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九章 關于悶油瓶的關鍵線索

  那天晚上,悶油瓶在老喇嘛房里和老喇嘛聊完最后幾句話,交代了明天就離開的想法,表達了感謝,老喇嘛便送悶油瓶回他自己的房間。

  寺廟的結構頗為復雜,一般人無人引導完全不可能找到房間,他們在寺廟里繞來繞去,在經過一個院子的時候,老喇嘛的油燈滅了。

  一片漆黑,月光下的院子特別昏暗,老喇嘛停了下來,去點油燈,這個時候,悶油瓶抬頭看了看天空。

  西藏的天空,漫天星辰,美得猶如夢幻一般,這樣的美景,對于老喇嘛來說,從小接觸,覺得天空就是那樣的,他不覺得天空中有什么奇特。

  他點上油燈,再次出發,卻發現悶油瓶不動了,只是淡淡地看著天空。

  “貴客,這邊走。”老喇嘛說了一聲,悶油瓶才回過神來,便問他道:“上師,你們的喇嘛廟里,是不是足有一百二十七間房間?”

  老喇嘛愣了一下,確實,這個喇嘛廟有一百二十七間房,這在他剛來寺廟的時候就知道了,雖然有些房間非常小,但是總數就是一百二十七間。悶油瓶怎么會知道?

  老喇嘛點頭稱是.悶油瓶就道:“勞煩你,能讓我去每一間房都看一看嗎?”

  “貴客,為何突然有了這個想——”大喇嘛想問,但是隨即被他修煉的力量克制住了,無妄想,無好奇,他不應該對這些事情產生興趣。

  老喇嘛克制了一下,忽然覺得,悶油瓶是不是上天派來考驗他修行的,于是就點了點頭,道:“好的。”

  “我記得這里的星空。”悶油瓶自言自語道,“很久以前,我應該來過這里,我好像依稀記得,我在這里的某個房間里,為自己留了什么東西。”

  “愿你能找到。”老喇嘛說道,心里的好奇幾乎憋得自己快吐血了。

  (我心說真不是修煉不夠,悶油瓶說話確實能把佛祖都憋吐血。)

  當天晚上,他們一間一間地去看,一間一間地去找,老喇嘛也記不清楚是第幾間了,只知道是兩個多小時之后,他們打開了一間閑置的屋子,走進去的時候,悶油瓶的腳步遲緩了一下,不動了。

  老喇嘛也不動,但是他知道這個房間里肯定有什么東西,觸動了悶油瓶。

  悶油瓶走到屋子里,屋子的中間放著一張木頭桌子,上面堆滿了雜物,他把雜物搬開,在這些雜物之中,露出了一具干枯的尸體。

  這具尸體趴在書桌上,完全是一具干尸了,被雜物掩蓋著,又穿著僧袍,根本看不清楚原來的樣子。

  老喇嘛大驚失色,他從來沒有想過,在寺廟里的某個長久不用的房間里,竟然會有一具干尸。

  但是,廟里的人是齊的啊,這人是誰?難道說,這是以前廟里的喇嘛,死在這里,長久以來都沒人發現?

  “這、這是誰?”老喇嘛再也無法按捺,結巴著問道。

  “這是德仁喇嘛,是我的朋友,想不到,竟然死在了這里。”

  “德仁喇嘛?”老喇嘛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悶油瓶整理了一下桌子,發現干尸手上,抓著一卷經文。他把經文攤開,就淡淡地嘆了口氣,對老喇嘛說道:“請你把這個房間整理一下,好好安葬德仁的尸體,我想在這里住下來。”

  老喇嘛完全沒有反應,他忽然感覺到,四周的一切變得陌生起來,自己對于寺廟了解得似乎還沒有悶油瓶多。悶油瓶坐了下來,看著那卷經書,就不再和老喇嘛說話了。

  悶油瓶這一住就是幾個月。后來他們查了資料,發現了一個讓老喇嘛更崩潰的現象:德仁喇嘛確實在廟里登記過,第一筆記錄,竟然在這個寺廟初建的時候就在了,往下查,他就發現,幾乎每一代喇嘛中,都有一個叫德仁的,一直到這一代,德仁這個名字才在名冊中消失。

  這肯定不是同一個德仁,而是很多代德仁,并且,看名冊中的記錄,幾乎每一個德仁,都會收一個叫德仁的徒弟。

  這算是什么,廟里的另一個傳統嗎?

