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二十章 獨立于其他文明的邪神

  看到這里,我已經基本能明白董燦在山谷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不管所謂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董燦最后心灰意冷的原因,一定是因為,他愛上了一個女人。

  對于張家人來說,和愛這種東西搞上關系似乎很難理解。對于小哥,我和他相處了那么長時間,我一次都沒有看到他表現出任何人應該有的欲望來。

  按照常理,無論是多么圣潔的人,除非是被下了藥,否則絕對不會如此清心寡欲。就算是平時喜歡種花,賞玩本身也是一種欲望,但小哥平時最喜歡做的事情是發呆,也就是說,如果他有欲望的話,他的欲望就是坐著不動。

  以他平時的表現,似乎沒見過他對任何女人有興趣,平日里也不見他有什么自慰之類的舉動,也不會對吃的特別在意,也沒有對任何信息表示出興趣。

  當然,就算有興趣,他也不會表現出來,我突然起了一個很歹毒的念頭:假如還有再見的機會,一定要喂他吃幾只西班牙大蒼蠅,不知道他的體質是否也能免疫。

  所以,我一直覺得,張家人似乎是一種特別死板、特別不會表露感情的人,但是,董燦卻打破了我的這個想法。

  我知道,只有愛情的破滅才會使得一個受過那么嚴苛的訓練、心思縝密而且身手不凡的男人對于外面的世界心灰意冷,而且這個女人的下場一定讓人失望。

  我不由得想到了胖子。胖子是一個特別能消化痛苦的人,雖然對一個人來說,開心與不開心只是兩種情緒,情緒本身并不能用來賣錢,但像胖子那樣的人也有過不去的坎兒,何況是自己都會給自己添堵的張家人。

  我覺得,事情應該是,董燦在康巴落的期間愛上了當地的一個姑娘,然而在某個事件當中,這個姑娘死去了,或者出了其他什么事情,董燦雖然解決了村子的問題,但也失去了留在這里的意義。

  八點檔的電影頻道放的三流探險電影里的情節,在現實生活中卻往往是很容易發生的。

  悶油瓶在那個房間里發現固定用的石頭之間的縫隙中灌的漿是混凝土。

  這是一種十分像泥漿的混凝土,極其堅硬,特別是在那么冷的地方,凝結速度會非常快。但有一點是,凝結得無論多快也無法快過水變成冰的過程,所以這些石頭墻必須經過保暖才能澆灌。

  一個這樣的山村,怎么會用混凝土來澆灌墻壁呢?

  悶油瓶的第一判斷是,這個地方有貓膩,但所有的一切又讓他覺得不像有貓膩,于是他直接問了領頭人為什么這里會有混凝土。

  領頭人的回答非常復雜,最后又牽扯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但是為了敘述的流暢,我在這里先按下不表。

  接著,悶油瓶還是詢問那個女孩兒的事情,他感覺所有的一切都應該互有關聯。

  問了幾遍,那個領頭人才告訴他,那個女孩兒就是董燦愛上的女人。董燦之所以要留下來,就是要救那個女孩兒,然而,最后還是失敗了。

  看到這部分的時候,我已經在喇嘛廟待了七天了。連日閱讀、分析、分類后,我已經相當疲倦,而且廟里的食物也讓我相當不習慣。到了此時,我覺得我已經到極限了。

  這里的環境對于我來說是愜意的,雖然寒冷的墨脫讓我幾乎無法去室外,但炭爐和毛氈形成的溫暖屏障讓室內格外舒服,我也習慣了這里的棉被那奇怪的味道,睡得特別舒服。

  如果是以前,我在這個時間點一定會想辦法下山,再吃一點不一樣的東西,天天吃酥油糌粑真不是我這種腸胃可以承受的。

  但我之前經歷了太多東西,使得我絕對不會離開我正在做的事情,因為我知道,離開哪怕只有一分鐘,都可能有無數變故發生,而有些變故,只要我在這里,就是完全可以由自己控制的。

  這個世界上,如果有一些秘密不能讓人知道,那么即使這些東西在你的桌子上,你也要認為,四周有無數的眼睛等你離開這張桌子,哪怕只有一秒。

  所以,我讓我的伙計想辦法下山去買一些蔬菜和面粉來,然后找一個漢人廚師,帶著一個鍋子到喇嘛廟里來。

  因為伙食有很大的區別,最開始我讓這個廚師幫我煮了一些豆飯吃,之后偷偷讓他在這些豆飯中放一些咸肉。

  這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再去看那些信息,有幾次想拿起來再看,但都有一種特別疲倦的感覺立即涌上來,因為之前看得整理得實在太多了,我有點接不上氣。

  老喇嘛成了我在這段時間里的一個好朋友,他對于我在查看的東西也十分感興趣,我和他經常討論一些細節。當時各地會有游客到來,他還要時常幫寺廟出去接人。因為我一直閉門不出,一些到來的客人我也不認識,他就負責給我介紹。

