    嚇死你們這些傻子
    汪藏海2019-01-12 21:31:44回復
  16. #129
    悶油瓶怎么還不出現,沒有他沒有安全感
    匿名2018-11-24 20:56:07回復
  17. #128
    “又前進了一段時間,胖子突然回頭問我: 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小哥有什么特殊的關系? 我被胖子問得嗆下一聲,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隨即想到是自己理解錯誤了,他問的不是我想的那種關系。” 老婆,出來解釋一下,當時你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張起靈2018-10-27 16:12:01回復
    • 老尼瑪幣,真他媽一群傻逼,
      25362019-01-16 1:44:53回復
    • 這個可以
      張起靈老婆2019-08-05 14:15:45回復
  18. #127
    起床
    王胖子2018-10-09 14:30:52回復
  19. #126
    哎呀還能有什么關系啊,搞的人家好害羞。 以上不是我打的,是鍵盤不要臉,瞎說什么大實話呢→_→
    無邪2018-10-07 11:53:34回復
  20. #125
    “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小哥有什么特殊的關系?”   我被胖子問得嗆下一聲,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隨即想到是自己理解錯誤了,他問的不是我想的那種關系。??????不好意思看到這里我笑了
    白哥帶我飛2018-09-10 10:21:30回復
  21. #124
    又前進了一段時間,胖子突然回頭問我: “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小哥有什么特殊的關系?”   我被胖子問得嗆下一聲,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隨即想到是自己理解錯誤了,他問的不是我想的那種關系。 什么叫不是你想的那種關系,不是你想的,那是不是說你想過呢,甚至潛意識有過這種想法所以孫胖子問了你才會驚?
    匿名稻米2018-08-31 18:29:25回復
  22. #123
    這里前面沒看到,吳邪放血驅蟲啊?胖子怎么知道的?
    匿名2018-08-22 19:53:08回復
  23. #122
    天真吃的麒麟竭應該是魯王宮和胖子斗的時候吃嘴里馬上化了的那個腰帶
    推理全靠蒙2018-08-21 20:08:45回復
  24. #121
    為什么沒有其他路可走啊 原路返回不也行么
    兔子2018-07-28 0:41:23回復
    • 我也感覺這是個bug,順子不是都原路返回了嗎
      小戰哥哥的腿毛2019-07-30 19:33:29回復
  25. #120
    “別瞎說!我們倆不是你想的那種關系!”一陣心慌,嚇死了,還以為被你發現了
    吳邪2018-06-18 13:04:33回復
  26. #119
    你理解對了,就是你想的那種關系,哈哈,你想的那種關系??
    看十遍盜墓2018-06-18 12:50:52回復
  27. #118
    果然評論很精彩咩哈哈哈哈哈(?ω?)從這里開始妙不可言了哦哦哦哦哦*罒▽罒*
    三寸釘~2018-02-23 11:55:47回復
  28. #117
    我怎么還不出現?南派三叔那個胖子已經把我忘了 ???
    陳皮阿四2018-01-21 3:22:21回復
  29. #116
    2018……
    張yq2018-01-12 23:32:31回復
  30. #115
    嗚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小伙伴們大頭死變態來了!
    大頭死變態2018-01-09 15:06:42回復
  31. #114
    小哥,我來了~
    吳邪2017-12-30 0:19:51回復
  32. #113
    很好看 大愛三叔
    啦啦2017-10-17 14:31:24回復
  33. #112
    吳邪你可以的 既然不心虛為啥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啊哈哈哈哈。
    張起靈2017-09-17 21:05:48回復
  34. #111
    回復樓下94、我和天真什么關系?!也就夫妻關系而已啦、
    張起靈…2017-08-27 16:26:27回復
  35. #110
    握草,他們真把我忘了
    陳皮阿四2017-08-23 16:40:58回復
  36. #109
    吳邪你明知道我問的意思,你轉個話題干什么?
    王胖子2017-08-21 17:09:33回復
  37. #108
     又前進了一段時間,胖子突然回頭問我: “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小哥有什么特殊的關系?”   我被胖子問得嗆下一聲,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隨即想到是自己理解錯誤了,他問的不是我想的那種關系。 吳邪:死胖子,別亂說話,差點誤會了!!?(? ? ?ω? ? ?)?
    6662017-08-02 18:19:46回復
  38. #107
    吳邪心虛了嘖嘖
    什么關系老實交代2017-08-02 16:42:19回復
  39. #106
    我看透了一切
    胖子2017-07-30 10:35:41回復
  40. #105
    吳邪你想什么呢!就是我就是我啊,否定做什么,都到這種地步了怎么害羞了?
    那種關系2017-07-28 16:00:07回復
  41. #104
    92樓應該用小哥做署名,而不是楊洋。
    張家起靈2017-07-24 13:06:13回復
  42. #103
    天真想成了什么關系?哈哈!
    胖子2017-07-19 17:17:34回復
    • 就??那種關系啊
      白哥帶我飛2018-09-10 10:23:23回復
  43. #102
    以前看的時候,感覺好像就是從這章開始,打開了什么新的大門
    重溫、重溫2017-07-15 16:56:25回復
    • 是不是
      匿名稻米2018-08-31 18:29:59回復
  44. #101
    特殊的關系。。。 老悶。。。 手動滑稽
    稻米2017-07-03 16:28:05回復
1 2 3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