  似乎德仁這個名字對寺廟有著特殊的意義,寺廟里每一代喇嘛必須有一個叫德仁才行。

  變成干尸的德仁應該就是最后一任德仁,他不知道因為什么,死在了房間里,也沒有徒弟,所以導致了德仁的斷代。

  這是為什么,這真的是一個普通的喇嘛廟嗎?老喇嘛無法壓抑自己的好奇了,做僧人除了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之外,還有一點非常好,如果他發現自己修煉不夠,也可以足夠坦承。他發現悶油瓶和這座寺廟肯定有聯系,所以,他也不需要以禮貌的原因把問題壓在心里。

  他找到了悶油瓶,詢問了事情的真相。

  悶油瓶就告訴了他,似乎一點隱瞞的意思都沒有。

  (我聽到這里幾乎吐血,因為我覺得悶油瓶怎么對喇嘛就這么直白,對我就那么摳門兒呢?)

  悶油瓶說,自己有一種病,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忘記之前所有的事情,除了一些童年的往事之外,他的腦子存不住新發生的記憶。

  他確實是從雪山中出來的,并且從雪山之中帶出了一個秘密,但他不久之后必然會將這個秘密忘記。

  很久之前,他在進入雪山前,和最后這一任德仁喇嘛有很特殊的關系,他們做了這個約定,十年后,他會從雪山中,帶著一個巨大的秘密出來,但他出來的時候,必然已經完全忘記了約定,所以德仁喇嘛會在這個寺廟里等待他,而他會把在雪山中發生的一切,在忘記之前全部說出來,由德仁記錄下來。

  老喇嘛想著他說的話,冷汗都下來了。

  那是不是說明,這個十年并不是偶然的,所有的德仁,都是為了記錄雪山來客的記憶呢?當初在這里修建這個寺廟是不是因為,有人知道每隔十年就有一個身懷秘密的人從雪山中出來,把秘密帶給一個叫做德仁的喇嘛呢?

  可惜,這一代德仁沒有等到悶油瓶從雪山中出來就去世了,他甚至沒有為自己找一個繼承者。

  也許是知道自己馬上就要忘記了,悶油瓶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了老喇嘛,他告訴老喇嘛自己來到雪域高原的原因是什么。

  他是來找一個人。

分享到:
贊(202)

評論60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63
    (我心說真不是修煉不夠,悶油瓶說話確實能把佛祖都憋吐血。)
    匿名2019-09-13 12:33:02回復
  2. #62
    守門嗎?十年出一次,不會吧,到最后忘記要守門了??
    匿名2019-09-08 11:56:46回復
  3. #61
    你們為什么要把我憋著
    好奇心2019-06-27 17:10:50回復
  4. #60
    2019年,日本明仁天皇退位,皇太子德仁登基,改年號為令和。
    關達達2019-06-24 16:06:50回復
  5. #59
    十年,秘密,等候,友人。小哥,我會是下一個德仁嗎?
    吳邪2019-03-28 8:41:09回復
  6. #58
    哇,有沒有人?
    。。。2018-11-21 19:52:36回復
  7. #57
    感覺吳邪很適合跟著喇嘛修煉無妄想,無好奇啊哈哈
    僥幸2018-11-05 20:27:22回復
    • 修煉之后盜筆想在哪里太監就在哪里太監哈哈哈哈哈
      南派三叔2019-09-09 20:37:43回復
  8. #56
    (我聽到這里幾乎吐血,因為我覺得悶油瓶怎么對喇嘛就這么直白,對我就那么摳門兒呢?)吳邪真是可愛啊。
    胡說,我答應了云彩,如今要做正派的人,你們這么低級趣味,活該都處不到對象2018-08-06 13:06:09回復
  9. #55
    對你那么摳門什么都不告訴你也許是想保護你的天真。
    張起靈迷妹2018-06-24 23:52:14回復
  10. #54
    “愿你能找到。”老喇嘛說道,心里的好奇幾乎憋得自己快吐血了。
    小三爺2017-12-12 14:57:11回復
  11. #53
    每10年出來記一次,那得有多少筆記?那秘密還沒被流傳出去?
    啊啊啊2017-11-30 10:42:58回復
  12. #52
    吐血了
    匿名2017-11-12 16:52:43回復
  13. #51
    嘿嘿,你們在聊什么
    小花2017-11-05 19:26:18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