  喇嘛廟的飯堂是人最密集的地方,我看到了零零散散的陌生人,都是之前沒有見到過的,并不都是廟里人。我帶著我的飯來飯堂,打算一邊吃一邊找人嘮嗑時,就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廟里來了很多奇怪的人,看模樣都來自于香港或者廣東,能看得出粵味來,似乎是個驢友團,都在飯堂吃飯。

  老喇嘛告訴我,這個驢友團在我人住后第三天就來了,那正好是我最瘋魔的時候,幾乎都在房間里吃飯,所以根本不知道這些人的到來。

  這個驢友團來自香港,名字叫做“綠色家園”,是一個香港的驢友網站組織的隊伍。這個驢友網站的站長和這個老喇嘛的關系很好,似乎很久之前就認識了。

  他們會在這里住到下個月,因為他們要往山里一個更深的地方去拍雪景,最好的時間還沒有到,所以要在這里休整。

  這批人每年都會來,陳雪寒給他們當過好幾次導游。

  我并沒有太在意這些人,只是和他們打了幾下招呼,雖然說有一些不是喇嘛的人在這里,我的日子可以過得有意思一些,但我不想中途惹出太多別的事情。

  這些人的到來讓這個飯堂顯得太擁擠,以至寺里的很多喇嘛都到了另外一個房間,把那里當做臨時吃飯的地方。我想了想,覺得和老喇嘛討論我整理出來的那些信息可能更有意義,也到那個房間吃飯去了。

  到了那個房間后,讓我更加驚訝的事情發生了,我看到那里也沒有老喇嘛,那里住的是一群老外。

  老外當然沒有香港那邊的人多,但也有六七個,可能是為了避嫌,一個喇嘛都不在屋里,畢竟老喇嘛都是非常有智慧、修為非常高的人,很多時間都在靜修,不能時時刻刻處在吵鬧的環境里。

  我去問其他喇嘛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這個偏僻的喇嘛廟變成一個MOTEL了,我來了之后,竟然跟著來了那么多人。

  喇嘛們也說不知道,雖然這個喇嘛廟并不與世隔絕,但除了幾個固定的團隊之外,真的很少有人會這么扎堆進來。有可能是我比較旺,我在這里風水就變了,這里的人丁就興旺起來。

  我也找不到老喇嘛到底在什么地方,這樣的情況下,他有可能躲到喇嘛廟的上層去了。那邊是我們沒有權利進入的地方。

  我托小喇嘛傳達我的消息給老喇嘛,我也想參與他們的討論,畢竟這些信息都是我整理出來的,但小喇嘛對我說,會見老喇嘛的時間和地點他會來通知我,我不能隨時去見老喇嘛。

  百無聊賴之下,我就在各個天井里閑逛,盡量避開有人的地方,走著走著就走到了一個特別的天井里。

  這個喇嘛廟有無數個天井,說是無數也許有些夸張,但數量真的非常多,而且都非常小,有些小得真的就好比是一個井。

  我走到這個天井之前,已經經過了三四個幾乎聽不到人聲的天井,也就是說,這里已經是這個喇嘛廟比較荒蕪的地方。

  這個天井的墻上有一些斑駁的佛教壁畫,因為是露天壁畫,已經剝落得只剩下一些色塊,無法辨別圖案。我看到了一個背影,我能肯定,這個人只是在那里發呆而已,他并不是真正在看什么東西。

  但我就是不敢過去,因為這個背影我太熟悉了,熟悉到在一瞬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恍惚了,是不是進入了另外一個時空。

  這是小哥的背影。他穿著一身黑色的雪地沖鋒衣,安安靜靜地坐在天井的石頭上,四周都是積雪,他似乎一點也不冷,而是完全澄凈地進入到了他自己的世界當中。

分享到:
贊(155)

評論64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9
    已經過了十年???
    一頭霧水2019-10-27 1:41:13回復
  2. #58
    你們為什么要把我喂了!
    西班牙大蒼蠅2019-06-27 18:40:10回復
  3. #57
    平日里也沒見他有什么自慰的舉動,想想小哥的撲克臉自慰的時候的樣子就想笑,話說小哥*的時候想的是天真嗎?
    小哥2019-06-11 14:06:50回復
  4. #56
    唉 ,我真是想那個挨千刀的想瘋了,他怎么會在這里呢…
    天真2019-01-15 23:16:42回復
  5. #55
    又漲知識了,西班牙蒼蠅
    匿名2019-01-10 22:22:12回復
  6. #54
    比較旺風水就變了可還行哈哈哈可可愛愛
    十年一世2018-12-10 17:27:53回復
  7. #53
    我看到了一個背影,我能肯定,這個人只是在那里發呆而已,他并不是真正在看什么東西。   但我就是不敢過去,因為這個背影我太熟悉了,熟悉到在一瞬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恍惚了,是不是進入了另外一個時空。又希望真的是他,又怕會再次失望,忐忑不安的心被那背影牽扯著疼!
    重溫黨2018-11-05 21:13:59回復
  8. #52
    發呆能讓人更清醒
    我忘了我是誰2018-09-04 13:49:22回復
  9. #51
    小三爺,您可能會被反餵哦? 西班牙大蒼蠅還是讓我來餵您吧。
    黑瞎子2018-07-09 16:26:50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