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十七章 冰封的神湖

  悶油瓶帶著拉巴一路往藏人上船的地方走。湖面離岸近的地方,冰凍得非常厲害,踩上去和陸地沒有什么區別,但越往湖的中心走,冰就越薄,走到最后,一腳下去,腳下立即傳來讓人心悸的裂冰聲。

  他們只得順著湖的邊緣繞行。

  這個大湖的形狀特別奇怪,其實如果不在高空俯視,很難想象它的形狀。整個湖面像一把巨大的蒲扇,一部分是扇形,另一部分是由一條非常深的山谷,形成的狹長的扇柄。在這樣高海拔的寒冷地區,湖面應該是無差別全部結冰,怎么這片湖面的中心是這樣的情況?

  他們沿著湖邊一路往前,走了起碼有四五個小時,終于繞了過去,此時悶油瓶明白了為什么要用船,因為如果有船的話,走這一段距離不過十幾分鐘。

  繞過這扇形區城后,湖面變得狹長,兩邊是懸崖峭壁,都被白雪覆蓋了,湖面雖然是狹長的,但實際看來相當的寬。他們繼續往里走,幾乎走到天黑,走到了峽谷的中段,忽然就看到前方有一些異樣。

  在峽谷的盡頭,竟然凌空搭建了一座廟宇,那座廟宇采用的是什么結構,對于學建筑的我來說,幾乎可以立即想象出來。那一定用了很多的大型橫梁架接在兩邊的懸崖上,中間使用立柱深入湖面打入湖底,然后在這些橫梁上修建廟宇。

  那是一座典型的喇嘛廟,年代相當久遠,使用喜馬拉雅的黑色山石壘筑而成,最起碼有七層樓那么高,而且廟宇的一層相當于普通樓房的兩層半。這座喇嘛廟,就像一道水壩一樣,攔截住了整個峽谷。

  走到喇嘛廟之下,悶油瓶往前望去,看到湖面繼續往前延伸,看不到盡頭,而喇嘛廟下的湖水中,有好多小船,有一條船結了一層新冰,有的地方還很濕潤。

  悶油瓶便讓拉巴在一邊等著,自己一點一點往上爬去,果然在廟的底下發現了一個入口,但它被一塊木板擋住了。悶油瓶推了一下,上面似乎壓了什么非常重的東西,紋絲不動。

  悶油瓶并不放棄,他縮了回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后用力頂住木板門,肩膀一用死力氣,悄無聲息地,木頭門被他頂了上去。

  這里要說明一下,一個人往上用力是很難的,所以舉重和提重的難度完全不同。要一個人把一個東西舉起來非常困難,因為往上舉的動作我們平時不常做,所以往上舉的那幾塊肌肉得不到鍛煉。

  但悶油瓶的手臂顯然鍛煉得十分充分,他緩緩地把木門頂了上去。從木門進去后,看到壓著木門的是一塊二百多斤重的石頭。

  他翻身進入木門,看到了一個雜物間,一個用來制作、修理、儲藏食物和原料的房間。悶油瓶看了一圈,看到了很多炭、木材、食料,還有掛在房梁上的不知道什么肉。

  這些肉都凍得像石頭一樣,在這里不存在陰干一說,只要有水分,掛起來沒幾分鐘都會變成“喜馬拉雅山石”。

  肉的數量非常多,悶油瓶借著從石頭墻縫隙透進的光線,找到了繼續往上的樓梯,都是直上直下的木梯子。他小心翼翼地往上爬,到了上一層,立即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藏香味。上一層里掛著各式各樣的毛氈,在毛氈之間有很多炭爐,使得整個房間非常暖和,不知道是在烘干毛氈,還是單純為了保持這個房間里的溫度。

  悶油瓶在毛氈中尋找繼續往上的樓梯,但這個地方實在太暖和了,在寒冷中行走了許多天的他,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想讓身體緩和起來。

