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五章 輪回的開端(1)

  那件事情之后,我再次提筆開始記錄這故事的后序,完全是因為事情有了意想不到的發展,這些發展雖然沒有我以前想象的那么驚心動魄,但是它所帶來的信息量遠遠超過我的預計。

  我在這件事情之后,明白了一個道理,很多事情的謎題和真相你不用刻意去追尋,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后,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地浮現出來。

  有一個哲人說過,只有在退潮的時候才能看到有誰沒穿底褲。或者我用一個更加貼切的例子來形容,就是當你刻意去尋找一件東西的時候,往往翻遍家的每個角落都找不到;但當你并不是刻意去尋找的時候,它就會突然出現在你面前。有一些謎題就是這個樣子。

  我在那件事情之后,頹廢了很長一段時間。那段時間,我一直在同時經歷兩種狀態,一種是極其沮喪,我什么都不想做,就想躺在躺椅上面,回憶著以前的一些片段,然后想著自己當時的選擇如果不是那樣的話,會是怎么樣的一種結果。想著如果我不是那么糾結,不是那么強迫癥,我很可能會一步一步走到另外一種生活當中去,也許會比現在更加愜意。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講,不知道一件事情遠遠要比知道好很多,懂得要比不懂得痛苦很多。

  另外一種狀態就是我不停地給自己打氣,告訴自己有些事情再不想做,也必須去做。

  所以我一直懷著這么矛盾的心態,管理著三叔的鋪子。一開始,因為沒有潘子,很多事情都只有我一個人,舉步維艱。每當我沮喪得想退出的時候,我就想想潘子在臨死前給我唱的那首歌。

  ”小三爺要往前走,小三爺不能往后退。”

  我沒有資格往后退。

  在這樣的生意場上,我所謂的往前走其實只是一些小事情而已。如果在這種事情上我都退縮的話,我真的會對不起很多人。所以我努力著。

  到了第二個年頭的第二個季度,很多事情都被我整理順遂了。我發現了一個竅門兒,原來當一件事情你已經做得非常完整的時候,特別是你已經跳過了積累階段發展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事情就變得愈加簡單,因為你有機會犯錯,你有機會掉頭,而你整體的收益情況如果大于你的虧損,你的這個體系就能活下去。而且三叔的很多竅門兒我也慢慢摸到了。

  到了第三個季度,我自己慢慢地把一批不太適合我的伙計淘汰,換上適合我的,雖然說沒有三叔那個時候的風生水起,但是盤子的運行還是十分舒暢的。

  看著現金流源源不斷地流進來,我慢慢地對自己的能力有了一些信心。我發現自己也不像以前想的那么沒用——成功原來是有方法的,而且并不困難。

  在傳統渠道開發完之后,我一邊培訓,一邊做著之后的計劃,一邊去拜訪些故人。最容易拜訪的當然是小花他們。小花至今還住在醫院里療養,之前因為頹廢我沒有太多地關注他的傷勢。他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他那邊隊伍的經歷我甚至還一無所知。

  秀秀一直在照顧小花,我不去找小花一方面也是因為她,因為霍老太太的事情對她的刺激太大了。但是經營三叔鋪子的時候,我學會了很多可貴的品德,比如說面對痛苦。我知道,時機到來的時候,逃避是最糟糕的解決方法。

  痛苦只有散發出來,才能慢慢地減輕,壓抑并沒有多大作用的,痛苦達到高峰之后自然會走下坡路。

  幾次拜訪之后,秀秀對我的不適應慢慢就消除了。我在北京待了段時間,專門去幫小花去處理些家族的事務。因為在南方依托三叔的關系和勢力,我也漸漸有了一些話語權,也讓我有更多的資格幫助別人。

  這些資格其實我并不需要,但是有了之后,似乎也無法舍棄。

  一切都理順之后,我才開始和小花他們討論之前發生的一切事情。我提到了我在張家古樓里面的一些細節:棺材里面發現的那些藏族的飾品和那兩個圓環,還有悶油瓶最后的故事。

  小花聽了之后很感慨,他似乎對這一切謎團已經有些厭煩了,他對我說他一般都不會產生這樣的情緒,對他來說,他自己的整個人生都是他不愿意經歷的,從小時候接管整個家族,參與斗爭,各種各樣惡心的事情他都已經經歷過了。他已經不會去厭煩某種生活方式了,如今卻再有這樣的情緒,可見事情的嚴重程度。

  我拿了幾件從棺材里拿出來的藏族風格的首飾拿給小花看,有些沒帶出來的我就用筆畫了下來。小花看了之后,對我道: “這些都是藏傳佛教體系的飾品,但也只能說明那具棺材的主人似乎對藏族的東西比較有興趣,并不能說明更多。”

  我對他們道: “既然是棺材里的,我覺得,這些陪葬的東西或多或少會有點什么特殊的意義。比如說,如果是小哥的話,他的陪葬品肯定是黑金古刀;如果是阿四的話,或許是鐵蛋子。從陪葬品上,我們應該能反推出一些信息。”

  小花道:”你是指他會有藏族的血統?”

  我道:”或者他有很長一段時間是活動在藏族地區的。”

  小花嘆了一口氣,道:”張家的勢力非常龐大,他們有時在西藏活動,這也不足為奇。”

  我道:”我并不是覺得奇怪,我只是覺得這種首飾很常見,尸體既然選擇這些陪葬,在經歷了這些首飾上面也許會有一些我們不知道的線索呢。如果你有人懂這些,可以讓他們來看看。我們不能放過一切可能有線索的東西。”

  小花顯然覺得成功的可能性不大,我不知道為什么他會有這種預判,也許,在經歷了這樣的事情之后,還能保持我這種好奇心,本身就是一種病態。不過他沒有阻止我。

  我們仔細檢查了所有的首飾,這些藏族的飾品個頭都非常大,而且做工都非常粗野狂放,其中的細節大部分都是藏族傳統的代表吉祥意義的東西。

分享到:
贊(173)

評論65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3
    越來越想念潘子和鐵三角了
    一頭霧水2019-10-27 0:27:06回復
  2. #52
    這個順序怎么看啊,看完盜墓筆記是先看海藏花還是沙海啊
    。。2019-09-13 11:37:58回復
  3. #51
    想到潘子又哭了,小三爺你大膽的往前走啊!
    淚為靈2019-08-12 13:32:20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