  這時候他聽到,毛氈之中傳來了一個人的喘息聲,聲音十分輕微,似乎是一個女孩兒。

  悶油瓶思索了片刻,躡手躡腳地循著聲音走去,穿過幾塊毛氈,就看到在四塊毛氈的中間,躺著一個東西。

  這四塊毛氈掛得十分整齊,四四方方的區域似乎圍出了一個房間,那個東西就在當中的地板上,正在輕微地顫動。

  那是一個女孩兒,她的四肢已經全都廢了,手肘及膝蓋以下只連著皮掛在身上。女孩兒的頭發十分長,有著典型的藏族臉形,身上也蓋著一層毛氈一樣的東西。

  悶油瓶走過去,看到這個女孩兒的眼睛也是瞎的,眼里一片渾濁。他輕聲蹲下,發現這個女孩兒面容非常清秀,殘廢之前應該是一個相當漂亮的姑娘。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讓這個女孩兒遭受如此大的折磨。能看出她的手臂和腿是被人打斷的,連著肉打斷的。外表看上去沒有什么異常,但那種劇痛以及不讓骨頭長好帶來的折磨是巨大的。古代屠城的時候,為了強奸婦女,很多女人的四肢就是這么被打斷了再慘遭蹂躪。

  看起來,這個女孩兒一定受了極大的酷刑。

  悶油瓶并不覺得心疼,對于人世間的各種丑惡,他看得太多了,他很明白,情緒這種東西是最沒有用的。

  他轉身離開,只走了幾步,就聽到女孩兒說了一句話。是藏語,他聽不懂,回頭就看到女孩兒已經把頭抬了起來,朝他這里張望,雖然她看不到,但她還是靠聽覺判斷出了方向。

  悶油瓶站住了,就看到女孩兒痛苦地想坐起來,不停地轉動頭部,而且,忽然說了一句漢語: “你是誰?”

  悶油瓶停了停,沒有說話,女孩兒一直在轉頭,他等了等,繼續走了兩步,女孩兒說道之 “你如果不說話,我就叫了,到時候你也跑不了。”

  悶油瓶再次站住,轉過頭去就看到女孩兒正對著他,臉上有一種狡黠的笑容。

  悶油瓶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臉上還會出現這樣的笑容,雖然四肢殘廢,且看不見東西,但在這個房間里,占優勢的竟然是她。

  悶油瓶知道,他可以在幾秒內把這個女孩兒弄暈過去,在他面前,這種小聰明帶來的優勢是完全沒有用的,但他意識到不對,女孩兒這樣的態度,也許會對自己有用。

  “你知道我是誰?”

  女孩兒點頭。

  “你知道我是漢人?”悶油瓶輕聲問道。

  “我能聞出你的味道,這里只來過一個漢人,你的味道像他,但你不是他。你也是來自山下?”

  “嗯。”悶油瓶問道, “那你是誰?”

  “你是來找他的嗎?那個漢人說,一定還會有人來這里。”女孩兒說道。她的漢語有一些蹩腳,但沒有任何發音錯誤。她沒有回答悶油瓶的問題,而是繼續說道: “你要小心,他們不喜歡漢人。”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誰。”悶油瓶說道。

  女孩兒說道: “不管這些,趕快帶我走,帶我離開這里。”

  “為什么?”

  “既然是漢人,肯定都想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你帶我走,我就把一切都告訴你。”

  悶油瓶看著女孩兒,她臉上露出了期盼又急切的表情。之后悶油瓶點頭說“好”,便走到女孩兒的身邊,伸手一下按住她的脖子,她昏迷了過去。

  喜歡威脅人的,一定不會輕易把秘密說出來,悶油瓶心說:還是靠自己吧。

  他把女孩兒輕輕放下,正想繼續前進,忽然聽到另一邊傳來了腳步聲,有人說著藏語從什么地方下來,似乎是聽到他們剛才的對話查看來了。

  悶油瓶閃到一邊,迅速退到幾塊毛氈之后,聞到了更加濃郁的藏香味。只見兩個藏民抬著一個爐子,從他隱身的毛氈前經過,將東西搬到了女孩兒身邊,開始將里面的東西沿著女孩兒四周擺放起來。

  藏民的態度很是恭敬,藏香越來越濃郁,悶油瓶卻發現不對,他聞出了藏香中不應該有的另一種熟悉的臭味。

分享到:
贊(134)

評論32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33
    天真比女人還美。。。所以女孩再怎麼美也比不過天真吧? 黑瞎子在沙海也說吳邪的頸部線條。。。
    20182018-07-09 14:26:46回復
    • 哪一章?
      匿名2018-09-16 18:44:49回復
  2. #32
    喜歡威脅人的,一定不會輕易把秘密說出來
    張起靈2018-06-30 17:14:38回復
  3. #31
    哪個漢人是董燦吧
    我等你呀悶油瓶2018-05-05 7:54:47回復
  4. #30
    我總是那么謹慎
    大名張起靈,小名小哥,愛稱悶油瓶2018-02-21 12:12:10回復
  5. #29
    應該是汪家人
    小三爺2017-12-12 15:55:24回復
  6. #28
    閻王騎尸
    匿名2017-09-27 10:37:44回復
  7. #27
    xiaogea
    tianzhen2017-08-13 0:57:47回復
  8. #26
    不知道小哥若是帶走這個女孩劇情會有什麼超展開? 印象中張家人跟汪家人長的都不錯,原來小哥也看得出女孩子漂不漂亮(這麼說來這女孩一定很美!!!),本來一度以為小哥看人只看得出是人是鬼或者惡人善人、男人女人,沒想到小哥也是有審美觀的,意外的發現!!! 好喜歡小哥視角>//ω//<
    稻米.阿透((└(((o?o;;┌)┘))))2017-06-20 16:00:47回復
  9. #25
    情緒是最沒有的東西,所以你就沒有情緒了
    吃瓜群眾2017-05-15 22:32:50回復
  10. #24
    順著湖邊滑冰要快得多,還在雪窟了走?齊腰深?
    佛爺2016-09-14 17:33:53回復
  11. #23
    這么厚的冰,船停在哪?從哪里上的船?
    佛爺2016-09-14 17:33:05回復
  12. #22
    你知道我是誰?
    閻魔羅2016-08-30 14:37:42回復
  13. #21
    小哥是漢族嘛??
    天真2016-02-16 20:13:01回復
  14. #20
    七樓說的太對了(??????)??
    匿名2015-10-01 0:54:56回復
  15. #19
    其實,我真地是肉
    喜馬拉雅山石2015-09-10 3:02:02回復
  16. #18
    我天,冰不是應該從里往外凍結么?為啥到中間了反而會裂開
    匿名2015-09-07 20:10:31回復
  17. #17
    7樓太有道理了
    小蘭2015-08-20 10:14:11回復
  18. #16
    拉巴不是已經精神失常了么?還能繼續走?
    拉巴2015-08-19 16:00:17回復
  19. #15
    哼,敢威脅我家悶油瓶
    天真2015-08-14 15:33:16回復
  20. #14
    沒錯,我可以在幾秒內把那個女孩弄暈….
    起靈2015-08-12 19:07:49回復
  21. #13
    為什么感覺有點酸?唉,又吃醋了。 愛小哥 吳邪 鐵桿瓶邪黨√
    Q:2768087385 菲婭2015-08-01 22:59:20回復
  22. #12
    居然還敢威脅勾引我家小哥 活該成那樣
    無邪2015-07-29 22:31:58回復
  23. #11
    你干嘛躲在我身后,想讓我做你的掩護嗎?快出去救人
    “一邊”2015-07-29 19:06:05回復
  24. #10
    7樓好邪惡呢............
    沈葭2015-07-24 10:57:54回復
  25. #9
    沒錯我在喘息
    小女孩2015-07-24 10:33:17回復
  26. #8
    我一點都不臭,小哥不要熟悉我
    尸香2015-07-22 21:20:27回復
  27. #7
    那時我還不認識天真,所以在我眼中還是能夠看出女孩子是不是漂亮的。。。
    悶油瓶2015-07-19 11:58:21回復
  28. #6
    熟悉的尸臭 樓上你夠
    傻逼2015-07-18 22:46:46回復
  29. #5
    不好!是狐臭!
    小哥2015-07-15 13:20:13回復
  30. #4
    為什么不帶我走?
    女孩兒2015-07-13 21:20:16回復
  31. #3
    哈哈,終于有人來評論了。。。
    換個名2015-07-13 14:07:49回復
  32. #2
    尸臭嗎?
    V2015-07-11 19:11:32回復
  33. #1
    沒錯、我得到了充分地鍛煉
    肌肉2015-07-09 12:55:24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